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62章:老吴,你够狠!

第362章:老吴,你够狠!

        徐贞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但她是不是有问题,不好说,至少表面上看,她说的一切都是言之有理,表现也很正常。

        但是,作为一个特工的直觉,他觉得徐贞身上有秘密,这个秘密也许对眼下“反谍防谍”的工作没有关联。

        可是,他跟奥斯本的关系,这才是让人头疼的。

        她跟奥斯本也算是共过患难,至少要比妓.女和恩客那种淡薄的感情要更深一个层次,如果徐贞也有这个心思,那就麻烦了。

        “你先找徐贞谈一下吧,不要急着挑明态度。”罗耀吩咐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该做恶人的时候,还是要做的。”宫慧点了点头,他们“反对”的态度还是要有的,起码这对徐贞也是一个试探。

        “嗯,辛苦你了,这个恶人本来是我来做的。”罗耀道。

        “我跟你出面,都一样,我是女的,更好说话些。”宫慧呵呵一笑,对这事儿并未放在心上。

        就算被嫉恨上也没啥。

        ……

        罗耀的请求,陈宫澍自然不会拒绝,何况静海的情况,他虽然带了一批人,但都是新手,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才能走上正轨。

        这个时候,能够给他派一个有工作经验的密电通讯专家过来,他是求之不得,而且女子更容易隐藏身份。

        当即请求调徐济鸿去静海。

        罗耀早就跟毛齐五通气了,电报自然不会压着,直接报到了戴雨农的案头。

        陈宫澍不会无缘无故的调一个他根本就不熟悉的人去静海,他马上就想到,这肯定跟罗耀有关。

        于是一个电话,就把他叫到了曾家岩51号戴公馆。

        罗耀也知道,跨区调动,这是肯定要戴雨农同意才行,瞒不过的,自然是没有隐瞒,将实情和盘托出。

        戴雨农听了,当然生气了,可是这种事不是公布一条禁令能够解决的,处分吧,寒了下面人的心。

        这人性是复杂的,尤其是拆散一对情侣,更容易产生怨怼的情绪。

        顾原的位置现在无人可以替代,调离江城不现实,那就只有考虑把徐济鸿调走了,军统正是用人之际,徐济鸿这样的密电通讯专家,是不能放弃不用的。

        “为什么不报告?”

        “学生没有确切证据,只是道听途说,所以,只是想着要不然找个机会让她们两个分开就好,没有多想。”罗耀解释道,“何况人事安排都是由主任您自己亲自决定,学生也无法对您隐瞒。”

        戴雨农气消了一半,这话倒是真的,军统人事调动确实都要经过他,想蒙混过去是不可能的。

        何况是单个一个人的调动,还是静海区指名要的人。

        “徐济鸿调走,谁来接替他的位置呢?”

        罗耀不说话。

        “我让你说话,你对江城情况最熟悉,推荐一个人上来。”戴雨农冷哼一声,有些不悦。

        “主任,学生已经离开江城大半年了,那里的情况多发生变化,如果要学生说的话,学生建议从顾原的小组中直接挑选一人递补徐济鸿的位置,亦或者外调一合适的人选,可以从临训班中能力相当中挑选。”罗耀说道。

        “没有具体推荐吗?”

        罗耀摇了摇头。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是不是怕我怪罪你还在继续遥控指挥江城特别行动组?”戴雨农突然笑骂一声。

        “学生不敢,顾原跟‘钉子’不一样,我当初给他的任务就是自由发展,以不暴露自身为前提之下,收集掌握日伪各方面的情报,我只是给他配备了相应的人员和设备,其他的一切给他他充分自主权,主任如果非要我举荐一个人的话,我建议,让顾原推荐一个人上来,反而更合适。”罗耀忙解释道。

        “顾原”的小组是个备份,所以,没有特别的要求,当然顾原干的很不错,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受到局本部的多次嘉奖。

        这家伙的能力还是相当优秀的。

        “嗯,军统人员调动历来是正常的,这样,先把徐济鸿调回山城,让她再去学习一个月,然后去静海,你觉得怎么样?”戴雨农道,“至于她调离之后,谁来替补,就按照你说的,让顾原提一个人先暂代,然后再予以认定。”

        罗耀明白戴雨农的意图了。

        上调局本部学习,这是要提拔重用,顾原和徐济鸿应该不会想到是她们关系被知晓,而故意拆散她们的。

        即便是想到了,她们能抗命吗?

