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18章:夜访

第518章:夜访

        “小慧,帮我准备两套衣服,我要出一趟差。”回到家中,罗耀吩咐宫慧一声道。

        “出差?”宫慧惊讶的问道,这事儿,怎么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嗯,可能会去个三五天吧,应该会元旦之前能回来吧。”罗耀解释道。

        余杰的案子应该不难调查,而且他相信余杰不会真的贪污受贿,最多挪用公款为自己谋点儿私利。

        这个在军统内部是很常见的事情了,这种罪名真的是可大可小,就看上面怎么看了。

        上面要找你的麻烦,没有罪名都能给你捏造一个,要是上面不打算收拾你,这种事儿,根本就不予理会,除非你真的贪污了公款,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显然,余杰并未这样,否则,戴雨农就直接下令拿人了,他也知道,余杰的罪不大,但若是往深了追究的话,那坐几年牢都是说得过去的。

        军统的牢坐了,那只要不是通敌和通共,都问题不大,还是能够起复的。

        案子不难,但事儿不好做。

        “去哪儿?”

        “你不用知道。”罗耀没有说,这事儿,他并不想让宫慧知道,让她为自己担心。

        军统是有家规的,有些任务是不能够说的,哪怕是最亲密的人,这是规矩。

        “好,我知道了,一会儿我给你收拾两套衣服,要穿军装吗?”宫慧也知道规矩,自然不会多问,接着问道。

        “准备一套吧,到时候万一要穿,现找也来不及。”罗耀想了一下,点点头。

        “那好吧,你身上穿一套常服,再加一套军装,给你准备两套换洗的内.衣,应该够了?”

        “够了。”

        “那个试探高桥良子,是不是等你回来?”宫慧一边收拾衣服,一边问道。

        “不必,你这边觉得可以,就可以直接试探,我只要结果,过程不重要。”罗耀道。

        “今晚的刺杀,我觉得,那个杀手未必是冲着我来的,很有可能是冲着你去的。”宫慧一边收拾,一边道,“而且,我今晚去国泰戏院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杀手是怎么知道的?”

        “你买了票,就算不跟别人说,人家就可以在戏院守株待兔,这本来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罗耀道。

        “票不是我自己亲自去买的。”

        “那就查呗,看那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个似乎不难。”罗耀,如果是有预谋的刺杀,肯定是提前得到了消息。

        但是,今天晚上,宫慧是先出现的,而他是到了下半场才出现的,如果杀手是冲他来的,那宫慧一个人,杀手自然不会轻易的动手,甚至对方会误判自己不会去了。

        一般情况下,大半场电影人都没到,那基本上就不会出现了,留下两个人监视宫慧,其他人撤走,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宫慧点了点头,“你这次出差,都打算带谁去?”

        “就带老虎,还有老虎手下那十二个人中挑两个,其他的就不用带了。”罗耀道。

        “也好,什么时候走?”

        “明天中午吧,我得把家里的工作都安排一下,才能离开。”罗耀说道。

        ……

        先坐船,再乘车,最后是骑马。

        耗费了两天时间,罗耀一行四人分成两组,终于抵达遵义城,天色擦黑,他们又是穿便装赶路,因此身份并未暴露。

        “这个地址,让他们打听一下,一会儿咱们安顿下来后,就去看一下。”罗耀递给杨帆一张纸条。

        “耀哥,要是余厂长被人举报了,他家附近一定会有人监视的,咱们悄悄的过去的话……”

        “老师是什么人,派人监视他,那能不被发现,放心吧,不会有人监视的。”罗耀摇了摇头。

        “是,那我亲自去。”

        “也行,找到地方,立刻回来。”罗耀点了点头,侦查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嗯。”

        杨帆叫上蔡小春,将胡英杰留了下来。

        两人出了客栈,随便找了一个路人打听了一下方向,迅速的消失在街道尽头。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两人回来了。

        “我们找到了余厂长家住的地方了,离咱们住的地方,得走35分钟左右,咱们现在过去吗?”

