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74章:奥斯本说得对

第374章:奥斯本说得对

        “奥斯本说的没错,你还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男人!”看到罗耀递过来徐贞填的加入军统的表格,宫慧忍不住啐骂一声。

        罗耀笑了笑:“宫副站长,你帮我想的太狭隘了。”

        宫慧眼珠子一转:“你是故意的?”

        “你说呢?”罗耀反问道,“如果徐贞真的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个人,那我们为何不陪她把这出戏演下去呢?”

        “你怀疑……”

        “我不确定,反正,她去香港后,再回来的时机有些巧了。”罗耀点了点头,“有时候巧合都是人为制造的,这一点你我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制造巧合本来就是我们擅长的。”

        “那她为什么要把那本《大地》拿出来呢,难道她已经知道我们锁定了高天魁了,奥斯本应该不知道李孚的事情?”宫慧疑惑的一声。

        “是不是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罗耀嘿嘿一笑。

        “反正动脑子的事情你来,我才懒得考虑那么多。”宫慧白了罗耀一眼,这动脑子的事情的确不适合女人。

        “我让你挑的人呢?”

        “孟小海,周志豪,李文波和刘阳四个人,你觉得怎么样?”宫慧说道。

        “嗯,可以。”

        这四个人罗耀知道,都是从慈恩寺训练班出来的,格斗水平排列都排在前列,这一次是秘捕行动,自然需要格斗水平高的。

        宫慧挑选的这四个人自然是极为合适的。

        ……

        给奥斯本和徐贞安排了一个单间休息。

        “亲爱的,罗跟都跟你说什么了?”奥斯本很紧张的问道,他担心罗耀会威胁徐贞,让徐贞主动离开他。

        徐贞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没说让你帮忙吗?”

        “这个倒是说了,我也答应了。”徐贞道。

        “你答应了?”

        “我不答应的话,岂不是让你难做,再者说,这件事对我来说,其实也就是举手之劳。”徐贞道。

        “我还担心你会反对呢,刚才宫小姐也跟我谈了,希望我能配合这一次的行动。”奥斯本道。

        “我不知道那位罗长官想要干什么,就凭他曾经救过我的命,他开口找我帮忙,我也无法拒绝。”徐贞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这是救命之恩。”

        “贞,你真的是太善良了。”奥斯本感动不已。

        ……

        “老齐,通知‘刀鱼’,我要将他。”

        “现在?”

        “对,就上去,老地方见。”

        “好的,站长。”齐志斌忙答应以上,“刀鱼”是李孚的代号,“密译室”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晚上的行动,肯定需要李孚的配合,不然,抓捕行动队员怎么才能悄无声息的进入日耳曼大厦。

        万一日耳曼大厦内部有高天魁的眼线,这就麻烦了,所以,必须通过李孚将抓捕队员安全的安排进去。

        ……

        沙坪坝街,大世界戏院。

        李孚接到齐志斌的电话,就找了个理由,换了一身便装,从防空司令部出来,上了一辆黄包车。

        直奔沙坪坝而来。

        “大哥,怎么突然约见?”李孚并没有在大世家戏院门口下车,而是距离一段路下了车,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后,才买了票进了戏院,上了二楼。

        “急事,没尾巴吧?”

        “没有,我这一路过来都小心观察过了。”李孚点了点头。

        “今晚,在日耳曼大厦秘捕高天魁!”罗耀说道。

        “什么?”李孚闻言,大惊失色,要不是周围都是人,他都失声喊了出来了。

        “已经有确凿的证据怀疑高天魁就是我们要找的‘午夜幽灵’,所以,必须采取果断手段秘密抓捕。”罗耀解释道,“这里面也有你和周晓莹的功劳。”

        “我的功劳?”

        “你跟周晓莹在高天魁别墅拍摄的照片佐证了我们对他身份的认定,今晚我们在日耳曼大厦设局对高天魁秘密抓捕,需要你的配合。”罗耀道。

        “高天魁这个人出行都是带保镖的,而且非常谨慎,一旦不慎,很容易会酿成伤亡。”李孚点了点头。

        “我需要你帮我安排一些人提前进入日耳曼大厦,但不能让大厦里的人警觉,我们现在并不清楚日耳曼大厦内有没有高天魁的眼线,所以,现在行动都必须要保密的前提下。”罗耀解释道。

        “几个人?”

        “四五个人。”

        “高天魁虽然断了了一只胳膊,其人很有战斗力,我听江源说过,他一只手还能直面三五个人不落败。”李孚道。

        “这你放心好,今晚必要的时候六哥和宫慧会出手的。”罗耀点了点头。

        “我可以用顶楼卫生间漏水,找人修理的名义,安排咱们的人进入,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了。”

        “这个借口很好。”罗耀点了点头,“只是大哥,既然要秘捕高天魁,你为什们不让我来设局,我的身份,不比那个徐贞更容易吗?”

        “你设局,什么名义呢?”

