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16章:可一不可再

第416章:可一不可再

        “虽然我们是做密电码破译的,只要破译了电文,剩下的事情交给指挥官去判断,但是作为一个军人,不能只想着做好本职工作就行,我们还要积极思考,分析,为上峰提供建议,这样才能体现我们‘X’小组的价值。”

        “秦组说得对,破译密电码只是最基本的工作,而真正的工作是分析破译密电码背后的内容。”霍恬(吴琰)附和一声,“尤其是我们这些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思考问题的角度和高度也要不一样。”

        “秦组长,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们似乎没办法解决问题吧?”林邦固(凌安)一摊手说道。

        “那我们就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大家集思广益,想到什么说什么?”罗耀点了点头,他承认,某种程度上林邦固说的没错。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X”小组确实帮不上忙,甚至连出力都做不到,就算马上投入研译之中。

        等到把密电码破译出来,可能战争早就已经打完了。

        这是一个客观事实。

        当然,也不一定,如果日军更换的密电码换汤不换药的话,那或许是能够在短时间内破译的。

        因为掌握了破译方法,只要沿着这个思路走,肯定能走得通的。

        “如果日军只是怀疑我们破译了他们的密电码,那问题还不是太严重,至少我们还没有暴露。”李孚(程颂)分析道,“可如果日军确定知晓我们已经破译了他们的通讯密电码,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众人闻言,皆是神情一凛然。

        国军能够破译日军密电码,这在国府内部绝对属于最高机密,知晓的人那应该是绝对能信得过的。

        这都泄密的话,就有些可怕了,而且在这之前,并没有泄露,恰好在日军吃了败仗之后泄露。

        这说明什么,日军很有可能在国府高层有情报关系。

        但是罗耀不相信这个,国府确实被日本间谍渗透的跟筛糠子,但那是在之前,现在,国军的防谍和反谍工作做的十分细致了,尤其是高层防谍,日人想要渗透进来,那是相当困难的。

        除非这个间谍隐藏的太深了。

        但若是这样的间谍,他图什么,如果是中国人,那他就是其罪当诛,若是日本人,怎么可能逃过审查?

        问题还没出现,他当然不希望出现这种最坏的情况了。

        但他必须为出现这种最坏的情况做打算。

        ……

        营田镇方向,难得的平静期,上午,上村支队发起了数次攻击,攻击规模比较小,应该是试探性质的。

        火力侦查。

        日军也知道,对手的援兵上来了,现在除了武器方面的优势之外,其他方面他们并不占优势。

        上村干男亲自登岸,视察阵地。

        这么大的损失,足有成为他军事生涯你最大的一个污点,他必须要在把这个污点在这边洗刷掉。

        白天的进攻,就是试探,就是为了火力侦查。

        这就是做给对面的中国守军看的。

        他也意识到作战计划泄露了,不然自己整整一个大队怎么就一头扎进对手的口袋阵中,所以,他并没有责怪青田砉,而是勉励了几句。

        这令青田砉羞愧难当,发誓效忠上村干男,愿意为他赴汤蹈火。

        上村干男这种迷惑行为,不但让他自己部下赶到不解,就连对面的95师师长洛奇也觉得奇怪。

        吃了这么大的亏,对上村来说,战力尚存,天亮后应该会马上发动反击报复的,95师两个团和增援的部队都已经严阵以待了,结果就这么不痛不痒的来了几下,就下去了?

        肯定有阴谋。

        事有反常即为妖。

        洛奇想不明白。

        坐在岳麓山战区指挥室内的薛伯陵也有些不明白,上村干男这种迷惑的行为究竟是因为一场战败而士气低迷失去了信心,还是有更大的算计呢?

        薛伯陵希望是前面一种,但军人的直觉告诉他,绝对不是,现阶段,除了电令第95师提高警惕之外,还真是什么招都没有。

        “薛长官。”

        “学新回来了,谈的怎么样?”薛伯陵回头,看到吴学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问道。

        “还不错。”

        “这小子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吧?”薛伯陵问道。

        吴学新摇了摇头,嘿嘿一笑:“这你就料错了,人家一个要求都没提。”

        “哦?”

        “这个秦鸣跟那个李人士还是有区别的。”吴学新说道。

        “倒也是,李人士这个人能力有,就是私生活一点儿太不检点了。”薛伯陵看到吴学新手上还拎着东西,奇怪的问道,“我让你送东西过去,你还拎了东西回来了?”

        “哦,这是秦组长托我给你带的鸭子。”吴学新忙道,“他说,你请他吃了一顿午饭,他回请你的话,你肯定忙,没时间,就让我给你带回来一只鸭子,就算是回礼了。”

        “哈哈哈……”薛伯陵听了大笑,“这个秦鸣,倒也是个妙人,还从未有人给我送过鸭子呢,熟的?”

