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81章:你老婆都没意见,你怕什么?

第481章:你老婆都没意见,你怕什么?

        权力是个好东西,谁都想要,问题是,你得到了权力,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坐这个位置?

        一朝权来把令行,很爽。

        但是如果德不配位,那就是灾祸了。

        “攸宁,你能够说这些话,让我感到很意外,但以我对你的了解,又不觉得意外。”戴雨农非常感动的说道。

        “戴主任,学生加入军统并非为了个人升官发财,是为了抗战救国,是为了四万万的同胞。”

        “说得好,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学生。”戴雨农走过去,轻轻的在罗耀左胳膊上拍了一下。

        “既然你决意如此,那我就不勉强你了。”戴雨农思考了一会儿道,“齐五还继续担任密译室的主任,你呢还是副主任,但是再加一个代主任的头衔,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参加局本部的会议。”

        “明白,我听您的。”

        “立功就该赏,犯错就该罚,这是我军统的家规。”戴雨农道,“这一次回来路上,还顺手剿灭了湘西一支盘踞多年的悍匪,这说明你不管在情报破译方面的能力,军事方面也有潜力。”

        “我只是顺手而为,他们惹到了我,还挡了我回山城的路,没办法,只能请您调了一支部队协助我灭了它。”

        “做得好,又是缴获全部归公,这一点,你比任何人做的都好。”戴雨农非常满意。

        “谢谢戴主任。”

        “以后叫我先生吧,你跟他们不一样,叫主任,我听着有些别扭。”戴雨农忽然道。

        “是,先生。”

        “这样顺耳多了。”戴雨农露出满意的笑容,“我让人安排一下,中午留下来吃饭,正好,我还有一些事情找你谈,谈完了,再吃饭。”

        “好的。”

        ……

        “这个吴峥你处理的很好,军统在湘西地区确实至今还没有什么影响力,这个吴峥既然是当地大姓,是可以利用的,你下一步怎么做?”

        “人我带回山城了,具体如何安排,还得听您的。”罗耀道,“我那边可不适合他待。”

        “那就先进行一些基础性的培训再说。”戴雨农道,“你那个招待所弄的不错,什么时候能对外营业?”

        “还在扩建当中,估计正式开业的话,得要到年底或者明年年初了。”罗耀道。

        “挺好,以后军统各地的区、站长回山城述职,就定点在你那个招待所了。”

        “是。”

        吃饭的时候。

        “我这边,刚刚招募了一个外事训练班,专门培养外交特情.人员的,你英语很好,又懂情报,抽个时间,去给他们上上课?”

        “先生,我没在国外工作过,怕是不行吧?”罗耀知道这个外事训练班,完全是假借招募外交人员给诓骗过来的。

        都是高学历的人才。

        军统海外也设有站点,自然需要学历高,懂外文的人才,不然派出去搞情报工作的,连跟当地人交流都不行,那怎么行呢?

        而且这些人的高学历身份也是一种掩护。

        “你不要妄自菲薄,情报工作,那都是共通的,我派去的教官学历比较低,就会用简单粗暴的办法,你不一样了,你可是正经大大学生。”戴雨农说道。

        “那行,我就去试试,但我恐怕没多少时间花在那边,密译室的工作还是我首要之重。”

        “嗯,你应该有所耳闻了吧,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六期要开班了?”戴雨农一边夹菜,一边说道。

        “听说了,这可是从黄埔就开始设立的训练班,规格很高。”罗耀心里咯噔了一下,难不成真让他去学习去?

        “这一次,我特别找校长给军统要了几个名额,给你们密译室一个。”戴雨农道。

        “先生是说,让我从密译室推荐一个?”

        “嗯。”戴雨农点了点头,“本来我是想钦点你去学习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看来,密译室离不开你,所以,这个名额就给你密译室了,你报个人上来,我来批。”

        “谢谢先生。”罗耀感激道,要是真让他去学习个一年半载的,那还真是麻烦了。

        “听说你把在江城的那个小组撤回来了?”

        “是撤走一部分相关人员,其他的还在,这件事,我已经请毛秘书向您汇报过了。”

        “我知道,这一次出去用了你在江城的化名,这个化名暴露了,日本在江城的特务机关必然会调查,发现你在江城的曾经待过和做过的事情那只是时间问题,提前撤回他们,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这一点我是明白的。”

        “谢谢先生理解。”

        “这些人回来,你打算如何安排?”

        “这个自然是听从先生您的了,他们只是我过去的部属,而现在也不属于我的领导。”

        “我本想安排他们去静海,那边缺少人手,但一想,他们在江城潜伏工作一年多了,也该回来休息一下,整装之后再出发,你觉得呢?”

        “一切听从先生的安排。”

        “他们既然是你的老部下,那会山城的一切就由你来安排吧。”戴雨农说道。

        “是。”

        “你跟宫慧处的怎么样了?”

