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56章:漏网之鱼

第456章:漏网之鱼

        两个人独处,小楠早就睡着了。

        宫慧便将这段时间来,山城密译室发生的事情一一跟罗耀说明,总体来说,还是很平稳的。

        除了韦大铭暗中让陈祖勋拿走一部分有关“日本外交密电码”破译的权力。

        但是破译出来的外交密电码还是需要通过密译室专门的一个传递部门传送。

        这个权力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很关键,这是密译室一道门,过去一直掌握在罗耀手中,罗耀离开后,把权力暂时交给了宫慧。

        所以,陈祖勋那边破译出来的密电码,想要传递出去,不管是委员长侍从室,还是军政部等实权部门,都得通过这个不起眼“传达科”。

        陈祖勋想染指“传达”权力,但他却始终无法做到,因为这个部门的所有人都是罗耀的人。

        罗耀在的时候,陈祖勋只能夹着尾巴做人,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不敢有任何的露头的想法。

        罗耀一走,他自然就不怵宫慧了,迟安虽然威望高,可他毕竟是搞技术的,根本斗不过陈祖勋这种机关老油条,尤其是还是个搞政治的。

        奥斯本带了一个团队去研究日本海军密电码后,有关外交密电破译方面的人力就更少了。

        要不是外交密电的破译已经形成一条流水工作线,基本上照办程序来就行,那还真是会出乱子。

        于是,陈祖勋提出让自己组建的“cp”股临时加入进来帮忙,顺势就主导了密译室外交密电的破译的权力。

        迟安自然也就被架空了。

        手段也不算高明,就是趁密译室将骨干派往湘城之际,人力短缺,他们顶上来了。

        这都在罗耀意料之中。

        在宫慧来湘城之前,一切都还在可控制之中,这么短的时间内,韦大铭想利用陈祖勋架空自己,那是做不到的。

        而且,他也不怕被架空。

        留着陈祖勋,其实罗耀也知道这是一颗毒瘤,但这颗瘤子他还不能轻易去动他。

        除非他有自己必须要动他的理由。

        这就是平衡,密译室不能变成他的密译室,否则自己的位置就坐不安稳了。

        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就如同他对陈祖勋的态度一样,只能容忍他的存在。

        其实他当不当这个密译室的负责人都没什么,问题是他在这个位置上能够给党组织提供更多的情报消息。

        这个位置太重要了。

        当然表面上,他还是要做出自己为了权位的野心的,在军统内,没有野心,那怎么行?

        “徐贞什么情况?”

        “她跟奥斯本结婚后,跟往常没什么两样,奥斯本倒是比过去收心多了,不过,前后倒是去了两次南华公司,每次都很小心。”宫慧道,“奥斯本有打算跟我们续约的打算,但这需要等你回去决定。”

        “这条线暂时不要动,我要看她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罗耀考虑一下,说道。

        “这些你们来湘城的消息应该就跟她有关……”

        “那你回去后,就进行一次内部调查,最后结果来一个不了了之,以安其心。”罗耀吩咐道。

        “行,那个南华公司我也暗中命人监视起来了。”

        “做得好,告诉下面的人,不要有任何试探的动作,就看着进行常规的记录就行。”

        “明白,你是怕打草惊蛇?”

        “到现在,我们只知道有白狐这个人,还不知道其身份,还有老师提醒过我的日谍北川,目前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我不得不小心谨慎,这看不见的对手,才是最危险的。”罗耀道。

        “来之前,我收到钉子密报,说近藤敬一已经离开江城超过半个月了。”

        “不是说他可能在咸宁的第11军前线指挥部吗?”

        “这冈村宁次都已经返回江城了,他还留在那边做什么?”宫慧反问一声道。

        “难道……”罗耀眉头一皱,揣测一声道。

        “日本人这次发动湘赣战役,不但没有达到战役的目的,还损失惨重,估计一时半会儿很难在发动这么大的攻势了。”宫慧说道。

        外部压力变小,内部矛盾必然反弹,这是自然的规律,如果,再加上有人暗中挑唆的话……

        就算罗耀没有那段记忆,也能想像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些事情,他不是不想去改变,而是改变不了。

        能参与历史的进程,能多保留一丝元气就不错了。

        想那么多也没有用。

        “睡吧。”罗耀把枕头平放了下来,然后躺了下来,虽然睡了三天三夜,但一天的奔波下来,他此刻也是有些累了。

        单独病房是有陪床的,宫慧就跟小楠睡在陪床上。

        微鼾声传来,累了一天的宫慧发现自己居然有些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十几个来回。

        终于也不知道是适应了,还是真的困了,最后才沉沉睡去。

        ……

        一夜无梦,宫慧早上一睁眼,发现天已经大亮了,罗耀穿着病号服,就站在窗前,做着伸展四肢的动作。

        显然是早就苏醒了。

        小楠也不在边上了,这丫头也应该是醒了,但是没有吵醒她,自己先下床了。

        “耀哥,小楠呢?”