        “当然,生的,我早就拿给厨房了。”

        “正好我还没吃饭,一起尝尝?”

        “我早就吃过了,这只是给你的。”吴学新嘿嘿一笑,把油纸抱着的盐水鸭放在了桌子上,“你慢慢吃,要是喜欢吃,我让他再给你送。”

        “嗯。”薛伯陵大笑,示意副官拿下去切好了送来,然后将吴学新招到沙盘前,目光所及,投到了营田的位置。

        “薛长官是在担心营田方向的日军?”吴学新马上领悟薛伯陵的心中担忧。

        “是呀,这个上村干男也不知道做什么,从上午到这会儿都没有组织一次像样的攻击,实在是让人费解。”薛伯陵道。

        “也许是在调整战术呢,毕竟刚吃过一次败仗,日军一时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打了。”吴学新道。

        “这话外行人听了或许还觉得有些道理,日军战力未损,又有飞机和重火力配合,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会因为一次失败而失去进攻的锐气,你信吗?”薛伯陵反问道。

        吴学新摇了摇头,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跟日军作战,这样的失利,对他们影响并不会太大,相反还会激发日军的凶性,在接下来的进攻会更加凶狠。

        要说败一仗就蔫了,不可能,何况最终的胜败还没分呢,上村支队八千人,至今伤亡也不过一千多人。

        远没到丧失战斗力的阶段。

        一次进攻受挫而已。

        “上村干男这是要憋出一个什么坏呀!”

        “这还真不好说,秦鸣那边有什么最新消息吗?”薛伯陵询问道。

        “他们今天需要接入电厂专线,停电半日,只能让‘山城’那边帮忙负担一下工作,效率有限,应该没什么特别的情况,否则早就跟我说了。“吴学新说道。

        “营田守不住,就只能放弃了,给雨东兄发电报,让他做好全面后撤的准备。”薛伯陵说道。

        “这么快就放弃新墙河阵地,会不会太早了?”

        “冈村宁次就希望现在将我们拖在新墙河一线,一旦我们现在后撤,他的战略目标就达成不了了……”

        “你在担心他会果断放弃这次可以攻占湘城的机会?”

        “冈村宁次这个人果断,狡猾,一旦发现事不可为,是会果断撤军的。”薛伯陵说道。

        “撤军,他愿意,他手下那些狂热的将军们愿意吗?”

        “所以嘛,得让他手下这些将军们尝到甜头才行,不然,他们怎么敢违抗上命呢?”薛伯陵道。

        “营田本来是可以成为破局之点,但是现在这个点暂时破不了,如果你是冈村宁次,你会怎么做?”

        “我会另外选一个点突破。”吴学新脱口而出。

        “没错,就是重新选一个点突破。”薛伯陵盯着挂在墙壁上作战地图说道,“学新,你来分析一下,看冈村宁次会选哪个点?”

        “薛长官这是考我呢。”吴学新嘿嘿一笑,走到地图前,将最新的态势图看了一下,然后说道,“赣北又有罗总指挥坐镇,日军想要突破,短时间内很难,想必冈村宁次也是知道的,新墙河正面战场,眼下也在胶着状态,日军正在强攻新墙河,突破的几率不好说,目前来看,再守一两日问题不大。”

        吴学新将目光从新墙河方向挪开,缓缓的向东北角幕阜山方向。

        “怎么不说话了?”薛伯陵看吴学新突然停下来了,忍不住问道。

        “薛长官,以冈村宁次最喜欢用的战术,一定是迂回包抄,幕阜山虽然山林茂密,是我们防守的天然屏障,但是如果这儿有一支日军插进来,那我们可就彻底被动了。”吴学新说道。

        “你觉得有多大的可能?”

        “不好说,杨森一个军独自应日军一个师团,尽管那只是一个三单位制的警备师团,那也是日军在乡军人组建起来的,都是日军退伍老兵,兵员素质不输给现役师团。”吴学新说道。

        “若是日军从幕阜山东侧绕过来的话,直接绕过新墙河方向,直接向平江方向挺近,这一带基本都是平原,即便日军的机械化部队无法越过幕阜山,那在空中支援之下,推进速度一定不会太慢,到时候,就只能提前在湘城城下决战了。”薛伯陵道。

        “薛长官,我建议抽掉一到两个师的预备兵力迅速的北上,部署在福石岭,朱溪厂以及龙门厂一带构筑防御阵地,随时阻击可能从幕阜山过来的日军。”吴学新建议道。

        “最好还是能知晓日军的动向,这样我们就可以节约兵力使用,还能再给日军一记重拳。”薛伯陵道。

        “这样的好事儿只怕是可一不可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