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57章:宫慧出手

第457章:宫慧出手

        成衣店,小孩子的衣服并不多,陈泽蓉给小楠挑选了两套新衣服,价钱适中。

        不是舍不得给买好一点的。

        而是太好的衣服对小楠来说,未见得是好的,尽管她是个女孩子,跟男孩子不一样。

        罗耀是个不喜欢奢靡华服的人,她也不想买回去之后,被数落。

        又去百货公司的内.衣柜台,给小楠买了内.衣和鞋帽,全身买下来,也是花费了不少。

        等到两人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开外了。

        换上新买的衣服,小姑娘完全大变样,有一种丑小鸭蜕变成天鹅的感觉。

        “让你们两口气破费了,本来我是想让宫慧带她出去置办两身衣服的,弟妹她熟悉湘城,我就拜托给她了。”罗耀道,“多少钱,回头我给你们。”

        “这点儿钱不算什么,比起大哥你给我跟李孚的,那是九牛一毛。”陈泽蓉道,“况且,就两套衣服,就当是我们夫妻俩送给小楠侄女的礼物。”

        “行,我也不跟你们俩矫情,这孩子以后还管你们叫叔叔和婶婶呢。”罗耀哈哈一笑。

        “李孚呢?”

        “给我送了早饭,跟宫慧出去办事儿了,一会儿就回来。”罗耀解释道。

        “那我就回去吧,我就请了半天假?”

        “不着急,吃了中午饭再回去,她们估计也快回来了,我打电话在玉楼东订了一桌,一会儿咱去哪儿吃饭。”罗耀道。

        ……

        军统湘城站阴暗的牢房内。

        一下子关进来十几个日本特工,倒是有些人满为患的感觉,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小型的看守所。

        后来被改成了军统关押特殊犯人的审讯的地方。

        那些普通的日军特工,被关押在三间牢房内,环境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又冷又潮湿,而且卫生状况也是极差的。

        藤田俊不一样,他是这支小分队的首领,自然是区别对待的,待遇嘛,也好很多。

        在受刑之后,还有专门的军医过来给他查看过伤势,伤口还进行了消毒和包扎处理。

        藤田俊的价值不一样,自然不能让他轻易的死了。

        让李孚观摩审讯,李海怀已经觉得自己够给面子了,突然说来了一个女的,想要帮忙审讯。

        这别说李海怀了,湘城站的这些搞审讯的高手们也是不愿意的,这不是瞧不起人嘛!

        就算你是局本部来的,也不能肆意过来抢别人的活儿吧?

        但是李孚跟李海怀沟通了一下后,李海怀居然答应了让宫慧试一试的请求。

        审讯室内。

        藤田俊再一次被架了过来,他似乎已经放弃了抗争,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看到审讯的人换成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他眼中不禁的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难道中国人想用美色来诱.惑自己?

        中国人的想象力还真丰富,自己可是经受了帝国最严苛的对抗审讯的训练,区区美色就能令他屈服?

        简直太低估自己了。

        宫慧从藤田俊被押进来,她就开始观察这个日军特工了,尤其刚才对视的时候,对方眼底那一丝隐晦的光芒,她很清楚这个对手经过严苛的训练,所以,她也是有备而来。

        “藤田俊,我们知道你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不会轻易的开口说出我们想要的东西,但是,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也许不怕死,认为死是对勇士的一种褒奖,甚至会觉得为了你们所谓的大日本帝国圣战而牺牲会成为英雄,流芳百世,其实,这一切不过是你们国内的某些野心家和战争狂人牺牲品,如果需要,你们可以从英雄瞬间变成战争罪犯,然后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样的例子在历史长河里比比皆是,多了去了。”宫慧缓缓说道。

        藤田俊愣住了。

        他的印象中,女人还没有一个有这样高的认知的,当然也从未有过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他的意志很坚定,是不会被这样区区几句话就给蛊惑过去的。

        “你的话很有道理,不过,为了大日本帝国,为何大和民族的未来,即使变成魔鬼又如何,我心甘情愿。”藤田俊道。

        “你们的未来是建立在别的国家和民族的痛苦之上吗?”宫慧面色冷峻的问道。

        “一些劣等民族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世界要向更高等级进化,就必须要做出牺牲。”

        宫慧微微一皱眉,这个藤田俊不但受“****”影响很深,还是一个极端的种族主义者。

        “看来我们是谈不拢了。”

        “早就跟你们说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力气了,直接一颗子弹杀了我不是更好吗?”

