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86章:要警惕

第486章:要警惕

        “基金会,他闲着没事儿干,搞这个东西做什么?”戴雨农接到一份密报,坐在密室书房内,喃喃自语一声。

        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先观察观察,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倒是余杰那边,不太好处理。

        在军统内,权力斗争是无处不在,什么尔虞我诈,当面一套,背后捅刀子的情况是比比皆是。

        不过罗耀这小子做事越来越成熟了,他在密译室的工作新分工,十分合他的心意。

        这样一来,不但堵住韦大铭等人的嘴,又能将局面完全掌控,让这些人想使力却找不到借口。

        年轻一辈中,只怕是现在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步了。

        就是推荐李孚去陆大高等教育班的这件事,着实让他觉得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提携自己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说明,他还是一个有“私欲”的人嘛。

        李孚这小子还真是幸运呀。

        ……

        辛小五等人返回山城,罗耀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见他们,而是等到第二天才去了密译室招待所,与他们见面。

        “小五,大半年没见面,成熟多了。”罗耀见到辛小五现在这幅模样,蓄了胡须,头发也留长了,乍一看,还真有些认不出来。

        “组长,您干脆说我老了十岁好了。”

        “哈哈哈,变幽默了,会说话了,好,好呀。”罗耀哈哈一笑,走过去给辛小五一个拥抱,“兄弟,欢迎回家。”

        这句话令辛小五感动的瞬间眼眶就红了,潜伏工作是很危险的,必须时刻绷紧神经,保持警惕。

        在那样的环境下,一个无辜的老百姓都随时可能被抓起来,然后第二天就成了长江上的一具浮尸。

        何况这些身负特殊使命的人?

        幸亏罗耀给“钉子”小组制定的潜伏原则,要是像军统江城区那样的话,估计人头都换了一茬儿。

        这针尖对麦芒的斗争是很爽,可也很壮烈,敌后锄奸固然能够给日伪震慑。

        但牺牲的军统行动队员哪也不在少数,更别说一些因为叛徒出卖而被捕,自己也变成叛徒,最后又给军统带去重大损失的。

        区长唐鑫也是几次差点儿遇险,若不是“钉子”小组暗中协助,真被抓住了。

        难保“钉子”小组也会暴露。

        辛小五跟罗耀汇报了“钉子”小组如今在山城的一些情况,当然,他是做联络工作的,具体秘密并不是很清楚。

        只是因为“秦鸣”这个身份的暴露,可能会影响到他们这些人安全,所以就撤回来了。

        至于咖啡馆内的电台以及其他设备都已经转移了,可以说撤退的有惊无险。

        其实他们离开后没多久,咖啡馆就遭到日本宪兵联合法租界警察厅的搜查。

        当然,里面早已人去楼空,什么也没有搜到。

        “你们暂时现在这边住下来,放松一下,熟悉一下山城的环境,每个人去找宫慧领一百块钱。”罗耀听完辛小五的汇报,吩咐一声。

        “谢谢组长。”

        “不要再叫我组长,我已经不是你们的组长了,再这样叫不合适,别人听了也会有想法。”罗耀提醒道。

        “那我们改叫您什么?”

        “叫老罗。”

        “这不行,这岂不是没有了上下尊卑了!”辛小五连忙摇头。

        “要不,跟宫慧一样,叫我耀哥?”

        “行,我们以后就称呼您为耀哥了。”辛小五想了一下,这个称呼蛮合适的,既分了尊卑,又显得关系亲近。

        “晚上,你们慧姐安排了,在这里,我请你们吃顿饭,算是欢迎你们来山城。”罗耀吩咐道。

        “谢谢耀哥。”

        “谢什么,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自家兄弟,说谢那是见外了,晚上,我请您们吃地道的重庆火锅,保证你们喜欢。”

        ……

        “小五说,他在江城有些相好的女孩子,本想带着一起回来的,可他不敢,把人留在那儿了。”目送辛小五离开,宫慧这才走过来,小声对罗耀说道。

        “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说?”罗耀闻言,瞬间脸色就变了。

        “她们也没到那个地步,而且那个女孩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他就给那个女孩留了一封信,说自己离开一段时间,如果等不了的话,让她找个人嫁了,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宫慧说道。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家庭背景如何?”罗耀叹了一口气,感情这种事情,堵不如疏,当然,一个合格的特工应该能够控制自己的情感而不越线。

        但是不能抹掉自己的情感。

        “我问过其他人了,那个女孩子叫小曼,经常去他们咖啡馆喝咖啡,一来二去的就认识了,慢慢相处之下,觉得谈得来,小五其实一开始没往这方面想,其实还是这个叫小曼的女孩子主动提出来,然后小五还故意的躲了一段时间,她来咖啡馆喝咖啡的时候,小五总是让别人去招呼,然后故意从后门躲出去……“

        “女追男,隔层纱,辛小五的春天来了。”罗耀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情况,这真是生活如同戏剧一般。

        辛小五确实是个优秀的男人,也值得一个女孩子喜欢,可问题是一个特工,而且还是军统特工。

        军统家规他很清楚,除了抗战期间不准结婚之外,还有一条隐性的规定,军统成员,不管男女,其另一半都必须也是军统的人,或者结婚后,对方也加入军统,为军统做事儿。

        “好多久了?”

