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26章:医院巧遇

第426章:医院巧遇

        湘城·南门伤兵医院。

        下午,山城战地服务团演出分队在医院的空地搭建了舞台,给在医院养伤的数百名负伤治疗的国军士兵慰问演出。

        一段舞蹈表演结束后,报幕的主持人走上台前,宣布道:“下面请欣赏独唱,歌曲《玫瑰三愿》,表演者:苏颖儿小姐。”

        不一会儿只见一件杏黄色的裙子,头戴一定白色红带子的圆帽子,整个人显得俏皮的苏颖儿踩着欢快的步子登上了舞台。

        玫瑰花呀玫瑰花、烂开在碧栏杆下……

        一张嘴,空灵动听的声音如同情人的倾诉,婉转缠绵,听的舞台下的伤兵们一个个是如痴如醉。

        太好听了,还从来没有听过唱的这么好听的。

        “苏颖儿小姐,再来一首!”

        “苏颖儿小姐,你有男朋友没有?”又更大胆的,直接就大声问了出来。

        “我们营座问你话,你咋不说话呢?”刚才大胆开口表达爱慕之意的是一个少校营长,他身边的手下士兵自然跟着一起起哄。

        “害臊了,哈哈哈……”

        嘘声,口哨声响起!

        面对这样的调戏,苏颖儿显然是没有遭遇过,站在台上一张脸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似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苏颖儿刚走红没多久,就被一腔热血所驱使,报名参加了战地服务团,前来前线慰问。

        虽然她也有一定的舞台表演经验,可是他在山城的时候,面对的都是彬彬有礼的达官贵人,再不就是素质相当高的市民。

        但是这种低层士兵她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人的粗鄙,甚至污言秽语,令她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说话呀……”

        地下的哄笑声不断传来,台上的苏颖儿涨红了脸不知所措,却没有一个人上去帮她。

        似乎表演队内,也没有出面,他们就任由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简陋的舞台上,承受下面这些人的调戏和轻佻的目光。

        尴尬,屈辱……

        “干什么,你们还是党国的军人吗,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孩子?”就在这时候,终于有人出面了。

        一个三十多岁,身穿中山装的年轻男子越众走上了舞台,冲着台下的伤兵们厉声喝问一声。

        “你谁呀,凭什么管我们的事情?”

        “鄙人湘城警备司令部第五科科长李海怀!”李海怀冷冷的一声,回答道。

        “李海怀,没听说过……”

        “兄弟,慎言,这可是李阎王。”旁边有人马上提醒那位口出狂言的兄弟。

        “他就是李阎王?”说话之人吓了一跳,李阎王在湘城那可是大人物。

        虽然他的官职不高,只是个科长,可他这个科长那是握有实权的,而且还有直接抓人不经过警察局的权力。

        “苏颖儿小姐,抱歉,让你受惊了,我们这些人都是些武夫,不太懂什么怜香惜玉,说什么都是直来直去的,我刚才在下面听你唱歌了,很好听,我也想能在听你再唱一首,不知道能不能满足我和下面这些弟兄们的愿望?”李海怀转过身来,以一个温和的语气对苏颖儿问道。

        “好,好的,你想听什么?”苏颖儿紧张的鼻管冒汗,说话也有些结巴了。

        “随便,你会唱什么,最拿手的是什么,都可以。”李海怀道,他知道,若是直接凭借自己的权力让苏颖儿回后台,台下的这些伤兵们,肯定心里会不满,所以,他才会用商量的语气请苏颖儿再唱一首歌。

        这样台下这些伤兵们也无话可说了。

        “那我就唱一首《茉莉花》吧。”苏颖儿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来慰问演出,自然是准备了好几首曲目,还是精挑细选的,在这种场合唱《夜上海》那种软绵绵的靡靡之音也不合适。

        “好一朵茉莉花……”

        这是一首传唱很广的民谣,很动听,在苏颖儿那空灵的嗓音演绎之下,更有一种剔透之感。

        台下众人无不听的如痴如醉,尤其是李海怀,他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

        面对这样的声音,也不禁露出一丝沉迷之色,望着台上这个充满年轻活力的女子。

        他怦然心中一动。

        如果,能将这样的女子娶回家,让她为自己一个人歌唱,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这个念头在心里一生,就如野草一般疯狂的生长开来,朝着不可遏制的方向发展。