        “有一个人跟我说过,一个人不畏惧死亡的人,是从来不会把‘死’字挂在嘴边的,通常是那种贪身怕死之辈,则喜欢不断的强调自己不怕死,藤田俊,你是哪一种人呢?”

        “这位小姐,你想用这套说辞来改变我的想法,是不可能的,我是大日本帝国的陆军军官,我有我的行为准则和信仰,我是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的。”藤田俊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有什么话继续跟你说了。”宫慧道。

        藤田俊坐在审讯的椅子上,微微往后一靠,一副意得满满的模样,眼神之中满是蔑视。

        “进来吧。”宫慧一挥手,进来两名军统特工,一句话也不说,直接用皮带将藤田俊固定在椅子上。

        “干什么?”藤田俊察觉到一点儿不对劲,之前的过堂,可没有这样的动作。

        “既然刑讯对你没有用,我们就只有尝试一下新办法了。”宫慧微微一笑。

        一个身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军医走了进来。

        “你们要对我用药?”藤田俊看见军医手里的托盘里的东西,有些惊恐的问道。

        “没办法,既然你不合作,那我就只能用特殊的办法了,我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这个你们畜生学了上千年,就学到了形,却没有学到精髓,对人我们以礼相待,先礼后兵,对畜生,那我们就只有开膛破肚,我还只是在猪身上施展过剥皮术,在人身上还是头一次,一张完成的人皮……”宫慧不徐不慢的话语,听在藤田俊的耳朵里,那简直跟阎王的催命符一样。

        他不明白,一副长的这么好皮囊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心肠,还有那个“剥皮术”……

        就连听见这话的军医也忍不住手抖动了一下,嘴巴有吞咽额动作,显然也是被吓到了。

        “你先出去,我自己来。”宫慧冷喝一声,那军医入蒙大赦,赶紧跑了出去。

        “为了减少你接下里的痛苦,我先给你打一针麻醉,然后等你醒了,就可以看到我的杰作了,让你死而无憾。”宫慧戴上叫胶皮手套,慢慢的将一支药水吸入针筒之中。

        清澈透明,没有颜色的药水,在此刻的藤田俊眼里变成了洪水猛兽,他是真怕了。

        “杀了我,杀了我……”藤田俊挣扎着大喊道。

        “摁住他!”

        “是。”

        一针注射了下去,藤田俊慢慢的就失去了意识。

        宫慧给藤田俊注射的是阿米妥钠,这是亚德利从美国带过来的一种审讯药剂,俗称“吐真剂”。

        之前已经使用过,效果自然是相当不错,宫慧自然是故技重施,这一次从山城来湘城,随身带了一支过来了,没想到还真能够派上用场了。

        当然,这种药剂也是因人而异,在黑木身上可以用,未必藤田俊就能有效。

        只有试过了才知道。

        藤田俊注射之前已经陷入了一种恐惧之中,而再配合药剂的使用,说不定能够一举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这是一种策略。

        刚才宫慧只是吓唬他的,只是藤田俊压根没想到这一点,还以为这是真的,只能说宫慧表演的太像了。

        不但骗过藤田俊,还骗过了那个军医,其实军医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的反应是真实的,一点儿不作假。

        而他端来的盘子里确实有手术用的刀具……

        就连在隔壁的李海怀等人也都觉得毛骨悚然,脸色有异,要不是李孚解释一通,他们还真就相信了。

        “藤田俊,藤田俊……”

        “佳美子,佳美子,是你吗?”藤田俊大喊一声!

        “藤田俊,你怎么还没有回来?你再不回来,佳美子就要嫁给别人了……”

        “不要,佳美子,不要!”

        “藤田俊,你的任务完成了吗?”一个严厉的男声突然响起,“帝国的军人怎么能够沉溺于男女之情当中,你忘记你的使命了吗?”

        “近藤阁下,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没有完成我交代的任务?”

        “那是您下达的撤退命令呀……”

        ……

        隔壁的李海怀和李孚听到这一句,都露出吃惊的神色,近藤敬一来湘城了?

        那样的战斗下,根本没有时间请示再撤离,那只有一个情况,近藤敬一当时就跟藤田俊等人在一起。

        可是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符合近藤敬一的体貌特征。

        虽然没有近藤敬一的资料,但是此人的军衔是大佐,日军大佐年纪至少三十岁往上。

        而被抓的日本特工当中,也就藤田俊年纪看上去超过三十,其他都二十几岁。

        除非近藤敬一看上去特别年轻,否则,这些人当中不应该有他。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近藤敬一并没有伪装成难民混在难民之中,或者,他另有身份,而没有被发现。

        这样一个日本大特务头子,若是能将其活捉,哪怕是击毙,都是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