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在线阅读 - 第24章 富贵还乡

第24章 富贵还乡

        5月。

        杜恪依然忙忙碌碌,他与天意酒吧的合同到期,不顾徐经理的一再请求,毅然决定不再续签,以后也不来天意酒吧表演魔术了。

        此外,他也不打算再接商演走穴,从此告别魔术表演生涯。

        原因并不复杂,第一,他通过魔术表演赚够了生活费,一个月大几十万的收入,又没有太大的花费,所以已经有三百万存款了。第二,他现在网络上的名气越来越大,商演邀约越来越多,流出去的视频也越来越多,导致很多慕名而来的人,都开始探讨他的魔术。

        虽说他没有什么大变活人,或者飞机消失、穿越长城这种超大型魔术,可近景魔术实在是无解,导致魔术圈震动,无数人开始研究他。

        导致他变魔术都不能再随心所欲。

        既然变魔术不再开心,索性就彻底放弃,专注于科研。

        毕竟电子流理论已经研究充分,长毛电池的构思越来越完善,剩下就是拉投资、找材料,研发生产工艺,然后投放市场,一统电池行业,走上人生巅峰。

        这天。

        陶勋打来电话:“小杜,新一期《化学物理学报》出版了,样刊已经快递寄给你了。我本来打算直接带给你的,但是想想,你可以直接去网站上浏览自己的论文。三篇连发,封面也是你的电子流力学平衡图,这一期的《化学物理学报》,你是独领风骚了。”

        “是吗,我看看。”

        杜恪开心的上网,打开《化学物理学报》网站,很快就看到自己的论文,放在网站醒目的地方。《化学物理学报》早前是中文期刊,后来为了与主流学术界靠拢,改为了具有中文摘要的全英文刊物——当前主流依然是英文论文,华夏的SCI核心期刊基本都是英文刊物。

        对于英文,杜恪目前还在硬着头皮学习之中,自己的论文只是勉强能看懂。

        好在网页有自动翻译功能,随意点一下,全英文网站就变成了中文网站。当然杜恪不需要,他点开三篇英文论文,找到自己的署名“Du  Ke”,顿时开心的不得了。要说论文,他当然写过,必然没法毕业,但是皖理工不要求论文出版,所以他从未在任何刊物上发表过论文。

        这是第一次,自己的论文刊登出来,而且还是刊登在SCI期刊上。

        0.4影响因子,也就是说,三篇论文加起来,至少能赚到一个引用。不要小看这个引用,这是SCI期刊上论文的引用,哪怕只有一个都是赚。

        兴高采烈一会之后。

        他又蓦然平静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0.4影响因子的SCI而已,这些年国内学术滥发论文成风,除了少数期刊,大部分期刊的名声都好不到哪去,《化学物理学报》也是一样,只要肯花钱找关系,哪怕本科在读生想把论文发表在上面也简单。”

        SCI期刊上的论文,直接关系到职称评定、经费申请,这必然导致有些人为了利益,削尖脑袋投机取巧,于是论文造假、抄袭比比皆是。为了能发表论文,不惜给刊物评审送礼送钱送关系,进而污染了整个学术环境,也败坏了国内学术期刊的名声。

        所以,看着期刊封面,自己亲手所绘的力学平衡图,杜恪怅然若失。

        这就好像你千辛万苦推倒了女神,结果发现女神竟然也拉屎、放屁、磨牙、打呼,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往往就这么交替。

        不过,他还是打了电话给许炜军:“小许啊,我是杜恪。”

        “啊,杜师兄,有事您说。”

        “最新一期的《化学物理学报》,你帮我从编辑部定一百本……对对,我送人……哦,是吗,还可以增发单行本是吧,行,单行本我也定一百,不定两百本,钱不是问题,质量弄好一点……不用送过来,我自己过去取,不是办了通行证吗,我开车过去很快。”

        网站上论文再精美,也没有化作铅字,汇编成册更吸引人。

        中国人讲究立德、立功、立言,但凡有点追求的,谁不想著书传世,学术界尤为如此。杜恪距离著书还有距离,但是论文发表,一样值得庆贺,七大姑八大姨都得送一本《化学物理学报》过去。再给他们说说自己保研夏科大的事情,给老爸老妈长长脸。

        一辆崭新的比亚迪汉,停在别墅车库中,这不是他用心灵战甲变的,而是真的比亚迪汉。

        原本他一直自己变车开,但是恰好那天遇到交警查酒驾,查了他的驾驶证和行驶证。幸好只是随便看一眼,没有仔细查证,否则就会发现,杜恪的这辆车行驶证对不上号。他是复刻4S店的比亚迪汉,再复刻别人的车牌与行驶证,在车管所电脑系统没记录。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就没有再浪了,老老实实买了一辆新车去上牌。

        和比亚迪汉一样,他又买了一辆宝马S1000rr,停在车库里——这样再用心灵战甲变化时,就有了依据,不用怕交警查车了。

        陶勋教授给他办了一张出入夏科大的车辆通行证,第二天他就来到编辑部,拿走了一百本《化学物理学报》和两百本单行本。单行本就是单独的论文,用于送人,学术圈都喜欢这一套,见面互相送个单行本论文。一来可以趁机交流学术,二来也是炫耀一下自身。

        “小杜,你四篇论文写了没?”一名编委问道。

        “差不多了,我再琢磨琢磨。”

        “是准备投P.R.L吗?”

        “嗯。”

        “祝你好运。”

        “谢谢李老师。”杜恪跟李姓编委道谢,他已经在《化学物理学报》上发表论文,以后就属于这个期刊小圈子的一员了,自家人。

        离开编辑部,回到别墅,杜恪立刻打电话:“喂,斌子吗,你现在住哪,工作找好没……嗯,我瞎忙忙,准备读研,夏科大的研究生……难不难我不知道,我是保研过来的,写了几篇论文,运气好发表在《化学物理学报》上……我给你快递一本,妥!”

        电话还没挂断,斌子是他皖理工的室友,关系不错。

        “我跟崔萍的事情不提了,都已经过去一年了,她过的好与坏与我没关系,我现在好得很,准备好好读研认真工作。”杜恪语气平静,不知不觉得到心灵战甲已经一年多,同样的,他也已经失恋恢复单身一年多,这一年多过得很充实惬意,根本没被儿女私情所束缚。

        “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收到快递好好看看我的论文,允许你拿我的优秀,跟你的同事们吹牛……好了,挂了。”

        一通电话,寄一本期刊和单行本,很快就把熟悉的朋友都打完了。

        他这才开着比亚迪汉,回到老家。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他杜恪,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