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27章:真相(一)

第427章:真相(一)

        罗耀和李孚第一站来的就是伤兵医院,这里是当初第一个起火点。

        当初燃烧的痕迹虽然还留下一些,但除了位置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

        他们就是过来看一下。

        因为伤兵医院一直都在,一年前的一些军医,护士,还有医院的护工都在。

        重点其实是向这些人了解一下情况。

        罗耀用的是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的身份,虽然这个身份下来查案有些不合规矩,但只要参谋长吴学新的一个电话,院长也不敢不配合。

        当然,保密还是需要的,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身份,只需要院长知道就可以了。

        这院长的下一道命令,这些人知情人自然不敢不配合,这官大一级压死人呀。

        这种重新走访,有没有用,说实话,有时候还真难说,毕竟事情都过去一年了,虽然很多人对那场大火是触目惊心,记忆犹新,但毕竟不能记的那么细致了。

        跟发现起火,和几个救火的当事人了解后,发现跟军统调查的卷宗里面说的都差不多。

        并没有新的东西。

        当时着火的是医院用的包扎的纱布库房,纱布这种医疗物资很短缺,很多情况下都是需要重复利用的,所有,旧纱布都是不舍得扔的。

        清洗消毒再晾晒之后,可以用于伤员的包扎。

        物资紧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纱布重复使用,加上药品短缺,很多受伤的士兵就是因为伤口感染得不到有效治疗被迫戒指甚至丢掉性命的事情那是常见的。

        当时因为保管不严密,这些清洗消毒后晒干的棉纱都是直接收进库房。

        也不知道是怎么起火的,库房就烧了起来。

        棉纱易燃,很快就扩散整个库房,救火根本来不及,当时参与救火的人讲,只能采取阻断措施,将存放棉纱的库房与其他区域隔开,以免火势烧开,殃及整个伤兵医院。

        火是根本救不了的。

        最终库房给烧成了白地,原本就匮乏的医疗物资,就更加短缺了。

        事后调查起火原因,因为库房都烧成了白地,根本找不到有用的线索,只能通过走访的方式询问当时参与救火人。

        查来查去,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很有可能是在伤兵医院养伤的某个伤兵抽烟掉落的烟头复燃引起的。

        但是把在仓库附近抽过烟的伤兵召集过来询问,没有一个人承认。

        当时军统就参与了询问工作,虽然也圈出几个怀疑对象,但是这事儿主要当事人不说,还真没办法得知是谁。

        再者说,这是一桩意外,还是有人故意为之,当时也是没有明确的定论。

        而另外三个起火点才是重点。

        伤兵医院并不是当时安排的“焚城”计划的点火点,而且负责计划的警备第二团不可能不清楚伤兵医院的位置,也不能据此判断,“焚城”的命令提前了。

        关键是另外的三个起火点,才是城内的警备第二团误判的重要原因。

        “焚城”的计划是绝密的,事先肯定不可能让老百姓知道,但是那些用来“焚城”的点火点,想要完全保密就难了。

        因为,点火点事需要准备一些易燃物的,这些动作一般人不会那么敏锐,但如果是日谍就不好说了,他们肯定已经知道一些情况了。

        利用和制造混乱,这也是潜伏特工的重要任务之一。

        用来“焚城”的点火点基本上都是城内非常重要的设施和工厂,这些是不能落入敌手的,那样就成了资敌了,要说将整座城市烧成白地,让数十万百姓无家可归,那可能也不是制定这项计划的人的初衷所在。

        但是这件事最终失控了,也就酿成人间惨剧。

        这些设施和工厂南门外也有几处,布莊,油坊和棺材铺三个点附近都有。

        这就很不寻常了。

        当然,它们都不是计划中的点火点,但是很容易被误判,这才是最关键的。

        一旦误判,那后果就相当严重了,那种混乱的情况下,日军即将杀到湘城城下,执行任务的指挥官定力不足,加上内心的恐惧,就想着早烧玩烧,还不如早一点儿一把火烧掉,然后出城逃命算了。

