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10章:薛老虎发飙

第410章:薛老虎发飙

        “薛长官,对不起,我肚子有些不舒服……”罗耀只能这么解释了,不然丢人就丢大了。

        “没吃饭吧?”

        “呃……”

        “我也没吃饭,一起吧?”薛伯陵微微一笑,“休会二十分钟,我先吃个饭,秦参谋,一起吧。”

        罗耀愣住了,薛长官亲自邀请共进午餐,这可是一份殊荣,起码此刻作战会议室内很多人脑海里都是这样想的。

        “薛长官,那个我这个有关简易防毒面具制作方法已经写好了……”罗耀不知道拒绝还是不拒绝。

        “那个一会儿再说,先吃饭。”薛伯陵不容置疑的说道。

        “薛长官,那个没事的话,职下还是……”

        “还从来没有人敢当面拒绝我的邀请,秦参谋,你想做第一个吗?”薛伯陵脸一拉,冷哼一声。

        “吃饭到不是不可以,职下是怕他们没给我准备,这一份饭菜,两个人吃,到时候谁都吃不饱,岂不是两头不讨好?”罗耀道。

        “好,敢这么说的,你还是头一个,我欣赏你的勇气。”薛伯陵哈哈一笑,“放心吧,既然叫你留下来吃饭,保证让你吃饱。”

        “那行吧。”罗耀想了想,这个理由都拒绝不了,就只能留下来了。

        这种不情愿的语气,令在场的不少人横眉冷眼,有些人鼻子都气歪了,陪薛长官吃饭,多大的荣誉,你还挑三阻四的。

        脸呢?

        作战室边上有个小会客室,有七八个平方的样子,摆放了一张小方桌,桌上扣三个菜碟和一个汤碗。

        看着样子,应该是三菜一汤,堂堂九战区司令长官也就是这个待遇,原来只有薛伯陵一个人吃饭,一副碗筷就够了,现在多了一个罗耀。

        自然要增加一副碗筷,好在都是现成的,薛伯陵有时候也喜欢叫吴学新一起吃饭,所以,常备几副碗筷也是正常的。

        卫兵上前来,将桌上扣着的碟子掀开,罗耀看了一下,一份梅干菜扣肉,一盘儿炒青菜,还有一份炒豆角,以及一碗汤,广东人爱喝汤,薛伯陵是广东,吃饭是必须要先喝汤的。

        “我这个厨子跟随我多年,做的饭菜比较合我的胃口,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薛伯陵坐下来询问一声。

        “薛长官,我没什么忌口的,您能吃的,我也能吃。”罗耀忙道。

        “那就好。”

        “吃吧,饭不够,那边可以盛。”薛伯陵直接就做了下来,端起碗,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罗耀也没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端起饭碗吃了起来,这有道是:“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人活在这世上,有时候不就是为了能吃一口饱饭吗?

        薛伯陵吃饭细嚼慢咽,到了他这个地步,已经不需要跟年轻人一样,吃饭抢时间了,一是没必要,而是肠胃功能不那么好了。

        而罗耀就不同了,年轻人胃口好,身体各方面消耗本来就大,加上本来就饿了,一口气三碗饭下去了,薛伯陵那一碗饭才堪堪吃完。

        “班长,能给换一个大碗吗?”罗耀问道,这司令部吃饭的碗太小了,三碗饭还抵不上他过去吃一碗饭的,总这么去盛饭,有些过意不去。

        那厨子(炊事班长)看了一眼薛伯陵,薛伯陵呵呵一笑:“给他换大碗。”

        大碗取来了,罗耀盛了满满一碗,坐了下来,继续吃饭,薛伯陵看罗耀吃的香甜,把自己的碗要交给班长,给他也盛了满满一碗。

        平常薛伯陵一个人吃饭,胃口好的时候,吃一碗再添一些,也就差不多了,但今天,薛伯陵吃了一碗米饭后,居然还让人给他又盛了满满一碗,而且他还吃下去了。

        “薛长官,您不吃了吧?”

        “嗯,我吃饱了。”薛伯陵点了点头,他今天确实吃的有点儿饱,往常他都只是吃七分饱的。

        “这些菜不能浪费了,我给您包圆了吧。”罗耀将剩下的菜都往自己碗里一扒拉,然后三口两口全都塞进嘴里,最后还把那一碗汤喝的一滴不剩。

        然后打了一个饱嗝。

        “秦参谋,吃饱了没有,没吃饱,我让人再给你弄点儿?”

        “不了,薛长官,我吃饱了,主要是您这饭菜做的香,我没忍住。”罗耀嘿嘿一笑,在薛伯陵这样的人面前,你端着,装着,没意义,还不如随性一些,反倒能获得对方的好感,尤其是他这个“军统”出身的特务。

        军人嘛,都不喜欢整天生活在阴暗世界里的特务。

        “哈哈哈……”薛伯陵大笑,“你要是喜欢,以后常来,我这里别的没有,管你一口饱饭还是能做到的。”

        “还是别了,我要是常来,您这里恐怕就不得安宁了。”罗耀道。

        薛伯陵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罗耀说的是啥意思了,若是罗耀来的勤,说明截获的情报非常严重了。

        这重要的情报一般都预示着大事发生,那他这个战区司令长官岂不是不得安宁?

