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63章:这个家伙,值钱!

第463章:这个家伙,值钱!

        “秦组,那个信号又有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盯着信号的赵诗音冲进了饭厅。

        “通知胡嫣然(徐济鸿),抓紧时间定位……”罗耀迅速的命令一声。

        饭也不吃了。

        罗耀跟赵诗音直接来到电台室。

        反正这个信号应该持续不会太长时间,玩一会儿再吃也没关系。

        “还是这个信号,信号强度明显好多了,手法更清晰了,他应该是对电台进行了改进,这还真是个人才,跟学仁有的一拼……”罗耀直接将耳机放到耳边一边听,一边评价道。

        “秦组,呼号没变,但是内容有所变化,我们没有密码本,暂时破译不了!”

        “不用管他,现在就等胡嫣然那边的消息了,希望她能抓住这几分钟的时间。”

        此时此刻,湘城还没有宵禁,大街上还有不少人走动,但大多数都是准备归家,或者已经在归家的路上。

        湘城会战胜利后,加上前一阵子庆祝“双十”节,放宽了时限,如今宵禁时间也是往后延长了两个小时,到八点钟才净街。

        一辆卡车改装的电台测向车,在侦测到信号的出现之后,马上从隐蔽的地点开了出来。

        凭良心说,英国人淘汰下的电台测向设备还是不错的,湘城可不比山城、静海这样的大城市。

        那些城市内,活跃的电台太多,政府部门的,私人的,还有各种地下潜伏情报电台……

        那个太难监控了。

        相比而言,湘城的上空的电波就比较稀疏了,也容易监测,受干扰也小。

        那么效果也是不错的。

        因为机会有限,这一次罗耀让徐济鸿采取的是“交叉定点”的方法来确定电台的位置。

        除了徐济鸿跟车的无线电测向车,还有两个人分别背负着便携式的无线电测向仪,分别是三哥方向在电台发射信号的时候,同时进行测向。

        三条线交叉的点或者区域,那就是电台藏匿的地点,这是快速确定电台位置的方法。

        因为已经知晓对的电台呼叫频率,这就省去了搜索信号的时间,直接把频率锁定好了。

        然后根据测向仪进行操作就行了。

        这一次信号持续的时间大概有八分钟,比上一次多了近三分钟,很明显,播发信号的人也想冒险通过加成时间的呼叫来取得联系。

        “秦组,信号没了,应该是主动切断了,一共连续呼叫十次,每次都在四十秒左右,这个家伙控制的时间非常精准。”陈泽蓉汇报道。

        “胡组长报告,信号消失的时候,她所在的位置在八角亭街附近。”一名报务员汇报道。

        “另外两个人的位置呢?”

        “一个在天灯巷,一个在八卦巷附近!”很快,另外两个人的位置反馈回来了。

        罗耀顺手就在湘城的地图上给把三个人所在的位置给标注上了。

        这三个点之间正好对应了一个三角区域。

        “通知胡嫣然,先回据点,等待他下一次播发,我猜,他下一次播发应该是在明天凌晨四五点左右。”罗耀吩咐一声,这个“木下稚水”选择的播发的时间都是精心算计的,夜里虽然有利于电磁信号的传送,但也容易被监听捕捉到,所以,他选择在吃饭的时候,快速的播发,这是个聪明人呀。

        明天决定过去。

        ……

        “起来,陪我去一趟湘城。”凌晨三点,李孚睡的正香呢,被罗耀从床上拽了起来,陈泽蓉在值班,所以李孚是一个人睡的。

        要不然,罗耀也不好闯进人家夫妻俩的房间。

        “大哥,这才几点……”李孚显然是没睡醒,不情愿的怕了起来,一看手表,才不到三点,更加抱怨了。

        “给你五分钟时间洗漱,快点儿,有任务!”罗耀哪会给他抱怨的时间,直接命令一声。

        李孚顿时一个激灵,眼睛一睁,手上的动作也快了起来。

        “你开车。”

        “就咱俩?”李孚愣住了,原以为罗耀至少带上七八个人的,结果到下面一看,就他跟罗耀两个人。

        “怎么了,藤田俊都鬼子的特工队都落网了,你还怕什么?”罗耀反问道。

        “不是怕,就是咱们两个是不是太单调了,要不再叫一个人?”李孚说道。

        “你走不走?”

        “走,走,我走还不行吗。”李孚上车,发动汽车驶出了杨园。

        ……

        一个多小时候,罗耀和李孚驾驶着车来到了徐济鸿所在的监听的临时据点。

        因为有战区司令部的特别通行证,他们才能在天还没亮之前进城。

        “秦组来了?”

        “没休息?”看到徐济鸿穿戴整齐,罗耀惊讶的问道。

        “我已经睡过了,他们上半夜,我下半夜。”徐济鸿解释道,“你们怎么来了?”