        “不急,先吃了晚饭再说。”罗耀往外头瞧了一下天色说道。

        吃过晚饭后,天色也暗了下来,稍做准备后,将蔡小春留下,罗耀带着杨帆和胡英杰出门了。

        余杰家孩子多,在临澧工作的性质不一样,孩子们都留在老家生活和读书让父母照顾。

        他离开特训班副主任的岗位后,工作也没有那么繁忙了,自然没必要跟孩子们分开,将孩子都接到自己跟前生活。

        一家人虽然不断的换地方,但在一起总比分开好。

        余杰和兴姐一共生了四个孩子,三哥男孩一个女孩儿,最大的十二岁了,最小的妹妹才三岁,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岁数都不大,正是嗷嗷待哺的年纪,这四个孩子可以说是一家开销最大的。

        四个孩子中,罗耀只见过最小的妹妹,因为年纪小,被兴姐带在身边抚养,其他的都托付给在老家的父母。

        直到余杰去西南运输处工作的时候,才把三个孩子都接到自己身边,老父母那边也很吃力。

        一条漆黑的巷子进去,往前走一百来步,一道门,漆黑的门板上,张贴的门神都已经被风吹日晒而失去了本来的颜色。

        “是这家吗?”罗耀轻声问道。

        杨帆点了点头。

        罗耀上前,叩响了门扉。

        屋内,餐厅,余杰一家人正在围坐餐桌,吃着晚饭,突然听到敲门声,都惊讶不已。

        “阿杰,这么晚了,怎么会有人来?”兴姐放下手中的勺子,她正在给最小的小妹喂饭。

        “兴许是厂里来人吧,你们吃着,我出去看一下。”余杰放下筷子,站起来说道。

        “那你注意点儿。”

        “嗯,知道了。”

        余杰起身,披了一件外套,推开门从里头,走了出来,门外,罗耀已经听见那熟悉的脚步声了,是老师没错。

        这一别已经有大半年没见面了,罗耀内心还是有一些小激动的,毕竟老师在临澧班的教诲以及给予他的帮助太多了。

        “谁呀……”余杰一边问话,一边谨慎的伸手拉开一条门缝隙,当他看清楚罗耀的那张脸,瞬间呆住了。

        啪!

        大门迅速的关上了。

        “你怎么来了,快走,马上给我走。”余杰急促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

        “老师,我来都来了,走是不可能的,您能让我进去说话吗?”罗耀忙道。

        “你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凶险吗,谁让你来的?”余杰又气又急道,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怎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见他?

        “老师,要是没有戴先生的许可,我敢来,又能来吗?”罗耀马上就听明白了,余杰误会了,以为他是私下里跑过来见他的。

        “真的?”余杰开开门,但是并未让他进去,面带狐疑的神色问道。

        “老师,您自己心里都明白,为何还要我说出来呢?”罗耀微微一叹道。

        余杰多聪明,马上就猜到了,不由的一叹:“攸宁,老师这一次连累你了。”

        “老师说这些就见外了,您虽然犯了错,但又不是通敌卖国的死罪,戴先生派我来,也是知道这一点。”罗耀道。

        “进来吧。”余杰看了罗耀一眼,把门拉开,神态黯然,又叹了一口气。

        “兴姐。”

        “攸宁,你,你怎么来了?”骤然见到罗耀,兴姐也是很惊愕,这也太意外了。

        “兴姐,我来执行任务,顺便看望一下老师。”罗耀只能先撒了一个慌,这要是让兴姐知道,自己就是来抓“余杰”的,那还不当场就慌了,自己也说不出口。

        余杰没说什么,他显然已经猜到罗耀来的目的,但他是个老特工了,自然明白罗耀此刻的难处。

        他能冒着风险提前来见自己,这足以说明他对自己这个老师是真心实意的。

        罗耀若是为了前程,大可撇清楚关系,只接公事公办,虽然他不会怎么样,但心理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

        “那你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坐下一起吃点儿,我们也是刚吃?”

        “老师和兴姐就吃这些?”看到桌上的饭菜,也就一些青菜、豆腐什么的,没见到多少荤腥儿。

        “这已经很好了,现在全国上下,有多少人是能吃饱肚子的,我们一日三餐还能吃得上,已经不错了。”兴姐说道。

        罗耀是突然上门的,这些不可能是提前安排的,这足以说明余杰一家正常生活就是这样。

        比起山城那些达官贵人们来说,余杰的收入跟他这生活水准是不匹配的。

        “老师一个月收入也不低,怎么会……”

        “阿杰他每个月要把一半儿的薪水寄回家去,老家父母兄弟多,再加上我需要照顾孩子,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所以只能这样了。”兴姐略显尴尬的一笑,随后解释道。

        余家确实人口众多,现在全国上下的日子都过得艰难,余家也差不多,余杰为了贴补家用,才打了暂时挪用公款,做点儿生意,赚点儿差价的想法。

        余杰这一次不但会丢了工作,还可能身陷囹圄,只怕家中生活会更加困难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