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77章:大发现

第377章:大发现

        这一个夹墙,一条往下的楼梯,应该是通向地下的,因为他和宫慧根据台阶的高度和数量计算了一下。

        至少往下走了七八米。

        书房在二楼,按照别墅建造的高度的话,此刻他们差不多深入地下三米到四米之间,明显是在地下了。

        这栋别墅地下是挖有防空洞的,入口还就在别墅一楼储物间。

        这里的空气很干燥,而且没有一点儿憋闷感,很明显这里面有非常好的通风设施,显然建造这个别墅的时候是花了心思的。

        每隔两三米就有一盏灯,尽管灯不是很亮,但最基本能照见脚下的路,探底后,直接就来到以上门前。

        居然是密码锁。

        在山城,除了银行的地下金库,罗耀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密码锁,门的样子看上去很老旧了。

        这个别墅建成也就不到一年时间,这门至少有二三十年以上,应该是从某个地方拆下来装到这边来的。

        “四海钱庄……”

        铁门上还有字,但是大部分被人磨掉了,剩下的一些还没有磨掉,应该是订购款,还能辨认出来。

        这种大型密码锁谁都没开过。

        “把管家带下来!”

        “是!”

        高天魁的管家被押了下来,来到铁门前。

        “打开它!”罗耀手一指,命令道。

        “长官,我不知道密码……”

        宫慧一拳轰在管家的小肚子上,管家瞬间疼的腰弯了下去,一张脸红的跟煮熟的大虾一般。

        “知不知道密码?”

        “知道,知道……”管家立马求饶不止。

        “知道,还特么废话,你是想死不成?”宫慧冷哼一声,上千一把,将人推到铁门口,喝斥一声。

        “别耍花样,我知道这种密码锁有防错救治,一旦输入三次错误,就会自动锁死。”罗耀提醒一声,“别让我找理由杀你。”

        “是,长官。”管家知道自己蒙混不过去了,这些人显然都是大有来头的,不然不会懂得这么多。

        密码锁转动之下,里面传来“卡簧”咔咔的声响,罗耀也在听,虽然他没破解这种锁,但原理是知道的。

        而且他的耳力超强,如果管家搞鬼,声音不对,他是能够听出来的,甚至他可以在管家开门试错的时候,找到正确的密码。

        只不过,这种本事儿,能尽量不显露,还是不显露的好。

        管家这一次似乎乖多了,配合的很不错。

        最后一声“咔嚓”,是锁簧归位的声音。

        门开了。

        转动门上的铁环,铁门在内部铰链的作用力之下,缓缓的打开来。

        电灯亮了。

        里面是一个坚硬的花岗岩砌成的石室,目测是三十个平方左右,郑重是一个工作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工作,还有一台铣床,铁架子上摆放了各种武器,有重机枪,轻机枪,各种型号的,以及步枪,琳琅满目,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枪械博物馆,角落里还看都两门迫击炮,德国造的80毫米重型迫击炮,炮弹若干!

        这铁架子上的军火,装备一个营那是没有问题的,这家伙是有这方面的爱好,还是他想造反?

        最令罗耀吃惊的是进门后的西南角,一张办工作上,一字排开居然是四台大功率电台,看电台上面的标识型号,应该是德制的。

        “电台位置谁都不要动,马上把温学仁叫过来。”罗耀吩咐跟在宫慧身后一名队员一声道。

        “是,站长。”

        “学仁看到这些电台,估计会激动的发疯。”罗耀嘿嘿一笑。

        这里还有一张折叠的行军床,床上的被褥折叠的一丝不苟,伸手摸了一下,没有发霉,也没有发潮,应该是经常有人睡在上面。

        难道是高天魁?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实用的装备,有些罗耀自己都没见过,但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很实用的东西,打包带回去可以慢慢研究。

        最重要的还是墙角那只跟人一样高的保险箱了,看品牌应该是英国集宝的,这是个生产保险柜超过百年的企业。

        只要接触过保险柜的生产,都知道这个品牌。

        “知道怎么开吗?”罗耀扭头问那管家一声道。

        管家似乎还沉浸在刚才宫慧那一拳的滋味中,听到这个询问,连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你不会开?”

        “长官,这个我真不会开,钥匙和密码都在先生手上。”管家吓的魂儿都没了,宫慧那一拳虽然没有要他的命,可那滋味完全是半条命没了。

        “把多萝茜小姐叫下来吧,高天魁的保险柜的钥匙,他应该知道放在什么地方。”罗耀吩咐道。

        片刻后,多萝茜被带下来。

        “保险柜钥匙,我想想……”多罗茜见到地下石室内的情景也是吓了一跳,听到罗耀的问题,马上在脑海里思考起来。

        “我想起来,在我梳妆台一个盒子里,有一把钥匙,他跟我说,这把钥匙是在银行租的一个保险柜,存放了一些文件。”

        “高天魁随身不带钥匙吗?”