        多重因素凑到一起,惨剧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这三个起火点是诱因,成功点燃了城内留下执行“焚城”任务的国军官兵的内心的恐惧之火,然后他们又把现实之火点燃了。

        布莊被烧后,老板就破产了,他的全部家当在这个布莊上,还欠了一笔外债。

        老板一气之下,跳河自杀了。

        留下孤儿寡母的,据说把宅子买了还债,后来也不知道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至于那伙计,也没人知道他的情况,只是听说不并不是湘城本地人,外地来的一个落魄年轻人,老板好心收留。

        人也烧死了,还是老板最后给收敛的,不然,连个坟都没有。

        布莊还是烧毁之后的样子,因为烧死过人,被认为是不祥之地,没有人要。

        这到对罗耀的走访是一个不小的帮助,一般情况下,这种案子发生一年了,还保留现场的,几乎不可能。

        不过,这也不是原貌了,毕竟身后做过调查的,收尸和清理必然会对现场有所破话。

        罗耀看过现场拍摄的照片,再与现实中所见一一对应,还是能够在脑海里构建当时那个惨烈的情景的。

        死过人的地方,自然是有些不一样的,哪怕是心里因素,都能让人感觉到不同。

        “大哥,大哥我怎么感觉凉飕飕的?”李孚跟着罗耀一路走进来,从前门一直走到后院。

        “少了人气,自然就这种感觉了,有什么值得奇怪的。”罗耀道,住人的地方,必然是有人气的,也是有温度的,而不住人的地方,肯定是冰冷的,所以,荒山野岭某个废弃房屋内,必然会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一方面是心理因素,还有就是没有人生活过的烟火气的原因。

        布莊的伙计听到有人喊“走水”了,才提着煤油灯,惊慌之下,跑去库房查看,结果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油灯点燃了布匹,连人带整个布莊都烧掉了。

        这是调查卷宗中所记载。

        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伙计都烧死了,怎么知道他是听到有人喊“走水”了,他才跑出来,到时候后面一些列事情发生呢?

        是布莊“走水”,还是其他地方“走水”?

        这就涉及到布莊的火是谁点的根本原因了。

        若是外面“走水”,那么伙计就不会奔自家库房,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如果是“自家”走水,伙计很自然的就会向自己库房跑去,并且想办法救火。

        然后,伙计因为没带眼镜儿,看不清地面上的东西,被绊了一脚,摔了手中的煤油灯……

        表面上这份调查报告没有任何问题,也很合乎逻辑,但是仔细再想一下,里面的问题很大。

        现场勘查拍摄的照片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个结果也许就是有人想让后来的调查者看到的。

        但是他还是百密一疏。

        伙计听到“走水”后,匆忙跑向自家库房,开门,因为没有带眼镜儿,没留意脚下,被小凳子绊倒,然后摔了手中的煤油灯,把布匹给点燃了,自己脑门也磕在架子上晕过去了,把自己也烧死了……

        这些都是可以伪造的,要伪造这样一个现场很容易,情理上也说得通。

        但是,有一点说不通,那就是伙计为什么听到外面有人喊“走水”了,会第一时间跑向自家的库房?

        正常人的反应都是,看到出事儿,才会去查看,自家库房没什么问题,外面“走水”的话,他跑去干什么?

        如果是自家库房“走水”,那外面的人如何见到,如果外人都能看见的话,那如果是为了救火冲进库房,怎么会在库房里留下煤油灯的碎片,还有他死亡时候的身体并不是正常人烧死的形状?

        如果假设,布莊伙计听到外面有人喊“走水”了,他匆忙起来,提着一盏煤油灯跑出来看,不,正常反应,应该是直接冲出来。

        如果是自家库房“走水”,第一反应应该是去取水救火……

        罗耀站在后院中,梳理自己脑海中的一条条线索分析,推断,渐渐的他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真相。

