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53章:难民之中

第453章:难民之中

        宫慧陪罗耀吃饭,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次了,更别说两人还曾在一个屋檐下,一起烧火做饭呢。

        虽然每天都处在危险中,可却是宫慧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

        到了山城后。

        安全了。

        可再想有那种温馨的感觉,已经没有了,人虽近,可心却不在一起,宫慧有一段时间内心是和失落的。

        而现在,这种感觉又回来了。

        这医院住的,确实有些憋闷,加上被人看管,也是没自由,罗耀除了头蹭破一点儿皮之外。

        剩下的都是体表外伤,这些衣服一穿,外人也是看不见的。

        至于头上的伤,弄一顶帽子一戴,也就瞧不见了,无非光头有些不太好看。

        湘城美食多,原本打算去火宫殿的,但那边多以小吃,宫慧来湘城,这第一顿正式的饭,总不能请她去吃小吃吧。

        于是,就选了一家离医院不太远的湘菜馆。

        湘菜的特点就是辣,这些年颠沛流离,宫慧虽然是北方人,但早已习惯了南方的饮食,山城的口味本来也是以麻辣为主。

        所以,湘菜对宫慧来说,毫无压力。

        两个人吃饭,吃不了那么多,罗耀点了四五个地道的湘菜,然后要了一壶茶。

        他有伤呢,不能喝酒。

        这湘菜馆的师傅虽然不是名厨,味道倒也做的还不错,罗耀早上吃的馄饨,这一个上午下来,早就饿了,大米饭,一口气吃了三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吃了?”宫慧看着罗耀当着面,扒下三碗米饭,有些惊讶。

        “出门在外,有这顿,没下顿的,不吃饱怎么行呢?”罗耀呵呵一笑,“这可不是在家里,吃个七八分饱就行,反正到点了,自然会有下一顿。”

        “有道理,我也再来一碗米饭。”宫慧也伸手给自己添了一碗饭,学着罗耀的模样扒拉起来。

        “你一个女孩子,吃饭斯文一点儿,别跟我学……”

        “这样吃饭香嘛!”

        “这鱼头做的不错,入味儿……”

        ……

        南门外,施粥广场,藤田俊取了一碗粥,一个杂粮馒头,还有少许的咸菜疙瘩。

        这施粥是的说,明天是双十大庆,故而今天每个难民都能领到两个馒头。

        早一个,晚一个。

        连续发放三天。

        三天后恢复,到那个时候如果不返乡的话,就可能被驱逐离开,两顿的话,也只能是粥了。

        吃了三天稀的,这有顿干的吃,藤田俊饿的都快前心贴后心了,三口两口就把那杂粮馒头吞了下去。

        这样的食物他以前都是不吃的,现在却觉得美味无比。

        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领完粥和馒头,吃完之后,就会被引导去另外一处地方安置。

        难民们三五成群,藤田俊在队伍中看到了自己的几个手下,他们都在难民的队伍中,看到他,也都冲他微微点头。

        新的安置营地居然划分了区域,以县为行政区域,县一级的,下面还有相争,最小的也就是乡镇了。

        藤田俊看到这一幕,微微皱眉。

        他不好说这么安排有什么不对,人家按照行政区域划分湘北的难民,然后,按照行政区域让他们结伴返乡,这是很正常的。

        这个难民营安排的井井有条,甚至在营区的东南角有一个卫生所……

        但是对藤田俊来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萦绕,他们这些人用的都是一个地方的身份。

        一会儿,估计会安排到一个地方。

        他们原本打算分散开来,这样也更加安全,计算有一人暴露,其他人也可以及时做出反应。

        但是现在,他们似乎被中国人用这种方法限制住了。

        而且,还将他们给集中起来了。

        这太荒谬了。

        那些中国军队出动了多少人追杀,都未能发现他们半点儿踪影,没想到,就这样一个遣返登记的小手段,就把他们给圈起来了。

        当然,若是及时反应,不去领粥吃,或许……

        后悔也已经没有用了。

        藤田俊已经看到自己几个手下被带到一个营区了,他们这些人在编身份的时候,都选择了一个地方。

        一个被他们屠杀干净的村子。

        其实那个村子的人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份,还将他们当成国军,好吃好喝的招待。

        但是他们走之前,把全村老幼一百多口全部都杀了,还强.暴了所有年轻的女子。

        就连襁褓中的婴儿都没有放过。

        藤田俊还清楚的记得被自己压在身下,那个不断挣扎的少女,她是村里私塾老师的女儿,樱花一般的纯洁美丽,就这样在他的身下绽放了。

        她是在自己面前上吊死的,藤田俊亲眼看着她死在自己年前,没有一丝怜悯。

        在他看来,这些愚昧无知的中国人就跟猪狗牛羊没什么区别。

        “田俊,以后你就在这里,不要到处乱跑,过两天,等返乡证下来了,你们拿了返乡证和遣返费就可以结伴回家了。”

        ”谢谢。“

        望着手下一个个聚集过来,藤田俊忽然觉得,要是能不被发现,就这样被“遣返”回去,倒也是一件好事儿……

        问题是,他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手下想走过来跟他打招呼,都被他眼神给制止了。

        他想静静!

