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87章:暴露的亚德利

第487章:暴露的亚德利

        “你这腿就快要好了,今后有什么想法?”罗耀问道,“姜筱雨一定会要求换人的?”

        “我都想好了,在山城开一家布莊。”

        “姜筱雨能同意?”

        “我要是离开了,谁还能比我更熟悉你们的情况,磨合也是需要时间的。”老吴一本正经的道,“再者说,只要你不刻意的过来,咱们俩几乎没有碰面的机会?”

        “你要是开布莊,那还真不好说。”罗耀摇了摇头。

        “怎么了?”

        “我现在的衣食住行方面都是宫慧帮我处理,我的衣服都不需要我自己考虑,都是她给我买,我都快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了。”罗耀语气拿捏道。

        “少在我面前显摆,这不挺好的,这多少男人有这个福气?”老吴嘿嘿一笑,忽然水面上那瓠子猛地往水下拽了下去。

        有鱼!

        老吴赶紧抓住鱼竿,往上拽,可他那腿毕竟还没完全好,吃不住力气,罗耀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鱼竿前段,两人一起用力。

        好家伙!

        半天没开张,一开张就是一条七八斤重的黑鲤鱼,这么大的一条水子,那是相当罕见的。

        这玩意儿一到冬天喜欢躲在河床下岩石洞穴过冬,因此也有原岩鲤的叫法。

        黑鲤鱼肉质鲜美,少刺儿,营养价值高,就是生长缓慢,两三斤的倒是时常能简单,七八斤往上的就少了,更别说这大冬天的,还能钓上这么一条来。

        “你不是喜欢吃鱼吗?”老吴把鱼直接给了罗耀道,“拿回去,反正你家人多。”

        “我在湘城收养了一个小女孩,他的父母都被鬼子特工杀害了,很巧的是,也就是因为她,我才抓住那支日军特工小分队。”罗耀没推辞,这么重的一条鱼,就凭老吴这腿脚,他也拎不回去。

        “听筱雨跟我说了,她还跟你一个姓氏,还真是缘分。”老吴点了点头。

        “这孩子虽然小,但很懂事,也很听话,就会跟着我,我怕会给她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你有什么想法?”

        “目前还没有,宫慧也很喜欢她,我就算有想法,也不敢实施。”罗耀道。

        “那你纠结什么,我还以为你一个大男人带一个小女孩,不太方便呢,现在既然有人帮你带孩子,不是很好?”老吴轻笑出声。

        “行了,我也不跟说了,戴雨农原打算把我送去陆大高等教育班学习的,我给推了,名额让给了李孚。”罗耀道。

        “为什么,这是好事儿?”

        “这可未必,我这一次在湘城立功了,有些想要把我高高的捧起来,加上我老师余杰那边出了点儿小问题,所以,我一旦去了这个高等教育班,密译室就彻底易主了。”罗耀解释道。

        “密译室确实无比重要,你提供的那些日军密电码破译技术,可是在晋西北的战场上起到了关键作用,提前预知日军的动向,我们可是打了好几个不小的胜仗呢。”

        “情报来源可是要绝对保密,现在能破译日军密电码的可就只有我们了,一旦泄密,我可就倒霉了。”

        “放心吧,没人知道的,况且现在也不只是密译室掌握破译技术了,不是还有军政部43台和军委会密电研究组嘛,他们不也参与了湘赣会战中的日军密电码破译?”

        “那也是在我的领导下的。”

