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15章:最坏的情况

第415章:最坏的情况

        “你们还带了厨师过来了?”

        吴学新刚吃一口菜,就惊讶万分,这可不是普通伙夫做出来的菜,在厨师这个行当i,这菜品没干了超过十年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老董,过来见一下,这是吴先生。”罗耀微微一笑,一招手,厨房里忙活的老董丢下自己的活儿,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吴先生好。”老董满脸堆笑一声。

        “介绍一下自己。”

        “董成翰,家父过去在宫里头干过,学了一些手艺,后来这不是共和了,就回老家开了一个小饭店,这不是日本鬼子进了金陵城……”罗耀介绍道,他跟老董认识也是很戏剧化,吃饭的时候吃出来的,几十年的老街坊了,老董的手艺他岂能吃不出来,就这样老董就被他挖到密译室来了。

        吴学新听完老董的介绍,不由的好奇的问道:“原来你还是个御厨之后,会做满汉全席吗?”

        “会一点儿。”老董谦虚的一笑道。

        “哎哟,这可了不得了,你这样一位大师傅怎么跑到当伙夫了?”吴学新一听,那是更加惊讶了。

        “当御厨和当伙夫不都一样,都是给人做饭的,有啥区别,给皇帝老儿做饭要求多,忒麻烦,给秦组长他们做饭,简单,想咋吃就咋做。”老董嘿嘿一笑,原来在流落山城,找了一份厨子的工作,虽然吃喝不愁了,可山城终究不是家乡,没有亲人在身边,那种滋味儿很难受。

        他之所以跟着罗耀,除了两人过去就相熟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他有一个女儿,从金陵逃出来的时候,失散了,他想找到她,可是凭他的力量,哪怕是做不到的。

        “哈哈哈……”

        “吴先生,您可比别小瞧老董手里那铜勺子,那可是敲过小日本鬼子的脑壳壳的。”罗耀解释道。

        “是吗?”

        “一勺下去,就跟着西红柿炒鸡蛋一样,不说了,吃饭呢……”

        “你这个小秦,还让不让我吃饭了?”吴学新哈哈一笑,他又不是那种刚经历过战场下来的,早就没有那个感觉了。

        “老董,那个鸭子有没有?”

        “有,刚出锅的呢。”

        “那你还藏着干什么,赶紧切一只过来?”罗耀忙吩咐道。

        “得嘞。”

        “这就是你们金陵的盐水鸭吧?”

        “吴先生,您尝尝。”罗耀用公筷夹了一块放到吴学新的碗中。

        吴学新夹起来,咬了一口道:“嫩,鲜,入味儿,而且还有嚼劲,好吃,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鸭子呢。”

        “吴先生喜欢的话,一会儿走的时候带两只回去。”罗耀道。

        “给我的,不给薛长官?”

        “给,薛长官请我吃了一顿午饭,照理说,我应该回请一次,可是他是战区司令长官,日理万机,估计也没时间,所以,就拜托吴先生帮个忙了。”

        “哈哈哈,有趣,有趣,这个忙我帮了。”吴学新大笑一声,应了下来。

        ……

        送走吴学新,吴玉良(周林)黑着一张脸来到罗耀身后:“组长,家里来电了,韦大铭以顾问的身份插手密译室的工作,强行把有关外交密电破译方面的工作接管了过去。”

        “哦?”

        罗耀对自己走后,韦大铭会闹幺蛾子是有心里准备的,他不在,密译室虽然有宫慧和迟安等人。

        但是宫慧资历太浅了,迟安只是长于技术,权力斗争方面,他是根本帮不上忙,韦大铭过去就是军统通讯密电码专家,加上在密译室内还有他的亲信陈祖勋在。

        陈祖勋还是副主任,除了不管事的毛齐五以及实际负责的罗耀之外,他的职务是最高的。

        按道理说,罗耀外出公干,临时负责的就是陈祖勋了,毛齐五虽然是主任,可他的工作主要在局本部,要协助戴雨农处理军统相关事务。

        而密电码方面,他并不太懂,也没什么话语权。

        罗耀在的时候,他只需要支持罗耀,韦大铭再怎么闹,也闹不出什么花样来,因为罗耀不光懂技术,还懂管理,陈祖勋在密译室只能靠边站。

        罗耀一走,掌控能力下降,一开始还能照常运转,可时间一长,只要稍微出点儿事儿,宫慧和迟安就压不住阵脚了。

        宫慧不是没能力,而是她的职位和资历不够,压得住陈祖勋,可压不住韦大铭,很明显这次是韦大铭亲自上阵了,才逼的宫慧和迟安落入了下风。

        这种人也是真不要脸了。

        趁自己不在,才敢上门,也是够无耻了。

        格局如此。

        “电令宫慧和老迟,既然韦大铭他们想把外交密电抓在手中,那就让给他们好了,让老迟挑选几个骨干,与奥斯本一起研究日本海军密电,这才会我们下一步的重点方向,另外,可以先迁移一部分人手去咱们在磁器口的新址,当然,松林坡公寓这块儿也不要放弃,我迟早是要回去的。”罗耀命令道,“先让他们得意一阵子。”

        “明白。”吴玉良答应一声,密译室是罗耀带着迟安他们这些人一手打造出来的,韦大铭想要来摘桃子,还没有那么容易。

        如今他们在湘赣会战中又立下大功,一旦回归,谁能阻挡?

