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22章: 元旦

第522章: 元旦

        “老师,委屈您要在里面待上一段时间了。”罗耀亲自将余杰送进了望龙门看守所。

        这里是犯了错的军统,都会被关在这里,普通军统成员跟余杰这样的待遇还是不一样的。

        余杰有人关照,可以住单间,还可以在牢房你生炭盆儿。

        其他人就甭想了。

        只要戴雨农不特别交代,下面的人也不会刻意为难,谁知道那个人哪天不会重新起复呢?

        关在望龙门的,基本上都不是死罪,有的甚至根本就不是犯事儿,就是被找个由头关进去而已。

        看守早就习惯了。

        余杰在军统内本来门生故旧就多,加上小舅沈彧更是在军统实权岗位上。

        再加上罗耀这个军统内冉冉升起的新星,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看守的那都是心思玲珑之人,清楚着呢。

        “你师母和孩子到山城,你得照应着点儿,我在这里面没啥事儿,就当是休息好了。”余杰吩咐道。

        “您放心吧,兴姐和弟弟妹妹在山城的生活,学生自会照顾好的。”罗耀点了点头。

        “去吧,你事儿多,忙,别再这里跟我浪费时间了。”余杰抱着坐牢的物品,往牢房里一钻,冲着罗耀一挥手。

        罗耀点了点头,他再跟管教的打点了一下,这才离开了望龙门看守所,返回磁器口密译室总部。

        ……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一点儿都没跟我透露?”回到密译室总部,宫慧就来兴师问罪了。

        事情显然她都已经知道了,生自己的气也是应该的,不过,他当初不说,也是不想让她担心。

        “戴先生的安排,我能不去吗?”罗耀解释道,“再者说,老师这个案子只有我去最合适,别人去,一定会偏听偏信,到时候,把老师的罪名是坐实了,那以后可就难办了。”

        宫慧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等于亲手把老师抓了回来?”

        “老师犯了错,难道不应该接受惩罚吗?”

        “那也不应该是你。”

        “那应该是谁?”罗耀问道,“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们置身事外吗?”

        “那你可以找个理由推掉呀。”

        “推掉,你说的简单,这若是能推掉,我还用你来提醒?”罗耀不痛快的道,“戴先生都明说了,这个案子必须由我去处理,我还怎么推?”

        “那你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证据确凿的事情,你觉得,我可以轻飘飘给弄没了,这是戴先生对我的一次考验,你还不明白吗?”

        “考验?”宫慧脸色一变,她确实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在她看来,戴雨农让罗耀去查这件案子,分明是故意为难人。

        但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一层考验的意思。

        “小慧,戴先生并不想让我跟余杰老师走的太近,他是怕我受他影响。”罗耀道。

        “影响?”宫慧不解。

        “老师过去跟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在戴先生的心里,这些过去有经历的人,都是不可信的,只是不得已而用之罢了。”罗耀解释道。

        “怎么会这样?”宫慧心中的信念似乎突然产生了怀疑。

        “这是政治,也是人性,小慧,咱们以后做事,要更加谨慎小心,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想到什么,说什么,口无遮拦了。”罗耀提醒道。

        宫慧点了点头:“耀哥,我知道了,政治的东西,我不太明白,我知道,你说的,一定不会错的。”

        “别盲目相信我,人性是负责的,你得从自己内心做出判断。”

        “我相信耀哥,你不会害我,正如我也不会伤害你。”宫慧凝视罗耀一眼道。

        “今天是元旦,晚上早点儿回去,让那个老董做几个拿手好菜,一起过个节。”

        “好。”

        ……

        “主任,您不在这几天,我们的侦测台发现了一个微弱的电台信号,这个信号非常奇怪,它全部都是由数字组成,没有地址,也没有签名。”得知罗耀回来,温学仁和迟安一起过来找他。

        “我们尝试过破译,但没有成功,应该是有特定的密码才行。”迟安随后附和一句。

        “你们觉得这是潜伏山城日谍的秘密电台?”

        “有可能,这几日我们都侦听到这个信号,虽然它发出的时间并不固定,但基本上能确认,这是人手动发出的,而且他发射的信号经过了伪装,不仔细的听的话,很容易被它滑过去,很狡猾。”温学仁解释道。

        “这个信号存在多久了?”

        “不知道,我们也是最近才发现的,可能不会太久。”

        “还有什么其他的信息吗?”

