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60章:整合的想法

第460章:整合的想法

        老吴的日子最近过的很安逸,虽然小日本的飞机经常过来光顾山城,时不时的下两颗铁蛋。

        但是,这对老吴来说,除了听个响之外,其他没什么。

        他住的地方,又没有特别重要的目标,除非是误伤,当然,这个概率是极小的。

        小日本资源匮乏,无差别轰炸也得考虑成本,总不能一直这么干,那它自己也吃不消。

        这是常识。

        “福叔,你最近怎么样。”姜筱雨进来的时候,看到老吴居然一个人坐着轮椅在院子你摆弄他的那些花花草草。

        “好着呢,吃喝不愁,还有人伺候,我都怀疑我这条腿好了,还能不能走的道儿都不说不准。”老吴见到姜筱雨,放下手中的修剪花草的剪刀说道。

        “小姐,您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老吴诧异的问道。

        “你忘了,今天该去医院检查了。”

        “检查,我这好好的,做啥检查?”

        “你这条腿可是粉碎性骨折,虽然通过开刀把碎骨取出了,可愈合的怎么样,还是需要检查的,不然等彻底长好了,再矫正就难了。”姜筱雨解释道。

        “那个是不是还得去红十字医院?’

        “拿当然了,我连车都给您叫好了,就停在外面呢。”姜筱雨说道,老吴歪头看了一眼门外,果然停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

        “那个兰姐,中午你就不用做我的饭了,你自己做点儿,自己吃,我跟小姐出去一趟。”

        “好咧。”

        取了病例,姜筱雨搀扶着老吴上了汽车。

        ……

        所谓检查就是照一个“x”光,时间很快,当然等拿到片子可能需要一点儿时间。

        但医生基本上都已经看到了。

        “情况还不错,比我门想象的还要好一些,毕竟这个年纪,比不上年轻人的恢复力……”

        “大夫,我还不老吧?”老吴忍不住道。

        “对,对,不老,不老……”大夫笑了笑,“这个腿今后回去可以进行一些热敷,但是时间不能太长,适当的做一些康复动作,走路的话暂时还不要太快,因为这个人长时间没动,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大夫,还用不用要吃药?”

        “药就不必吃了,吃多了也不见得好,回去多做康复训练,保证营养就可以了,再有一两个月,就可以不用坐轮椅了。”

        “谢谢大夫,片子我回头来取,我们就先走了。”姜筱雨一路陪着老吴从检查到见大夫,再从医院出来。

        随便找了一家饭店,要了个包厢,吃饭。

        “这个检查,我自己过来就行了,还让你陪着我过来,你在密译室的工作清闲下来了?”老吴放下拐杖,坐下说道。

        “宫慧去湘城了,我的工作就没那么多了,只需要负责一些常规的日常文件收录就行,要不然,我也没时间出来。”姜筱雨解释道。

        “罗耀的伤势很重吗?连宫慧都去了?”老吴吓了一跳。

        “没事了,人已经苏醒过来了。”

        “醒过来了,这恐怕好多人该失望了吧?”老吴呵呵一笑。

        姜筱雨点了点头:“这个消息一传回来,确实有人如丧考妣,今天上班就露个面,人就不见了。”

        “宫慧让我当双面间谍,让我把陈祖勋那边的动静随时汇报给她,这陈祖勋也找过我了,许了不少条件,我没答应,也没有一口拒绝。”姜筱雨道。

        “他许你什么条件?”

        “陈祖勋说,一旦把罗、宫等人从密译室挤出之后,就可以调我去综合科担任会计股股长。”

        “这是许你一个官儿做。”

        “这个官儿对我来说还真没多少吸引力,他这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女孩了。”

        “那你还想要怎么样?”老吴笑呵呵一声,他当然知道姜筱雨说的并非字面上的意思。

        而是站在她此刻的身份而言,一个会计股的股长还真不如她现在副站长秘书兼助理来的风光。

        “人不能首鼠两端,所以,我更看好罗、宫这些人能胜出,这些人也就是在罗和宫不在的时候跳的厉害,等人一回来,他们一个个都乖乖的夹着尾巴。”姜筱雨道。

        “既然宫慧让你故意的接近陈祖勋这些人,那就照她的意思做就是了,反正你现在的工作就是做好你份内的事情。”老吴道。

        “可是我到密译室已经好几个月了,那名卧底的同志还没有联系我……”

        “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卧底的同志什么时候联系你,那是他的事情。”老吴郑重的道,“上级首长派你来的时候,有没有跟你提过做咱们这个工作的十六字方针?”

