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24章:难民

第424章:难民

        咸宁。

        日本学习中国文化,也过中秋节。

        晚上,冈村宁次特地沐浴后,换上一套干净的和服,邀请自己的参谋长和军部的高级参谋们一起共进晚餐。

        像他这种高级军官自然是不愁吃的,而且还是从日本空运过来的食物,新鲜的鱼籽和生鱼片。

        月饼到不是,是咸宁当地的一家店根据他的口味制作的,小笠原副官替他尝了一下,很满意。

        举杯,面向东北方向,遥祝天皇,然后再祝愿大日本帝国武运长久。

        战事紧张,倒也不敢放肆饮酒,晚餐吃到一半儿,副官小笠原少佐急匆匆而来。

        在岗村宁次耳边耳语数句,他微微露出一丝惊讶,旋即宣布会餐结束。

        显然有要事。

        司令部后院,一个披着黑色裹头风衣的男子,在小笠原的引领之下,低着头走了过来。

        私人的会客厅内,冈村宁次端坐在榻榻米上,枯瘦的双臂支撑在矮几之上。

        推拉门被拉开,黑风衣男子来到门口,将帽子掀开,风衣脱险,交给跟随在身后的小笠原少佐。

        “请。”

        “近藤君,你怎么来了?”冈村宁次首先开口问了一声,来人赫然就是近藤敬一。

        “司令官阁下,我不得不来。”近藤敬一快步迈进了小客厅,走到榻榻边上。

        “请坐。”

        “哈伊!”

        近藤敬一点头一声,走到冈村宁次对面跪坐了下来,这是一种礼仪,尤其面对上级的时候。

        “我有一个对手他现在就在湘城,所以我来了。”近藤敬一解释道。

        “哦,是何人?”

        “他叫罗耀,军统内部代号:谛听。”

        “谛听,地藏王菩萨身边的那只神兽,能够探查三界和听得见人心?”冈村宁次有些惊讶道。

        “司令官阁下您想必已经领教过他的厉害了。”近藤敬一道,“本月23日夜,我上村支队青田打队内夜袭华军阴隆山阵地,几乎全覆没,就是他领导的一支特别小组破译了我军的通讯密电,知晓了全部进攻计划,才令我们的夜袭失败,甚至一头扎进了他们早已预设的埋伏圈中。”

        “如此一开,你竟已早知这一切,为何不提前告知呢?”冈村宁次不动声色,其实已经动怒了。

        “在下也是事后才接到相关情报,但为时已晚。”

        冈村宁次点了点头,他已经接到近藤敬一给他发的密电,确实提醒晚了,不过,也算及时,后面的作战计划和命令就没有再出现过“阴隆山”的情况。

        这说明己方的通讯密电确实被中国军队截获并且破译了,但是日军内部还是有人不信的,他们压根儿也不觉得中国人又能力破解他们的通讯密电码。

        但冈村宁次相信你,一个民族能够屹立数千年不倒,而且文明一直延续至今,那绝对是有他特殊之处的。

        日本也是学了千年的中国,直到近代,学习西方的科学和工业化,才有了超越的可能。

        如果中国也能学习西方,改良社会,崇尚科学,推动工业化,可能日本根本就不敢生出吞并中国的野心。

        “司令官阁下,这个人对大日本帝国威胁巨大,虽然我们现在更换了密电码,但是只要他存在,我们的密电码就可能被破译,所以除掉他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近藤敬一郑重的说道。

        “你确定我们的密电码是他一个人破译的?”

        “这……”

        “应该不是一个人,是他领导的一个团队。”近藤敬一道,“他是这个团队的灵魂人物,除掉他,这个团队就散了。”

        “你需要我怎么做?”

        “请司令官阁下在前线开一个口子,让我人混入难民中前往湘城,我在那边已经做了相应的安排,我的一个情报组可以配合他们将其和他这一次带来的团队全部斩首!”近藤敬一郑重的躬身请求道。

        “你的情报可靠吗,不会是让你的手下去送死?”冈村宁次对这样的一个行动其实并不看好。

        湘城现在是人家重兵驻扎之地,就凭一支小分队渗透进入,还要对重要任务发动袭击,只怕是有去无回。

        这种打法,冈村宁次并不太喜欢。

        现在每一个帝国武士都是宝贵的战力,损失一个,那需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培养一个,何况人不是地里的草,能一茬儿一茬儿的收割。

        “司令官阁下,我有把握,何况这一次的牺牲是绝对值得的。”近藤敬一说道。

        “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本司令官也不好硬拦着,你需要的配合,我会让小笠原副官协助你。”冈村宁次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近藤敬一的计划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成功了,固然很好,失败了,也不伤自己的人。

        他实在是找不到理由去反对他这个计划。

        “多谢司令官阁下,我的人已经带来了,他们是都是帝国最精锐和忠贞的武士。”近藤敬一站起来深深一鞠躬道。

        “你怎么能保证他们混在难民中不会被人发现?”