        苏颖儿唱完这一曲,鞠躬致谢后,直接转身回后台了,没有人再起哄了。

        要是再找麻烦,李海怀就有理由惩治他们了,人家毕竟是过来给你慰问演出的,又不是来满足你的。

        后台。

        苏颖儿一下来,演出队的其他人都很尴尬,刚才苏颖儿在台上的窘态,他们又不是没听见,都没有一个人上去帮忙。

        有些人明哲保身,经历多了,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不愿意帮忙。

        有些的则纯粹的想要看苏颖儿的笑话,别看这个小小慰问演出队,竞争也是无处不在的。

        其实慰问演出的机会很难得,虽然有那么一点儿危险和辛苦,可相对能够迅速成名的诱惑,是很多人挡不住的,尤其还有一份不错的资历。

        所以,能参加这次战地服务团的慰问演出队,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苏颖儿若没有一点儿小名气,估计还真没这个机会。

        “颖儿,你没事吧?”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他叫刘伟明,是跟苏颖儿一起参加的慰问演出队,不过他在队里做的是服化工作,偶尔也有登台演出的机会,但主角肯定轮不上的。

        但队里都知道,他跟苏颖儿关系很好,至于两人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苏颖儿从来没有承认过。

        大家猜测,这应该就是刘伟明的一厢情愿罢了。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刘伟明跟苏颖儿的差距太大了,她们即便能走到一起,最终也难长久。

        苏颖儿已经小有名气了,待她拍的新电影上映,一旦红了,那身价更是暴涨,到时候,刘伟明跟她的差距就更大了。

        而到那个时候,苏颖儿必然会入那些大人物的眼,要是被谁看上了,还有刘伟明什么事儿?

        现实就是这样,穷书生跟富家小姐的爱情故事只存在于话本小说里。

        “我没事,幸好有人替我解围。”苏颖儿想起刚才在台上的无助就觉得后怕,真要是出丑了,对自己的演艺事业那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甚至会成为她今后的一个不小的污点。

        “没事就好,我刚才在给乔姐化妆,实在是走不开……”刘伟明解释道。

        “我知道了。”苏颖儿点了点头,反应很冷淡。

        刘伟明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他喜欢苏颖儿,那谁都能看出来。

        可苏颖儿对他只是保持朋友关系,甚至还有些若即若离,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颖儿小姐……”后台一般是不允许外人进的,毕竟有女演员,有外人进来,必然会引发误会。

        但是那只是对一般人而言,而李海怀不在此列,谁敢阻拦一个拥有湘城地下绝对势力的人?

        “这位先生你好。”见到李海怀,苏颖儿不由的脸颊一红,神情有些局促。

        “颖儿小姐客气了,鄙人李海怀,在湘城警备司令部谋了一份差事。”李海怀微微一笑,自我解释道。

        “李先生好。”

        “颖儿小姐歌唱的真好听,嗓音清澈如水,刚才在台下,我都听的入迷了。”李海怀称赞道。

        “李先生谬赞了。”

        “颖儿小姐在湘城若是遇到什么难处,或者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李某在湘城还是有些关系的。”李海怀递给苏颖儿一张小纸片,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

        “谢谢李先生。”苏颖儿没有拒绝,直接收了下里。

        “嗯,不打扰你们后面的演出了,先告辞。”李海怀很礼貌的直接就退出了后台。

        ……

        后台出来。

        “站长,您看上这个小明星了?”李海怀的心腹副官悄声的问道。

        李海怀瞪了副官一眼,没说话。

        副官嘿嘿一笑,心领神会,长官没有反驳,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非要长官把心里话说出来吗?

        那要他这个心腹副官干什么?

        “不要动用蛮力,也不要给颖儿小姐施压。”李海怀淡淡的一声。

        对于这个小明星,李海怀觉得自己完全能有个人魅力将其折服,然后收归房中。

        这个过程才是一种享受。

        “站长,您看,那是不是秦组长?”副官突然“咦”一声指着前面两个身影说道。

        李海怀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怎么不是罗耀和李孚,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一共三个人,在伤兵医院的后院的某处查看。

        “站长,我们过去打一声招呼吧?”