        “说过,首长告诉我,做我们这一行的首先要耐得住寂寞,要有耐心,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有任何个人英雄主义,他跟我说的十六字方针是: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姜筱雨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

        “你记住这十六个字就行了,工作的事情自会有人给你交代的。”老吴说道。

        “是。”

        “有关密译室内部的情况,你可以不定期的跟我汇报,这个是我现在给你的任务。”

        姜筱雨现在不提送走老吴了,反正老吴现在这腿,也走不了,如果上级换一个人来,哪有老吴这般熟悉和体谅自己?

        老吴留在山城虽然危险了些,但也不是不可以避免,至少他跟罗耀见面的机会几乎没有可能,何况老吴也是认识罗耀,他也会自己主动避开的。

        至于宫慧,她之前并不认识老吴,即便现在见过了,老吴现在的形象跟过去还是不太一样的。

        ……

        李海怀专门派了一辆汽车,送宫慧和小楠先去衡阳,湘城的军用机场早就被日军给炸了。

        所以必须去衡阳坐飞机。

        飞机可不是你想坐就能坐的,还的考虑有没有的飞,现在湘城地区民用航班早就停了。

        所有能飞的都是军用飞机,归空军和航空委员会管,也就是军统有这个能力做到。

        其他机构,那怕你是个将军,想要从衡阳坐飞机返回山城,那都得排队候着。

        “下午就有一架运输机返回山城,我们应该能够赶到的,赶不上的话,就在衡阳住一晚,明天应该还有。”宫慧一早起来,就已经收拾好了,他们得起早赶过去。

        来的时候骑马速度快一些,回去坐汽车,可能还会慢一点儿,还要考虑小楠的承受能力。

        小丫头还没坐过这么长时间的汽车呢,又要坐飞机,得给她一个缓冲的时间。

        “我那匹马就想留给你了,你得给我骑回去,我还挺喜欢的。”宫慧说道。

        “行。”罗耀点了点头,多一匹脚力,那就不用跟被人挤了。

        “小楠,来,跟干爹和叔叔们说再见?”吃完早饭,宫慧牵着小楠准备坐车咯开。

        “干爹再见,叔叔再见。”小楠冲罗耀和李孚等人挥了挥手,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

        “再见,到了山城要听干妈的话,知道吗?”罗耀嘱咐一声。

        “嗯。”

        “孩子交给你了,你得帮我好好照顾,我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去。”罗耀道。

        “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宫慧一弯腰,钻进了汽车。

        “干活了,别以为日军这一次退了,他们机会甘心,接下来,他们极有可能增兵,再对湘城发起第二次的攻击,要密切监视和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电,这是我们‘x’小组存在的意义……”

        ……

        “秦组,日军这一次更换的密电码明显比上一次的复杂的多,结合我们过去的破译经验,破译的时间可能会延长,而且,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会重新研发新的密电加密技术,这样一来,我们想要破译他们的密电码就更困难了。”霍恬(吴琰)找到罗耀汇报工作。

        “目前破译进度是多少?”

        “进展不到百分之十。”霍恬道。

        破译密电码,不到百分之百破译出来,那其实就是零跟一的区别,所谓百分之十不过是自己预估的工作进度,甚至到百分之九十九,那最后的百分之一跨不过去,一切都是零。

        “抓紧破译,不要因为前方战事停了,我们就可以懈怠了。”罗耀说道。

        “秦组,我有一个想法,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霍恬支支吾吾一声。

        “老吴,我们比肩作战也快一个月了,也算是战友了,战友之间,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秦组,战事一结束,咱们‘x’小组是不是就要解散了?”霍恬问道。

        “这个我可没办法回答你,组建和解散‘x’小组都是上峰的意思,我们只是具体做工作的人,但我私人感情上讲,还真不希望‘x’小组不要解散,起码可以以临时机构保存下来,咱们人员可以各自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但一旦有事,我们还可以立即聚集到一起。”罗耀岂能不知道,不管是密译室,还是密检所或者是军委会侍从室机要室或者是军政部的密电破译机构,力量都过于分散了,而各自为政的结果就是人力资源得不到统筹安排,浪费人力和物力。

        整合在一起,已经是必然趋势,但如何整合,怎么整合,这就难说了,这里面是各有各的利益诉求。

        想要拧成一股绳,就得有人做出妥协。

        可想而知,一旦上面有整合的想法,接下来的斗争必定非常尖锐,而谁来主持这个庞大的密电破译机构,必定是许多人会争破了头颅。

        这个“整合”的建议,谁都可以提,唯独罗耀他不能,当然,如果站在抗日民族大业的高度上,他提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他的“思想境界”不能这么高。

        弄不好自己还会被戴雨农猜忌,而且这么大公无私的行为,出在一个军统特务身上,那真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