        “你们的情况,吴参谋长跟我汇报了,确实让我感到惊讶,原来我们的密电破译技术已经到这个地步了,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薛伯陵道,他当然知道破译敌军通讯密电的重要性,那就等于直接掌握日军的所有行动计划,这仗打起来那就轻松多了。

        可是,不管是己方还是日军对密电通讯都是严密防护的,一旦被对方破译,那就等于把所有机密都展现在对手面前。

        “我们目前还并不能完全破译日军的密电,而且一旦对方更换密电码,所有的一起都是无用功,根据他们更换密密电的频率来推算,平均三个月左右就要更换一次,而我军的密电码更换频率就比较缓慢了,有的部队长达一两年都没有更换过密电码,我虽然是专门做破译日军密电码工作,但如果我们的密电码被敌人破译的话,后果同样不堪设想!“罗耀郑重的提醒道。

        “你觉得我们的密电码又被破译的可能吗?”

        “有,而且风险相当大。”罗耀点了点头,“根据我们的情报,日军第11军内部有一个专门的谍报班,专门负责研究破译我军密电,具体他们是否破译了我军密电,目前还不清楚。”

        “有这样的事情?”薛伯陵吃惊的问道,为何他没有接到此类的情报呢。

        “可能是信息沟通不畅通吧。”罗耀讪讪一笑,国军指挥系统问题很大,这不是薛伯陵的问题,而是国军内山头太多,各有各的令,上峰的命令,传到下面,至少要打百分之七十的折扣才行,地方武装更甚。

        有时候战败不一定是指挥官的原因,而是下面执行不到位,甚至根本就没有执行,这样的仗焉能不败?

        薛伯陵点了点头,国军情报部门很多,但相互之间并没有协同合作的,令出多门,军统和中统不就是这样,尽管每个星期都开情报会议,可有时候为了一点儿蝇头小利,都能打出狗脑子出来。

        关键的情报压着不给你,事后跟你轻飘飘的一句“我忘了”,你还能咋的?

        “吴参谋长跟说了,你这个部门不但需要对外严格保密,对内也是,一旦让日军情报部门知晓,那他们一定会有所防备。”

        “薛长官,职下是怕走漏消息,日军更换通讯密电码,那我们能起到的作用就很小了,不像现在这样,我们能够及时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电,第一时间通报战区司令部,为你们的部署提供情报支援。”

        “嗯,这一次营田之战,若非你们提前破译日军密电,将情报及时汇报,恐怕此刻营田早已落入日军手中,那样我们现在就十分被动了。”薛伯陵道,“此一战,我要为你们记功。”

        “我们功劳其实算不得什么,只是动动脑子而已,而真正有功的是在前线浴血拼杀的将士,是他们用生命在捍卫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尊严!”罗耀郑重的说道。

        “说得好,秦参谋,党国有你这样的军人,抗战我们必胜!”薛伯陵眼睛里满满的欣赏。

        “薛长官,您军务繁忙,职下还是不打扰了,我出来时间也很长了,得回去了。”罗耀起身告辞道。

        “好,我就不留你了,你跟吴参谋长多联系,有空就过来,我这里你可以随时来。“薛伯陵点了点头。

        “谢谢薛长官。”罗耀立正敬礼。

        “对了,你过来应该是学新有事吧?”薛伯陵随口问了一句。

        “呃……”这话问的,罗耀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确实有事儿,但这事儿跟薛伯陵没啥关系。

        再者说,他也不想把事儿闹大,一会儿出去后找吴学新说一下,把事儿办了,这事儿也就算了过去了。

        没想到薛伯陵居然当面问起。

        “遇到难事儿了?”

        “一点儿小问题,职下找吴参谋长说一下就行了。”罗耀道。

        “好。”薛伯陵似乎看得出罗耀的为难,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答应一声,一挥手让他出去了。

        ……

        罗耀从会客室出来,吴学新没有离开,正在跟几个参谋一起商讨事情,看到他出来,忙迎了上去。

        “怎么样,小秦,薛长官没为难你吧?”

        罗耀怪异的看了吴学新一眼,那意思是,薛长官很难相处吗?“没有,吴参谋长,我们只是随便说了两句。”

        “你的事儿我已经知道了,关于电厂专线和保密电话的事情,我责成张伯文主任亲自去办了,最迟明天晚上,一切都给弄好。”吴学新小声的说道。

        “谢谢吴参谋长。”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也没必要停留了,“我都出来半天了,该回去了,不然家里该着急了。”

        “我知道,你赶紧回去吧,有消息第一时间汇报。”吴学新叮嘱一声。

        罗耀点头答应一声,旋即离开了。

        ……

        “吴学新,你进来一下。”

        “好的,薛长官。”

        “秦参谋的事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薛伯陵十分严肃的面向吴学新询问道,他又不傻,罗耀今儿个出现在作战指挥室,肯定是有原因的。

        “薛长官,事儿都过去了,您就别问了。”吴学新嘿嘿一笑。

        “是因为张伯文吧?”

        “张主任在处理一些事情上确实有些欠妥,但在工作上还是尽心尽责的,他可能并不太了解秦参谋的情况,所以,态度上不太好……”

        “那是态度不太好吗?是渎职,是犯罪!”薛伯陵愤怒的骂道,“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凡是涉及的人,绝不姑息!”

        “是,薛长官,我马上处理。”

        “我知道你这个人心软,可别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薛伯陵道,“我要知道处理结果。”

        “是,薛长官,我保证严厉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