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83章:立场

第383章:立场

        “怎么样,老迟,你都看了十多分钟了,有没有用,给句话?”罗耀把带回来的四本手抄密码本交到了迟安手中。

        迟安坐在罗耀对面仔细翻看了十几分钟,一句话都没说。

        “站长,有用,但具体能帮我们多少,还需要分析和计算一下。”迟安终于合上手中的密码本,郑重的说道。

        此事已经过去他拿到这四本密码本超过半个小时。

        “行,密码本先交给你,有什么情况,随时沟通。”罗耀直接说道。

        “好的,站长,我能问一下,这四本密码本是从哪儿得到的?”迟安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四本密码本是我军统潜伏日占去的情报人员冒险从日本人那里获得的,至于获得的方法和途径,你就没必要知道了。”罗耀解释道。

        “嗯,我懂了。”

        “对了,老迟,晚上我和宫副站长要出去一趟,你代为值一下班,等我们回来后,你就可以下班了。”

        “好的。”

        ……

        晚上,罗耀和宫慧都出去吃饭了,身为秘书的姜筱雨也请了假,长官不在,她也什么要紧的工作。

        老吴从山城红十字总院出院后,在宫慧的安排下在沙坪坝租了一个小院,暂时在这边修养。

        姜筱雨还出钱给他找了一个年纪略大的女护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早上过来,晚上回自己家。

        “小姐,你怎么又买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老吴只是一条腿骨折,另一条腿是好的。

        正常上下床,自己方便都还是可以的,只是其他活儿做不了,暂时呢只能当一个“米虫”。

        “大夫说了,你这腿需要补充钙物质,才能长的快。”姜筱雨放下一堆营养品,说道。

        “哎,我都胖成这样了,再吃,就走不动路了。”老吴无奈的苦笑一声,吃的太好,也是一种罪过。

        “没事儿,你要是胖的别人认不出来才好。”

        “我说画眉同志,你这话伤人心了,我不是不想走,这不是上级有指示,咱们还得配合好工作。”老吴道。

        “我知道,就是太危险了,你不知道,那个秦,罗耀多狠毒,今天从江城回来一个女特务,被误会了,抓到警察局了,他去了一趟,抓他的警察就死在了医院。”姜筱雨咬了一下嘴唇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老吴微微一皱眉。

        “就今天早上,我也是听说的,具体什么情况我也没敢多问。”姜筱雨道,“我怕被人怀疑。”

        “谁跟你说这事儿的,你得第一时间报告给宫慧。”老吴听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为什么?”

        “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人很显然是居心不.良。”

        “居心不.良,为什么?”

        “如果他只是对你一人说,只怕你过去跟罗耀的关系已经不是秘密,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有人故意的散播不利于罗耀名声的谣言,这问题就严重了。”老吴分析道。

        “福叔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对付罗站长?”

        “你们密译室也不是铁板一块,罗耀吞下了军统特种技术研究室,但他毕竟根基浅,韦大铭那些人是不会放过对密译室的渗透和掌控的。”老吴分析道。

        “那我该怎么办?”姜筱雨问道。

        “你是宫慧的助理兼秘书,除非你愿意去给韦大铭的人当卧底,否则他们一定会把你算在跟宫慧是一伙儿的。”老吴继续道,“你是选择帮韦大铭,还是跟宫慧一条道走到黑呢?”

        “福叔,您说呢?”不管怎么说,老吴也是一位资深的地下工作者,无论见识还是经验那都在姜筱雨之上。

        “且不说,你有这个能力能够跟韦大铭这些人周旋,就算你有,你若是跟韦大铭沆瀣一气的话,到时候,必然会逼的宫慧对你狠下杀手,她可不是善男信女,真要对你动了杀心,你是躲不过去的。”老吴道,“而你这种行为在外人眼里也会是恩将仇报的典型,这对你是相当不利的。”

        “嗯,我明白。”

        “韦大铭的人找过你了?”

        “通过我室友给我传过话,但我没有理会。”姜筱雨点了点头。

        “那你要小心你室友了,她很可能已经被韦大铭的人收买了,军统是一个大染缸,单纯的人进去,想要抵挡住那些诱.惑,保持初心不变,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老吴提醒姜筱雨一声道。

        “是,我知道,但她跟一直关系不错,我若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宫慧,那她很可能就……”姜筱雨说不下去了,军统内部的残酷她虽然没见过,可也听了不少,犯了错的直接被关起来,尤其是女孩子,那真是人间惨剧。

        “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宫慧在试探你呢?”

        “试探,她对我的试探还没有结束吗?”姜筱雨惊讶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别把这些军统特务想简单了,尤其是宫慧这种在日占区潜伏过的,她真正信任的人很少,别说你这样的身份了,她把你调到身边,难道不是有其他的目的吗?”

