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28章:真相(二)

第428章:真相(二)

        “走吧,去看最后一个。”罗耀叹息一声,扭头招呼李孚一声,这时候一个骨瘦如柴一般的老乞丐拄着一根拐杖从外面走了进来。

        身材佝偻,忽然看到自己栖息的地方来了两个人,他微微一抬头,眼神有些诧异的看了过来。

        这眼神与罗耀刚好一个交错。

        罗耀一愣。

        错身而过。

        但是,他很快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转过身来,轻喝一声:“站住。”

        乞丐似乎并没有听到,继续往前走。

        “史老板,你没疯吧。”罗耀淡淡的一笑,望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缓缓的说了一声道。

        乞丐没停留,继续往前走。

        “你不想为自己的妻儿报仇了吗?”罗耀继续道,“她们在泉下可都看着你呢?”

        乞丐的脚终于停了下来,但并没有回头,但可见他那只拿着破碗的手微微的在抖动,显然情绪波动不小。

        “史老板,可以谈谈吗?”罗耀折返回去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那乞丐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沙哑,透着一种让人心酸的疲倦和疑惑。

        “能帮你的人。”罗耀道。

        “那你们走吧,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乞丐继续抬脚往里走。

        “史老板,就凭你一个人,只怕是查出了真相,也无法为妻儿报仇的,杀害他们的可不是一般人。”罗耀说道。

        乞丐刚迈出的一脚又停了下来:“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我们能够面对面的对话吗,你这样总是背对着我们,这似乎有些对我们不太尊敬?”罗耀呵呵一笑。

        乞丐思考了一下,终于还是转身过来,缓缓的抬头,露出那张脸,罗耀和李孚见了都不由的吓了一跳。

        小半张脸如同蚯蚓附着一般,望之令人心生恐惧,若不是蓬松脏乱的头发遮掩,大半天走在大街上,那都能吓坏小朋友,若是在晚上,突然冒出这样一张脸,只怕会把人吓的魂儿都飞了。

        半人半鬼。

        “两位见到了,我还是转过去吧。”

        “不用,比你还惨的相貌我们也见过,何况,我们也不会以貌取人,只是一时间没想到而已。”罗耀确实不知道这史老板会是这样一副尊荣,这调查报告里似乎并没有提到这一点,只是说他在大火中烧伤了,养伤月余。

        “既然你们不害怕,那就里面说吧。”乞丐,应该是史老板说道。

        “好。”

        三人一起进了那烧塌了的房间,是乞丐后来自己重新搭了一下,弄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什么都没有,就干草上,铺了一张破草席,棉被脏兮兮的,团成一个烂卷儿,没地方坐,只能在地上。

        “我这里什么都没有……”

        “没事儿,我们坐地上说。”罗耀和李孚直接盘腿就坐下了,他们有没有洁癖什么的,何况对军人来说,席地而坐是正常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没有疯的?”乞丐在破草席上问道。

        “眼神,一个人有没有精神失常,眼神是绝对能看出来的。”罗耀道,“你在你跟我照面的那一刻,你的眼神非常清澈,虽然有警惕之意,却没有表现出敌意,而且,你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脚步陡然增加三分,如果你是一个疯子,是不会有这种自主意识的。”

        “只有正常人才有自主意识的反应,所以我判断你根本没有疯。而是在装疯。”罗耀呵呵一笑。

        “厉害,我装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识破。”史老板惊叹一声。

        “史老板,你好好的,为什么装疯呢?”李孚奇怪的问道。

        史老板笑了笑,朝罗耀看去。

        “一个疯子,就没有灭口的价值了。”罗耀呵呵一笑。

        “厉害,厉害,你是我见到的最厉害的人,一语道破我为什么装疯了,没错,我在医院伤没有养好,一天夜里,就有人潜入病房要杀我,幸亏我那个时候尿急,出去方便了,不然,早就成了一堆枯骨了……”

        史老板似乎并不想隐瞒了,装疯的情况都被发现了,如果罗耀和李孚正要对他不利的话,他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而且,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仇人不一般,就靠他一个人,把自己的命搭进去都报不了仇。

        “看来我得推断没错,你的妻儿房间是先着火的,然后才蔓延到你的房间,然后有人故意的制造了你不小心烟灰烧掉外套,引发大火,并最终烧死自己妻儿的假象。”罗耀点了点头,“你可曾见到那个害你的人?”