        “他们都受过严格的训练,并且能够混杂在中国人中生活过一段时间不被周围的人发现,才算是合格,否则,在下也不敢有如此保证他们能完成这样一个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近藤敬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近藤君也是一位有心人,难怪东京方面对你赞誉有加。”岗村宁次点了点头道。

        “司令官阁下谬赞了,在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帝国能够成为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宰!”近藤敬一狂热的说道。

        冈村宁次微微有些皱眉,身为军人,最需要的是冷静的头脑和客观的分析,像近藤这样的狂热分子,在军中是越来越多了,这是双刃剑,这些人在开疆拓土上绝对是非常好用,但是在另一方面,他们的狂热会失去理智,从而认不清事实,最终导致失败。

        最怕的就是前线出现这样狂热激进的将领,那有时候就是一场灾难。

        “近藤君,需要协助的话,尽快开口。”冈村宁次对近藤敬一的计划再一次拉低了评估,原先还觉得他们有有一丝成功的可能,而现在,他很不看好。

        既然拦不住,那就只能随它去。

        “哈伊!”

        “小笠原,招呼好近藤君,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来过我这里。”冈村宁次一招手,将小笠原复原叫到跟前吩咐一声。

        “哈伊。”

        ……

        28日清晨。

        “秦组,家里来电,说一切照计划行事。”陈泽蓉(孙茜)汇报道。

        “知道了,回电宫副站长,放长线,不要急,等我的命令再收网。”罗耀低头喝着小米粥,吩咐道。

        “是。”

        “大哥,你这是打的什么哑谜,我怎么听不明白?”李孚听糊涂了。

        “以后就知道了,你还是研究一下冈村宁次的战术吧,一会儿,我们接续推演。”罗耀笑道。

        “这一次你来扮演冈村宁次,我要当薛长官。”李孚不服气的道,“每次都是你赢,忒没劲。”

        “哈哈,好,这一次你来扮演薛长官,我来扮演冈村宁次。”罗耀哈哈一笑。

        “第15集团军接到撤退命令后,已经在昨夜撤退至汨罗与上杉市之间,构筑防御阵地……”

        “日军第六师团全面突破新墙河防线后,兵分两路,分别沿着粤汉铁路和公路南下追击第15集团军,日军奈良支队前锋已经兵至长乐街……”

        “薛长官下令第15集团军至少在汨罗和新市坚守至10月2日……”

        ……

        新市,东西和南北两条公路的交汇点,汨罗江在这里南北宽大概六百米左右,一条能过汽车的军用浮桥连接南北公路,上岸不多远就是新市镇。

        公路从镇西通过,往南就是湘城了。

        可以说,一旦过了新市,就能一马平川的冲到湘城城下了,新市的位置至关重要,决不能落入敌手。

        驻守浮桥阵地的是37军60师的一个营。

        营长正在工事外面往浮桥方向张望。

        身后,中午,阵地上士兵们正准备吃饭,饭是直接送到战壕里的,后撤的大部队已经通过浮桥了,后面还有一些零星的小股打散的部队以及跟着国军一起南撤的难民。

        接到命令,下午可能又会战斗,因为日军很有可能会尾随撤退的部队发起进攻。

        不能掉以轻心。

        等部队撤往了,浮桥是要第一时间撤掉的,不能留给日军使用。

        他们的舟桥部队前几天让95师给端掉了,想迅速渡河,难了。

        一口吐沫砸在地上。

        杨营长骂了一声,准备翻身回去吃饭,他也饿了,不吃饭,怎么打仗?

        突然看到两辆收容车从浮桥那头晃晃悠悠的开了来,车上装的都是掉队的国军伤兵,前后还有身穿老百姓衣服的难民,拖儿携女的,队伍还挺长的。

        这两日他们守在这个桥头阵地,见到这样的场景多了,日军湘北地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老百姓只能逼着拖家带口往国军控制区内逃难。

        “别为难这些老乡,他们也不容易。”杨营长跟手下的士兵招呼一声。

        “放心吧,营长。”

        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要不是日寇侵略中国,这些士兵当中许多人也应该是拿着锄头的农民,现在被迫拿起了枪,与侵略者斗争。

        不久之前,他们都是一样的人。

        至于那些国军伤兵,虽然不认识,但是战场上的袍泽,自然更不会为难了。

        因为从刚才那些远去的伤兵口中得知,日军前锋,距离浮桥也就不到二三十华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