        “没有,我从未见过他带什么钥匙在身边,如果有钥匙的话,应该就是那把了。”多萝茜。

        “带人,去把钥匙取过来。”罗耀命令一声。

        上去,取来钥匙,插入保险柜的锁孔,果然是严丝合缝,这个高天魁还真是聪明,把这么重要的钥匙就交给了情.人。

        这谁又能想到呢?

        反正只要他想使用的时候,直接去取就是了。

        但是光有钥匙还不行,得有密码,没有密码,也打不开这个保险柜,不过,这种二十年前的老古董,对于经过特殊训练的特工来说,问题不大。

        “大哥,要不然我来试试?”李孚从上面下来,看到密码柜,有些跃跃欲试道。

        罗耀点了点头。

        李孚的技术在临训班也是不错的。

        这种技术含量不是很高的密码锁,对他来说应该没多少难度。

        李孚走过去,先仔细观察了一下密码柜上转子,然后,才用耳朵贴着保险柜的门上,小心的转动上面的转子。

        李孚聚精会神的在开锁,其实罗耀也在听着,石室里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

        五分钟过去了!

        李孚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很明显,他此刻的压力不小,这样大型保险柜,他也是第一次尝试开锁,这跟在临训班训练还是有区别的。

        他很在局本部很少有实践的机会,还是到了防空司令部之后,才有机会把所学的上手了一边。

        “李孚,静心,不要管其他。”罗耀开口提醒一声。

        李孚点了点头,缓缓的闭上眼睛,手指慢慢的转动转子,动作非常轻,就跟抽火柴棒的游戏差不多,手不但要稳,还不能太快。

        哒。

        哒,哒……

        “大哥。”李孚一睁眼,开口说道。

        “小心。”罗耀提醒一声,保险柜不见得就是安全的,有的时候如果不是本人打开,是会很危险的。

        总之小心无大错。

        李孚缓缓的拉开保险柜的门,待看到那门上居然还有一个钩子,钩子上套着一个铁环,而铁环的另一端则是一枚固定在柜子里面的手雷!

        如果他稍微用力把柜门来开,铁环上的引线就会撤掉手雷的保险针,然后手雷就会马上爆炸!

        如果是保险柜的主人的话,自然知道这个陷阱,而不是的话,手雷一爆炸,这这间石室内所有人都活不下来。

        把钩子上的铁环取下来,再把保险柜的门打开,将手雷取了出来。

        “大哥,幸亏你提醒的及时,不然的话,危险了。”李孚见到手雷的时候,后脖子都吓的凉了。

        “美式手雷,触发式引信!”罗耀接过李孚手机中的手雷,看了一眼说道。

        触发式引信。

        那就是没有任何延迟时间,如果是延时引信的话,那起码还有一个闪避的机会,触发式你根本就没办法逃。

        这家伙太阴险了,众人俱是吸了一口冷气。

        这要是爆炸了。

        这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得报销了。

        “站长,您看,金条!”保险柜的门被打开,露出里面物品的真面目,一排排摆放整齐的金条简直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目测一下,至少上百根。

        一根金条重约312.5克,十两,民国的度量衡一斤是十六两,一两约等于31.25克,这个重量差不多跟1盎司差不多。

        按照美元与黄金兑换的比例,一百根金条大概是312.5斤左右,这样一百根大黄鱼折算下来有十八万美元。

        除了金条之外,还有美金和英镑纸币,还有一些珠宝玉器,最值钱的应该是下面的股权文书和契约。

        这家伙保险柜里的财富保守估计一下有上百万。

        “所有金条,纸币,文书和契约,全部登记造册,李孚,这件事交给你来办。”罗耀把清点保险柜内物品的任务交给了李孚。

        “是,大哥。”

        “多萝茜小姐,我答应过你,会从高天魁的财富中抽出十分之一给你,并且送你离开中国,返回你的祖国,你想要什么,黄金还是美金或者其他货币,我都可以帮你兑换成你想要的。”罗耀直接对多萝茜道。

        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是没有多萝茜的帮忙,他们想要拿下高天魁的别墅,只怕是不那么容易。

        这是她应得的。

        “我不知道他有这么多钱,我只要三万美元,然后一张从香港返回欧洲的船票。”多萝茜也被高天魁拥有的财富吓住了,她在中国多年,太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了,如果她拿的太多的话,只怕会不轨的人盯上的。

        罗耀有些惊讶于这个漂亮的白人女子,她真的是和聪明,三万美金,不算多,但也不少了。

        既能保自己全身而退,又不至于被人觊觎,还能赢得她的好感。

        “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