        “我跟周晓莹能够搬入日耳曼大厦,这不是高天魁一手促成的嘛,我以感谢的理由请他来日耳曼大厦做客,这不是顺理成章的理由吗?”李孚道。

        “你用这个理由请他吃饭,随时都可以,假若他说今日无空,换个日子呢?”罗耀反问道。

        “这……”

        罗耀可是把“兽医站”封了起来,目的就是不让消息传递出去,“封站”时间不可能太长的,他不可能给李孚时间也安排。

        而徐贞是最好的选择。

        “行了,赶紧回去准备吧,徐贞那边应该把请柬送到高天魁的别墅了,如果今晚不来的话,还得有备用计划。”

        “好。”李孚答应一声,匆忙离去。

        下面的事情,自有他跟宫慧对接,宫慧以周晓莹过去交好姐妹的身份直接进入日耳曼大厦。

        ……

        罗耀再去局本部总务处找沈彧,晚上的行动,显然不是“密译室”一家能够承担的,罗耀还需要外围保障。

        一旦抓捕出现意外,发生激烈战斗,必然需要疏散人群,以及增援力量。

        这时候就需要警察局侦缉大队配合了。

        沈彧早就总务处办公室等他了,他一大早就接到了戴雨农的电话,让他配合罗耀的秘密抓捕行动。

        罗耀到来后,跟沈彧详细讨论了秘密抓捕的细节方案,当然,这是备用的方案,第一套方案,也就是在高天魁进入日耳曼大厦,抓捕失败后,将要执行的第二套抓捕方案,秘密抓捕变为公开抓捕。

        同时,局本部特务总队也会在第一时间对“午夜幽灵”电文中的名单上的人员实施控制措施。

        当然,如果秘捕高天魁成功,对于“名单”的人员控制就会暂缓执行,因为“名单”上的人员很可能不是高天魁这个汉奸情报组织的全部,如果实施全面抓捕,那必然会有漏网之鱼。

        所以,如果能秘密抓捕高天魁,拿到完全的“名单”的话,那是最好的结果。

        这个行动参与的部门很多,除了“密译室”和侦缉大队之外,还有山城卫戍司令部稽查处已经特务总队和宪兵司令部。

        这次行动很大,戴雨农亲自去黄山官邸面见了总裁,总裁亲自写了一份手令,着令军统局全权负责侦办此案。

        戴雨农亲自担任总指挥。

        罗耀还捞了一个抓捕“午夜幽灵”的侦讯组组长的临时官职,沈彧是副组长,宫慧是行动队队长。

        下午,罗耀和沈彧被戴雨农拎过去开会。

        山城卫戍司令部稽查处处长陶一山,军统局特务总队总队长王兆奎,山城宪兵司令张镇,还有山城警察局局长唐毅,以及军统山城站站长……

        这些人都是老资格,就沈彧和罗耀两个小字辈,参加这种保密级别这么高的会议还是头一次。

        会上,戴雨农让罗耀大致将破译“午夜幽灵”密电的经过解释了一遍,然后就拿出一个名单来,分配各自的任务。

        当然,这个名单明显缩水了一些,罗耀心知肚明,没有发言,反正,他只需要完成自己那部分的任务就行了。

        其他的,他不想掺和。

        他立下的功劳已经足够大了,就是戴雨农现在宣布晋升他的军衔,估计在军统局内也没有人反对。

        “局座,罗站长这么能干,要不然让他兼任我们稽查处的副处长吧?”陶一山突然抛出一个建议。

        啊?

        不但罗耀傻眼,就连戴雨农也有些发愣,陶一山跟罗耀从特训班的时候就有恩怨,他怎么突然这么好心,还建议让罗耀来稽查处担任他的副手?

        “攸宁,你怎么看?”戴雨农略微沉吟,当面拒绝显然是不好的,但如果同意的话,显然又是不合适的。

        这明显是让罗耀自己主动推辞。

        罗耀当然明白,自己虽然在军统内有些功劳和地位,但跟陶一山这些老资格相比,还相差甚远,还不到跟他们直接抗衡的时候,同时他也知道戴雨农并不想让他身兼多职,给他的兼职身份不过是为了他有时候好办事儿,而并非让他去掌握实权。

        “感谢陶处长的举荐,学生自问资历尚浅,经验不足,负责一个密译室已经是兢兢业业,殚精极虑了,若是再兼任稽查处要职,只怕是难以兼顾,贻误党国大事,百死莫赎。”

        “攸宁还年轻,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不必急在一时。”戴雨农微微一点头,算是把这件事给带过去了。

        散会后。

        “陶一山这是想要捧杀你。”沈彧与罗耀走到一起,小声的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才没搭他的茬儿。”罗耀又不是傻子,陶一山跟他是有旧怨的,他会这么好心举荐自己?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家伙不安好心。

        “你要小心,这一次有立下大功,只怕这些人会针对你,等着看你犯错呢。”沈彧道。

        “嗯。”罗耀点了点头,任何人只要做事儿,都会犯错,不犯错的人,那真是要小心了。

        罗耀肯定会犯错的,不犯错的话,以戴雨农多疑的性格,他也是不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