        军统家规可不是摆设,到时候不但两个人前途尽毁不说,还会有牢狱之灾。

        直接调静海,那肯定会被怀疑的,到时候万一真抗命,就麻烦了,戴雨农的做法更为稳妥,避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主任,现在山城并无她可以上的训练班?”

        “让她回来担任山城特训班的教官,传授在日战区的潜伏经验,这不是很好吗?”戴雨农白了他一眼。

        “明白了,还是主任高瞻远瞩。”

        “这事儿,早发现,早处置,对她们两个是好事儿,我也不想这两个人做错事,她们也都是我的学生。”戴雨农说道。

        “主任英明,那没什么事儿,学生就先告退了。”罗耀忙道。

        “等一下,委员长说,这段时间,密译室的工作卓有成效,破译的那些外交密电对党国贡献重大,让我对你进行口头表扬!”戴雨农叫住了罗耀道。

        “为领袖服务,义不容辞。”

        “嗯,说得好,这话我会替你转达的。”戴雨农点了点头,“你现在是职务军衔是中校吧?”

        “是的。”

        “再提升一级吧。”

        “主任,我这刚提升没多久,再提的话,怕不太好吧?”罗耀吓了一跳,密译室合并也不过两个月左右,为了给他副主任增加一点儿份量,提了中校,这又提上校,这晋升速度也太快了。

        “你的功劳足以担的上这个军衔,再者说,你在这个位置,责任和压力都很大,上校也不是白给的。”戴雨农笑道,军统局的晋升,完全他一个人说了算,军令部都不好过问,当然,如果晋升少将,那怕是职务军衔,那就要经过军令部了,若是军令部不同意啊,那还真没办法。

        “主任,能不能稍晚一点儿公布?”罗耀道。

        “呵呵,可以。”戴雨农呵呵一笑,看着罗耀,似乎明白他内心的想法,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我跟于淑衡小姐过去就认识,滇城回来,叫她来局本部上班吧。”

        罗耀讪讪一笑:“是。”

        这事儿他管不了了,让她自己处理吧,反正这个于淑衡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自己非要干涉,也没用。

        ……

        回到慈恩寺小院,差不多晚上十点钟了。

        宫慧罕见没在房间,难道今天她值班吗?不应该呀,若是她值班的话,应该会提前跟他说的。

        自己是中午出去的,到晚上才回来,当然不只是被戴雨农召见这么一件事,身为“密译室”的负责人,每天有一半儿的时间在外面,仅仅坐在办公室是不够的。

        这冷不丁的不在,还真有些不适应。

        罗耀决定去“站里”看看去,若是真在值班,他也就放心了。

        “密译室”晚上是最繁忙的,尤其是十点往后,白天太阳黑子活动厉害,密电通讯受影响,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是通讯最繁忙的时候。

        “站长。”

        “嗯……”

        “看到宫副站长了吗?”罗耀走了一圈,没发现宫慧,办公室和值班室也都没见人,秘书姜筱雨也没见到。

        觉得奇怪,这人哪儿去了。

        “宫副站长下午接了个电话,就跟姜秘书一起开车出去了,走的时候还挺急的。”喏大的兽医站,不可能没有人见过宫慧的,很快,罗耀就从最后一个见到宫慧和姜筱雨的人口中得到一条讯息。

        那时候他并不在站里,出去了。

        “电话,什么电话?”罗耀去了总机房,打进“兽医站”的电话肯定都要经过总机的,密译室是保密单位,不是随便什么电话都能打进来的,是有人工转接的,还有红色保密专线,那个只有罗耀的办公室才有。

        “医院,哪家医院?”

        “好像是山城红十字总院。”电话接线员回忆了一下说道。

        “马上给我接一下山城红十字总院。”罗耀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想到了跟老吴提到的“苦肉计”,难不成他真的实施了。

        “喂,是山城红十字总院吗,请问今天下午有没有一位宫小姐去过你们医院?”罗耀问道。

        “宫小姐,好像是有来过,是来看望一个受伤的病人的。”

        “是什么样的病人,能描述一下吗?”

        “请问您贵姓,是干什么的?”电话那头接电话的人对罗耀居然盘问了起来。

        “我姓秦,是警察局的,想了解一下情况。”罗耀直接捏造一个身份问道。

        “哦,原来是秦警官,病人大概四十岁左右,左腿腿骨粉碎性骨折,是被一匹受惊的马给撞伤的……”

        听到这个描述,罗耀嘴唇不由的哆嗦了一下,老吴这是真的当街拦惊马了,还是故意设计的。

        撞到粉碎性骨折,这还让人怎么回去?

        老吴,你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