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78章:满载而归

第478章:满载而归

        “秦长官,昨晚睡的可好?”第二天一早,廖翰林就跑到了罗耀的房间,讨好的问道。

        “还行,就是睡别人的床,总有些不适应。”罗耀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他可不是“三寸丁”,门外都有自己人守着,还有一个营的部队护卫,廖翰林要是有胆子动他,那就真是寿星公吃砒霜,活腻了。

        “来,快进来!”

        两名俏丽的少女端着洗漱用的清水和毛巾进来了。

        “廖当家,我不习惯被人伺候洗漱,让她们放下,自己离开就是了。”罗耀脸微微一拉。

        “是,是……”廖翰林连忙应声,一挥手让两名少女离开。

        “秦长官,您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廖某能办到的,一定给您办了。”廖翰林谄媚的道。

        “三寸丁怎么样了?”

        “昨天夜里,畏罪自杀了。”

        “哦,倒是便宜这个杀人如麻的匪首了。”罗耀点了点头,“他也算是个人物,弄一口棺材葬了吧,不要留墓碑,他不配享有后人香火祭祀。”

        “是,一切照秦长官你的吩咐办。”

        “寨子里这些年掳上山的女子不少吧?”罗耀用青盐漱了一下口,又有洗了一把脸问道。

        “是有一些……”

        “我的意见是,愿意留下的,不阻拦,但如果愿意下山跟家人团聚的,你不要阻拦,还要予以补偿,发放安家费,能做到吗?”

        “能,能。”廖翰林愣了一下,马上回答道。

        “寨子里人去留自愿,你不得硬拦,能不能做到?”

        “能。”

        “‘三寸丁’的那些地下生意我是一个都没动,都留给你了,靠这些生意,养活你整个山寨都没有问题,所以,从今往后,山寨该怎么经营,不用我再提醒你吧?”

        “明白,从今往后山寨再也不干那些拦路抢劫和杀人越货的勾当了。”廖翰林额头上汗珠都下来了。

        虽然他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一丝侥幸心理的,希望这秦长官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儿。

        “你写一个保证书交给我,还有插翅虎,一块儿签名,摁手印。”罗耀吩咐道。

        “是。”

        ……

        满载而归。

        除了上山的部队之外,队伍中还多了差不多两百人,大部分都是被“三寸丁”时期掳上山做苦力的,年轻女子就占了四分之一之多。

        当然,也有一些女人留下了,大多数都是跟寨子中的土匪结婚生了娃的。

        丁家的老弱妇孺得有四五十人,也都跟着下山了,她们知道,留在山上,迟早会被廖翰林等人弄死的。

        下山的年轻女子当中,有一大半儿有家归不得,都都知道她们被土匪“三寸丁”掳走了,必然是失了清白,回去肯定会受人冷眼,这即便是嫁人,也不见的会有如意的婚姻。

        这些女子之所以选择下山,那是罗耀答应带着她们离开,去一个新的地方过新生活。

        这些女子如何安排,罗耀都已经想好了,密译室招待所不是缺服务员吗?这些女子稍微培训一下,不就可以用了。

        而且她们在山城属于无根浮萍,别人会更加依赖自己,即便是有人想渗透进来,那也是极为困难的。

        当然,这也算是给了她们一个安身立命之所,至于将来如何,那就要看她们自己的选择了。

        所以,这些对他来说,并不算累赘,反而比从其他方面招募人员来的存粹一些。

        ……

        队伍在茶峒耽搁了一天时间,李孚被留下了。

        错过了匪寨的精彩,这让他闷闷不乐了一整天,就连茶峒的热闹和繁华都未能让他开心起来。

        茶峒是川湘交界的一个城镇,“茶”是汉人的意思,而“峒”是指平地,连起来,就是汉人居住的小平地。

        一条清水江从镇子中穿过,两边都是错落有致的苗家吊脚楼和青砖灰瓦的汉家建筑。

        这是一个汉、苗杂居的小镇,也是附近商业和贸易的集散地,非常的繁华。

        湘川公路就从镇上而过。

        这里也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古镇,山水,生活在这里,其实挺安逸的,如果没有匪祸和压迫的话,在这里生活很舒心。

        一支军队护送一支车队经过,镇长当然要过来拜访询问一下,看有否需要帮忙。

        这是规矩,以往都是这样的。

        若是只是路过的,那还好办,镇上几家凑点儿钱,送上一份程仪,也就过去了。

        万一赖着不走,那就麻烦了。

        镇长很焦虑,因为,他们在镇子上住下来了,而且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大哥,你总算是回来了,这古镇长来赖在这里,非要见到你不可。”李孚也是无奈,碰到这种牛皮糖似的在镇长,他也是很无奈。

        人家又没把你怎么的,还不能用强。

        “见我,见我做什么?”罗耀很诧异,他跟地方又没啥关系,见他做什么?

