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76章:顺手灭掉“三寸丁”(三)

第476章:顺手灭掉“三寸丁”(三)

        “大哥,你啥时候枪法变得这么好?”

        “碰巧了,运气……”罗耀摸了一下鼻子,讪讪一笑,这哪里是什么运气,根本就是他故意的。

        李孚半信半疑。

        虽然以前他也曾怀疑过,大哥其他方面都不错,甚至体能和格斗也不差,只是起步晚,训练时间短而已。

        “想什么呢,你不会真以为那一枪是我故意开的吧?”罗耀斜睨了他一眼问道。

        “不是,我只是觉得大哥那一枪简直就是神来之笔。”李孚呵呵一笑回应道。

        “那是你的错觉。”罗耀纠正道。

        “大哥,这吴峥这么打下去会不会把人给打死了?”李孚决定换一个话题,他跟罗彪辩过,从来就没赢过。

        “这种人渣,打死都不过分。”

        “这家伙是不是还有点儿用,比如对付那个‘三寸丁’?”李孚有些希望道。

        “不指望了,这种人你还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来?”罗耀淡定的呵呵一声,决定背过脸去,不看了。

        李孚嘴角也微微抽了一下,跑过去找自己媳妇儿了。

        “赶紧的,都别看了,人家私人恩怨,该干嘛,干嘛去……”邓毅吆喝着,俨然成了打扫战场的总调度官。

        “那个女同志,说你呢,有什么好看的,赶紧回车上去,真是的,小心晚上做噩梦?”

        “走了,姐妹们,咱们去帮忙救治伤员吧。”陈泽蓉招呼自己手底下一帮姑娘们道。

        此时,吴峥还不么明白,罗耀这是把“丁黑子”的命运彻底交到他的手上了,任由他发泄这十年压抑在心底的愤恨。

        丁黑子终于扛不住了,他被吴峥揍成了猪头,嘴角都漏风了,其实论个人实力,他还在吴峥之上的。

        只是他之前让自己扔的手榴弹给嘣过,脑子晕乎乎的,加上吴峥突然“小宇宙”爆发了,爆发了百分之二百的战斗力。

        此消彼长之下。

        丁黑子一下子就给揍懵了,等到他想还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没那个能力了!

        除了脑袋之外,吴峥还尽往下三路招呼,而且一脚比一脚狠。

        丁黑子捂着胯.下,满地打滚儿,惨叫不断……

        周围还围着一圈的人,都是吴峥的手下,他们当中还有不少跟丁黑子有仇怨的。

        一个个眼睛里喷着火,恨不得将丁黑子生撕了。

        “来,大家伙儿都过来,今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吴峥也是累的气喘吁吁,弯腰喘气,一挥手。

        “揍他狗日的!”

        一窝蜂的冲过去,一顿踹,惨叫声很快就被淹没了。

        等到人群散去。

        吴峥重新走过去,看到地上那已经没有人样的丁黑子,忽然鼻子一酸,自己努力了十年,几次差点儿连命丢丢了,都未能伤到仇人一根毫毛,想不到今天……

        “吴少爷,别踹了,给我一个痛快吧……”丁黑子还有一口气,但他并未求饶,充血脓肿眼睛露出一条缝隙。

        吴峥掏出手枪,打开保险,子弹上膛。

        “丁黑子,你欠下的血债太多了,一条命都不够偿还的,不过我还没有你那么没有人性,你的家人我不会动,但如果他们想报仇,那就别怪我了。”吴峥蹲下来,郑重的说道。

        丁黑子已经动不了了,但眼神最终还是闪过一丝懊悔,眼角溢出一滴眼泪。

        呯!

        突兀的一声枪响。

        把正在打扫战场和救治伤员的人都吓了一跳。

        吴峥这一枪是对准丁黑子的脑门开的,子弹瞬间击穿他的头骨,留下一个很小的洞口。

        “婵儿,丁黑子,我已经亲手杀了,接下来就是‘三寸丁’那个畜生了!”吴峥这一刻眼睛腥红的吓人。

        没有人敢上前,只有那个老人何伯走过去,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吴峥的肩膀说道:“峥儿,过去了,就好了。”

        “何伯,我跟秦长官说了,愿赌服输。”

        “我知道了。”