        如果外面当时真的有人喊“走水”了,布莊伙计从睡梦中惊醒,他第一时间抓了放在枕边的眼镜儿,披上一件外套,冲了出去。

        但是当他冲了出来,却发现自家库房内似有动静,于是,他就马上回屋,取了煤油灯出来,前往库房查看。

        然后,绊倒,昏迷,点燃库房中的布匹……

        甚至,他自从一进入库房,就已经身不由己,落入对手的彻底算计之中了。

        只有这样才合理。

        不然,从常理和人性上是说不通的。

        这可能才是布莊起火的真相。

        “走,我们去油坊吧。”罗耀微微睁开眼眸,露出一丝微笑,果然是来现场感受一下,是不一样的,只看卷宗,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发现这些。

        “大哥,你发现什么了?”李孚也跟着看了一圈,不过,他是什么都没发现。

        “等看完所有现场,回去跟你说。”罗耀道。

        “嗯。”李孚也不多问,反正早晚都知道,急啥呢,随后跟上罗耀脚步,疾步从布莊离开。

        第二个起火点,是油坊,老板姓史,开了有二十年了,在南门一带名声不错,许多人都是吃他家的油。

        史老板是被火烧醒之后,一个人冲了出来,而妻儿却没有能够活下来,被大火活活的烧死。

        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安葬妻儿之后,史老板就疯掉了。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散掉了。

        令人惋惜。

        史老板虽然疯了,但并没有离开湘城,可能他是还有什么眷念,他就在南门附近游荡,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疯子乞丐,附近老百姓都知道他的悲惨往事,都愿意给他一口吃的,所以,全靠过去的老街坊的施舍和救济活了下来。

        油坊虽然烧了,后来也没有被重建。这史老板虽然疯掉了,但却似乎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家。

        每天晚上,他还知道回烧毁的油坊睡觉。

        而且就谁在妻儿被烧死的那间卧室。

        这大概就是他活在世上的唯一的执念吧。

        罗耀和李孚来到油坊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史老板本人,他应该还在外面游荡,只有等到晚上的时候才回来。

        调查卷宗上有关油坊起火的原因也是基于史老板自己的问话笔录,那天晚上,史老板是被几个朋友叫去吃饭,喝了不少酒。

        随后,他被朋友送回了家中,他要照看生意,因此,平时都是睡前厢房,不跟妻儿睡在同一个卧室。

        但是据他所言,他虽然酒喝多了,可回来的时候,意识还是清醒的,还能把朋友送走之后,自己再回来关门睡觉。

        他有睡前抽烟的习惯,但是那个晚上他记得自己是没有抽烟的,他自己也不知道烟袋锅子里残存的烟丝还燃烧,因为他被烧醒之后,火势已经很大了,而且事后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因为他自己不小心才把油坊点着了,还烧死了妻儿!

        就是这个结论,才令他内心无比愧疚,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儿,以至于忧思成疾,最终疯掉了。

        但是这个火并非一点儿没有蹊跷之处,他被火烧醒的时候,油坊已经是一片火海了,究竟是他的房间先烧起来,然后火过到妻儿房间,还是根本就是妻儿的房间先着火,然后再烧过来的。

        这先后顺序意味着这场火是意外还是人为。

        当然,当时起火已经很大了,就是史老板本人也无法判断到底这火起的顺序了,而外面的人也无法知晓油坊内的情况。

        如今幸存者已经疯掉了,恐怕也无法还原当时的情景了。

        唯一能够说话的就是史老板妻儿的尸体了,时间报告显示,二人的确是被活活烧死的,她们死的时候是有挣扎和躲避的动作,而且鼻腔内吸入大量的黑灰,确实是为活人烧死的状况。

        但是,当罗耀来到油坊,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情况,史老板妻儿跟史老板住的地方分别是东西厢房,中间就隔着一个会客厅。

        如果火是由史老板房间先烧起来的,那么先着火的史老板都能从大火中冲出来,反倒是后来过火的妻儿却被活活烧死。

        而且史老板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妻儿就在自己隔了一个会客厅,正常人,第一时间都会想要去把妻儿救出来、

        如果史老板不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话,他也不会愧疚而疯掉。

        只有一种情况,他的房间是后来着火的,而他妻儿所在的房间已经整个被烧起来了,他即便想救,也没有办法冲进去救人了。

        他只能一个人冲出来了。

        甚至说,他本来也应该是的,这样一切就死无对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