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95章:破匪

第395章:破匪

        出门有匪,大吉大利!

        “虎爷,一个走单帮的,干不干?”

        “干个屁,走单帮的货郎能有多少油水,这种人敢一个人出来,那都是狠角色,你是觉得咱们弟兄命不是命吗?”插翅虎斥了手下一声。

        “是,是……”

        “噗……”

        “谁放屁了?”

        “报告虎爷,我昨天晚上吃的炒黄豆……”

        “他么的,给老子滚远点儿,臭死了!”

        罗耀差点儿笑出声。

        这家伙还挺懂得柿子专挑软的捏的道理,难怪他能在这片地界称王称霸,还能活的这么滋润。

        “大肥羊就在后面,听说还有好多年轻漂亮的女娃子,咱们山上弟兄打光棍的太多了,这一次大家机会来了。”插翅虎说道。

        “虎爷,您挑走最漂亮的那个,剩下的给我们挑。”

        “那还用你说,虎爷我上山这么多年,都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压寨夫人,这一回能圆了夙愿了!”

        “哈哈!”

        ……

        微风送来埋伏在山岗之上这些土匪你的对话,罗耀基本上可以判定这些人的位置了,从骡子上下来,骑着骡子,准备从边上过去。

        同时打开了骡子身上早已调好频率的电台,手指摁在电键上,开始发报给后面汽车上的李孚等人。

        摇晃的汽车上,一名报务员头上套着耳机,电台开着,紧张的等待里面可能传来的电波信号。

        滴滴滴……

        “来了……”罗耀用的是明码,这个时候通讯没必要用密电码了,土匪要是能有电台和截获密电的能力,早就一方诸侯了。

        而且明码大家都熟悉,不需要通过翻译,直接就能读出电报的内容。

        “组长发现土匪了,就在前面山岗上,他们砍了一棵树做路障,人数应该有四十多人……”

        “找地方停车,照计划行事!”李孚抓起一杆步枪,敲了敲开车车头,命令里面的司机道。

        “吴副组长,就拜托你了,如发生意外,我们没有回来的话,你就带着剩下的人返回古镇。”

        “程副官,保重。”霍恬(吴琰)认真的道,队伍里所有女同志除了徐济鸿之外,其他人都在这里了。

        “最多一个小时,你们在这里不要动。”

        “嗯,明白。”

        ……

        安顿好霍恬等人后,李孚和徐济鸿率领剩下的男组员,全副武装,按照早就商定好的计划,迅速的往预定方向移动。

        两辆汽车等了一刻钟后,也才发动起来,缓缓的往前开去,这一路上,他们故意的开的稍微慢了一些。

        而走在前面的罗耀,在脱离土匪视线之后,将骡子寻了地方,藏了起来,背上电台,折返过来,随时与李孚等人汇合,抄这些土匪的后路。

        时间,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

        两辆卡车的出现令突土匪们兴奋不已,一大早就过来,登了好几个小时了,肚子里都饿的不行了,总算把肥羊给等到了。

        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就等插翅虎一声令下,冲下去抢女人,抢东西了。

        “虎爷,怎么只有两辆车,小疤瘌不是说一共有六辆汽车吗?”其中一名土匪疑惑的问道。

        “小疤瘌回来没有?”

        “还没呢。”

        “不管他了,先把这两辆车劫下算了。”插翅虎没考虑一会儿,直接下令道,他这情报还挺准确的,这说明他们在镇上有他的眼线。

        不然怎么知道,罗耀这一路上一共是六辆卡车呢。

        两辆卡车一前一后,相距得有二三十米的样子,慢慢悠悠的行走在盘山公路上,速度虽然不快,但比走路那是要快上许多,就是骑马也差不了多少。

        看到前面路上横在露面上的树桩路障,走在前面的汽车的速度慢慢的缓了下来,后面的卡车似乎也看到前面的异常,司机也踩了刹车!

        “虎爷,车停下来了,咱们下去吧?”

        “二虎子,你带从后面抄后路,剩下的人跟我下去!”插翅虎拔出腰间的驳壳枪,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上嘴唇,一双眼睛腥红如狼眸。

        就在他们起身,准备从半山腰往下冲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枪声,而且还是四条火舌直接对准他们的后背扫射过来。

        那家伙,吓的是这帮土匪亡魂直冒,什么时候让人摸到自己屁.股后面了,简直太吓人了。

        四支花机关在这里派上用场了,形成交叉火力网,虽然准头不够,但是打的这些土匪们一个个抱头鼠窜,不一会儿,就倒下了十几个。

        剩下的人,直接用手榴弹招呼。

        轰轰……

        突然宁静的大山热闹起来,古镇也能听到这样的爆炸上,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不是爆竹。

        古镇是交通要道,又不是没见识过大兵过境,两军交战,老百姓都很熟悉,那爆炸声是什么。

        不用多,几颗手榴弹下去,插翅虎和他的手下们就被炸的人仰马翻。

        “风紧,扯乎!”

