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20章:“虺”小组

第420章:“虺”小组

        玉楼东的地道湘菜,确实好吃,难怪会成为湘城本地“名楼”之一,达官贵人们宴请宾朋的首选之地。

        李海怀对这里的菜肴如数家珍,很显然,他对这里十分的熟悉,就算不是常客,起码也是来过多次的。

        李海怀额的生活奢靡他管不着,他又不是军统的督察,有问题,戴雨农自然回派人下来查。

        何况李海怀地位远在他之上,人家很早就是少将。

        军统湘城站是大站,站长自然也就高配了,李海怀可是黄埔六期毕业生,资历相当老了。

        便是戴雨农某些时候也拿他没办法。

        黄埔出身的,只要人缘儿混的不是太差的,那现在在军界都是中流砥柱,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实在抹不过去了,这种人根本不会有什么事儿。

        罗耀虽然是特训班学员,资历不如李海怀,可他好歹也是震旦大学的高材生,而且过去也在国民政府内干过。

        如今在军统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若是外放的话,湘城站这样大站站长可能做不到,做一个专员之类的,那是毫无问题的。

        湘城站的副站长那也不过是上校,而他也是上校。

        李海怀放低姿态与他结交,这也是说的过去的。至于他跟李海怀交往也不怕戴雨农知道,因为来之前,他就被戴雨农叫过去面授机宜了。

        何况,他对李海怀来说只是匆匆过客,不可能待在湘城很久的,双方基本上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相反,还是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

        所以,相处融洽一点儿都不意外。

        “海怀大哥,湘城是你的地盘儿,我来的时候,六哥就跟我说了,一定要来拜见你这个地主,可是呢,我这一来就投入紧张的工作,实在无法分身,所以到现在才约你出来,本想这顿小弟我做东的,算是赔罪的……”

        “哎,罗老弟说哪里话了,你是四哥的学生,又是沈老六的好兄弟,那就是我的好兄弟,自家人,家里人来了,怎么让你掏钱请吃饭,这不是打我脸嘛!”李海怀哈哈一声,露出一丝不悦的表情。

        “那小弟我就不客气了。”

        “自家人,客气啥,我听说四哥工作有些不顺心?”李海怀悄悄的打听起余杰的消息来。

        军统内,向李海怀这样资历深的人,都有一张关系网,他们都很清楚,自己在军统内,想要更进一步那是非常难了,他们谁都比不过戴雨农受老头子的恩宠。

        可是他们想要脱离又非常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从当初加入复兴社开始,这个组织就告诉你,进来可以,退出去没门。

        这就是“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所以,在军统内,只要有点儿野心露出来,那都是会被戴雨农打压的,罗耀这些新人到没什么,还在上升期。

        到了他们这个位置,就是在各个位置上来回的倒腾了,以防止他们在某一个位置上做大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罗耀要不是两世的记忆和经验,他也未必能听得出来此刻李海怀内心的活动。

        成长是需要经历的。

        “还好,老师本来心脏就不好,现在的工作不用那么劳心劳力,上个月给我来信说还胖了好几斤呢,正在兴姐的督促下锻炼减肥呢。”罗耀道。

        “是吗,他倒是逍遥自乐了,我们这些人可就苦喽。”李海怀不禁砸吧一下嘴,感叹一声。

        “老师不知道我来湘城,毕竟我这次任务是机密,山城潜伏的日谍不少,若是让他们知道了,那就不妙了。”

        “倒也是,其实湘城也不太平,自从冈村宁次那老鬼子要对湘城用兵,这湘城内就冒出了不少牛鬼蛇神,人是抓了不少,真正有价值的却不多。”李海怀说道。

        “日军这一次发起湘赣作战的目的并不是要占领湘城,而是为了吃掉九战区的有生力量,达到以战逼和的目的,所以,除非是兵临湘城城下,否则,那些潜伏的日谍汉奸现在你让他动,他们也不会动的。”罗耀道。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日谍想要向军中渗透,除了收买和威胁之外,别无他法,但这种也是最容易露馅儿的。

        除非是早就有布局,或者过去的漏网棋子并没有被发现。

        “你分析的有道理,我这个站长现在也只能是做一下维护治安的工作了。”李海怀讪讪一笑。

        “海怀大哥,‘虺’这个代号你听说过吗?”

        李海怀一个激灵,眼神猛然严肃起来:“老弟,你是从哪儿听说这个代号的?”