        “哦,泽蓉来了,带她出去买衣服去了。”罗耀转过身来,解释一声,“她对这里比较熟悉,一会儿就回来了。”

        “哦,那我先去梳洗一下,再去给你买早餐?”

        “不用,李孚打电话来了,一会儿给我们买回来,这小子现在有钱。”罗耀道,“一会儿中午想吃什么,直接跟他说。”

        “好。”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李孚顶着一双腥红的大眼珠子,一手拎着一个大食盒进来了,隔着食盒,都能闻到里面传来的香味儿了。

        “杨裕兴的面条,刚出锅的,我可是让黄包车一路跑过来的。”李孚说道。

        “杨裕兴面馆不是在去年‘文夕大火’中被烧毁了吗,店重新开张了?”罗耀惊讶的问道。

        “嗯,新开没多久,生意没以前好了,主要是吃的人少了。”李孚道,“快叫慧姐过来吃早餐,我这可是把面和汤分开放的,就是怕面坨了,不好吃。”李孚一边打开食盒一边说道。

        “老虎他们呢?”

        “都有,能少的了他们的。”

        细细的面条,码的整整齐齐的,配上清汤,撒上一点儿葱花,在淋上一点儿香油,七八样精致的配菜……

        这早餐太诱人了,馋的让人流口水。

        “我小楠侄女呢?”李孚一点儿没把自己当外人,直接询问一声。

        “你老婆带她出去买衣服了,估计快回来了吧。”罗耀说道。

        “这么早出去买衣服,成衣店还没开门呢?”

        “她在这里工作过,难道比你不清楚?”

        “也会,早知道她过来,我也就多下一碗就是了……”李孚还真不知道自己老婆来医院了,估计是来看罗耀,顺便看一下自己的。

        “没事儿,这么多也我们也吃不下。”

        宫慧是北方人,一看到面条,那就两眼放光,也不客气,坐下来就拿了筷子吃了起来。

        “审的怎么样?”罗耀一边吃,一边问道。

        “咱们最后抓的那个叫藤田俊,原来隶属关东军情报部,最近才调到江城来的,隶属江城的近藤机关,归近藤敬一直接领导,这些人既是军人,也是特工,大部分人至少会说两种以上的语言,在东北接受过严苛的军事和特工培训,时间都在三年以上……”

        日本人也不个个都是硬骨头,这一次一口气抓了十四个,只要其中一个开口,就能了解不少信息了,至少先把这伙日军特工小分队的来历搞清楚了。

        “他们一共是三十人,而我们现在掌握的只有二十九个人,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漏网。”

        “不,应该是两个人,你还记得那天晚上那个从日军侦察机跳伞的人吗,他应该没算在这三十人当中。”罗耀摇头道。

        “对呀,我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

        “这两个人现在不好找了,尤其是那个跳伞下来的,他很可能不在这二十九人当中。”罗耀分析判断道。

        “这些日本特工能很快的确定我们的落脚点,这说明什么?”罗耀继续道。

        “城内还有他们的内应?”李孚道。

        “不好说,毕竟我们抓到‘虺’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我们在融园4号了,而杨园那边,是我们故意的做给他们看的。”罗耀摇头道。

        “那个藤田俊一直不肯招,李站长怕把人弄死了,得不偿失,没再审下去。”李孚道。

        藤田俊是这支特工小分队的首领,自然知道的最多,从他嘴里获得的情报也是最有价值的。

        可是这家伙不开口,那也没有办法。

        “我去吧,好久没有碰到这种硬骨头了。”正在埋头吃面的宫慧忽然一抬头说道。

        “慧姐,你能行?”

        “把中间那个‘能’字去掉。”宫慧熟练的掏出一块手帕擦了一下嘴,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真要去?”罗耀诧异的一抬头。

        “还要看人家同不同意呢,万一下手太重了,把人弄没了,我不好交代。”宫慧嘿嘿一笑。

        李孚刚“嗦螺”一口面条,差一点儿没呛着了,连声咳嗽:“慧姐,要不我帮你问问?”

        “行,反正我也不是一定非要去。”宫慧道,能什么事情都不用想,陪着罗耀住院比什么都好。

        宫慧很久没活动筋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