        ……

        “通知下去,晚上吃饭之前开会。”

        “是。”

        ……

        “总结一下,这两天我们做的非常好,不光是破译日军密电,还是寻找可疑的信号,我们都做出了十分可喜的成就,委员长亲自发电报嘉奖我们,不过,这份嘉奖令不能够公开,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开会现场,罗耀的开场白十分简洁明了。

        其实短暂的磨合之后,三个单位临时组建的这个破译小组已经完全认可了罗耀这个组长的领导能力。

        密译室能够横空出世,力压密检所,这里面罗耀的功劳占了绝大部分,这就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的道理。

        罗耀这个将强,自然他手底下的兵也不弱了,自古强将手下无弱兵。

        “但是不要骄傲,我们同时暴露了不少问题,这第一个问题就是,对使用过的废纸,许多人都未能执行严格的处理程序,我上一次开会要求怎么做的,为什么有的人直接一团就扔进了纸篓?”

        有人低下了头。

        罗耀的要求,任何废纸在扔进废纸篓之前必须粉碎,粉碎之后,还必须有专人清理之后,送到后厨锅炉进行焚烧处理。

        “还有人在办公室抽烟,我说过,抽烟不是不可以,但不可以在工作的时候,你们哪个见我在办公室抽烟的,我要抽烟,都是跑出去或者去茶水间。”罗耀严厉的质问,“我们的设备非常金贵,文件都是机密,一旦着火,谁能负责?”

        “当然我们有些女同志就很不错,带病坚持工作,仅仅两天时间,就发现了七个异常信号,经过证实,这些异常信号都是日军的通讯联络的,这是值得表扬的,之前我承诺的奖励是不会变的。”

        “赵诗音。”

        “到!”

        “经过我们研究决定,任命你为电台组夜班班长。”

        “是,组长。”

        “夜班要比白班任务中,我们人手不够,不能三班倒,这段时间你身体欠佳,有什么不舒服的,第一时间汇报,别把自己累垮了。”罗耀提醒道。

        “组长放心,我白天休息,晚上工作,没事儿的。”赵诗音回答道。

        “好。”

        “老吴,你也说两句?”

        “好,我就说两句。”霍恬(吴琰)清了清嗓音道,“这两天的工作,大家做的很好,我们破译了上村支队企图偷袭登陆营田以及夜袭阴隆山阵地的密电,令国军提前有了防备,并且在阴隆山打了一个大胜仗,这第一炮算是打响了,值得庆贺,但不能骄傲,这才刚刚开始,后面的硬仗,恶仗还没开始呢……”

        “凌科长,你也讲两句?”

        “我,我就算了,你和吴副组长都讲的挺好的,我再说,那也就是重复,没啥好说的。”林邦固(凌安)推辞道,“还是让胡嫣然小姐说一下?”

        “我啊,也没什么可说的,反正我听秦组的,秦组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胡嫣然(徐济鸿)妩媚的一笑。

        “行了,散会,吃饭!”

        ……

        大会开完了,还得开小会,有些东西大会上不好讲。

        “刚在大会上,我是批评了一些人,这也是为了给大家提个醒,别因为有了一点儿功劳就沾沾自喜,我们的对手虽然看不见,可他们不笨。”罗耀郑重的提醒一声,“当然,该奖励的奖励,这个咱们也不能打压下面的人积极性。”

        “秦组的意思是,咱们在营田这两次战斗,很可能会让日军察觉到自己的行动计划提前泄露,他们一定会寻找原因。”李孚(程颂)开口说道。

        “日本人会想到他们的密电码被我们破译了吗?”邓毅(马欢)开口问道。

        胡嫣然(徐济鸿)点了点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而且,咱们的密电码通讯也有可能被日军破译了。”

        这个话题一提,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了。

        “不会吧,咱们的密电码若是被破译的话,那么日军岂不是早就长驱直入了?”林邦固(凌安)摇头道,他对国府的密电码还是有信心的。

        “我说的不一定是我们的,而可能是其他地方部队的,他们的跟下面部队联络用的通讯密电码要简单的多,被破译的可能性极大。”胡嫣然解释道。

        “咱们现在必须假设一个情况,日军知晓了我们已经破译了他们的密电码,他们会怎么做?”罗耀提出了一个问题,“哪怕是他们不确定,但有这种可能的情况下,冈村宁次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马上更换密电码,那样的话,我们之前掌握的一切就全部白费了。”李孚(程颂)直接了当道。

        “更换密电码是必然的,但他不会马上这么做,因为这样做极有可能会导致前线部队指挥的混乱,而根据我们的估算,如果他要把师旅团以及联队级别的通讯联络密电码更换的话,只需要一道两天时间,全部更换的话,有三天时间就够了,这三天是我们观察期,如果他们更换了密电码,是可以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的。”罗耀分析并解释道。

        “第一种情况,前方战事不断,可他们的联络通讯频率明显减少了!”

        “第二种情况,密电的内容毫无价值,或者说,故意的说一些废话,亦或者用暗语。”

        “第三种情况,他们的通讯兵会变得异常的繁忙,尤其是有线电话联络的频率会突然增加。”

        这三种情况,第一种和第三种同时出现,问题不大,日军最多怀疑己方密电通讯被截获破译,应该不能确定,但是如果第二种情况出现,那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日军知晓己方通讯密电已经被破译了。

        这对“X”小组来说,无疑是最坏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