        插翅虎到底是土匪头子,反应快,也是多年的经验救了他一名,听到枪声一响,就地就是一个打滚,躲开了一梭子子弹,但是也吓的他后脊梁骨发寒。

        这可是他从匪以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吃饭的家伙要是弄没了,那再多的金钱和美人都无福享受了。

        何况突然来的袭击把他给打懵了,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难道是同行黑吃黑?

        没道理呀,自己最近好像没得罪人?

        插翅虎一边跑,狼狈就跟一只在山林间被人撵的山鸡。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自己被他自己盯上的肥羊目标反过来算计了,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手足无措。

        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可一听这火力,就知道他们比不了,那还不赶紧撤,带头撒腿就跑……

        插翅虎这一跑,土匪们哪还有半点儿士气,纷纷抱头鼠窜,跟在后面一通跑。

        “穷寇莫追!”

        李孚等人追的兴起,差点儿忘记罗耀的叮嘱了,幸亏罗耀及时出现,制止了他们这种脑热的行为。

        “咱们的目的是安全通过,剿匪的事情不是我们的任务,咱们赶紧离开!”罗耀命令一声。

        “组长,这些受伤的土匪怎么办?”邓毅(马欢)问道,现场打死的土匪并不多,也就七八个,剩下的都是被打伤的,走不了的,加起来有十五六个,剩下的土匪都跑了。

        这个战果倒也相当正常。

        就凭李孚这些没上过战场的人,大部分都是密译室的冲在前面,好歹都是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只是没有正式上过战场而已,第一仗能打成这样就不错了,当然主要是战法得当,加上从背后袭击,发起攻击突然性,还有火力压制等等,才一举击溃这支土匪。

        土匪打仗,大多数凭的就是一口气,这一口气一泄,那就输了,这口气尤其是土匪头子的勇气为主,当家的一泄气,手底下人还拼命干什么?

        军队就不一样了。

        如果碰到的是一支日军,哪怕是地方守备队,罗耀也不敢这么干,就算一样的算计,只怕日军一个反击,全军覆没的会是自己。

        “组长,这些武器怎么办?”

        “有用吗?”

        “没多大用。”李孚(程颂)说道,用惯了精良的武器,那看得上这些破铜烂铁,尽管这些破铜烂铁在当下的中国还是不可多得武器。

        “毁掉吧,免得留给他们再害人。”罗耀吩咐道,这些武器留下来,肯定还会被土匪捡走,他们拿回去还会继续招兵买马,祸害一方,所以,还不如毁掉。

        简单收拾一下,打扫了一下战场,清点了一下伤亡,居然只有几个擦伤,简直幸运极了。

        把路障搬开后。

        所有人上车,迅速的沿着山路继续前进,至于那些的受伤的土匪,则丢在山路上,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这还是看在都是中国人的份上,没下杀手。

        这里面有一个能够幡然醒悟,改过自新,那都是一桩功德。

        “组长,要不要给吕副总编传个信儿了,让他们马上出发跟我们一起走?”邓毅(马欢)建议道。

        “咱们不是保姆,既然已经跟他们分开了,就没有必要再去招惹麻烦,还是赶紧走为好。”李孚(程颂)说道。

        林邦固(凌安)附和道:“程副官说得对,带上他们一起走,我们还要分心照顾他们,现在我们自己走,就没那么多顾忌了,还能加快速度。”

        “倒也是,跟他们一起,真是走不快,没走多远,就要休息一下,这么走下去,别说一个星期了,就是半个月也未必能到。”邓毅(马欢)点了点头。

        “走吧,前方战事激烈,我们必须争分夺秒,尽快赶到湘城。”罗耀吩咐道。

        ……

        薛伯陵对罗耀率领的“X”侦破小组并不太在意,但代理参谋长吴学新并不这么认为,他让情报参谋随时关注“X”小组的动向,一有消息,第一时间汇报给他。

        “参谋长,‘X’小组汇报,他们已经离开古镇,预计今晚可以抵达同仁,顺利的话,明天可以抵达黔阳。”

        “这速度够快的。”

        “他们乘坐汽车,人员都是轻装,走的是公路,自然比较快了,就是如果碰上下雨的话,那就不好说了。”情报参谋说道。

        “有这个‘X’小组成员资料吗?”

        “没有,为防止泄密,这个小组所有人的资料目前都处在保密当中,除非以战区司令长官的名义申请查阅,否则,我们无法获知准确的资料。”

        “只有薛长官才有资格吗?”

        “是的,我们得到的回复就是这样。”情报参谋无奈的说道。

        吴学新点了点头,如果他想知道“X”小组的情况,还真的亲自去找一下薛伯陵,只有他才有这个权力请求调阅相关档案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