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28章??赵佶之死——酒壮怂人胆(求收藏,求推荐)

第128章??赵佶之死——酒壮怂人胆(求收藏,求推荐)

        很显然,赵佶率领的军队在开封府城外“迷路”了!

        他们本来应该一路向北去滑州境内的三山浮桥......至少开封府的百姓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不知怎么回事儿,赵佶的军队出了开封府,就沿着五丈河一路向着东北偏东的方向前进了。这会儿都溜达到了滑州东南面的东明县境内了.......如果再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差不多就该到梁山泊了!

        梁山当然不是赵佶此行的目的地了,他一好好的官家上梁山像话吗?他真正的目的地是兴仁府南面的南京应天府。

        就在赵佶离开东京开封府的前一天,蔡攸、李邦彦、李彦、梁师成等人,已经护送着赵佶的后妃、帝姬和未成年的皇子,乘坐官船往南京应天府而去了。不过那些官船走的是汴河,而不是五丈河。

        汴河在五丈南面,是通往东南的运河。而五丈河则是通往济水的运河,是将京东东路和开封府连在一起的水路。

        赵佶沿着五丈河进兵,当然是为了掩人耳目......他从开封府带出来的军将多半是开封人,只有那两千胜捷军是西军出身,家眷不在开封府。其余的一万多人,都是世世代代的老开封啊。如果他们知道赵佶是要抛弃开封府跑路,搞不好就要兵变啊!

        所以赵佶得瞒着手下,不让他们知道此行的目的......但这样一来,他就不能沿着汴河而行了,只能沿着五丈河而进,而且还要走北岸。

        但是走五丈河北岸还是有点风险的,毕竟五丈河北岸和三山桥战场之间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阻挡。万一有一队金贼悄悄的溜过来,他不就得背水一战了?

        不过童贯和高俅哪儿能让他冒这样的风险?他俩早就为赵佶安排好了一艘水轮官船,慢悠悠的跟在赵佶的大军之侧,一旦发生危险,赵佶马上就能渡河而走。

        过了五丈河,再往东南跑上一路,就能到达应天府了......

        另外,高俅还派出塘马传骑和万年大坝战场上的李纲保持联络,每天晚上都会有当天的战报送到赵佶手中。如果发现苗头不对,赵佶也会立即渡河跑路。

        总之是万无一失的!

        而昨天晚上送来的战报表明万年新堤战场上的宋军打得不错,虽然依旧没有取胜,但还维持着攻势,实在是很不容易了。

        而今儿下午,就在赵佶刚刚在五丈河边的镇水观安顿下来的时候,开封府的枢密院又转来了一份河北兵马元帅府的奏报,告知了娘子关大捷、平定军大捷、太原大捷和金贼西路军已经从河东败走的消息!

        虽然这消息怎么看都有许多水分,但是太原解围肯定假不了......赵楷都到太原府了,而且还在奏章中请求节制河东兵马。

        当然,赵楷的要求赵佶是不会答应的,一个河北元帅还不够?再加个河东,过两天就该要陕西了,这还像话吗?

        不过不许赵楷所请并不影响赵佶的好心情......看这形势啊,和金贼的战争也差不多了。等他到了应天府,大宋就能和大金好好讲和了。

        别看这应天府距离开封府也就二三百里,但是黄河水对应天府的威胁比对开封府可小多了。万年大堤如果溃坝,开封府那就是灭顶之灾!但是这黄河水流淌上三四百里淹到应天府的时候,威胁就小多了。而且金贼打水攻不可能掘三四百里外的河,因为洪水流太远的话变数就大了,谁知道淹哪儿?

        所以大宋的首都如果不愿意往交通不便的洛阳迁移,迁到交通比开封府更便捷的应天府(商丘),一样可以避免黄河之危。

        一想到自己以后可以在安全的应天府当官家,赵佶的心情那叫一个期待啊!同时又因为领兵在外,还有点怕。心里不上不下的多难受,所以就命令随行的内侍拿出携带的美酒和童贯、高俅等人一起在镇水观中开起了“酒会”,也许多喝两杯心情就好了。

        喝着喝着,就有点高了。

        换上了一身道袍的赵佶晕晕乎乎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就往所在的道观大殿的大门走去。

        现在天已经黑了,不过这间大殿里里外外都灯火通明。所以赵佶可以在这里欣赏夜间的雨景。他只看见雨水哗啦啦的在他面前的滴水檐上落下,形成了一道水帘,很有一点江南水乡的意境。

        想到了江南,又看见了廊檐下站立的殿前诸班的甲士,赵佶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周瑜,想起了赤壁,想起了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然后他就情不自禁的吟诵了起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念到这里,他忽然停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忘词儿了?

        一旁的童贯、高俅,还有几个亲王(都是赵佶的儿子)刚刚想提醒,赵佶忽然就问了一句:“朕今为将,比那江东周郎如何?”

        你都御驾亲逃了,还好意思自比周瑜?你的脸皮有多厚啊!

        不过童贯、高俅,还有赵佶的那些儿子,谁也不敢说赵佶不如周瑜啊!

        就在几个人开始挖空心思吹捧御驾亲逃的“开封赵郎”的时候,就听见外面隐隐传来了一阵阵的喧哗之音。侧耳听听,似乎还有一阵阵闷雷般的轰鸣声。

        大殿当中的人们都紧张了起来,这声音听着有点不对啊!不会是金贼来夜袭了吧?

        童贯还贼头贼脑的凑了上去,低声道:“官家,老臣这就让人把官船叫来,您和几位大王先上船吧。”

        赵佶真的喝得有点高了......而酒壮怂人胆啊!这个时候的赵佶已经找到一点当周瑜周公瑾的意思了,对凑上来的童贯道:“上船作甚?金贼还有水军不成?”

        童贯也有点老糊涂了,脑子转得慢了,他要说金贼有水军,赵佶一准就上船了。可他偏偏和赵佶说了实话,“官家,金贼没有水军咱才上船啊......万一金贼真打来了,官家立马就能过了五丈河向应天府逃去。”

        “胡说什么?”赵佶这个怂人现在已经把自己当成“赛公瑾”了,当然不怕什么金贼,“来人呢!替朕披甲、牵马,朕要督军讨贼去!”

        督军讨贼?发酒疯了吧?

        周围的人那里敢替赵佶披甲、牵马,都立在那里动也不动。就在这时,外面的声音忽然小了不少,连滴滴答答的雨声都越来越轻,就快听不见了。

        看来并没有金贼来袭,众人都松了口气。孝子赵枢这时想起他爹还要“装周郎”玩呢,于是就大声招呼左右的内侍,替赵佶披甲、牵马,还对童贯、高俅言道:“官家既然有这个兴致,且顺他的意吧!咱也不要出道观,就在庭院里面转一转,让官家吹一点冷风,醒一醒酒。”

        既然当孝子的都这么说了,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很快就有人上了替赵佶披了一领金漆山字甲,还给他戴上了一顶凤翅兜鍪。还有人牵了匹马到了道观的庭院当中。

        赵佶就在赵枢和赵榛这两个孝子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出了院子,然后又被扶上了战马——当然不能让他自己骑马,而是有人在边上扶着他,还有人帮着牵马。

        不过没等赵佶被院子里面的夜风吹醒了酒,刚才一度消失的喧哗之音又起来了,而且还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赵佶侧耳听了听,隐约似乎听见无数的声音在呐喊:“大水来啦,大水来啦......”

        ......

        第二更,晚上六点上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