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03章:主动配合

第403章:主动配合

        罗耀这些人都没见过吴学新,门口自然是将人和车都拦了下来,不让进,尽管对方穿着的是卡布基尼的将军制服。

        杨帆的人就是不让进。

        等到艾萍来了之后,才将吴学新认出来了,门卫才将人和车放进了院子,但是,办公楼。

        说什么都不准进了!

        这是禁.区了。

        任何人没有罗耀的命令,不得随意踏进一步,谁来都不行。

        一来就吃了一个下马威,吴学新心里不免有些不太高兴,但并未表现在脸上,倒是他的副官和随行的警卫那是一个个横眉竖眼的,显然都憋着火呢。

        特么的,这架子也太大了,也不问一下,这是在谁的地头,敢这么对自家长官摆谱儿?

        罗耀和蒙恬快步从楼内出来,看到一个身穿中将制服的中年人和一众手下被拦在了大楼外。

        他就知道,杨帆执行自己的命令了。

        这他倒不怕,若是这吴学新明事理,知道军中的规矩,便不会怪罪,若是他非要认为这落了他的面子,那也没办法。

        他也不至于怕了对方,又没做错什么,这栋楼里面现在多少机密,要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泄密造成的后果谁负责?

        罗耀和霍恬都没有穿军装,他们的伪装的身份都是普通老百姓,穿军装那不是露馅儿了。

        “吴参谋长,‘X’小组组长秦鸣向您报到!”罗耀敬了一个军礼,介绍自己用的还是化名。

        “副组长吴琰。”蒙恬也紧随其后,一样敬了一个军礼。

        “秦组长好大的官威呀,我们参谋长进门,还的验明正身,通报之后才能进?”吴学新费恩副官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一声。

        罗耀脸色讪讪,没有开口,其实这个副官一开口发难,他就已经输掉了。

        吴学新此刻早已冷静下来了,他是一名军人,自然明白军规是何等严肃,门口这些的便衣警卫是严格遵照上官的命令,并没有错,而且只认命令,不认人,这种做法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

        军中,就需要是这样的军纪严明,令行禁止。

        “住嘴,秦组长治下令行禁止,堪称军人模范,吴某人佩服!”吴学新冷喝一声,不能让自己这个副官在出丑了。

        那样会更让人家瞧不起。

        “吴参谋长谬赞了,请!”罗耀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嗯。”吴学新微微一点头,抬脚才上阶梯,往大楼里面走去,但他的副官和警卫却被拦了下来。

        “秦组长,这是何意?”

        “副官可以进,警卫就算了,难道吴参谋长到了我们这里还需要担心安全吗?”罗耀淡淡的吩咐一声。

        “哼!”吴学新的副官虽然被放行,但感觉自己遭到侮辱了,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吴学新没有说什么,人家说的事实,大楼里面都是自己人,用得着带警卫吗?这不是不信任对方?

        “吴参谋长,实在不好意思,这栋大楼内属于机密重地,我们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以及准入资格,就是我们的人进入大楼工作,都需要例行检查的。”罗耀解释道。

        这不是不信任自己人,而这是一道防御措施,有些人会丢三落四,无意中带出或者带进东西。

        那么这一道检查,就是帮他避免错误的。

        吴学新微微一惊,这么一个小小的‘X'小组,居然会有如此严格的保密制度,怪不得他们能够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电,军纪严明的队伍才最有战斗力。

        罗耀将吴学新引到了二楼的会客室。

        亲自泡茶。

        “秦组长就没有一个勤务兵或者秘书之类的,还亲自泡茶?”吴学新以为罗耀在作秀,忍不住问道。

        “我没有勤务兵,秘书倒是有,留在家里了,家里事情也多,忙不过来。”罗耀把茶杯送到吴学新跟前道,“吴参谋长,您突然就过来了,我们也没啥准备,茶叶还是你们给我们提供的,见谅。”

        “茶我就不喝了,可以带我参观一下吗?”吴学新问道。

        “当然可以,您想要看什么?”

        “随便看看。”

        “好吧,那您随我来,我们先去地下室吧。”罗耀点了点头,电台和设备都是贵重物品,为了防止日军轰炸,电台室设在了地下,这样可以保证电台的安全。

        所以,这栋大楼表面上静悄悄的,什么都声音都听不见,实际上地下才是最热闹的,滴滴答答的声音如同杂音一般。

        地下室内,那么多大功率电台一字排开,上面的指示灯闪烁个不停,报务员们都在紧张的工作。

        铅笔在电报纸上“哗哗”的作响,片刻后,就有一份截获的电文被人收走,送到楼上研译室进行破译。

        每个人各司其职,效率很高,忙而不乱。

        战区司令部电讯处的也不过如此吧!

