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23章:放映室

第523章:放映室

        招待所内,有一个放映室。

        这是专门用来播放一些影片使用的,里面使用的自然是最新的设备,要是罗耀想看电影。

        在这里就可以。

        当然,这里显然不是看电影的用的,这是有其他用途的,一些特殊的资料是影像做成的。

        这些资料是不能够外泄的,能够观看的人也是有限的,那么就必须要有这么一个专门的放映室。

        建造这么一个放映室,是要戴雨农特批的,而且,还是专门批了一笔经费的。

        要是让罗耀自己掏钱,那不是不可以,难免会被人诟病的。

        这个放映室建成后,戴雨农还亲自来过,之后也是来过好几次,自然是为了陪“人”来的。

        这些事儿,招待所上下是三缄其口,谁都不敢多说半个字。

        不过,放映室自建成以来,罗耀这个实际管理者,似乎一次都还没正式使用过。

        机会突然就来了。

        宫慧居然从电影公司借了一台摄像机,把高桥良子与那位假冒的“高桥敏夫”见面的情景给拍摄了下来。

        他不明白,这么干不会让高桥良子起疑心吗?

        她们父女俩在狱中见个面,有必要这么隆重吗,还拍成影像资料保存下来?

        这是要留存什么“把柄”不成?

        真亏她想得出来。

        不过,宫慧解释也说了,她汇报的描述未必完全准确,还是把她们见面的过程拍下来更为直观。

        监狱选择的是山城看守所,那里是邓毅的地盘儿,借用一个地方,完全没有问题。

        难怪罗耀第一眼就觉得很熟悉。

        这不是他当初跟乔治会面的那个房间吗,显然是直接被利用了,变成这对“父女”俩的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了。

        这位邹先生的表演在罗耀看来,还是非常不错的,无论演技还是神态都抓住了人物的神髓。

        罗耀跟高桥敏夫打交道次数不少了,对这个人观察很细致,这位邹先生也着实用了心的,一些细微的动作,尤其是眼神的变化,完全达到了一种神似的状态。

        他是没有看出来多少破绽,至于高桥良子那就不好说了,反正从一开始高桥良子就表现的很激动。

        然后父女俩那个抱头痛哭的场景,这也着实令人感动。

        虽然给“演员”准备了剧本,可这种已经不是表演了,而是考验一个演员的即兴的临场反应能力了。

        毕竟那不是真的高桥敏夫,他没有那些跟妻女的过去在一起的记忆,没当说到这些的时候,他只能做一个倾听者,然后还要斟酌一下,不能说错话。

        “见过人之后,高桥良子情绪如何?”

        “情绪有些低落,回来后,一个人待在屋内,谁叫她也不理睬,晚饭也没有吃。”宫慧道。

        “可以理解,不过她可能不会再信任我们了。”罗耀说道。

        “为什么?”

        “她看出了破绽,知道我们找了个相似的演员演了一场戏在骗她。”罗耀解释道。

        “可是我们丝毫没看出来呀?”宫慧惊讶道。

        “邹先生的表演没有任何问题,包括神态,声音方面,都做到而来高度相似,但是,假的就是假的,我们不幸的是,遇到了一位十分敏.感的人,高桥良子不是通过这些去判定自己的父亲,而是感觉,心里的感觉,你可能没注意到,他们在拥抱的时候,肢体并不是那么的柔和,邹先生毕竟不是她的父亲,而高桥良子又是一位美丽青春的少女,邹先生是一位正常的男人……”罗耀就不好往下继续说了。

        “我找他问问去。”

        “别去了,问了,那不是让人家难堪嘛,再者说,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怪人家。”罗耀道。

        “百密一疏,早知道就……”

        “就怎样?”罗耀笑问道。

        “……”

        “安排一下,我再见一次高桥良子。”罗耀考虑了一下,决定再跟高桥良子见一面,吩咐宫慧道。

        “你讲她,说什么?”

        “摊牌。”罗耀道,到这个这一步,已经没有必要在继续绕弯子了,只有摊牌这一个选择了。

        “什么时候?”

        “就今天吧。”

        “好。”

        ……

        “良子小姐,在山城住的还习惯吧,山城湿气重,口味偏辣,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多谢关心,还可以。”高桥良子微微一鞠躬。

        日本人就是这样,明明心里已经非常不满了,却还要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太具有欺骗性了。

        难怪大家都认为,上一秒还对你笑脸相迎,下一秒就可能对你挥起了屠刀。

        这样的善变虚伪的性格在一个小女子身上都体现的淋漓尽致,何况那些男人?

        “见过你的父亲了?”

