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90章:表彰大会(二)

第490章:表彰大会(二)

        表彰大会有军统局主任秘书郑介民主持。

        这时候,罗耀看到了一脸笑呵呵的,同样跟他坐在下面的毛齐五,内心应该是不那么平静的。

        毛齐五虽然负责军统日常事务,但职务毕竟只是副主任秘书,而且毛齐五加入军统的时候已经四十出头了,没什么过硬的履历,还没有在基层干过。

        一般认为,毛齐五退休之前能在肩膀上加一颗星,就了不得了。

        有多少人知晓,这个对谁都笑呵呵,人畜无害的副主任秘书其实也是有“野心”的。

        只是,他的野心藏的太好了,连自己老婆给他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都能忍。

        这种男人要么窝囊到极点,要么就可怕到了极点,毛齐五无疑是后面一种。

        郑介民是黄埔二期,又去苏俄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回国后担任黄埔六期总队政治教官,后担任老头子的侍从副官。

        无论履历,还是资历,都太漂亮了,相比而言,戴雨农还曾经是他手下的学生兵呢。

        戴雨农上台,发表讲话,说的还是那一套,听过的人基本都听过了,没听过的,自然是还觉得有些新鲜。

        军统的那点儿能摆上台面的东西不就是那些,就是效忠领袖那一套,什么一个政党,一个领袖……

        戴老板在台上说的是慷慨激昂,台下听的人自然也是如痴如醉,掌声雷动。

        这个时候,可不敢有任何走神,万一被边上什么人发现你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甚至是面部表情的变化,拍手慢了一拍,嘿嘿,你就等着倒霉吧。

        戴雨农演讲,从来都是滔滔不绝,一讲就是好几十分钟,而且感情还十分充沛。

        最重要一点儿,鼓动性真的很强。

        对于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来说,他的话确实有煽动性,但对于经历过残酷的斗争和社会的惨痛毒打之后,那完全就是另外一种感受了。

        看台下坐在最前面一排的军统局高层们,哪一个不是戏精,就算不是,在这种场合,也知道该如何做了。

        表彰大会嘛,主角自然是“立功”的军统功臣了。

        这一次主要是两个单位,一个是军统湘城站,另一个就是总部密译室了。

        一个地方典型,一个自然局本部的标杆。

        戴雨农自然在讲话中不吝啬夸奖的语言,把罗耀和李海怀是一顿猛夸,饶是罗耀已经锻炼出的厚脸皮,也不禁有些泛红。

        随后是,晋升仪式。

        这一次“X”小组中军统成员,几乎都得到了晋升,特别是报务员赵诗音,获得连升两级的升迁。

        李孚这一次也升中校了,在临训班中,除去(过去就已经被授衔)的学员,他升级已经算是相当快的了。

        宫慧这一次也升了一级。

        杨帆也因为立功直接授予了中尉军衔。

        凡是罗耀身边的人,基本上在这一次都获得了晋升,罗耀本人之前已经晋升到上校,这一次虽然功劳足够大,但时间太短,也因为资历原因,不足以晋升。

        虽然军衔没有晋升,但他获得是一枚三等宝鼎勋章,这可就相当难得了。

        勋章颁布获得标准的初期,颁发是相当严格的,越是编号靠前,越是难得。

        这枚勋章别在罗耀的胸口前,收获的那是一双双羡慕和嫉妒的眼神,就是台上的那几位,也是神色比较复杂。

        年纪轻轻就获得云麾和宝鼎两枚勋章,若是再立下大功的话,岂不是直接跳到青天白日了?

        这可是党国军人的至高荣誉了,这样的勋章一旦颁发,那是决不能有任何争议的。

        最后由罗耀代表受表彰人员发表讲话。

        “尊敬的林蔚局长……”(讲话就省略了,实在不好写哈。)

        五分钟的讲话,其实是很中规中矩了,没什么出格的,这样的场合下,如果你不是想标新立异,不是想搞事情的话,最好还是稳妥一些。

        把事儿糊弄过去就行了。

        罗耀讲话结束,赢得了规规矩矩的掌声,不偏不倚。

        ……

        这一天下来,比上了一个通宵的夜班还累,身体累点儿,还能承受,问题是心累。

        跟这些人说话,稍有不留神,就可能说错话,把人给得罪了,当然,也可能被人家把话给绕进去,给你在言语中下套,你不防备都不行。

        只是没必要得罪的时候,非要去得罪,那就自己找不自在?

        晚上有大摆宴席,过来敬酒的人太多了,大多数都还是不认识的,不喝还不行。

        就算他提前安排了人帮他挡掉了不少,最后还免不了喝的醉醺醺的。

        “慧姐,大哥就交给你了,我们得回去了。”李孚把人送了回来,故意的冲宫慧挤了一下眼睛。

        “行了,你们回吧,路上注意安全。”宫慧脸颊微微一红,她岂能不明白李孚的意思,早就有心理准备,扶着罗耀背靠沙发坐了下来。

        “你行不行?”

