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73章:睚眦必报的小男人

第373章:睚眦必报的小男人

        回到兽医站,罗耀就将宫慧叫进办公室。

        “挑选精干人手,不要多,四到五人就行,要聪明点儿,机灵一点儿的。”罗耀吩咐一声。

        “有行动?”

        “嗯,明天晚上,等我通知。”罗耀需要进一步的安排,但是人手必须先有所准备。

        “那今天晚上真的所有人都不允许离开吗?”

        “是的,未免消息走漏,明晚行动之后,才能解禁,这是规矩,你懂的。”罗耀点了点头。

        “可是很多人已经连续加班数日了,本来他们该回去休息了?”

        “把宿舍腾出一部分来,让大家伙轮流休息,安抚大家的情绪,让大家理解一下。”罗耀。

        “那陈祖勋他们明天返回山城,怎么办,我们得派人车去接呀?”宫慧询问道。

        “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们回来后,暂时住在咱们给密检所安排的那栋别院,先休息一晚上。”

        “好吧,既然你都安排好了,那我这边尽力配合。”宫慧点了点头。

        “参与‘午夜幽灵’密电码破译的所有人员进行集中安排休息,不要让他们跟其他人员接触,尽量的降低对密译室正常工作的影响。”罗耀指示道,“晚饭后,通知各科室小会议室开会。”

        “好的。”

        ……

        “安排一下,我要跟徐贞小姐单独谈话。”吃过晚饭后,罗耀吩咐齐志斌一声,能否将高天魁诱骗出来,徐贞是关键。

        “好的,我安排在会后。”

        “嗯,会议时间不会太长,估计八点钟就能结束。”罗耀道,“你安排在八点半左右吧。”

        “是,站长。”

        ……

        从小会议室出来,已经八点十分了,都是罗耀在安排工作,重点是保证在“封站”期间的所有人的工作和生活的平稳,当然,还有情绪安抚工作。

        如此“封站”,密译室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但这种保密单位,对于这种保密措施早就该有心理准备了。

        在参加工作的培训中就有此类的说明。

        所以,大家心理上并没有太大的抗拒,“封站”只能说明事情的严重性,而只要他们不出站,不乱打听消息,基本上都不会有问题。

        “老迟,咱们密译室是核心保密单位,以后此类的事情随时可能发生,你要跟下面的人多解释,请大家理解,为了保密,个人做出一些牺牲是值得,如果泄密,后果那不是谁都能承担的。”

        “明白,站长,你就放心好了,反正吃住都有站里管着,家里报个信儿就行。”迟安道,“就是孩子。”

        “孩子不用担心,我会安排人统一照顾。”罗耀道,向迟安这样夫妻两人都在密译室工作的并不多,但也是考虑到的,会上他都做了说明。

        “站长想的周到,那我们就更应该服从大局了!”吴玉良附和一声。

        “大家回去之后,要解释到位,有什么特殊情况的,第一时间汇报,找我或者宫副站长都行。”

        ……

        “罗,你要找我的贞单独谈话?”奥斯本从后面追过来,一起进了罗耀的办公室,问道。

        “对,有些事情请她帮忙?”

        “我要求在场。”

        “不行,就算你跟徐小姐是情侣关系,她也是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和隐私的。”罗耀直接拒绝了。

        “好吧,但请你不要让她做危险的事情,这算是我的一个请求?”奥斯本无奈的一声道。

        “放心吧,她只是个普通人,我也不会要求她去干危险的事情。”罗耀点了点头。

        ……

        徐贞被请到一间屋子,里就两张椅子和一张桌子,当然,还有一盏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白炽灯。

        房间内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一扇窗户,外面还是用铁条焊死了。

        说是谈话室,这更像是一间囚室。

        “徐小姐,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帮助,你找到的那本英文小说《大地》帮了我们大忙了。”实事求是,徐贞找到《大地》,确实客观上帮助奥斯本完成了对“午夜幽灵”密电码中报头暗码的破解,破解报头暗码,就等于拿到了破译“午夜幽灵”密电码的钥匙。

        这把钥匙至关重要,没有钥匙,是开不了锁的。

        迟安就卡在这上面差不多两月时间了,都是毫无进展。

        而找到了钥匙,破解密码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只要是密译室内的任何一个懂加密原理的人都能轻易的将密电码破解开来。

        密电码破译就是一个寻幽探秘的过程,这种不断解开谜底的乐趣是外人是无法理解的,而且一旦解开谜底,那种成就感也是无与伦比的。

        这就是密码破译的神奇之处,有时候还能让人欲罢不能。

        “罗先生客气了,能帮到你们的我很高兴。”

        “谢谢,不过,眼下有一件事,我想请徐小姐再帮一次忙。”罗耀也没打算绕圈子,直接说道。

        “您说。”徐贞微微一颔首,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早在她和奥斯本被绑架,罗耀跟宫慧一起出现解救她们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那个让她感到恐惧的女人,其实是这个姓罗的手下。

        而且她们两人之间还有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这是出于女人的直觉。

        “我想请你帮我设一个局,请一位客人明晚到日耳曼大厦做客。”罗耀就这样平静的看着徐贞。

        徐贞眼角微微的往里收了一下,这点儿微表情完全落入罗耀的眼里,他知道,这个女人听懂了。

        “请问罗先生,这个客人很重要吗?”

