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07章:老驼子

第407章:老驼子

        鲜血染红了身下黢黑的泥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血的味道,混杂着硝烟的味道,刺鼻又让人感到呕心。

        战壕里,就剩下三个人了,十多分钟前,这里还驻守着一个排的士兵,而现在排长牺牲了,班长牺牲了,大部分人都牺牲了。

        尸体就横七竖八的躺在壕沟里……

        那个惨状,任何见一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战斗让新兵迅速的成熟起来,恐惧并不能令他们保住生命,玩命的战斗反而才有活命的希望。

        战场上,勇敢的人才能活下来,懦弱的人只能只配踩在烂泥,最终自己也会变成一堆烂泥。

        老驼子并非真的驼,只是走路的时候习惯弯着腰,他是95师老兵了,跟着部队都转战大半个中国了。

        十几年仗打下来,他已经是一个老兵油子,不过这样惨烈的仗,他还是第一次,往常笑呵呵的他,这会端坐在地上,嘬着他手中的旱烟袋杆子,一双满是老茧的手似乎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脸上没有了过去那种乐天的笑容,他明白,也许这一次他逃不过去了。

        “小鬼子上来了……”

        这一声,就跟催命符似的,传入阵地上三个人的耳朵里。

        探出脑袋望去,果见那山脚下,一群呈战斗队形的鬼子兵端着枪,猫着腰爬了上来,刺刀上的血污都还没擦干净。

        “细伢子,还有多少子弹?”老驼子将烟袋杆子放在那都快磨破的胶鞋底儿敲了两下,问道。

        “还有十七发。”稚嫩的声音回答道。

        “手雷呢?”

        “七八颗吧。”

        “大个子,你还行不行?”阵地上还能喘气儿的第三个人是一个炸断了腿的机枪手,他趴在掩体后面,肩膀抵着枪托,咬着牙,努力的睁着眼。

        不敢闭上,他怕自己一闭上,就再也睁不开来了,手指搭在枪机上,浑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就剩两个弹夹了,打完就彻底解脱了!

        “死不了!”

        “哈哈,死不了,就跟狗日的小日本鬼子干!”老驼子突然哈哈大笑一声,这辈子他也算是吃过见过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给自家留一条根儿,他这走南闯北的,也安定不下来,这辈子不行,那就下辈子吧。

        “老驼子,你那烟给我抽两口?”

        “你不是嫌我那旱烟剌嗓子吗?”老驼子奇怪的问道。

        “反正都要死了,嗓子要不要的不要紧!”大个子咬着牙说道。

        “等着,我给你点上……”老驼子呵呵一笑,拿起烟袋杆子,在眼袋里套了一下,把仅剩下的一点儿烟叶子给填上。

        “老兔子,鬼子上来了……”

        “细伢子,你不会叫就别叫,我叫老驼子,不是老兔子!”老驼子骂骂咧咧一声,他最讨厌别人叫他“老兔子”了,自己什么时候成了那在欢场中钻女人裤裆的“兔儿爷”了。

        来了!

        大个子等不到老驼子的旱烟儿了,手中的捷克式轻机枪开始搂火了,一个点射,冲在最前面一名鬼子上等兵瞬间胸口就开了花。

        身后的鬼子兵一个个吓的赶紧趴了下来,并且迅速的寻找掩体,构筑反击阵地,端的是反应迅速,训练有素。

        咚咚……

        鬼子的反击来了,是迫击炮,三发急速射,朝阵地上三人之处飞了过来的,大个子一动不动,他是动不了。

        老驼子一把将细伢子摁住了,炮弹在他们背后数米开外的地方爆炸了。

        泥土如同下雨一般落在了三人的身上,几乎将三人彻底埋葬了。

        阵地上瞬间没了声响。

        鬼子们趁这个时候,猛然发起了冲锋,这配合,也就是精锐老兵才能做到,新兵哪里有这个意识?

        大个子抖了一下脑袋上的泥土,一瞅鬼子已经冲上来了,距离自己不到二三十米的距离,哪还犹豫,猛地的扣动扳机!

        原本以为消灭阵地上的中国军士兵的鬼子兵没想到的是,阵地上还有活人,而且这一梭子子弹打了下去,冲在最前头的七八名鬼子兵如同滚地葫芦一般,倒了下去。

        老驼子和细伢子也从泥土中钻了出来,摸到了手边上的手榴弹,一拉引线,然后奋力的扔了出去。

        轰,轰!

        两声巨响传来,手榴弹正好落在冲锋的鬼子战斗队列里面。

        一个鬼子兵被炸的凌空飞起,还有数人被爆炸的气浪一下子甩出去老远,至少伤亡了五六个人。

        痛快,杀一个够本,杀一双也赚一个!

        老驼子瞄起自己那支跟随了他多年的汉阳造,虽然膛线早就磨平了,部队也给他配发最新的中正式,可他就是不愿意,他说,他这个人念旧,而且这支汉阳造追随他多年,是他的幸运之枪,靠着它,多次险死还生,怎么都不换。

        “老……兔子……”

        “大个子,你想说什么?”