        ……

        “大哥,慧姐,你们终于回来了。”李孚左等右等,终于把罗耀和宫慧两个人等回来了。

        这要不是知道宫慧陪着罗耀,他都想再去找李海怀了。

        罗耀脱了外套说道:“我跟小慧吃了饭,在城里逛了一小会儿就回来了,你这一上午跑哪儿去了?”

        “大哥早上不是跟我说,这日军的特工小分队残余很可能混进了来湘城的难民队伍中了,我就去找李站长了……”

        罗耀听完之后惊诧了:“这方法你想出来的?”

        “嗯呀。”

        “不错,就是费钱费力,但是如果真的能把这支日军特工小分队残余给挖出来,绝对是大功一件。”罗耀仔细思索了一下李孚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确实需要动用极大的人力和物力,但是这也是一件好事儿,难民总归是要回家的。

        他们是因为打仗才不得已被迫离开家乡的,跟那种遭遇大灾之后,活不下去背井离乡的不同。

        只需要恢复湘北的秩序,他们自然就会回去的,无非是花一点儿钱而已。

        “李站长已经着手安排了,我估计今天就会在湘城所有的难民聚集点推广开来。”李孚道。

        “好,这件事你做的不错,不过,一旦发现这些人踪迹,你有没有提醒李站长,不可轻举妄动?”

        “嗯,提醒过了。”

        “那就好,你去给我办一下出院手续,今天我就出院。”罗耀吩咐一声。

        “大哥,你才刚苏醒,大夫都说了,你至少还要在医院观察一个星期。”李孚道。

        “观察什么,有什么好观察的,真有事,估计他们也没办法。”罗耀说道,他是需要观察,可一旦出现问题,那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基本没有可能救回来。

        他最大的伤在大脑,只要大脑没问题,自然没有问题,其他方面反而都是细枝末节,要有事儿的话,床上昏迷了三天,加上苏醒后一天,已经四天了,真有事儿,早就有事儿了。

        “可是……”

        “杨园那边依山傍水的,环境也好,正好适合我养伤,老虎和老易他们出院后也可以过去,咱们在医院,不但给医院带来危险,还浪费医疗资源。”罗耀道。

        “这……”

        “这什么,我又说错吗,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在医院的消息没有人知道?”罗耀道。

        “大哥,那天早上的战斗已经封锁了消息,你们负伤住院的情况更是没有对外公布,应该不会泄密的。”李孚道。

        “耀哥,还是在医院多住两天吧,反正我过两天就走……”宫慧说道。

        “慧姐,你这刚来,干嘛急着走呀?”

        “我这次来,还是戴主任特批的,不然,私自离开山城,这可是违反家规的,倘若有人以此针对我,调离密译室都是轻的。”宫慧解释道。

        密译室是机密单位,所有人员行踪都是受限制的,尤其是宫慧这样的高层,更加不能随意离开山城。

        这出事儿,不但自己吃不了兜着走,连带许多人跟着一起倒霉。

        “大哥,这慧姐都开口了,您老就别犟了,在医院住两天呗。”李孚劝说道。

        罗耀考虑了一下,点点头:“行吧,不过,我答应再住两天,但你们可不能干涉我的自由。”

        “什么意思?”

        “一会儿,我想去难民营转转,你们俩陪我去。”罗耀嘿嘿一笑。

        李孚和宫慧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中计了,他是以出院为要挟,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去难民营。

        如果直接提出来,他跟宫慧肯定会不同意,那毕竟太危险了,日军特工小分队残余很可能就藏在难民中间,而现在,她们却不得不接受这个条件。

        其实罗耀早就设想好了,等到夜里,他就亲自去一趟湘城的难民营,凭借他的听力,只要这些日特相互有交流,他就能把人找出来,尤其是那个指挥伏击自己的指挥官。

        他记得那个家伙的声线,只要一开口,想跑都难。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李孚居然给李海怀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好是好,但就是容易打草惊蛇。

        但掩饰的好的话,对方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