        “半年前认识的,确定男女关系,也就一个月前的事情。”

        “为什么不报告?”

        “你觉得他若是汇报了,会有什么结果?”宫慧反问道,“少说得挨一个处分,而且还会影响到他未来的升迁。”

        罗耀也知道,这种事儿,在敌占区的特工身上是常有的事情,因为女人暴露的军统特工不再少数,不是说这些人不知道危险,而是自身控制力的缘故。

        一个潜伏区多达几百上千人,人员良莠不齐,并不能保证所有人都经过专业的培训,即便是培训,也是速成的,很多人都没掌握特工技能,就直接派上去了,所以军统特工阵亡率居高不下,当然叛变也不少。

        “哎,他自己怎么想,是想就此断了呢,还是不舍得这段感情?”罗耀问道。

        “我看的出来,小五是真喜欢这个女孩子,而且小五说,这个女孩子很有正义感,背景也没有什么问题,否则他也不会轻易的踏出那一步。”宫慧道。

        “既然小五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她作为小五的女朋友,会不会被日本特务机关盯上了呢?”罗耀考虑的是这个问题。

        “应该不会,这个女孩子只是咖啡馆的常客,他们的关系也一直处在地下阶段,女孩子的父母并不知道。”宫慧道。

        “应该的事情,那就是说不准了,还是慎重一点儿,让‘钉子’和‘何伯’都暗中调查一下吧。”罗耀吩咐道。

        “为什么是让他们两个同时调查?”宫慧问道。

        “我们在分析每一份情报的时候,需不需要从其他方面验证或者确定一下?”罗耀解释道,“让他们两个同时调查,就是希望能更全面的了解这个小曼额的情况。”

        “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告诫下面的人,以后这类的事情,不许隐瞒,若是谁隐瞒最终导致严重后果,我必定依照家规予以严惩。”罗耀吩咐道。

        “好的。”

        ……

        午后,冬日暖阳。

        嘉陵江上江水滔滔,波光粼粼,青山绿水,修理山川,大好河山,一副美丽的画卷儿。

        浓荫延伸至江边,一命头戴斗笠的垂钓老翁,手持钓鱼竿,盯着水面上的飘着的“瓠子”,神情十分关注。

        这个季节,江边垂钓的人并不多,但偶尔也能见到,就是一些有吃喝不愁达官贵人,才有这个时间和闲情逸致。

        垂钓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活动,能不能钓上来鱼,其实并不重要。

        身后有人踩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应该是有人来了。

        “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你这腿是怎么过来的?”来人一路走下来,一边走,还一边抱怨的说道。

        “你没看到那边有一处江滩吗,从那边过来,好走多了。”

        “我怎么知道那儿还有一条路。”来人走过来,搬过来一只马扎,在边上坐了下来。

        “回来十多天了,也不知道联系我一下?”

        “你那儿,我能随便去吗,万一被人认出来,或者碰到姜筱雨,不就暴露了。”来人正是罗耀,“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这腿就剩下时间慢慢康复了,那兰婶儿上午过来给我洗衣做饭,打扫一下,然后就回去,下午和晚上不用来的。”垂钓的老翁正是老吴装扮的。

        “这么远的路,一会儿,你咋回去?”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老吴笃定的说道。

        “行,那我就不问了。”罗耀点了点头,老吴他是个老地下了,既然约他在这里见面,自然有办法回去,不需要他太操心。

        “国民党正在召开五届六中全会,你可有这方面的消息?”老吴直接了当的问道。

        “我能听到的消息,组织上估计也能听到,没有什么特别的。”罗耀摇了摇头。

        “前一阵子老蒋在南岳召开军事会议,提出了‘军事限共’的方针,你可知道?”

        “知道,我所了解的也只是老蒋在南岳军事会议上确实提出了‘军事限共’的方针,但具体怎么做,还没有明确的指示。”罗耀点了点头,“总之,我觉得这是个明确的信号,一旦中日正面战场压力减轻的话,国民党方面一定会不断的制造摩擦的,千万警惕。”

        “你这话肯定会有人说你危言耸听的。”老吴长叹一声道。

        “不好听,我也要说,以我对国民党的了解,他们一贯视我为生死仇敌,暂时的联合只是形势的需要,只要形势一扭转,他们马上就会转变,戴雨农每次开会,那都是把抗日和反.共都放在同等位置的,你就知道,他们对我们是有多仇恨了。”

        “还是要在斗争中求团结的,毕竟现在还没有撕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