        “目前就掌握这么多,但是他的发报手法和特征,我们已经掌握了,不管他怎么变更电台和频率,只要他还工作,我们都能找到他。”温学仁自信满满的说道。

        “行,重点监听,让测向组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它大致的方位。”罗耀点了点头。

        虽然密译室的工作重点是破译日军密电码,可一旦发现有日谍在秘密电台在山城活动,他们也不可能置之不理。

        虽然山城也有相应的搜听不明电台的机构,但这些机构的技术能力参差不齐。

        比起密译室来说,那还真差的远呢。

        “主任,听说,你这次出差,是去查案了?”迟安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道。

        “嗯,是去调查一件案子,不过没什么难度,已经真相大白了。”罗耀点了点头。

        “听说调查的对象是你的老师?”

        “消息传的够快的呀,你们都知道了。”罗耀有点儿诧异,这事儿怎么传的这么快?

        “是陈副主任那边传出来的消息,说是主任你把自己老师给抓了,还跟戴老板建议重罚,严惩?”

        “这些人,真是乱嚼舌根,唯恐天下不乱,把我的话传下去,禁止谈论这件事。”罗耀脸色一冷,吩咐道。

        “就应该这样,这样的谣言要是传开来,是会影响到密译室的工作的。”

        “密译室不是菜市场,谁在散播谣言,严惩不贷!”

        “是。”

        “吃饱饭没事干了,去了一趟外面,再知道老百姓的日子现在过的是多艰辛,有那个力气给我多破译一份日军电报,少在背后传别人的谣言……”

        ……

        “爸爸,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回到家中,小楠飞奔而至,扑到罗耀怀中。

        “爸爸出去办事儿了,你在家乖不乖,有没有听你慧妈妈的话?”罗耀一把抱起了小楠,伸手轻轻的在小鼻子上点了一下。

        “当然有听话了,小楠很乖的,爸爸,老师教我背三字经呢,我背给你听好不好?”

        “好,不过等吃完晚安,吃饱饭,才有力气背书,对不对呀?”

        “吃饱饭,我就困了……”

        “哈哈哈,那就先背一段爸爸听听,看你这段时间功课怎么样?”罗耀大笑一声,将小楠放了下来。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耀哥,小楠,吃饭了。”宫慧从餐厅那边叫了一声。

        “来了,小楠,吃饭去,别让你慧妈妈叫第二次,不然,她该生气了……”

        “生气了会怎么样?”

        “生气了,不怎么样,反正,她也拿咱们俩没办法,嘿嘿……”罗耀得意的道。

        回到家,见到女儿,罗耀郁闷的心情自然好多了,多少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家,家的作用是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

        “吃饭,小楠,有你喜欢吃的竹笋炒腊肉,还有辣子鸡……”

        “泽蓉,过来吃饭了?”

        “怎么了,不是早就回来了,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内?”罗耀道,“是不是不舒服?”

        “我去看看。”宫慧刚准备坐下,马上离开座位往陈泽蓉的房间走了过去。

        片刻后,宫慧跑了出来:“耀哥,你快来,泽蓉发烧了,得赶紧送医院。”

        “那还等什么,老虎,赶紧开车。”罗耀忙吩咐一声,“老董,小楠交给你,我们先送泽蓉去医院。”

        “行,没问题。”老董答应一声,却听得小楠说道,“爸爸,我也要陪你们一块儿去。”

        “行,一块儿去。”

        一路风驰电掣,将陈泽蓉送去了山城红十字总院。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我们是。”罗耀起身迎了上去,跟那大夫一声道。

        “你这做丈夫的怎么回事儿,老婆怀孕了,发烧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现在才送进来?”大夫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

        “什么,大夫,您说泽蓉怀孕了?”罗耀吓了一跳,这事儿闹的,没人告诉他,当然,他又不是陈泽蓉的丈夫,就算有了,也不会有人刻意告诉他。

        “你自己老婆怀孕都不知道,都已经两个多月了?”大夫一脸的不高兴。

        两个月,那不是在湘城的时候,这两人居然在那么紧张的时刻,还偷空造了个小人?

        李孚,你小子可以呀!

        “大夫,病人没事儿吧?”

        “幸亏你们送的还算及时,要是再晚一点儿,孩子肯定保不住,母亲也有危险。”大夫也不敢把话说满了,接着又道,“当然,还要看她体温能否快速降下来。”

        “没事儿就好。”罗耀听了,也是松了一口气,这陈泽蓉若是出了事儿,他可怎么跟在渝都学习的李孚交代?

        “病人退烧后,也需要在医院进行保胎治疗,你们谁过来交一下费用?”

        “我来。”宫慧起身道。

        “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大夫打量了一下宫慧,有些狐疑一声。

        “姐妹。”宫慧淡淡的回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