        “我有我的情报来源。”罗耀微微一笑,他当初在山城的布置现在渐渐的显露出它的作用了。

        “你从总局过来,我也就不问了。”李海怀小声道,“这个‘虺’我也不知道是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湘城的,他是日军情报部门在湘城的最高负责人,我们从发现他的存在,就开始给他建档,但是到目前为止,有关他的资料还是非常少。”

        “海怀大哥想不想把这个‘虺’给他挖出来?”

        “想,当然想,我做梦都想。”

        “眼下就有一个机会,或许能将这个‘虺’给引诱出来。”罗耀说道。

        “哦?”

        “海怀兄,阴隆山大捷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一次整建制歼灭日军一个大队,这可是难得大胜仗,这一仗打下来,湘城军民的士气高涨,人心稳定。”

        “告诉海怀兄一个秘密,这一仗如果不是我们提前截获日军密电,并且破译了他们的企图夜袭的作战计划,并及时的部署口袋阵,诱使日军全部进入伏击阵地,只怕是输的人是我们。”

        “啊,这是真的?”李海怀大吃一惊。

        “若非这样,以你对国军的了解,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能轻松取得这样的成绩吗?”罗耀反问道。

        “倒也是,不过战报上怎么没有提及?”

        “此等机密,若是让日人知晓了,岂不是等于让日人有所警惕?”罗耀道。

        “对,对,你瞧我,这个弯子一时间没转过来,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保密了,站报上故意把你们的功劳隐去,除了保密之外,还有保护你们的意思吧?”李海怀频频点头说道。

        “但是根据我们对日军这几日的密电通讯监听和破译,他们可能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密电码泄密了,所以,已经更换了密电码,但是原来的密电码还在使用,只是用来传输一些不重要的讯息,当然也是为了迷惑我们。”罗耀解释道。

        “咱们军统的密电码破译水平已经这么高了吗?”李海怀听完罗耀的叙说后,惊的真是无以复加。

        他不在局本部,自然很多事情不可能知道,谁知道下面会不会因为疏漏而泄密,所以,有关密电码破译的进展问题,在军统内部也是严格保密的,就是在局本部,也只有少数知情.人知道进度。

        “密检所已经成为过去式了。”说到这里,罗耀不无得意的一声,不是为了显摆,而是让李海怀了解一下自己的实力。

        “厉害!”

        “如果在山城,他们这是阴沟里的老鼠,除了绑架和暗杀之类的小动作,想要对付我密译室,难度如同登天,可如果是在湘城的话,如果海怀兄是日军情报部门的负责人,你会如何选择?”

        “不惜一切代价把你们留在湘城!”李海怀眉头一皱,旋即说道。

        “没错,海怀兄,我想以自身作饵,来一个引蛇出洞,你觉得怎么样?”罗耀说出自己的想法道。

        “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

        “若是害怕危险,我就不会来湘城了,再者说,这样一个机会,很难得。”罗耀解释道,“我也想验证一些猜测。”

        “你是想确定日本人是否已经知晓咱们已经破译了他们的密电码?”李海怀到底是自资深的军统,脑筋一转,马上就明白罗耀的想法了。

        “是的,按理说,我们破译日军密电码属于高度机密,日军靠猜测是不可能确定的,如果他们认定是我们破译了他们的密电码,那就一定有情报来源,说明我们内部有人泄密!”罗耀道,“我要查到这个泄密源,将他彻底堵住,不然的话,后面会有源源不断的机密情报被日军知晓。”

        “有怀疑的方向吗?”

        罗耀微微一笑,没有开口。

        “我知道,我不问,呵呵,你需要什么配合,湘城站全力配合。”李海怀一看就明白了,马上道。

        “我需要一栋房子,隐秘一些,最好是靠近岳麓山,还有一些电台设备……”罗耀缓缓说道,他可以用“自己”作为诱饵,但是可不敢拿“蒙恬”等人做赌注。

        “明白,什么时候要?”

        “最好是马上就有,还要做出一副早就进驻其中的样子。”罗耀说道。

        “好。”李海怀一口答应下来,这件事对他来说没有坏处,要是真做成了,那也是功劳一件。

        “海怀兄,融园4号楼外的那些是你手下的人吗?”罗耀问道。

        “呵呵,那是例行公事。”李海怀讪讪一笑,“任何来湘城的人,都在我们监控范围,你们虽然是以战地服务团的身份来的,但毕竟也是外来者,这是必要的,老弟若是不喜,我可以命令他们撤走。”

        “如果是例行公事那就无妨。”罗耀点了点头,“你要是把人撤了,倒显得此地无银了。”

        “倒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