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98章:夜宿

第398章:夜宿

        “一二三,使劲儿……”

        连续小雨,道路泥泞不堪,这一不小心,汽车陷阱泥潭里了,必须下车把车推出来才行。

        好在人多,力量大,不然还真就没办法了。

        就剩这一辆卡车了,再抛锚的话,扔在路边,太可惜了,这一辆卡车价值五百美元呢,还要从缅甸运过来,耗费的金钱绝不止这个数。

        战争,打的就是财富。

        没钱,真难。

        “组长,擦把脸吧?”邓毅(马欢)递上了一条毛巾,刚才车轮子一通空转,泥水都打在推车的人身上。

        罗耀身先士卒,紧挨着车轮,自然是被溅了一身,虽然穿了雨衣,不至于弄脏里面的衣服,但是这脸算是没办法见人了。

        “行了,不擦了,这么干净的毛巾,一擦全都黑了,赶紧清点人数,继续前进!”罗耀伸手一抹脸说道,到时候雨水一冲,根本不用擦。

        “组长,我记得前面有个庄子,咱们今晚可以在那儿过夜!”一道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

        罗耀当然听见了,很清楚,是陈泽蓉的声音,她在过去在湘城站工作,对这边的环境熟悉。

        这一次名单上有她,也不是完全是任人唯亲,这也是一种现实的需要,接下来的工作中,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跟湘城站发生联系,而且有个熟悉的人,总比啥都不清楚的好。

        “好,那就你来带路,咱们过去!”

        “往前走,大概五里路左右。”陈泽蓉(孙茜)点了点头,上了一批马,走在了队伍的最前头。

        “跟上,后面的跟上,记住你们前后的人,不要把人弄丢了……”

        天已经黑了,还下着雨,必须人盯人才行,这要是在这荒郊野地走失了,那就很难找了。

        “组长,赵诗音发烧了!”

        “怎么回事儿,早上还好好的?”罗耀严厉的质问一声,赵诗音是译电员,而且是这一次队伍中最厉害的译电员。只要掌握了密电码,她的译电速度比其他人都要快上三分,这在战斗中,时间就意味着先机。

        哪怕是快一秒,都可能赢得战机,所以,这一次,他才将其带了出来,也知道这丫头体质弱,身体不好,所以派人专门照顾她,尽可能的不让她淋雨着凉。

        “昨天晚上没休息的好,加上她身子来了,这一不小心,路上淋了一点儿雨,就发烧了!”

        “赶紧赶路,等到了宿营地,马上给她用药。”罗耀很无奈,这种事情,谁碰到也没办法责怪。

        非人之过。

        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陈泽蓉(孙茜)说的那个庄子了,残壁断垣,就算以前住过人,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这个庄园是前清一个致仕的一个官员的,原来修了作为清明扫墓和夏天避暑过来住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场大火少了一部分房屋,老百姓都说这个官员过去做了太多坏事,这是天谴,之后,没多久,这个官员就病死了,这个庄子也就没人过来,后来有人说庄子闹鬼,附近的老百姓都绕着走了,这就荒废了下来。”陈泽蓉领着众人进了庄子,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雨停了,一阵冷风吹来,众人只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里不会真有鬼吧?”

        “阴森森,怪吓人的……”

        “要不然,找别的地方落脚吧?”

        “这里方圆二十里地,也就只有这个庄子能容纳我们这么多人了。”陈泽蓉一个女孩子,倒是一点儿都不害怕。

        “这鬼都是人装出的,心里有鬼,才会怕鬼,我们这么多人,还有枪,真有鬼了,怕他做什么?”蒙恬(吴琰)呵呵一笑,带头往里面走了去。

        “对,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一两只孤魂野鬼,真敢过来,管教他灰飞烟灭!”杨帆的一个手下大声说道。

        “老虎,巡察庄子内外,设置警戒哨。”罗耀吩咐一声,对于鬼怪,他是不信的,他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人心比鬼怪更可怕。

        “跟家里联系,报告我们的位置。”罗耀吩咐一声。

        “是。”

        ……

        “组长,赵诗音昏过去了……”

        “走,过去看看。”罗耀一惊之下,赶紧跟过来报信的那姑娘跑去隔壁的偏房内。

        一群年轻的小姑娘围绕着一个躺在地上,身下铺着干草的年轻姑娘周围,那姑娘弱质纤纤,面色如白纸一般。

        “组长,您来了。”

        也顾不上男女之防,罗耀伸手稍微探了一下赵诗音的额头,确实很烫,人都烧迷糊过去了。

        “马上烧热水,用热毛巾擦拭腋下位置,保证她体内的热量散发出来,还有不能让她再受风。”罗耀果断的下令道,“咱们发的急救包里都有一支退烧针,赶紧给她用上,一针不行,就两针,一定要把她的热降下来。”

