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42章:有情况

第442章:有情况

        虽然眼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破烂的乞丐装,可是女人是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积威所致。

        她已经习惯了这阵被压迫之下的控制。

        “樱子,你现在过的很好?”男人目光扫过梳妆台上那一排高档名贵的化妆品,语气冰冷。

        “义父,这些都是别人送的,我不收下不太好。”女人嗫嚅一声,小心的解释道,完全没有刚才在车上的挥洒自如。

        “我不是怪你,你的任务完成了怎么样了?”男人,应该是近藤敬一冷冷的问道。

        “您让我以学生的身份打入军统,可是想要进入军统,他们的审查变得很严格,尤其是日占去过去的,光有身份还不行,还需要有人作保,他们还会进行政治审查,一旦发现不合格,很可能会直接处决!”樱子大气不敢喘一下,解释道。

        “所以,你怕了?”

        “不是的,义父,我也没想到当我踏上山城的那一刻,居然会遭遇到那样的情况,被一个摄影师拍下了照片,然后就稀里糊涂的就进入了电影圈儿……”

        “嗯,这确实是在我的意想之外,不过,你现在这个身份到也挺好的,起码不会再有人怀疑了。”

        听到近藤敬一认可,苏颖儿(樱子)心中一块石头是落了下来。

        “义父,我虽然没能够打入军统内,但我现在认识了一个人,他是军统湘城站的站长,叫李海怀。”

        “李海怀,我知道,这个人很有能力,我们派往湘城的特情.人员,不少都落在他的手中,只有‘虺’……”说到“虺”近藤敬一禁不住心脏一阵绞痛。

        一个潜伏超过三年的情报精英就这样没了,甚至都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

        “义父,是不是‘虺’出事儿了?”

        “嗯,我已经跟他断了联系超过五天了,从目前的迹象看,他可能已经落入中国人手中,甚至已经玉碎了。”

        “五六天前,我们还见过一面,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樱子一惊道。

        “什么,你们见过?”

        “是的,一共两次,两次都是在他的店内,第一次是我跟他接头的时候,第二次是我悄悄过去的,没有任何人瞧见。”

        “也就是说,第一次有人见过你了?”

        “他店内的伙计,不过,那一次我是易容过去的,他见到的不是我的真面目。”樱子解释道。

        “那还好,我相信‘虺’对帝国是忠诚的,就算落入敌人之手,也不会把你供出去的。”近藤敬一松了一口气。

        “义父,‘虺’真的出事儿了吗?”

        “基本上可以确定了,‘虺’一手发展的中国助手,一个叫周远的医生,他被捕了,随即被下令以‘汉奸’罪枪决了,这个周远跟‘虺’曾经是同学,他知道太多‘虺’的情况,一旦开口,‘虺’的暴露是绝对不会幸免的……”近藤敬一道,“如果不是中国人在报纸上大肆宣扬这件事,我也不可能确定“虺”出事了。”

        樱子一阵后怕,暗自庆幸,她没有再去找“虺”的,其实她本来今天下午打算去的,结果被人截了去,如果真去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既然能让近藤敬一都不知道,那敌人必定在“虺”的住处设下了天罗地网等着她呢。

        “刚才在鸿宾楼看到义父,真是吓了我一跳,您怎么过来了?”

        “没办法,你们这边出了事儿,我不得不来,藤田那个家伙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近藤敬一一边清洗脸上的脏污,一边说道。

        “您是为了任务来的吧?”

        “嗯,‘虺’都对你说了?”

        “他是对我说了一些,但具体不是很清楚,义父,咱们这一次可是在中国的控制的城市内,任务的风险太大了。”

        “任务风险再大,也要完成,这是冈村司令官给的命令,不然,我也不会亲自来了。”近藤敬一道,“好久没有潜入敌人内部来执行这样的任务了,很怀恋那种惊险刺激的感觉。”

        “义父,今天我本想去见‘虺’的,有一个重要消息跟他说,结果被李海怀给搅了,也幸亏是他,不然我可能也落入中国人之手。”樱子解释道。

        “你去见‘虺’可是要告诉他,我们的目标转移了?”