        “先生,学生现在无心谈儿女私情。”罗耀忙道。

        “呵呵,我就是随便问一声,你不要这么大的反应嘛。”戴雨农呵呵一笑。

        “先生颁布的禁令,学生也不敢有任何的违背。”

        “嗯,很好,要是军统内所有的同志都能跟你有这样的觉悟,那就好了。”戴雨农点了点头。

        从漱庐出来,罗耀又去见了毛齐五,自然少不了给他送了一些湘地的土特产品。

        坐了将近半个小时。

        毛齐五显然有几个知道罗耀婉拒密译室主任的位置的消息,对他自然很热情。

        这官帽子谁都喜欢,这戴上一顶,再拿掉的话,自然会不高兴了,那怕那就是个虚名也一样。

        毛齐五只是将对权力的欲.望隐藏很深罢了。

        有道是,朝中有人好做官,毛齐五担任这个密译室的虚名主任,对密译室来说,那是有利无害的。

        眼下,他还需要毛齐五这面旗帜。

        沈彧昨天晚上见过了,今天就没必要再去见了,回来后,他还没回密译室的办公室呢。

        ……

        马鞍山,军统电讯处所在地。

        罗耀婉拒直接担任密译室主任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韦大铭的耳朵里,这个消息是着实让他感到意外。

        原以为自己再跟“罗耀”的这一轮争斗中已经彻底出局了,没想到,“罗耀”这傻小子居然生生的把唾手可得的“权位”给推了出去,这简直就是傻到不能再傻了。

        “代主任”又如何,只要不是正式任命,一切都还有可能。

        已经到手的权力,他是不会轻易的交出去的,一个电话打给了陈祖勋,将他叫过来,面授机宜。

        ……

        “姐夫……”

        “这不是我们的大功臣回来了,快请进。”潘其武见到李孚,呵呵一笑,招呼一声。

        李孚的姐姐也从家里出来,见到弟弟拎着不少东西,忙伸手接过去:”来都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家里缺你这点儿东西?“

        “我来看姐和姐夫,总不能空手过来吧。”李孚道,“其实也没带啥,就是湘城的一些土特产品,泽蓉挑选的,说是姐和姐夫的。”

        “泽蓉怎么没来?”李孚的姐姐看看一眼身后,问道。

        “她上班呢。”

        “这人又不是机器,刚执行任务回来,不休息一两天,就让人上班?”李孚的姐姐埋怨一声,“她们那个上司也太不近人情了。”

        “泽蓉做的工作性质不一样,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潘其武替李孚解释一声道。

        “有什么不一样,你忙起来也不是成天不着家?”

        “姐,你看我姐夫好不容易在家休息,你就去给我们炒两个菜,我陪姐夫喝一盅。”李孚忙岔开话题道。

        “行,你们聊着,我去给你们烧两个菜。”李孚的姐姐也不过是趁弟弟过来,发泄一下情绪而已。

        “走吧,先跟我去书房,把你在湘城的经过跟我好好说一说。”潘其武道,他算是戴雨农的心腹了,从浙警一直跟过来的,虽然不在“十人团”中,但地位可不低。

        “姐夫,你得哄着点我姐,她这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只要给她说两句软话就行了。”

        “我跟你姐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潘其武招呼李孚坐下道,“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

        “我挺好的呀,姐夫。”李孚嘿嘿一笑。

        “你要是没事儿,会拎着东西上我家来?”潘其武笑骂一声,“说吧,是不是因为调动的事情?”

        “姐夫,你说我要是去密译室怎么样?”李孚也没藏着掖着,自家人,没那个必要。

        “你想听我的意见?”

        “那当然了,不然我过来找你做什么?”李孚一边欣赏潘其武书房的收藏摆件,一边说道。

        “别动,这可是我花高价收回来的钧瓷,当世孤品!”潘其武将李孚伸手,忙道。

        “姐夫,这玩意儿真这么值钱?”

        “我说你小子不懂就问,别给我乱动。”潘其武走过来,伸手将李孚那只不安分的手挪开,“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你是懂的吧?”

        “懂,你是说我的吧?”

        “你,你现在还没这个资格。”潘其武斜睨了自己这个的小舅子一眼道,“说的是你那个大哥,罗耀。”

        “这事儿跟我调动有什么关系?”李孚惊讶的问道。

        “你不是求他把你调去密译室?”

        “是呀,怎么了?”

        “他同意了?”

        “同意了。”

        “他自己现在位置都很尴尬,居然还答应把你调入密译室?”潘其武惊讶道。

        “怎么了,是我大哥他出什么问题了?”李孚吓了一跳,惊讶的问道。

        “他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身居高位,稍有不慎,就会过犹不及,你明白吗?”潘其武解释道。

        “这……”李孚还真是愣住了,他脑海里还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打算把你安排在哪儿?”

        “招待所。”

        “这个位置倒也合适。”潘其武呵呵一笑。

        “合适,姐夫,我好歹也是临训班堂堂高材生,就去干这种端茶递水的活儿?”

        “你可别小瞧这个位置,要是没点儿本事,那还真干不了,如果你真想去密译室,还就这个工作最适合你。”潘其武道。

        “不是,姐夫,你该不会是骗我吧?”

        “我是你姐夫,我骗你干什么?”潘其武道,“你呀还真是不明白他给你的这个位置,他这是在给你的未来铺路呢,这个位置迎来送往的,最考验的就是一个人的社交应变能力了,你呀,就是在人情世故上有所欠缺。”

        “不是,他还丢给我三十多个小姑娘,说是让我把她们培训成合格的服务员,你说,我一个大男人,整天在女人堆里,那不是让人家笑话嘛?”

        “泽蓉有意见吗?”

        “她倒是没有。”

        “你老婆都没意见,你怕什么?”潘其武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