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34章:冲我来的

第434章:冲我来的

        大买卖?

        难不成是冲自己来的!

        罗耀很自然的把自己代入到“虺”身份,如果他是“虺”的话,自然不可能把真实身份告诉沙云虎。

        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日本人是绝对奉行为圭臬的。

        “肥猫”很有可能就是虺在跟沙云虎接触的时候用的一个假身份,沙云虎这种眼里只有钱的“盗墓贼”是没有任何国家民族的概念的。

        李孚的提议确实不错。

        但是怎么让沙云虎乖乖配合呢?

        ……

        “沙老大,想活命吗?”李孚进入角色很快,他似乎很享受现在这个角色。

        在各种人格中来回的变换,角色扮演的有些上瘾了。

        希望他不会人格分裂。

        不然,陈泽蓉一定会恨死自己了,还好,这家伙跟他说话的时候是正常的。

        他能控制自己,就不会被角色影响了。

        “想,想……”沙云虎被折磨的快要发疯了,这些人太特闷损了,尽是一些变态的招数,你要是搞点儿老虎凳,辣椒水啥的,他说不定就挺住了。

        这“蚂蚁上树”是什么鬼?

        还有,抓一把“泥鳅”塞进裤裆里是什么感觉……

        这一通折磨下来,沙云虎是真的怕了,这些人比他“凶恶”多了,简直可以做他的祖宗了。

        他现在见到李孚这个额“小白脸”就腿肚子忍不住颤抖,发虚,这人脑袋里都是些什么,是人能想出来这么恶毒的招数吗?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做得好,就可以活下来,但是如果你耍花招,你知道的,我们能抓你一次,就能抓第二次,你根本没有机会逃得掉。”李孚说道。

        “我做,我做,长官,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就是别杀我就行。”沙云虎是真怕了。

        “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目标是肥猫,只要你能帮我们找到他,一切都好说。”

        “您这是要放我回去吗?”

        “你不傻嘛。”

        “我是姓沙,又不是傻,沙和傻这是音近而已,要真当我是傻的话,那就他自己就傻了。”沙云虎嘿嘿一声。

        “行了,我们对你并不信任,所以,得有些约束,不然放你回去了,你到时候骗我们,还给‘肥猫’通风报信的话,那我们就真傻了是不是?”李孚道。

        “您说,要怎么约束。让我发誓,还是写血书?”

        “这些东西你觉得能信吗?”李孚呵呵一笑,小孩子过家家玩的东西,糊弄雏儿的,老江湖谁还会信这个?

        “拿进来。”

        外面一个人进来,递给李孚一个褐色的玻璃瓶子,上面没有贴任何标签,但里面有一颗药丸。

        “里面是一颗特制的药丸,你吃下去之后,能够在你胃中待三天左右,如果三天内,你不能帮我们抓到‘肥猫’的话,里面的毒囊就会被胃液腐蚀破开,然后毒发身亡!”李孚将瓶子拿在手里把玩说道。

        沙云虎闻言,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的干干净净。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完成了任务,我们就会提前给你解药,到时候你自然安然无恙。”李孚将药瓶子放在桌子上,冲沙云虎呵呵一笑。

        “不要耍花招,如果你想把它拉出来,肯恩会死的更快一些,记住,千万不能喝酒,否则,神仙都救不了你。”

        沙云虎哆嗦了一下。

        “吃下去,我就放你走。”

        “长官,你们说话算话吗?”沙云虎哆哆嗦嗦的问道。

        “当然,要不要我给你起个誓,保证一下?”

        “不用……”沙云虎脸色讪讪,他知道,自己没有第二个选择,不合作就只有一条路:死。

        算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沙云虎一咬牙,抓起药瓶,打开瓶塞,从里面倒出那个有指甲盖大的药丸放进嘴里,一口吞了下去。

        他不敢耍花招,万一被看出来,那小命就没有了。

        “嗯,很好,接下来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记住了,若是‘肥猫’问起,你这一天去哪儿了,你就说被文三爷叫过去谈事儿了,我想他应该知道你跟文三爷有合作的吧?”

        “知道,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要跟他汇报。”

        “行了,一会儿有人会给你一些吃的,吃完会有人送你出去。”李孚点了了点头。

        ……

        “大哥,怎么样,我演的还行吧?”回到隔壁,李孚向罗耀炫耀似的问道。

        罗耀点了点头:“不错,不过语速可以再稍微慢一些,低沉一些,这样效果会更好。”

        “是吗,下次我一定注意。”李孚自言自语一声。

        “这条线就交给你了,怎么定计划抓人,你做主,我不干涉。”罗耀直接把任务交给了李孚。

        李孚将来是要独当一面的,从现在开始,就要给他历练的机会,他也没必要事必躬亲。

        “秦组,最新战报,195师打了一个胜仗,福临铺大捷!”

