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在线阅读 - 第115章 1560亿光年

第115章 1560亿光年

        人在家中坐,喜从天上降。

        杜恪还没去夏科大报道,他的职称又提升了,正式赶在开学开课之前,晋升为正高教授。现年二十四岁的杜恪,正式成为国内第二年轻的正高教授研究员。

        第一年轻的正高教授研究员,则是解决了西塔潘猜想的刘路,年仅二十二岁就被中南大学破格聘请为正高教授研究员。

        只能说夏科大还是受到体制约束不敢迈开大步,不然的话去年就该破格聘请杜恪为教授,而不是等到今年,陈嘉庚科学奖授予之后,才提拔杜恪为正高教授——当然,也可以看做是发生在杜恪身上的事情太多,学校来不及这么进行提拔,毕竟两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筹备,就够学校忙碌了。

        由于夏科大正在忙碌军训,杜恪没有课,所以抽空去了一趟金陵南大。

        今年,香江求是基金会将在南大大礼堂举行,2022年度求是颁奖典礼,为过去一年里在数理化生领域有杰出贡献的华夏科学家授予奖励。大奖项一共有四类,分别是求是终身成就奖、杰出科学家奖、杰出青年学者奖,以及杰出科技成就集体奖。

        毫无疑问,凭借电子流理论,杜恪已经开启横扫奖项的势头。

        他将前往颁奖典礼,接受杰出科学家奖与杰出青年学者奖,将近共计两百万。颁奖典礼乏善可陈,颁奖嘉宾是国内生物界的大犇施一公,杜恪在院士大会的时候,与施一公交换过联系方式。而颁奖结束后,他又被南大物理学院李院长拉着,去给南大的学生做演讲。

        “杜主任啊杜主任,难得来一趟南大,不留点知识下来,我身为地主就是不合格的。”李院长还不是院士,但也快了,资历快熬到。

        “李院长这么说就折煞我了。”杜恪从善如流。

        南大北大夏科大,华夏物理专业昔日三剑客,南大的物院底蕴没话说,但目前有所没落,仅剩下声学和凝聚态还不错。再加上当年王闻事件元气大伤,这几年在国内多多少少有点抬不起头。而依靠张铖收的理论、薛忠坤的实验,水木大学凝聚态方向迅速飙升,早取代三剑客地位。

        物院多功能大厅,晚上济济一堂,学生老师基本全都到了。

        面对今年华夏物理学界最拉风的科学家,所有人都想要来领略一番杜恪的风采——颁奖典礼上的明星风采不算,那英俊潇洒的相貌,对平凡的科研工作者和学生们来说,属实属于降维打击。

        “很高兴能来到南大,与南大师生面对面交流……南大历史底蕴丰厚,要说的话说上一天一夜也说不完,所以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杜恪没有准备ppt,演讲的内容也没有横贯东西,更没有从远古到未来,神侃一通。

        他只是以自己的专业,电子流理论为基础,进行不断的发散延伸。

        从电子流理论讲述到凝聚态物理,从凝聚态物理勾引起量子力学,从量子力学进一步弥散到相对论。这两年为了修炼心灵力量,他可没少读书,物理方面的大部分著作他都看过一遍,精神力强大之后,过目不忘还做不到,但看完之后记住主要内容没问题。

        “物理是一门基础科学,探寻一切物质的本质,和很多领域都可以进行交叉,物理化学、材料学、生物物理、计算物理、天体物理等等……”

        杜恪的演讲渐渐进入尾声,台下的老师学生全都在认真听讲,有不少人脸上已经浮现起向往,被他描述的世界所吸引:“很多年前,我躺在老家房顶上夏夜乘凉,看着天上闪烁的群星,想到的是星星上会不会有人居住。时隔多年,我已经学有所成,然而我最渴望的研究方向依然是天体物理学。”

        “宇宙有多遥远,有人告诉我是1560亿光年;宇宙存在多久,有人告诉我是138.2亿年;他们说,我们人类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宇宙的尽头。”

        “我不以为然。”

        杜恪微微一笑,面对台下师生,朗声说道:“我认为,只要思维有多远,我们就能看到多远,不管是1650亿光年,还是138.2亿光阴,都无法阻止我们的好奇心。同学们,朋友们,保持好奇心,它会是我们在科研道路上,最重要的驱动力……谢谢!”

        哗啦啦,掌声雷动。

        科学家同样需要鸡汤,杜恪毫无疑问带来了一碗营养丰盛的鸡汤,还是刚刚炖出来的新鲜鸡汤,由陈嘉庚科学奖最年轻获得者亲手熬制。

        演讲结束后,杜恪立刻被蜂拥而来的师生围住,向他询问各种问题。

        杜恪也耐着性子与师生们交流片刻,这时候笑呵呵的李院长走过来:“好了同学们,时间不早了,杜主任还没有吃晚饭,提问留着以后有机会再问,先让他去吃晚饭吧。”

        打发走老师和学生,李院长等几位物院老师,陪着杜恪一起前往附近酒店用餐。

        等到气氛烘托起来后,李院长问道:“杜主任……”

        “李院长喊我杜恪就行。”

        “那好,杜恪,我是这样想的,南大物院这边想要聘请你为客座教授。没有什么义务,就是每年过来给我们物院的同学们讲两节课,什么内容也不拘束,或者干脆你就为同学们讲一讲电子流实验室的最新研究成果之类,让他们开一开眼界,看看国际最前沿的理论进展。”

        客座教授一般多为荣誉性质,普通高校对客座教授要求不严,一些社会名人都能被聘来当客座教授,但名校对客座教授要求严格。

        南大邀请他当客座教授,这是对他学术成就的巨大肯定。

        杜恪想了想回道:“李院长,能被南大聘为客座教授,我肯定是愿意的。但前提得说好,我接下来几年时间肯定非常繁忙,真不一定有时间四处跑,所以肯定讲不了几节课的。”

        “没事没事,有时间就来做做客,没有固定要求的,至于待遇方面……”

        “待遇看着给就行,我不在乎这个。”杜恪摆摆手。

        于是宾主尽欢。

        觥筹交错再起。

        等回到庐州之后,夏科大军训也快结束,他要准备履行自己的教授职责,为夏科大物院大一新生讲《电子流理论》必修课。

        是的,《电子流理论》从选修课改为了必修课。

        背靠电子流实验室、电感实验室两座国家重点实验室,未来发展前景广阔,《电子流理论》已经有资格成为物理专业学生的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