        “当然,非常重要,我需要请他过来了解一些事情。”罗耀点了点头。

        “请客的理由呢?”

        “徐小姐乔迁之喜。”罗耀道。

        “小女子明白了,您有什么吩咐就是了。”徐贞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拒绝不了,还不如直接答应呢。

        “此人名叫高天魁,我想徐小姐是认识的,你跟他家中的那位还是很好的朋友,对吗?”

        “您说的是多萝茜小姐吗,她之前也住在日耳曼大厦,跟我住对门,我跟她的关系算是比较近的。”徐贞解释道。

        “很好,这一次你乔迁之喜,你请她和高天魁一起前来,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不会。”

        “很好,明天晚上,你看还有相熟的朋友,一起请过来,人数不要超过八人,就可以了。”罗耀道。

        “奥斯本呢?”

        “他当然会去,你从日耳曼大厦搬离,他是最大的功臣,他如果不出现,怎么行呢?”罗耀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罗先生。”

        “对了,你跟奥斯本什么时候办酒席?”

        “办酒席?”徐贞眼神微微愣了一下,眼神之中明显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奥斯本说,他要娶你为妻,他难道还没有向你求婚?”

        徐贞一下子羞的从脖子到耳根都红了,低头道:“我还没有听他提过这件事。”

        “抱歉,我以为他已经跟你求婚了,他应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罗耀歉意一声,“不过,如果徐小姐若是真想跟奥斯本先生结婚的话,可能会有一些麻烦。”

        “什么麻烦?”

        “奥斯本先生是我们军统的顾问,他从事的工作是高度机密,而他选择的伴侣是要接受我们的审查的。”罗耀道。

        “我过去……”徐贞低头,神情有些黯然。

        “你的过去,我们都已经做过详细的了解,若是你有问题的话,我们早就阻止你跟奥斯本的来往了。”

        听到这个,徐贞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如果你想跟奥斯本在一起,就必须履行一道手续。”罗耀取出一张表格来,递了过去。

        徐贞看了一眼表格的抬头,惊讶的问道:“罗先生,你这是要我加入军统吗?”

        “看来徐小姐知道的还不少,知道这是加入军统必填的表格。”罗耀呵呵一笑,并没有否认。

        “我要是不填呢?”

        “那徐小姐跟奥斯本先生的事情,我们可就帮不上忙了。”

        “你们军统就是这样做事的吗?”

        “徐小姐,我知道你过去跟在那位身边见识了不少,但你也要明白,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既然你想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一些什么,如果你不填,我也会为为难你,但你想跟奥斯本在一起,那是不可能了。”罗耀道。

        “好,我签。”徐贞考虑了一会儿,直接拿起钢笔,在那份表格上写了起来。

        “很好,徐小姐是个识时务的人,懂得如何取舍,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罗耀看着徐贞填完了表格,非常满意的道,“记住,加入军统是你自愿的行为,不是我们逼迫你的,事实上,我们也没有逼迫你,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徐贞当然明白罗耀话里的意思,就是让她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跟奥斯本提起,否则大家都有不好看。

        ……

        宫慧的办公室内,宫慧也在跟奥斯本谈话,宫慧的英文水平虽然不如罗耀,但基本交流还是没有问题的。

        谈的是同一件事,明天晚上在日耳曼大厦徐贞家中的秘捕计划。

        “我不同意你们这么做,这样太危险了。”

        “放心吧,你和徐小姐的安全,我们会做周密的安排,保证不会出问题,再者说,你也想把这个‘午夜幽灵’抓起来,不是吗?”

        “可是,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他是谁,为什么不直接抓人?”

        “直接抓人,容易打草惊蛇,而且一旦对方反抗,发生激烈对抗,容易伤及无辜,而且一旦他的同伙得知消息,就会马上潜逃,那样我们的抓捕计划就会失败。”宫慧解释道。

        “为什么选择在日耳曼大厦,那里并不是最合适的地方,我们可以选择一个比较偏僻的饭店?”

        “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丝毫的安全感,你会去吗?”

        “这个……”

        “高天魁是个谨慎多疑的人,日耳曼大厦背后实际控制人就是他,所以,如果你们在那里请客,那他出席的可能性极大,你们过去是认识的,而徐小姐跟他的情.人多萝茜小姐更熟悉,这是我们选择你们设局的原因。”宫慧道。

        “好吧,我就知道,罗找贞谈话没有好事儿,他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小男人!”奥斯本把怒火都撒在罗耀身上。

        “奥斯本顾问,请你注意一下你的措辞,如果没有我们,你和徐小姐早就成了日本人的刀下亡魂了!”宫慧生气道。

        “OK,宫小姐,我纠正,我只是发泄一下,记得提醒一下罗,他答应我的。”奥斯本忙道。

        美国人就这点好,不会为了要面子而活受罪,你要是比他强硬,他可以立马就认怂。

        “放心,你口中睚眦必报的小男人是个说话算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