        ……

        三寸丁的匪寨建在一个山洞内,位置十分隐秘,没有人领路,那是很难上去。

        因为有一段吊桥,得“寨子”里的人给你放下来,你才能通过,否则,就只能想办法飞过去了。

        这“三寸丁”寻找这么一个地方作为自己“匪寨”大本营所在地,也是煞费苦心。

        要不然,这几年他也不会这么安稳了。

        易守难攻。

        他知道自己仇家多,对“保命”之所特别重视,一般的“匪寨”成员是没资格进核心区域的。

        都住在吊桥下面的一个宅子里。

        这个寨子算是“核心区”的屏障,负责保护“匪寨”的安全,还有一些土匪的家眷也住在这里。

        说是有上千人也是没错的,那是把寨子你所有能喘气的人都算上,其实真正有战斗力的土匪也就三四百人。

        被插翅虎和丁黑子带走一百五十号人,如今留在寨子里能战斗的也就两三百人。

        而最精锐的寨主卫队被丁黑子带走一半儿,如今在“三寸丁”身边的也就剩下一半儿。

        剩下的都是二、三两位当家的手下。

        二当家也是丁家人,论辈分还是“三寸丁”的族叔,因为小时候对“三寸丁”有恩,所以,“三寸丁”当了土匪后,第一个就是把他给拉入伙了。

        他对“三寸丁”是非常忠心的,匪寨里能影响到“三寸丁”决定的就只有他了。

        三寨主是“三寸丁”结义兄弟,姓廖,在匪寨是管账的,是大管家,也是“三寸丁”最重要的左膀右臂。

        老四就是丁黑子了。

        匪寨的基本情况就是,“三寸丁”是匪首,寨子里的内政是他的族叔管理,同样有坐镇的走样,三当家管理财,寨里这么多人吃喝拉撒,需要跟外面互通有无,还有在外头的一些暗藏的买卖什么,总要有个人信任的人掌管,四当家存粹就是打手了,匪寨要立足,没有一支武装力量肯定不行。

        至于插翅虎这个五当家,主要还是“三寸丁”想要对外扩张的需要,不然也不会给他这么一个位置。

        三当家一般不在寨子里,因为外头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他在“匪寨”怎么处理?

        其实插翅虎能够再次加入“三寸丁”的匪寨,正是三当家牵的线,要不然,插翅虎哪能有这个机会见到“三寸丁”。

        “廖翰林?”

        “是,是……”此时此刻的三当家哪有半点儿过去指点江山的威风八面,大冷的天,不停的有那个手帕抹着汗呢。

        插翅虎就在他身后站着,也是低着脑袋,连抬都不敢抬一下,那是大气不敢喘一声。

        “名字不错嘛,看来你的父母对你期望值很干嘛,怎么会沦落到匪寨给‘三寸丁’这样残暴不仁的匪首当账房呢?”罗耀问道。

        “家道中落,被掳上山,为活命,没办法,只能从命。”廖翰林低着头解释道。

        “这‘三寸丁’好多挣钱的买卖都是你在打理是吗?”

        “是。”廖翰林迟疑了一下,点头回答道。

        “给你一个机会,带我进匪寨。”

        “长官,您想要干什么?”

        “‘三寸丁’这个搞下去,已经是天.怒人怨了,不应该存在了,这个理由可以吗?”

        “长官,您饶了我吧……”廖翰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这么一点儿骨气,还不如丁黑子硬气呢,他虽然坏事做绝了,可骨头要比你硬的多。”罗耀冷冷一声。

        “长官,我不敢。”

        “事成之后,你就是大当家的。”罗耀平静的道。“现在敢还是不敢?”

        “敢!”

        “这就对了,‘三寸丁’没了,谁来继承他的势力范围呢,如果你不敢,那我就只能选择你身后那位了?”罗耀微微一笑。

        插翅虎吞咽了一下口水,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从自己手指缝隙滑过你,顿时看廖翰林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长官,您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廖翰林连忙道,这要是让插翅虎上位了,那还能有自己的活路?

        “下去准备吧,一会儿有命令。”罗耀一挥手,命令杨帆把二人带下去了。

        ……

        “大哥,您该不会真打算扶持这个廖翰林去取代‘三寸丁’吧?”李孚一直忍到这两人离开,才问道。

        “这个廖翰林虽然手上没沾什么血,但是此人一肚子坏水儿,没少帮‘三寸丁’出主意,干坏事儿,这种人留不得。”

        “那插翅虎呢,刚才你还故意的提到了他?”

        “那你还看不出来?”罗耀斜睨了他一眼。

        “两虎相争,借刀杀人,大哥,高明呀,就是不知道谁能胜出呢?”李孚道。

        “谁赢都得死!”

        ……

        当晚,有了廖翰林和插翅虎两个内应,罗耀带着人很轻易的就进入了匪寨。

        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住了除了核心区之外的所有外寨,软禁了那位二当家。

        “秦长官,这边就是吊桥了,我们称它叫做‘一步登天’。”廖翰林亲自领着罗耀等人来到通往‘核心区’的吊桥跟前,介绍道。

        罗耀笑了笑:“一步登天,这个名字取得好,非常适合他。”

        “您说的是。”廖翰林讪讪一笑,等自己当上大当家后,一定得改一个名字。

        “怎么让对岸放下吊桥?”罗耀继续问道。

        “这个很简单,只要扯这边的一根绳子,对面的铃铛就会响了,但是扯几下是有讲究的,这个每天都会更换,如果不是自己人,或者对面的问话回答错了,吊桥是不会放下的。”

        “对面还有应答吗?”

        “有的,就跟军中的口令差不多。”

        “哦,还挺严谨的,难怪‘三寸丁’这么多年还能活的这么逍遥自在。”罗耀点了点头。

        “不过今晚过后,这湘西就再也没有‘三寸丁’这个人物了。”李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