        “是,组长。”

        “大家都别聚集在一起,留两个人照顾,其他人该休息的休息,明天咱们还得赶路。”罗耀一挥手道。

        ……

        回到主屋。

        “秦组,赵诗音的情况怎么样?”蒙恬(吴琰)关心的问道。

        “不容乐观,现有的退烧办法都用上了,如果能把热降下来就没事,如果不行,我们得加快速度,把人送去湘城的大医院去医治。”罗耀道。

        “你给我们每个人都配备了急救包,里面还有退烧针和止痛针,看来是早有准备。”蒙恬(吴琰)说道。

        “我这也是未雨绸缪,我得把能想到的都用上。”罗耀道。

        “上峰选你做组长是对的,换作自我,恐怕不会想到这些,碰到这样的情况,可能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

        “老吴你谦虚了,真任命你担任组长,这些你自然也能想到。”罗耀谦逊一声。

        “我自己是那块料,我自己清楚,你就别安慰我了。”蒙恬(吴琰)摇头一笑,说道,“我得去继续琢磨一下到湘城之后如何开展工作了,时间不等人呀。”

        “嗯,一会儿吃饭,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

        “组长,刚刚接到家里的战情通报,高安失守了。”吴玉良(周林)拿着一份电报走了过来,禀告道。

        “知道了。”罗耀默然,日军的进攻是有备而来,就算国军也早有准备,但是面对武器和兵员素质的巨大差距,国军在阵地战方面还真不是日军的对手,别说是国军精锐了,整个中国现在都找不出一支能够跟日军正面硬杠的部队。

        罗耀很清楚薛伯陵接下来使用的战术,后退决战,这种战术无疑是最适合现在的国军使用,因为他综合考虑到国军的情况,其实如果采取诱敌深入,迂回穿插,分割包围的话会更好,但是国军的组织协调能力不行,迂回穿插中很容易部队自己先溃散了,不但达不到目的,还会令自己变成被敌人赶的羊群。

        正确的战术得用在张正确的人身上,否则就是有高明的战术,用在不适当的人身上,那也只是惨败。

        战术对了,这场战争就不会输,差别在于取得的战果如何。

        对于薛伯陵的指挥,他一点儿都不担心,而他就是帮助薛伯陵来扩大战果的,消耗掉日军的有生力量,就能在今后的战斗中少死一些人。

        “组长,你让大车店老板准备两百个馒头真是有先见之名,要不然,这荒郊野地的,咱们去哪儿找吃的?”

        “吃的还是有的,就是没有这白面馒头好吃。”林邦固(凌安)走过来说道,“咱们的干粮实在太硬了,难以下咽。”

        “来,来一碗肉汤,刚炖的,可香了。”一口锅被抬了进来,大家伙把搪瓷杯集中了过来。

        冷馒头,泡肉汤,一碗下肚还不够,再来一碗不嫌多。

        ……

        “诗音,你醒了?”

        “我,我这是在哪儿?”赵诗音总算是醒过来了,这烧虽然没全退,但也退下去不少,不然人不会苏醒的。

        “咱们宿营了,这是一个废弃的庄子,你发高烧了,幸亏出发之前,组长给我们都配发了急救包,急救包里有退烧针,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众女孩子们一个个都围了过来。

        “我饿了,有吃的吗?”

        “有,你身体弱,不能吃的太油腻,我们把馒头放在水里煮了,刚好你可以吃。”一碗馒头糊糊端了过来。

        “好香呀。”

        “我这里面放了芝麻糊……”

        ……

        休息之前,罗耀来看了一下赵诗音,发现她烧退了不少,又有人专门照顾,也就放心了不少。

        “你这个组长,都快当成爹妈了。”蒙恬(吴琰)看到罗耀回来,放下手中的书卷忍不住说道。

        “没办法,这些人都没经历过这些,不看着点儿不行呀,等他们经历过了,我也就不用那么操心了。”

        “你怎么知道这么做,你好像也是第一次吧?”

        “组长以前可是有过行军经验的,那一次要不是组长,我们整队人马都可能全军覆没呢。”徐济鸿走进来说道。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别提了。”

        “胡组长(徐济鸿),你就给我们大伙儿说说呗?”蒙恬(吴琰)来了兴趣,索性不看书了,问道。

        “秦组,我能说吗?”

        “想说就说呗。”罗耀点了点头,这是他们还没进特训班之前的事情,算不上什么机密。

        “那我就说了,话说那差不多是两年前的事儿了……”徐济鸿开始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