        “没事儿,就是头有点儿晕,你给我弄一碗醒酒汤来。”罗耀其实脑子还清醒着呢。

        “我给你放热水,一会儿你喝完醒酒汤,再泡个热水澡,睡一觉就没事了。”宫慧说道。

        “谢谢你,小慧。”

        大约过了五分钟。

        宫慧端了一碗醒酒汤进来:“温的,趁热喝了,我去给你放热水。”

        罗耀点了点头,坐起来,端起碗来,一口就把醒酒汤喝了下去,他晚上其实没吃多少东西,光喝酒了,一碗醒酒汤下去,倒是把有些饿的肚子给填了一下。

        肚子瞬间舒服了不少。

        醒酒汤的作用还是有用的,罗耀很快就不那么晕了,站起来,自己进了浴室。

        浴缸内已经放好了水,宫慧还给他用手试了一下水温。

        “把衣服脱下来,我明天给你洗一下吧?”

        “不行,明天我还要觐见蒋委员长,得穿这一身。”罗耀说道。

        “这上面全都是酒气,你怎么穿过去,要不然,穿那一套旧的吧?”宫慧秀眉一蹙道。

        “不行,戴先生交代了,就得穿这一身,你拿出去挂在外面,看能不能散一下味道?”

        “要不然,我给它洗一下,烘干后,再熨一下?”

        “能行吗?”

        “放心吧,交给我。”宫慧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

        泡完澡,穿上睡衣出来,看到宫慧已经将自己的呢子军服洗了,用木头架子撑了起来。

        屋内生了一个炭盆儿。

        烧的是竹炭,没有一点儿烟火气。

        房间内的温度一点儿都不低,罗耀就穿了一套睡衣,踩着拖鞋都不觉得冷。

        宫慧也只穿了一件小衬衣,正在给罗耀熨衬衣,全神贯注,居然没有发现罗耀已经来到了她身后。

        罗耀怕吓着她,就这样站在后面看着她。

        “哎呀,你吓我一跳。”猛然感觉到背后有人,宫慧一扭头看到罗耀那张脸,脸颊不由的一红。

        “小慧,辛苦你了。”

        “没什么,反正以后用得上,现在先学着弄。”宫慧微微露出一丝羞涩的笑容。

        “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

        “我要是这样被你习惯了,以后,就离不开了,对不对?”罗耀嘿嘿一笑。

        “这可是你说的。”宫慧莞尔一笑。

        “别委屈自己,就算咱们今后能走到一起,也是平等的。”罗耀伸手将宫慧额前的一缕长发捋了一下,很认真的说道。

        “我没有,这些事情你们男人那会做,与其便宜了别的女人,还不如我自己亲自动手呢,你说呢?”宫慧俏皮的一笑道。

        罗耀讪讪一笑,这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都快一点了,你回去睡吧,这衣服烘干的话,至少也要三四个小时,明天一早过来帮我熨也来得及。”

        “行,那我回屋睡了。”宫慧点了点头,把熨好的衬衣给罗耀挂了起来,带上门,出去了。

        今天这个表彰大会是罗耀第一次在全军统面前的亮相,这是会发军统内部通讯的,整个军统组织都知道他的名字了。

        比之前只是小范围的人知道,现在可以说是一朝成名天下知了。

        这种成名尽管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他也是身不由己,军统需要树立一个典型,他是胳膊拗不过大.腿。

        接下来,他就要想办法减少关注度。

        这是个很不容易操作的事情。

        ……

        再一次觐见老头子,罗耀不那么拘谨了,问了不少密电码破译相关的问题。

        看得出来老头子对这方面是十分关注的,这一次湘城会战,“X”小组确实在关键的时候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

        任何时候,准确的情报都是致胜的必要条件之一。

        而情报的获得,截获和破译敌人的通讯密电是最为直接的手段,而且情报相对来说,是最及时有效和准确的。

        虽然半句没有提到“整合”,但是罗耀还是能从老头子问的问题中分析出他内心的一些想法。

        现有的密电码破译部门太多,技术人员分散,不够集中,和平时期,这没什么问题,大家竞争挺好,可现在需要的成果,得集中所有力量攻关才行。

        明白这个道理就不一定要求做,做了也不一定能做成,这里面牵涉不是一个人,甚至不止一个部门的利益。

        这么浅显的道理,罗耀都明白,老头子怎么会不知道?

        问题就要看老头子的决心了,老头子倘若真想推进多部门整合,那这件事肯定能成。

        可如果他犹豫了,或者被人说服了,觉得没必要,那这就难了,光靠下面的力量是根本推进不下去的。

        罗耀在“整合”这件事上定下一个原则,那就是不争不抢,默默关注,提前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