        “哦?”罗耀有些惊讶,这两日,国军战报多以撤退和被日军撵着屁.股追为主。

        看上不去局势急转直下,日军以后一种打到湘城,饮马湘江的姿态,但是,罗耀清楚,薛老虎是在故意的示敌以弱,引诱日军不断的南下追击呢。

        湘城周围,近二十万大军已经枕戈待旦多时了,准备在湘城城下给日军一个难忘的教训。

        突然来了这一记“当头棒喝”,很有可能把日军主力给吓跑的。

        “怎么了,大哥,咱们打了胜仗,你还有些不高兴?”李孚看罗耀看着战报,脸色却不那么高兴。

        “高兴,打了胜仗,我怎么会不高兴。”罗耀挤出一丝笑容,其实正确的打法应该是围住这支日军孤军,吸引后面的日军不断过来增援,然后部队围绕福临铺向两翼快速展开,对日军第六师团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这一仗就好打了。

        不过,他不是指挥官,战场情况讯息万变,敌人未必会按照你的设想去打。

        要是这一棒把岗村宁次给打醒了,只怕是薛老虎这一番部署也是做了无用功了。

        要不要提醒一下薛伯陵呢?

        罗耀犹豫再三。

        有些事情明知道而不去做,那就违背本心了,决定一下,他草拟了一份电报。

        “马上发出去。”拿着电文过来找陈泽蓉吩咐道,“以我个人的名义。”

        “组长,这……”

        “发吧。”罗耀郑重的点了点头。

        “是。”陈泽蓉不再多问,打开发报机,调整频率,开始发报。

        ……

        岳麓山·清风峡,九战区作战指挥部。

        “参谋长,‘x’小组的秦鸣以自己的名义给您发来一封电报。”一名机要室参谋给吴学新送来一封电文,并汇报道。

        “给我的?”吴学新很诧异,这秦鸣怎么突然给他发一份电报,还是以他自己的名义,这很奇怪呀。

        吴学新伸手接过电文,放在灯下仔细看了一遍后,脸色起了一丝变化,再看第二遍的时候,面色逐渐凝重,待看到第三遍的时候,他就不直觉的站起来,从自己为位置上走了开来。

        在办公室内来回的踱了几步,又转身看了一眼放在办公桌,台灯下的那封场长电文。

        一咬牙,走过去,拿起电文折叠了一下,装进了口袋里,大步朝作战室方向而去。

        “薛长官。”

        “学新来了,过来,帮我分析一下,日军下一步的动向?”薛伯陵背对着吴学新说道。

        “我这儿倒是有一封电报,薛长官要不要看一下?”吴学新从口袋里将罗耀发给他的电文掏出来,展开后,递了过去。

        “谁的电报?”薛伯陵有些诧异,但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x’小组秦鸣。”

        “哦,有几日没有他的消息了,他怎么样了?”薛伯陵一边看手中的电文,一边问道。

        “不知道,听说这两日他并不在融园4号,跟李海怀在一起,说是帮李海怀破什么日谍的案子。”

        “破案,他不去破译日军的密电码,破什么案?”薛伯陵有些不满的质问一声。

        “这案子估计跟他们的行踪泄密有关,日人那边可能已经知道我们能够破译他们的密电码,所以才更换了密电码,不把这个隐患拔除,今后我们的情报还会被泄露,这也是当务之急。”吴学新解释道。

        薛伯陵已经看完了电文,脸色也露出一丝郑重,电文中所分析的情况也正是他担忧的。

        但是现在还不到全面发动反攻的时机。

        现在如果反攻,是可以将日军打回原来的控制线,但是却无法达到预设的战略目标。

        而且现在日军还在进攻当中,并没有后退的迹象,这个时候转入反攻,别说他心里没底,就是前线的指挥官也不会认同的。

        关键现在没有任何迹象来支撑日军即将后撤的判断。

        “学新,你怎么看?”

        “薛长官,虽然我也不认同秦鸣的分析和判断,日军目前的进攻只是一时受挫,不会马上停止进攻,甚至后撤,而且撤退不是一个简单的命令才行,而前沿的日军将佐们未必会立刻执行命令,但是,我倒是觉得他的一下试探性建议是可行的,我们必须做好全面反攻或者追击的准备。”吴学新说道。

        “那就是让日军尝一点儿甜头?”薛伯陵问道。

        “可以在局部无关紧要的地方做出回退或者佯退的动作,若是日军不进或者有收缩兵力的打算,那这就有问题了。”吴学新道。

        “有道理,给雨东兄去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