        “是的,就在今天中午,他们的从融园4号撤出了,具体搬到什么地方,还不清楚。”

        “我也看到了,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近藤敬一道,“那个李海怀是军统湘城站的站长,他一定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机密,你想办法接近他,从他嘴里套出有关这个密电码破译小组的新驻地的地址。”

        “可是他是个很警觉的人,而我跟他认识没多久,他是绝不会对我说的。”

        “你只需要提供我有关他的行踪,剩下的我来办。”近藤敬一想了一下道。

        “明白。”

        “这次任务,你不用参加,你是我的王牌,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要你去做。”近藤敬一说道。

        “是,义父。”

        “那个李海怀在军统内地位不低,你可以好好把握一下,看能不能通过他进入军统。”近藤敬一吩咐道,“如果不行的话,你还可以用另外一个方法。”

        “义父的意思是……”

        “嫁给他,做他的太太也是可以的。”近藤敬一道。

        “明白。”

        “我该走了,这边我不会在安排人跟你联系了,联络方式还是老办法。”近藤敬一起身道。

        “义父,我送您。”

        “不必了。”

        ……

        罗耀现在住的庄园的主任姓杨,姑且就叫他“杨园”吧。

        “大哥,还没睡?”李孚起夜的时候,发现二楼书房的灯还亮着,说明罗耀还没有休息。

        “嗯,整理一些资料。”罗耀坐在台灯下,书写着什么,抬头看到李孚进来,解释道。

        “你昨晚就几乎一宿没睡,再不休息,你吃不消的。”

        “没事,困了,我自然就去睡了。”罗耀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边上一杯咖啡已经喝了剩下背地的一小口了。

        “你看你,明明困成这个样子,还不去睡觉,这都几点了?”李孚手一指手腕上的手表的时间质问道。

        “行了,行了,我不写了,我现在就去睡觉。”罗耀套上钢笔,说道,“没见过你这么婆婆妈妈的。”

        “小慧不在,我还不得替她看着你点儿。”

        “宫慧给你啥好处了,你还替她看着我?”罗耀没好气的站起身来,走到边上的那张简易的行军床上坐下来,躺下问道。

        “小慧说了,沾花惹草不用管,但吃饭,休息必须要准时。”李孚嘿嘿一笑,“这可是原话,不信你回去可以问她去。”

        “走的时候替我把灯关了!”罗耀闭上眼睛,把头一扭,不理他了。

        ……

        “李孚,这宫慧真这么说的?”隔壁房间内,李孚、陈泽蓉夫妻俩躲在被窝你窃窃私语。

        “你咋偷听我跟大哥说话?”

        “我不是刚好从书房路过,你们说话的时候,门都没关好,它自己跑到我耳朵里的,我们怎么办?”

        “我告诉你,这临出发的时候,宫慧把我拉到一边,亲口说的,也不知道她俩到底现在到哪一步了,我都替她们着急。”李孚叹了一口气道。

        “你着急有什么用,人家不着急没用,再者说,现在军统禁止结婚,咱们要不是早就结婚,估计现在也不行。”陈泽蓉道。

        “也不是,凡是也是有例外的嘛……”

        “你说的是奥斯本顾问和徐贞吧,他们俩一个只是顾问,不算军统的人,徐贞也没加入军统,自然没问题呀?”

        “也不是……”李孚情知差点儿说漏了嘴,忙道,“睡觉,睡觉,她俩额的事情让他俩自己解决。”

        听了李孚、陈泽蓉两夫妻的夜半私语,罗耀心中无奈的苦笑一声,翻过身来,脸转向另一边,渐渐熟睡过去。

        湘北秋天多雨,早上起来,发现昨天后半夜下了一场细雨,到了清晨才渐渐停了下来。

        雨一下,寒气就重了起来。

        从山城出来的时候,衬衣加一件单薄的外套就够了,这会儿得穿一件稍微厚一点儿的外套才行,怕冷的女孩子早上起来,还的穿上一件毛线衣才行,不然是真的很冷。

        李海怀来了。

        他每天都来,有时候是早上,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晚上,他要将一些情况跟罗耀进行沟通。

        虽然他是湘城站的站长,但现在这个“诱捕”日本特工小分队的任务的最高指挥官是罗耀,他是副指挥。

        他有怨言吗?

        还真没有,不过手底下倒是有些人看不下去,但都被他压下去了,为何,罗耀能够在湘城待多久?

        这种白蹭功劳,又不用自己负责任的好事儿,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海怀兄,你真的不必要每天都亲自过来,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打个电话就行了。”罗耀还么睡醒,听到杨帆禀告,李海怀来了,他还得起来迎接。

        不然这就失了礼数了。

        “你这里刚又有大动作,我要是不来看一下,也不放心。”李海怀忙解释道。

        “其实,海怀兄,融园4号那边还得你多费心。”罗耀认真的道,他在“杨园”这边,融园4号那边还真的需要李海怀多看着点儿呢。

        虽然那边的安全保卫措施已经做的相当严密了,他还是有些担心,那边才是最重要的。

        敌人的动向至今还不明了,这就跟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脑袋之上一样,时刻都提心吊胆着呢。

        “我这不是有情况来通知你嘛!”

        “哦,什么情况?”罗耀惊讶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