        “这……”

        “她调查过你,知道你过去的身份,而对她来说,你也可能成为她的敌人,女人对情敌下手绝不会手软。”

        “可是,我怎么才能让他相信我呢?”姜筱雨问道。

        “我不知道,要不是上级把你派过来了,我肯定不会同意的。”老吴说道,不得不说,上级出的这道难题,真是很难化解。

        也不能怪,上级也是出于任务的考虑,才选中的姜筱雨,一个熟悉的人过来,更容易进入工作状态。

        “我是不是在密译室找个人谈恋爱的话,会不会打消宫慧对我的疑虑?”姜筱雨问道。

        “这倒是个办法,反正军统现在的家规,抗战期间禁止结婚。”老吴坐直了起来,“不过,这要是军统的人,时间长了,怕是会露出马脚,这样,不一定非要在密译室内部,我来想办法。”

        “嗯,我知道了。”姜筱雨点了点头。

        “对了,那个人跟你联系了吗?”老吴问道。

        “还没有,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为何这么长时间没有跟我联系。”姜筱雨有些委屈。

        “他不跟你联系,或许有他的考量,你不用着急就是了,好好做你的工作。”老吴安慰一声。

        罗耀不跟姜筱雨联系,应该是觉得姜筱雨还没能达到宫慧完全信任的程度,冒然让她做事儿,会给她带去危险。

        潜伏工作并不是马上就要进入工作状态的,通常都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静默的,甚至还有几年都不唤醒的冷子。

        姜筱雨的作用并不在现在,而是在将来。

        组织上,也是未雨绸缪,在密译室内部,需要有一个人随时可以配合他的工作,为他打掩护。

        “福叔,今天是不是该换药了?”

        “嗯,林大夫下午来过了,给我看了一下,顺便换了一下药。”老吴点了点头,“所以,就不用麻烦你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一个女孩子,走夜里也不安全。”

        “没事,我带着枪呢。”

        “他们还给你配枪了?”老吴惊讶道。

        “嗯,密译室的所有人都要求有一定的射击和搏斗技能,就是那些技术员也配枪的,只不过他们平时工作和生活都在兽医站,配枪给他们也用不上,都是集中交给枪械室管理,外出的时候可以领枪防身。”姜筱雨道。

        “开过枪吗?”

        “开过,我在老家的时候就练过,不过那时候练的是长枪还有驳壳枪,他们发给我的是勃朗宁,就是那种小枪。”姜筱雨从腰间拔出一把枪来。

        “哎呀,好枪也,好久没摸过了。”老吴见到手枪,就像是见到了多年前分开的恋人一般。

        在手里把玩了一小会儿,这才依依不舍的把枪还了回去:“赶紧回去吧,我这边你也别常来,我一个下人,你一个大小姐,常来不合适。”

        “这有什么,我在山城没什么亲人,就您一个,您在这儿养伤,我有空过来看您,谁也不好说什么吧?”

        “回吧,从这里回去,且要走一段路呢。”

        “不远,我骑脚踏车过来的。”

        ……

        市区,邹容路上,新味腴饭店。

        最好的包厢。

        这罗站长请客,作为老板的沈夕锋还不使出浑身解数,把最好的菜肴和服务都呈现出来。

        “沈副大队,我们今晚就是个小型的同学聚会,你还亲自过来了。”老板沈夕锋亲自到门口迎接罗耀等人。

        “罗站长能选择在鄙人饭店请客,那是沈某人的荣耀。”沈夕锋刚立了功,收到了上面的嘉奖,这一切都是因为罗耀的缘故,自然要巴结了,而且今晚自己顶头上司沈彧也来吃饭,他凑不上桌,也要来敬上一杯酒的。

        不然那不是不懂事嘛。

        “嘿嘿,有心了。”罗耀报以微笑,人家客气,自己也犯不着黑脸,再者说了,他跟沈夕锋也无冤无仇的。

        “罗站长,宫副站长,几位楼上请。”沈夕锋确实热情,也让徐济鸿领略到了罗耀如今在山城的能量。

        组长不管在哪儿都能混的风生水起,临训班的学员当中,怕是只有这一份儿了,便宜宫慧这个母老虎了,要是当初分组的时候,她跟罗耀一组的话,现在陪在身边的岂不是自己?

        哎,谁能想到当初一个走后门的,居然能成为临训班最耀眼的一个,悔婚的那个韩家女要是知道,该后悔死了吧。

        不过人家爹现在当了伪政府的大官儿,自己也当了阔太太了,人家估计就算知道了,也瞧不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