        “胡组,发现一个可疑信号。”突然一个报务员摘下耳机,站起来,冲着正在核电文的徐济鸿(胡嫣然)喊了一声。

        “来了。”徐济鸿交代两声,疾步走了过来,套上耳机,仔细倾听了两下,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很显然这是一个陌生的信号,但是这个发报人的手法似乎脑还中有些印象,一时间想不出来是谁。

        一抬头,刚好看到罗耀陪着吴学新来到这边,愣了一下。

        “秦组,新信号,要不要听一下?”徐济鸿直接将吴学新无视了,直接向罗耀询问一声。

        罗耀冲吴学新歉意的一笑,伸手过去,接过了耳机,戴在自己耳朵上:“是剪刀手,虽然他可以放缓了速度,但他发报的速度很明显,电报抄录了吗?”

        “已经抄录了!”

        “马上送研译组破译。”罗耀摘下耳机说道。

        “给我吧。”罗耀身后的蒙恬直接就把抄录的电文接了过去,他是研译组组长,交给他更直接。

        “秦组,看呼号和署名,应该是冈村宁次发给日军第三师团的密电,具体内容还不知道。”蒙恬看了一眼说道。

        “能破译吗?”

        “试试看吧,这一类的电文我们现在还只能知道是谁发给谁的,具体内容还有难度。”蒙恬说道。

        “胡组,新呼号!”

        徐济鸿和罗耀的目光都被这一声给吸引过去了,而一直一言不发的吴学新也是眼睛一亮,这个“X”小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不同寻常,这里的工作气氛和工作效率都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的确是新呼号,马上分析。”罗耀严肃命令道,一个新的呼号,就代表一支可能从未出现的部队。

        那怕只是一支小部队,那也可能给局部战场带来极大的转变,如果是一支从未出现的部队的话,那突然加入战场的话,就完全不同了。

        吴学新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突然生出一种紧张的感觉。

        “吴参谋长,不好意思,怠慢了。”

        “不,看秦组长工作认真,指挥若定,令吴某大开眼界。”吴学新呵呵一笑。

        “吴参谋谬赞了,您见多识广,经验丰富,能够来指导我们工作,实在是我们的荣幸。”罗耀忙道。

        吴学新呵呵一笑,随罗耀继续往回走,从地下室上来来到一楼。

        一楼主要是研译和统计两个组的办公室,这里跟下面的电台组不一样,工作时候需要安静,因此,基本上是两个人一间办公室或者一人一间。

        电话总机房也设在一楼。

        其实就是原来的设施,后来办事处搬走后,设备什么的,都保留了下来,之所以没有拆了运走。

        也是因为这批设备拆下来,估计也到了报废的边缘,还不如留下来,给后来者使用呢。

        外线电话还没有接上,但是内线基本上还是能用的,也省去了不少“叫人”的麻烦,提高了效率。

        “呲呲……”

        正走着,走廊的灯突然闪了一下,然后倔强的抖动了几下,最后还是熄灭了。

        “秦组长,怎么回事儿?”

        “跳闸,正常现象,估计一会儿就来电了。”罗耀伸手,杨帆手中的手电筒很自然的亮了起来。

        显然是早就预备。

        “你们没有从电厂拉一条专线吗?”

        “这个专线不是我们想拉就能拉的。”罗耀讪讪一笑。

        “这怎么行呢,你们的工作这么重要,突然跳闸影响太大了,明天就给你们拉一条专线,保证特殊机关的用电,这是必要的。”吴学新岂能不清楚“X”小组的价值,刚才那一下停电,很可能损失一条有关日军通讯的关键情报。

        这损失的可能是一个战机,甚至是数百人的生命。

        “有吴参谋长这句话,专线的事情就好办了。”罗耀呵呵一笑,不管怎么样,有了电厂专线,电力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跳闸时间不长,很快就来电了。

        “秦组长,能到你办公室坐一下吗?”吴学新看完走马观花的看完研译组和统计组的工作情况后,提出要求道。

        “当然可以。”

        罗耀的办公室在三楼,一个套间,外面是办公室,里面就是他的卧室,工作和生活都在一起。

        组长的小小特权。

        “秦组长,贵组发给战区司令部的电文我都看过了,你们破译的日军密电通讯电文着实令我震惊,今天晚上我来,其实是受薛长官之命,前来与你商讨合作的。”吴学新把副官赶了出去,与罗耀两个人单独在办公室。

        “吴参谋长,秦某本来就是奉命来协助薛长官工作,您和薛长官都是秦某的长官,直接下命令就是了。”罗耀忙道。

        “秦组长说的可是真话?”

        “秦某也是军人,当知军令如山的道理,岂能有假!”罗耀郑重的道。

        “好,秦组长,那我就不客气了。”吴学新大喜,他以为秦鸣出身军统,可能会提出一些条件才肯配合,没想到对方居然什么都没提就主动配合,有些令他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