        “哈伊,见过了。”高桥良子低眉顺眼道。

        “良子小姐,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装了,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一直都在试探你,不是吗?”罗耀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道。

        “试探,秦先生一直都在试探良子吗?”高桥良子一抬头,眼角微微的向上扯了一下,问道。

        “良子小姐聪明,胆识都超出我的意料之外,所以,不得不慎重,你的父亲对我们很重要,我们要对他的安全负责。”

        “秦先生觉得我会对我的父亲不利吗?”

        “这样的例子,我们不是没有遇到过,你们杀起人来,那可是六亲不认,我们可不敢冒险。”罗耀缓缓道。

        “你要我怎么证明?”高桥良子头一仰,眼睛盯着罗耀问道。

        “不需要了,我相信你是为了拯救你的父亲来的。”罗耀摇了摇头,“你的父亲也确实需要你的拯救,他现在就关押在某一个地方,我可以安排你去见他,但是,你也要拿出你的诚意来?”

        高桥良子就这样看着罗耀足足有半分钟,这才开口说道:“北碚区金刚老街24号,真吾照相馆。”

        “很好,良子小姐,我想我们应该是达成一种共识了,对吗?”罗耀点了点头。

        “秦先生,我该说的都说了,您现在应该可以相信我了吧?”高桥良子问道。

        “良子小姐,其实你早说出来,不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吗?”罗耀叹了一口气道。

        “若是早说出来,秦先生相信吗?”

        “良子小姐不愧是北野学校出来的,这么了解人性,秦某十分佩服。”罗耀竖起大拇指道。

        “秦先生,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为我父亲而来,从我知道他还活着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告诉我自己,我一定要来中国,我要把他带回去。”高桥良子道。

        “所以,你一直对我们有很深的戒心?”

        “是,秦先生试探良子,良子何尝不是在试探秦先生,良子怎么也要知道我父亲是不是真的还活着。”高桥良子道。

        “可以理解。”罗耀点了点头,“现在你确定了,你父亲活着吗?”

        “嗯。”高桥良子点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秦先生您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人,可以把我父亲扮的这么像,我想,他应该见过我父亲,甚至是就近观察过他的生活习性,我差一点儿就真的将他当成是我的父亲了。”

        聪明的女孩。

        从假的父亲身上推断出真正的父亲还活着的情况,她天生就是一个推理的高手。

        “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的父亲,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话。”罗耀给了高桥良子一句承诺。

        “谢谢秦先生。”高桥良子弯腰鞠躬道。

        “请。”

        ……

        “耀哥,这个女孩子太聪明了。”宫慧从隔壁房间打开门走了出来,对罗耀说道。

        刚才罗耀跟高桥良子的对话,她是一字不落的全部都听见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怎么,你想杀了她?”宫慧吓了一跳。

        “杀人那只是下下策。”罗耀摇头道,“上策是将她变成你我一样的人。”

        “你都说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还怎么转变?”宫慧白了他一眼道。

        “认同是可以转化的,不然,我们的‘y’工作又有什么意义?”罗耀反问道。

        “‘y’工作不是将这些被俘日本间谍为我们工作吗?”宫慧道,“至于他们认不认同我们,重要吗?”

        “当然,如果他们不认同,那随时都可能背叛,当然,他们复叛回去的下场会更惨就是了,所以,这对我们来说反而是好事儿。”罗耀道,“拿下高桥敏夫的现实意义并不大,但是象征意义重大,我会把他打造成榜样的。”

        “那高桥良子呢?”

        “她,当然有更重要的用处了,不过,这个女孩子很聪明,也很敏.感,怎么使用,我还得再认真考虑一下。”罗耀道。

        “你怎么使用都行,但是有一条,不能留在身边。”宫慧警告道。

        罗耀嘿嘿一笑:“要是能找到一个能看得住她,并且旗鼓强档的人,我无所谓。”

        “我有一个人选,就怕你不同意。”

        “谁?”

        “文老三,要是把高桥良子交到他手上,让她给文老三当助手,你觉得这个安排怎么样?”

        “好是好,不过也得看文老三他自己的想法,咱也不能把人硬塞给他。”罗耀想了一下,文子善还真是一个合适的人,而且卫戍司令部稽查处也是要害部门,主要针对的也是日谍和汉奸,高桥良子若是过去,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密译室秘密太多,适不适合高桥良子这样信任度还不足的人待的,她跟吉田寿山是完全不同的人。

        “我去通知文老三抓人,别让他总是觉得你这个当大哥的偏心,不给他立功的机会。”宫慧呵呵一笑,北碚区在北岸,有些约定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宫慧跑过去抓人,那会有人有意见的,卫戍司令部稽查处出面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