        “嗯,过去吧。”李海怀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其实按照工作纪律,他这个时候是不应该去跟罗耀打招呼的,但是,如果为了那个计划。

        这个招呼就必须要去打了。

        既要保密的同时,又要让藏在湘城的日谍看到,那么曝光就要有技巧了,不能让对方缠身怀疑。

        偶然的这种相遇,是最好的方式,而且这种事先并没有商议过的最好。

        罗耀和李孚是过来查看一年前那场大火的最初的第一把火,伤兵医院的起火点。

        其实也是借个机会,出来转一圈,露个面,至于潜伏在湘城的日谍能否关注到,那就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这一切只能靠猜测了。

        毕竟,他们才来湘城多久,对湘城内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悉,但南门附近。

        这是个十分值得关注的点。

        不管是伤兵医院的第一把火,还是后来突然烧起来的三把火都在南门。

        这绝不是巧合。

        在那样的情况下,能做到这一点的,起码可以推定一个情况,这个潜伏湘城的日谍的生活范围就在南门附近三公里以内。

        只有这样他才能做到在三处起火点同时放火,而且他并不一定是一个人。

        但是会不会是李海怀追踪的“虺”小组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罗耀也没想到会在伤兵医院碰到李海怀,他来伤兵医院可没有通知他。

        难道是阳兆杰?

        他们是夫妻,暗中给他通风报信,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他们出来的时候只是交代了陈泽蓉和易学忠,虽然没有要求她们保密,想来,他们也应该会把他们的行踪随意泄露。

        易学忠也是有可能的,他们虽然是同学关系,可李海怀毕竟是他的顶头上司,有些话不敢不听。

        罗耀一瞬间脑海里闪过好几个念头,不过,以李海怀的专业素养。

        如果真的是阳兆杰或者易学忠跟他说了,那他也不应该过来见自己的。

        这太不符合一个特工的行为规范了,他又不是新人,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么只有一个原因,他是故意的。

        “秦组,你们咱们来了?”李海怀直接上去招呼一声,表现的很熟络。

        “海怀兄,你这是?”

        “我来伤兵医院处理一点儿事情,刚好一出来,就碰见你们了。”李海怀解释道。

        “哦,是这样,我跟程颂在家闲着没事,出来走走。”罗耀解释道,“顺便看一下去年那几处蹊跷的着火点。”

        “这个案子过去快一年了,也就是你秦组长过来了,才把它捡起来,上头估计早就忘了。”李海怀道,当初他也是花了力气查了一个多月,没什么有用的线索,除了怀疑,啥都没有,只能当做悬案,束之高阁了。

        再者说,责任人都枪毙了,上头还有谁关心呢?

        要不是他在追踪“虺”小组,还时不时的拿出来翻一下,估计都被人遗忘了。

        “海怀兄,这个‘虺’的对外联络方式掌握了吗?”罗耀直接问道。

        “我们猜测是电台,但是我们没有监听到的可疑信号中没有发现跟他有关的。”李海怀道。

        “能提供你们监听的湘城地区可疑信号的相关资料吗?”

        “当然可以,这个,秦组长你直接找阳编审索要就是了,她那边就有详细的资料。”李海怀点了点头。

        “谢谢海怀兄。”

        “秦组长客气了,你们是继续查看,还是回去?”李海怀询问道。

        “我们才刚到,还想去剩下的三个起火点看看。”罗耀道,“估计还要一会儿再回去。”

        “好,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李海怀不做任何停留,直接就带着副官离去了。

        “老虎,去打听一下,李海怀跑伤兵医院来做什么的。”罗耀扭头吩咐杨帆一声。

        “是。”

        “大哥,你怀疑李海怀?”

        “虽然我们跟他有一段师生情谊,但人心隔肚皮,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一些。”罗耀解释道。

        李孚道:“大哥做事还是太谨慎了。”

        “现在危机四伏,我们若是出一丁点儿的差错,那不仅是我们几个有危险,霍恬他们都可能遭殃。”罗耀严肃的道。

        “是,大哥,我错了。”李孚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