        “事不过三,这很可能是我们唯一能抓住他的机会了,所以我必须得来。”罗耀道。

        对方虽然可能并不是有经验的特工,但也是经过此类的训练过的,应该知道,在敌方地区发电报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一旦被人侦测到,那就暴露了。

        一般在一个地点,发报的次数和时间都是有限制的,当然,很多情况下,情报组都会有设置警戒哨,尤其是拍发电报的时候。

        而像木下稚水这样的独行者,要保证安全的话,就只有不断的更换发报的位置。

        不管他会怎么做,凡是都要往最坏的方向去考虑。

        “您要是来了,估计这人今天就跑不了了。”徐济鸿欢喜的说道,她在江城可是跟罗耀并肩作战过的,知道一些有关罗耀破获“幽灵电台”的秘辛。

        罗耀的变态听力而在当初第一批临训班学员中更是印象深刻,而现在虽然很少听到他在这方面有所建树,但是知道的人都知道,现在的他身居高位,更多的时候并不需要他亲自下场了。

        “别拍我马屁,还得看今天他还会不会播发。”罗耀嘴角微微一下拉说道。

        “应该会的,这种求救的电报,一旦中断,反而会引发怀疑。”徐济鸿道。

        “希望如此吧。”

        在“反谍”工作中,任何意外都是可能发生的,很多时候,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并不一定会有收获。

        这可不是一件好做的工作。

        “还有半小时六点了,命令他们可以出发了,我们也可以做好准备。”罗耀看了一下手表。

        “是。“

        从昨天探测的位置出发,一旦有信号进来,就可以节约很多时间,这日谍“播报”的时间是有限的。

        罗耀猜测这个时间“播报”,也是基于第一次发现这个信号出现而进行的推断。

        对方也要考虑这个信号的接受一方,那么他们此刻也应该会在这个时间接收。

        因为如果时间没有任何规律的话,对方万一错过了时间,那还怎么接收到这个讯息?

        当然,他也可以在电报中约定下一次的“播发”的时间,那就只能赌了。

        罗耀和李孚上了徐济鸿的电台测向车,改装的测向车其实里面很宽广的,外面罩了一层雨布,看不出来里面有什么,当然,汽车上面的天线是免不了要暴露在外的。

        没办法,不这么做,如何接收到信号?

        这台车,其实早就在改装了,原本没打算用到它,但有备无患,最后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车上的设备都是罗耀从英国人手里“超低价”买回来的,英国人虽然不情愿,可是把柄在人家手里,最后还是偷偷的买了,反正他们就要更换新设备,旧设备对他们来说,报废之后,跟废铁没什么区别,卖给中国人,至少要比废铁之前。

        而且随便再在报表上多填一些损耗,这买设备的钱就直接落到自己口袋里了。

        多好的买卖,英国人也不傻,这生意为啥不能做,无非是安全不安全而已。

        “秦组,有信号!”测向车还没到昨天晚上的位置,信号指示灯就亮了起来。

        “你们继续留在车上,到前面把我直接放下来。”罗耀吩咐道。

        电台测向设备也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位置,并不能完全测出电台所在的位置。

        这个精度范围其实很大,甚至可能达到数百米。

        这样的精度在海洋上问题不大,就是偏个几公里都可以,因为海面上没有遮挡物,一览无余,只要一架望远镜就能看见。

        但是在陆地上就麻烦了,尤其是城市内,各种干扰还有建筑的遮挡,想要精准的定位一部电台的位置,光靠无线电测向设备是做不到的。

        还有其他辅助排查手段。

        比如分区停电。

        如果有时间的话,自然可以采用这样的方法,但常规方法对于经验丰富的间谍来说,会很快警觉的。

        所以,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将电台所在的街区封锁,然后挨家挨户的进行搜查。

        这也是最耗费人力和物力的地方,而且万一搜不到,就打草惊蛇了,不是每一个搜查员都是经验丰富,能发现疑点。

        漏查是经常发生,这就是一个捉迷藏的游戏。

        所以,罗耀一下车,就闭上了眼睛,努力的去听附近周围发出的声音,因为天刚亮,很多人都还没起床。

        整个城市还没有动起来,外面其实很静,这反而有利于他的听力的发挥。

        他走的很快,几乎是逼着眼睛往前走的。

        他已经听过那个“播报”声音,熟悉了那个手法,很容易就锁定了这个声音。

        很近。

        罗耀并不是完全盯着这个声音,因为这个声音很快就会消失,他要锁定的是发出声音的这个人。

        只要记住了发出这个声音的人的特征,那找到这部“日谍”电台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一次发报时间只有三分钟!

        明显是缩短了时间,他的警惕性还是非常高的,寻常电台侧向设备只能锁定一个区域范围,想要精确到那间屋,哪个房间还是做不到的。

        而如果将发报时间缩短至一分钟内的话,那基本上目前所有的无线电测向设备都无法定位。

        如果他不是为了跟江城的特务机关求救的话,估计,每次通讯时间也不会超过两分钟。

        之前截获的通讯电文都是在这个时间内。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世上还有罗耀这样听力无法让人理解的人,尽管他再一次压缩了“发报”时间,但还是暴露了。

        罗耀开心的笑了。

        找到了,这个家伙,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