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在线阅读 - 第324章 松科四井

第324章 松科四井

        从超级环七扯八扯聊到大动脉,再留王院士吃一顿饭,饭后下了一盘棋,王院士便告辞离开。然而他前脚刚走,杜恪还没在家躺一会,后脚又一位院士前来拜会。

        “杜院士,打扰你了。”

        “没有打扰什么,我正好这段时间还没开始正式忙工作,候院士请进。”杜恪将来访的候院士请进杜府中。

        候院士已经六十六岁,现担任地质所所长一职,他是研究大陆成矿和海底热水成矿领域的大犇,对华夏大陆板块构造提出了系统的理论。

        “这次来拜访杜院士,是想就‘向地球深部进军’这一科学号召,与杜院士深入畅谈一番,看能不能入选华夏前进计划。”候院士说道。

        向地球深部进军是十三五期间的国家规划之一,由华夏地质科学院承接大陆科学钻井技术探索,主要成果就是松科二井——松辽盆地大陆深部科学钻探工程。

        完钻深度7018米,是亚洲国家实施的最深大陆科学钻井。整个工程攻克了超高温钻探和大口径取心等重大技术难题、推动了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实现了大陆科学钻探技术上的多项突破,工程获取的415万组24TB的深部实验数据,都是打开地球深部奥秘的宝贵资料。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这一向是人类探索自然的梦想。

        航天器已经在太空中无尽遨游,深潜器也一次次突破洋底极限深度,然而比起上天下海,人类的入地之旅却由于地壳岩石阻隔而困难重重。

        人类目前钻过最深的洞,一个是前苏联的科拉超深钻孔,深度达到12263米,另一个是Z44-Chavyo的石油天然气井,深度达到12376米。

        地球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约为11040米,也就是说人类钻来钻去,也就钻出个马里亚纳海沟的深度而已,12公里。

        而地球半径达到6371公里,12公里也就是地球半径的零头。

        如果把地球比喻成鸡蛋,人类连蛋壳都没钻通。

        地球表面之下就是地壳,地壳厚度大概在5公里到70公里之间波动,平均约33公里,地壳之下是地幔,地幔内部是地核。所以人类目前为止,仅仅亲眼看到过地幔层,或者说是地幔层中的上地幔,也就是岩石圈。至于岩石圈以下是什么,只能通过分析推测。

        故此,地球内部究竟是不是科学家设想的那样,充满硅酸盐物质和铁镍物质,还很难说。

        “松科二井结束后,我们地质所便没有更甚钻井任务了,不过我最近才接触边境长城计划,意外发现我们竟然有了土行孙盾构机、石矶钻头这些高科技,地下钻探简直轻而易举。所以我回去之后,就在所里召开研讨会,经过我们地质专家的一致肯定,决定启动‘松科四井’工程。”

        松科钻探工程,是在松辽盆地采取科学钻探的科研工程,最早是用于研究白垩纪地球表层的重大地质事件,这是当时的一号井。

        随后松科二井开钻,目的是研究深部页岩气和地热能,同时也研究白垩纪更多地质大事件。

        再然后松科三井开钻,彻底系统的完善白垩纪所有地质大事件,获得一个巨型含油气盆地连续完整的地层记录。

        至此松科工程完工。

        但是得知了新技术后,候院士等地质专家便按耐不住,要重启松科工程,开钻松科四井:“这一次我们打算通过松科四井,直接钻深超过万米,寻找整个中生代的地质信息。如果技术允许,我们甚至想要在松科四井基础上,再度钻深一万五千米,探索古生代地质信息。”

        候院士饱含热情的介绍着松科四井工程,试图调动起杜恪的兴趣。

        地球在不断的变迁,分为太古代、元古代、古生代、中生代和新生代五个地质时代。其中新生代分为第三纪和第四纪;中生代分为二叠纪、侏罗纪和白垩纪。

        新生代的标志生物是哺乳动物与人类。

        中生代的标志生物就是恐龙。

        研究地质并非要深钻,毕竟地震、火山喷发等板块运动会将不同时代的地质层暴露出来,比如人类在喜马拉雅山上发现过鱼类化石。

        深钻可以研究地质,但更多还是研究地球内部的信息。

        对矿产资源形成与分布,对地球板块运动等等,都有着极为重要的价值。

        听完候院士勾勒的蓝图之后,杜恪回应道:“理论上我对松科四井加入华夏前进计划没有异议,我们人类对地球内部的研究确实太少,但是具体能不能入选,这不是我可以保证的。”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杜院士你肯开口推荐,我相信松科四井一定能入选华夏前进计划!”候院士信心十足。

        “可以。”

        同样留候院士在家吃了晚饭。

        等候院士离开,杜恪还在思考松科四井的问题,他支持松科四井开钻,并非是因为好奇心,好奇地球远古时期究竟是什么样子。而是考虑到人类对星球的认识太少,未来注定要跨越太空,寻找新的星球殖民,那么连地球都弄不明白,怎么弄清楚新的星球。

        对地球都分析不透彻,又如何通过少量的天文信息,来判断寻找的新星球是不是真的适合人类居住。

        所以不要求太多,至少需要把地球的地质分布弄清楚,以及地球内部结构所发出的各种信号弄清楚,从而比对其它星球发出的信号,得出这些星球的基本信息。

        这样才不至于把一个纯粹的铁球,当作岩石星球,把一个纯粹的水球,当作绿色星球。

        毕竟这些星球距离人类太遥远,星际旅行一趟可能需要几百年,就因为数据推导失误,误判了星球的宜居可能性,造成的时间损失是巨大的。

        “各行各业都在发展啊。”

        “一项技术的发现,往往带动着很多行业的共同发展。”

        “我在奇幻世界发现的这些黑科技,正在不断酝酿着更大的价值……就像亚马孙平原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得克萨斯州掀起一场风暴……这一切的科技大变革,都是我这只蝴蝶小小扇动翅膀造成……不对,我不是蝴蝶,我是雄鹰,是巨龙!”杜恪自得一笑。

        感觉前途一片光明,星际时代,似乎并不遥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