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48章:负伤

第448章:负伤

        这些中国人不但没有携带防毒面具,还不不紧不忙的依托两辆汽车为掩体,摆开了战斗姿势。

        料想中的场景一个都没实现。

        近藤敬一脸色一片阴郁,好似能拧出水来,藤田俊更是面孔扭曲,拔出了随身的指挥刀。

        不能讨巧,只能强攻了,他这一次来,也不过是带了四枚毒气弹,刚才一口气用掉两枚。

        剩下的两枚就算打出去,也是无用。

        只能是强攻了。

        枪声乍起,瞬间打破了宁静!

        子弹乱飞,打在汽车钢板上,窜出的火星四射,原本宁静的山路,马上就变成了战场。

        “敌人就在山坡上,距离不到五十米。”

        “这么近的距离,看来是早有准备。”易学忠只能靠本能辨别方向,瞄准还击。

        罗耀这一次出门特意带来一把勃朗宁手枪,他的枪法虽然不怎么样,但有一把枪,至少还可以还击。

        这种枪林弹雨的感觉。

        他并非第一次体会,倒也不觉得害怕,在战场上,越是害怕,越是死得快。

        这个道理他是明白的。

        孙连长带着大队就在身后三里左右的地方,只要坚持四五分钟,大队就能上来了。

        到时候就算不能全歼这支日军特工小分队,击退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呯!

        小鬼子中果然有神枪手。

        罗耀惊骇的见到一名特务连士兵刚一露头,就被一枪击中了脖子,头歪到一边,倒了下来。

        这种血腥的场面,太震撼了。

        “杨帆,能不能干掉这个家伙?”罗耀背靠小汽车,喘着气,对自己身边的杨帆问道。

        “能,但是要给我一支步枪才行,手枪不行。”杨帆一边还击,一边说道。

        “好!”罗耀点了点头,“我们大家火力掩护你!”

        罗耀一声令下,所有人手里的枪都响了起来,一时间压的上山坡上埋伏的日军特工火力弱了不小。

        “射击,射击!”

        藤田俊挥舞着指挥刀吼叫。

        杨帆瞅准这个机会,快速的跑向那名被击杀的特务连士兵,他手中正有一支中正式步枪。

        算好了时间。

        呯!

        日军神枪手开枪了,杨帆冲向前的身体突然一个横跨,硬生生的偏移三分。

        子弹几乎是贴着它的肚皮飞过。

        惊险万分。

        等到日军神射手再想瞄准开枪的时候,杨帆的已经从地上捡起了那名国军特务连士兵的步枪。

        刚才这名国军士兵牺牲的时候,子弹已经上了膛,准备击发了,而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日军的神射手快他一步。

        所以,杨帆捡起来,根本不需要上膛,直接就是一抬手,扣动了扳机。

        呯!

        对面用的都是中正式步枪,杨帆对这支枪的性能和参数很清楚,所以,根本不需要校正,凭着感觉就是一枪。

        “小林君……”

        藤田俊那张狰狞的脸突然一白。

        日军特工小分队中那位神射手倒了下来,这一次换做他没有击发,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虽然日军特工小分队没有了神枪手,可他们的枪法依旧非常精准,比国军最精锐的特务连要强大多。

        很快,他们就出现了伤亡,而罗耀这边,也就杨帆和那名国军少尉排长能稍微与山坡上的日军特工比肩。

        但仅凭一两人是支撑不了局面的。

        罗耀这边,给他开车的驾驶员也已经中弹,虽然没有身亡,还有一口气,但如果得不到救治的话,要不了几分钟,他也会流血太多死亡的。

        眼看局面被自己控制了,藤田俊一挥手,山坡上的日军特工纷纷的冲了下来。

        罗耀这边已经伤亡过半了,而能够战斗的也就剩下四五个人,其他人不是阵亡就是重伤失去战斗力。

        形势无比危急。

        而孙连长的大队却迟迟未到,这让罗耀内心产生了一丝不好的感觉,别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快,上车……”

        杨帆听到罗耀的声音,一伸手拉开卡车的车门,钻了上去,发动后,驾驶卡车往前猛的一冲。

        罗耀一把将易学忠托起,然后自己也跟着一跃,跳上了卡车。

        杨帆驾驶着卡车直接将烂在路上的汽车撞开,疯狂的往前路而冲了过去。

        “小心前面路障!”

        日本人既然在这里伏击,必然会在前面设下路障,不然,他们有汽车,根本不需要停下来,直接早就冲过去了。

        “咱们下去!”