        “没有!”乞丐史老板摇了摇头,很痛苦的说道。

        “你一定是查到什么了,否则,也不会这么痛快的跟我们说了。”罗耀微微一点头问道。

        “没错,我知道有人要杀我灭口,我就确定烧死我妻儿那火很蹊跷,加上后来有人找我调查起火原因,我就更加确定火是人为纵的,我一个开油坊的生意人,也不敢得罪人,谁想要我的命,那就只有原因了,他们需要烧了我的油坊,然后还不能让我发声,以免追查到他们身上,后来我听说,湘城那场大火诱因就是当时我家油坊和另外两家突然着火引起的,我就更加确信这是一个阴谋了……”

        “你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调查案子的人?”

        “我能说吗?”乞丐史老板讪然一笑,说不出的凄凉。

        “为什么不能说,既然上面调查起火原因,你只要把怀疑说出来,自然会有人为你主持公道?”李孚问道。

        “公道,他们都已经认定火是我不小心引起的,我一个疯子的话,又有谁信?”乞丐史老板反问道。

        “呃……”李孚为之语塞。

        “看来你确实受委屈了。”罗耀点了点头,这国民政府要是真让老百姓信任的话,何至于如此?

        “你们两位怎么突然对我这个案子这么感兴趣?”

        “史老板,你的案子背后的水很深,我们是专门过来进行秘密调查的。”罗耀解释道,“我们属于一个特别调查组。”

        “为什么隔了这么久,你们才过来?”

        “一句话,两句话解释不清楚,不过,你能把你调查的结果告诉我们吗?”罗耀询问道。

        “我不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我不能告诉你们。”乞丐史老板警惕的道。

        “这样,你跟我们去一个地方,有人能证明我们的身份,然后你再给我们讲,怎么样?”罗耀道。

        “不行,我不去,我就在这里,你让那个能证明你们身份的人过来。”乞丐史老板坚持道。

        罗耀给了李孚一个眼神。

        “好,我让他去把人叫过来,我们在这里等着,如何?”

        李孚点了点头,站起来跑了出去。

        “电话打到了,一会儿就到。”片刻后,李孚回来了,跟罗耀汇报一声。

        罗耀也没闲着,详细的跟乞丐史老板了解了一下,那场改变他一家子命运的大火发生的经过。

        有些是卷宗上没有体现的,尤其是细节方面,罗耀甚至让乞丐史老板带着他重新走了一下。

        罗耀问的很详细,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就这认真的程度,让乞丐史老板对罗耀的态度也起了一丝变化,不再是那么的冷了,甚至还主动说了一些情况。

        半个小时后。

        一身便装的李海怀从门口走了进来。

        乞丐史老板一见到李海怀,立马脸色就有些变化,很显然他们是认识的,甚至还可能有些不愉快。

        李海怀同样脸色也有些尴尬。

        “史学勤,你没有疯?”李海怀一张嘴,就充满了火药味儿,很显然,他们之前有过交锋。

        “李长官。”史学勤讪讪一声。

        “你这个家伙,真是太会装了,骗得我好苦。”李海怀道。

        “李长官,我也是逼不得已,我要是不这么做,可能早就没命了。”史学勤解释一声道。

        “没命,谁要你的命?”李海怀奇怪的问道。

        “当然是放火烧死史老板妻儿的人了,他们也不想让史老板活下来,自然也有想要将他灭口了。”罗耀道,“他们怕史老板知道一些什么对他们的隐藏不利。”

        “可是,这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你知道什么,应该跟我说,我们难道不能够保护你吗?”

        “你们官官相护,我敢说吗?”

        “你什么意思?”李海怀变了脸色。

        罗耀也猜到了,史学勤应该是知道些什么,不然也不会装疯,甚至李海怀都查到他头上,也坚持装疯卖傻不肯说实话了。

        但是现在,他被人揭露“装疯”的身份了,自然也就没办法装下去了。

        “史老板,现在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罗耀直接向史学勤道。

        “你跟李长官是一伙的,我能相信你吗?”史学勤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的问道。

        李海怀闻言,差点儿鼻子没被气歪了,自己也是看走眼了,居然没有发现这史学勤的“疯癫”是装出来的。

        当然,当时他也没没有往这个方向去向,毕竟史学勤的“发疯”是有可理解的因果关系的。

        “你可以不说,但这对你来说,也许就丧失了一次你为自己妻儿寻找真凶报仇的机会,甚至是唯一的一次。”罗耀说道。

        史学勤嘴角抽了一下,更加显得狰狞,显然他此刻内心在激烈的斗争着,决定是很难下的。

        “我只想对你说。”终于,史学勤开口对罗耀说道。

        罗耀看了李海怀一眼,旋即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