        “你那口旱烟儿等我下辈子再抽吧……”大个子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老驼子抬头望去,发现大个子趴在阵地上已经咽气了,原来刚才鬼子的炮弹爆炸,一块弹片直接楔进了他的后背。

        他是强忍着痛楚,给了鬼子最后一击,才断了气的。

        “大个子!”老驼子目次欲裂,此刻他泪雨下来了,大个子这个人话不多,可是人盯好的,还救他,要不然,阵地上怎么就剩下他们三个,他们是可是有名的“逃命”三人组。

        还有一个弹夹!

        老驼子也不知道哪里来了血性,丢下自己的汉阳造,一个翻身爬了过去,将大个子手里的捷克式轻机枪抱在怀里,换上新弹夹!

        “小鬼子,我草你姥姥……”

        愤怒的子弹从枪口喷射出去,老驼子一个人向一个小队的鬼子发起了冲锋,威风凛凛,如同那常山赵子龙,在长坂坡杀了敌军一个七进七出!

        好!

        “老兔子!”细伢子愣住了,他还没见过老驼子还有这样英勇的一面,印象中,他就是个遇事怕麻烦,胆小怕事儿的老兵油子。

        难不成,前天晚上他去镇上的柳寡妇家……

        子弹打光了,被打懵的鬼子兵回过神来,马上恢复了凶神恶煞的面孔,他们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上来。

        这一回老驼子没有往后跑,而是把手中的机枪一扔,抄起那赶铜制的烟袋杆儿,扑向了对面的一个鬼子兵。

        “老子敲碎的脑壳壳!”

        这一个鬼子兵被老驼子的气势所夺,居然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脚下一滑,脑袋一下子就被敲中了。

        然后,两个人都滚落下来。

        老驼子还想挥舞自己手中的烟袋铜杆再给这鬼子的脑袋来一下,奈何四周五六个鬼子举着刺刀冲上来!

        五六把刺刀一下子将他洞穿。

        鲜血从他嘴里冒了出来,老驼子眼睛骤然瞪的如同铜铃一般大小,大笑一声:“狗日的,爷爷在地府等你们!”

        轰!

        老驼子拉响了身上早就藏好的一颗手榴弹。

        咣当一声!

        细伢子感觉自己脑袋被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捂着脑袋,抬头一看,居然是老驼子的烟袋杆子,被炸弯了,但是没有坏。

        援军上来了,一杆青天红日旗飞扬在阵地上。

        这个无名的阵地,驻守着一个排的官兵,最终只活下来一个人,细伢子是被抬下去的,手里死死拽着那跟烟袋杆儿。

        “替我把它交给凤儿!”

        这是老驼子的遗言,细伢子清楚的听见了,凤儿是那个柳寡妇的名字,老驼子只告诉了他一个。

        ……

        中国军队的抵抗之顽强,令上村干男感到十分的意外,原以为凭借自己海陆空三重优势之下,完全可以碾压营田之敌。

        没想到激战一日,日军只是占领了营田的外围阵地,核心阵地还在中国人手中,而且他们的援军似乎不断的抵达。

        如果不能够尽快的拿下营田,那冈村宁次将军的战略目标就无法达成了,上村干男心急如焚。

        “上村将军,现在为今之计,只有使用特别手段了。”辻政信中佐提议道,他是刚刚从关东军调过来的,然后就被冈村宁次派到上村支队来担任参谋长。

        “辻政君,必须要吗?”上村干男有些犹豫,辻政信说的特别手段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在新墙河那边第六师团已经使用过了。

        但是这种武器是国际上明令禁止的,一旦使用,势必会受到国际舆论诟病的。

        “将军阁下,我们现在必须抢时间,一旦新墙河那边突破了,那么中国军队很可能就会后撤,如果我们未能占领营田和新市,切断中国军队退路,那这一场战役我们就失败了!”辻政信道。

        “辻政君太悲观了吧,我们完全可以攻下湘城,正面击溃中国军队!”上村干男不以为然道。

        “冈村宁次阁下的战略目的是消灭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达到以战促和的目的,而不是占领,明白吗?”辻政信说道。

        “辻政君……”

        轰!

        上村干男刚要继续说话,冷不丁的突然一声巨响传来,乘坐的军舰晃动了一下,打断了他的话头。

        “怎么回事儿,哪里的爆炸?”

        “报告将军,是舟桥部队方向,他们遭到了中国军队的突袭,损失惨重!”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一名日军少佐匆忙跑了进来,汇报一声。

        “纳尼,舟桥部队?”上村干男大惊失色,舟桥部队一旦受损,那必然会迟滞他接下来的进攻效率。

        “快,快组织舰炮还击……”倒是辻政信反应快,马上下令,让配合攻击营田的炮舰转而去支援舟桥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