        “还不是怕咱们赖在镇上不走嘛。”

        “你没跟他说,我们马上就走吗?”

        “说了,人家要相信呢。”李孚道,“不但送来了拜帖,还给了一份程仪。”

        “程仪,怕是过去这样的事情不少吧?”

        “那还用说,官军过境,地方官照例都是要犒劳一番的,临走之前再送上一份程仪,这都是惯例。”李孚道。

        “行了,我来处理,你去安排一下,我带回来不少人得住下,顺便通知下去,明天一早出发。”

        “好咧。”

        ……

        “古镇长,鄙人秦鸣,是这支队伍的负责人,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对我说?”罗耀借用旅店的会客室见到了镇长。

        “秦长官,您和您的手下会在鄙镇停留几日,在下好安排给您接风?”

        “不用可,我们明天就走。”

        “明天就走,那今晚能否赏光……”

        “古镇长,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党国官员,这种繁文缛节不要用在我们身上,我不喜欢这些。”罗耀呵呵一笑,“想必您也很讨要这种迎来送往的陋规吧?”

        古镇长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这些程仪,您还是拿回去吧。”罗耀将李孚转交给他的那封装有程仪的信封递还了过去。

        “秦长官,这是在下和全镇百姓的一点儿小小心意……”

        “既然是您和百姓的钱,那就还用在您和镇上的百姓身上吧。”罗耀呵呵一笑。

        “谢谢秦长官,那晚上……”古镇长是看出来了,罗耀是真的不想要这个钱,并非嫌弃钱少。

        “我累了,明天一早还要赶路,饭就就不吃了。”罗耀婉拒道,他就是古镇一个匆匆过客,没必要打扰到地方。

        多年后,古镇长对此事印象依然十分深刻,国民党的要员们经过茶峒古镇,唯一一个没有吃和拿的。

        ……

        “大哥,这么多苗族年轻姑娘,你想干什么?”李孚敲开房门,向罗耀问道。

        “邓毅没跟你说吗?”

        “说了,可是她们就这样跟着我们回山城,咱们怎么安置她们?”李孚问道。

        “苏离的招待所不是缺人嘛,这些女子过去都是良家,她们只是土匪掳上山的,现在她们有家的回不了,如果放任不管的,她们的命运如何你会不知道?”

        “可是她们当中许多连我们的话都不会说,更别说其他了。”李孚就是经过一些简单的调查后,发现问题所在。

        “不会说,难道还不会教吗?”

        “呃……”

        “这些女子培养好了,将来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罗耀说道,“这件事我并非头脑发热才做出的决定,你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先登记她们的年龄,名字还有身份,尽量详细一些,到了山城之后,安排医生过来给她们检查身体,我估计她们当中有不少人身体都是有漾的,然后我会找专门的老师给她们授课,扫盲,你来负责此事。”

        “啊,大哥,这不合适吧,我一个男的,整天跟这些年轻的女子再一起,会让人说闲话的。”李孚下意识的拒绝道。

        “你现在去处未定,回去之后,总要找点事儿让你做,不然你来我密译室整天混日子吗?”罗耀反问道。

        “大哥,我可以帮你跑腿,协助你处理日常事务呀?”李孚说道。

        “你把老齐的活儿干了,老齐干什么?”

        “那我去磁器口密译室新总部,替你当监工?”

        “那边活儿都干的差不多了,要你去当监工?”罗耀白了他一眼,若不是现在李孚还没有合适的位置安排,他是真不想让他在密译室挂职。

        这很容易落人口舌,说他私底下拉帮结伙,成立“小山头”,一旦被贴上标签,那就麻烦大了,就算避免不了,也能尽量的把时间往后拖延一点儿。

        “这活儿我干不了。”

        “不干可以,你得找个你能干的,在我这里,就只有这样一个岗位了。”罗瑶一副“你爱干不干”表情。

        “行,回去我就申请调走。”李孚“哼哼”一声,显然是有些对罗耀的强行安排有些不满。

        “可以。”罗耀没有解释,李孚现在不明白,但随着他在军统内待的时间长了,经历的多了,再往更高的位置,就会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了。

        李孚若是留在密译室,真未见的有一个好的前途,如果他跟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反而在军统内仕途会走的更稳,更远一些。

        文子善也一样。

        只有宫慧跟他是深度捆绑,就算分开了,也无用,还不如留在身边,还能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