        一块巨石横在路中央,果然有路障。

        杨帆手里的方向盘一打,卡车车头突然一歪,直接顺着山路的斜坡冲了下去。

        身后终于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应该是孙连长带着大队赶上来了,与日军特工小分队战成一团。

        卡车随着巨大的惯性一路冲下去,刹车根本不管用。

        车头好像撞到了什么,车后面的罗耀和易学忠两人被凌空抛起,再狠狠的摔了下去……

        ……

        “醒了,醒了……”

        耳边传来嘈杂的叫声,脑袋很疼,里面嗡嗡作响,如同有数以千百只蜜蜂在里面飞舞一般,罗耀再一次有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大哥,你怎么样?”睁开眼,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但还是不清楚,罗耀想用尽了力气,但还是难敌身体的疼痛,再一次闭上了双眼。

        “大夫,怎么回事儿,人醒了怎么又昏过去了?”

        “没事,这是苏醒前的征兆,应该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大夫过来检查一通后,说道。

        “大夫,那到底多久才能醒过来?”

        “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从刚才病人的反应看,应该很快就会真正的苏醒,你们不必担心,好好照顾他就行。”大夫肯定的道。

        “谢谢大夫。”

        等罗耀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几个小时后,脑袋没有那么疼了,但浑身上下还是没有力气。

        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屋子内,鼻孔间嗅到消毒水的味道,应该是在医院里。

        自己居然没死。

        好事儿。

        他记得自己坐着杨帆开着卡车冲下了山路,然后被惯性凌空抛起,重重的甩了下来。

        脑袋好像是撞到什么,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自己昏迷了多久,慢慢的,他觉得自己可以动了。

        微微扭头看了一下四周,这还是一间单独病房,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

        开口想叫人,奈何话到了喉咙,却喊不出来。

        能感觉到手和脚都存在,罗耀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至少知道自己现在还是完整的,那就有恢复的希望。

        漫长的等待后,终于有人进来了,是一个年轻的女护士。

        她进来后,见到罗耀睁着眼睛看着她,惊喜的一声:“秦先生,您醒了?”

        “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里是湘雅医院。”

        “哦,那能帮我把陪护叫过来吗?”罗耀请求道。

        “好的,秦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去。”护士迈着欢快的步子,一路小跑了出去。

        病人苏醒,这大抵上是医护人员最开心的事情了。

        不消片刻,喏大的病房内就挤满了人,除了医生和护士之外,李孚、陈泽蓉夫妻,李海怀,杵着拐杖,包的跟猪头一样的杨帆,若不是那双熟悉的眼睛,还真认不出来是谁呢。

        “问题不大,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真是万幸!”主治大夫再一次认真检查过后,惊叹一声道。

        “太好了!”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露出欣喜的表情,若是罗耀出事儿,那可真是问题严重了。

        “病人现在需要休息,你们谈话时间不要太长,最多一次不要超过半个小时。”主治大夫临走之前叮嘱一声。

        在众人的帮助下,罗耀坐了起来,背靠床头。

        “我昏迷了几天?”

        “整整三天。”李孚伸出三根手指头道。

        “孙连长与日军特工小分队的战斗什么情况?”罗耀关心的问道,他想知道有没有把这支日军小分队彻底留下来。

        “当日,孙连长率部赶到后,与日军特工小分队激战了十余分钟,对方并不恋战,主动退走,孙连长率部追赶,最终还是让他们走脱了。”李孚解释道。

        罗耀叹了一口气,特务连跟日军特工小分队这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除非是包围,打歼灭战,如果日军特工小分队真想退走,就凭孙连长的兵力还真是难以阻挡。

        能击退他们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我们的伤亡如何?”

        “跟我们一起的弟兄牺牲了六个,活下来三个,两个司机全部阵亡,孙连长他们也伤了十二个,阵亡了九个,而对方只阵亡了四个,这还包括那名被杨帆击毙的神枪手。”

        罗耀听了默然不语,这个伤亡比例有些高了,不过也能说明,这些潜入进来的日军特工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一般士兵不是他们的对手,甚至精锐的特务连也不行。

        “老易呢,他怎么样?”罗耀忽然想起来,他跟易学忠一起冲下山的,怎么没见到他?

        “易学忠摔断了肋骨和左小腿,就在你隔壁躺着呢,他可没你运气好,估计要在医院养上个把月才行。”李孚解释道,“倒是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这个,罗耀倒是松了一口气,人活着就行,伤慢慢养就是,终归有恢复的一天。

        “秦老弟,你重伤昏迷的消息已经汇报山城局本部了,戴老板亲笔指示,务必要将你治好!”李海怀道,“我这里,是一天三分电报,询问你的情况,现在好了,可以上报了。”

        “谢谢了,海怀兄。”

        “客气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秦老弟,薛长官听说你被日军特工小分队伏击受伤,大发雷霆,命令湘北境内所有国军关卡,严查过往难民以及被打散的国军士兵,凡有可疑人员,立即逮捕!”李海怀嘿嘿一笑,“薛长官说了,就是把湘北的地给翻了,也要把伏击你的日军特工小分队给挖出来。”

        罗耀笑了笑,心说道:只怕是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