        “放心把,对于情报来源,首长已经有考虑过了,不会让你暴露的。”老吴道。

        “行,我不能待太长时间,否则会被怀疑了。”罗耀拎着那条足足有八斤中的黑鲤鱼离开了。

        这条鱼,他还真不敢拎回去。

        想了一下,去下河街林氏药铺,把鱼给了“一贴灵”夫妻,顺便看望了他们俩一下。

        至于鱼是怎么来的,“一贴灵”自然是不会过问的,直接让自家婆娘宰了,红烧了。

        “一贴灵”还挽留罗耀留下吃饭,但被他拒绝了。

        ……

        回到磁器口密译室新址办公室,这间办公室是一个小套间,有一个会客厅和休息室。

        当然,按照罗耀的要求,装修要求简单,实用为主。

        休息室内,就一张普通的木板床,这也是他平时中午休息或者晚上加班和或者值班后不回家休息的一个临时住所。

        因为他是密译室负责人,所以,才有办公室和休息室隔开了,但会客室则与办公室直接放在了一起。

        其他主任、科长级别都有单独的办公室,怎么安排,那还需要看个人的需要以及工作安排。

        当然,新址的办公环境要比松林坡公馆要略差一些,但是这里空间要打的多。

        而且办公区域并不是那么拥挤,尤其是员工宿舍,也从五六人一间,改善到两个人一间,生活条件要比那边好得多。

        麻烦的还是出行,这里距离磁器口镇老街稍微有点儿路程,不向松林坡那边,距离沙坪坝街区比较近,买个东西,逛个街,看个电影什么的比较方便。

        对于追求生活情调的年轻人来说,这里确实不那么友好了。

        罗耀这间办公室自然是向阳的,采光很好,即便是到了夕阳西下,屋子里也是透亮的。

        窗户玻璃上都贴了“米”字条,目的自然预防日军轰炸震碎玻璃飞溅对室内的人产生上海。

        这是一种简单有效的预防爆炸产生碎玻璃伤害的方法。

        “上海发行的《纽约时报》亚洲英文版,你看一下,有中英文对照。”宫慧敲门进来,将一份报纸和一张中文翻译摘要递给罗耀。

        “奥斯本的身份暴露了,这是迟早的事情。”罗耀扫了一眼,就清楚上面的内容。

        “这个是一个星期前发表的,估计现在美国方面也知道这个消息了。”宫慧道。

        “美国驻山城大使馆有什么反应?”罗耀问道。

        “美国驻山城大使馆方面有人在暗地里与奥斯本接触,通过重庆俱乐部的老板斯威尔跟奥斯本有过联系,但奥斯本本人并无直接跟大使馆方面接触。”

        “奥斯本早就退役了,就算是有保密期,也早就可以脱密了,否则他也没机会能从美国跑到中国来,大家心照不宣了。”罗耀呵呵一笑,奥斯本能来中国,这里面的内情罗耀是知道的。

        山城这边秘而不宣,美国那边有人装聋作哑的配合,现在奥斯本就在山城,而且为中国人服务的秘密终于被捅出来了。

        美国人不能继续装聋作哑了。

        “奥斯本来华的秘密其实早就泄露了,只是没有对外公开而已,不管是美国人知道,日本人也知道,这个时候把这个消息曝光出来,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蹊跷?”宫慧道。

        “无非是有人想借力用力,把奥斯本曝光,然后让美国人来破坏奥斯本跟我们的合作。”

        “借刀杀人?”

        “差不多吧,一旦美国政府过问这件事,那我们势必要做出公开的回应,那奥斯本很有可能就会被美国政府召回,那不就等于破坏了奥斯本跟我们的合作吗?”罗耀点了点头。

        “日本人?”

        “这份《纽约时报》的新闻是在上海刊发的,看上面写这篇新闻的记者是谁,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应该会有我们想要的东西。”罗耀手一指报纸上那个记者的署名说道。

        “我这就去查。”宫慧收起报纸转身就要离开,忽然又转过来问道,“徐济鸿是不是让你派去静海了?”

        “她可不是我的下属,我决定不了她的去处。”罗耀淡定的解释道。

        “知道了。”宫慧不再多问,关上门,走了出去。

        ……

        滇城,密检所驻地,温玉清最近心态有些失衡,最直接后果,就是痔疮发作了。

        医生建议他做手术隔了,但是手术之后,肯定需要卧床静养,密检所这么多的工作谁来做呢?

        如今密检所破译密电码的进步远远的落后军统密译室呢,刚刚不久军政部牵头成立的“X”小组中居然没有一个密检所的人员。

        然而“X”小组却在湘城会战中破译日军密电码,获得上峰的表彰,大大的风光了一把。

        尤其是军统密译室,俨然取代密检所成了党国密电码破译技术的最高水平。

        把密检所这样一个老牌机构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他温玉清好歹也是留学美国博士,是党国著名的密电通讯专家,怎么让一个连国都没出过,就在特务训练班学了几个月的密电通讯的小年轻给比下去了?

        他不服气,也想不通。

        他本就心傲气高,心胸又不宽广,感觉自己仿佛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不知道往那个方向前进了。

        这所长都无所适从,底下人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做,结果密检所自然是人心浮动。

        甚至还传出了要裁撤“密检所”的谣言。

        而且这样的谣言还传的有鼻子有脸的,真有不少人相信了,这密检所裁撤了,以后就拿不到这份高薪水的工作了,那有一技傍身的,自然不愁去处,可那些小技术员怎么办?

        谣言四起,人心惶惶。

        这个时候,一份来自山城军统密译室的借调函放在了温玉清的办公桌上。

        这不啻是一滴水滴入了滚沸的油锅里,瞬间引发了剧烈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