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20章 ?赵构,你来带路!(求收藏,求推荐)

第120章 ?赵构,你来带路!(求收藏,求推荐)

        “兀术,你嚷嚷什么?有客人在呢!”

        完颜宗望看见这个大声咋呼的兄弟,忍不住皱了下眉,数落了两句,又招手让他上前说话。

        完颜宗弼这时也瞧见正在射箭玩的赵构和正在瑟瑟发抖的张邦昌,知道不能瞎咋呼,就赶紧三两步到了自家哥哥身边,然后又抛过去一个相当凝重的眼神——真的出大事儿了!

        完颜宗翰连忙起身,说了句:“某家内急,去去就来。”

        然后就大步向院子里面的一扇月亮门走了去。完颜阇母见状,也忙从一张胡床上起身,一边跟着宗望而去,一边开口道:“我也内急,去去就来!”

        完颜宗弼当然也内急了,他比谁都急啊!于是就说了句:“内急,急得很。”然后就跟着宗望、阇母两人一起去了。

        三个完颜出了那月亮门,也没奔茅房,而是在门外的院子中找处遮阳的屋檐,三个人就站在下面......说话。

        “兀术,出甚事儿了?”完颜宗望皱着眉头就问,“是不那个郓王赵楷的兵到了黄河北岸的安利军?”

        宗望并不在意开封府的宋军和中牟县的勤王西军,真正让他担心的是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的军队。毕竟郓王赵楷打败过郭药师和刘彦宗,而且还截断了宗望的东路军和燕山府之间的联络。

        半个月前,宗望还得到驻守黄河北岸安利军(黎阳)的金兵报告,说宋河北兵马元帅府下的部队现在已经到了怀州和卫州(王渊分出一部分兵力进入了怀州附近的卫州),而且声势不小,似乎有数万大军,还摆出一副要收复黎阳,彻底切断黄河以南的金兵归路的姿态。

        “不是,”完颜宗弼摇摇头,“赵楷没来黎阳,而是北上去了娘子关!”

        “啊?”完颜宗望一愣,“他去娘子关干什么?”

        完颜阇母插话道:“难道是为了解太原之围?”

        宗望摇摇头:“这怎么可能?粘罕手里有七八万正兵!那郓王敢去太原那就是送死!”

        完颜宗弼眉头紧皱,低声道:“可是那郓王似乎打赢了!”

        “打赢了?”

        “怎么可能?”

        完颜宗弼掏出一卷奏章,递给宗望,“二哥,这是黎阳大营的人送来的......是宋国的河北兵马元帅府给开封朝廷的奏章。奏章上说,三月下旬时,郓王赵楷亲率万余骑兵在娘子关下和金兵万余进行了一日一夜的大战,是役宋军大获全胜,斩首三千,而且还阵斩了粘罕的长子设也马!”

        “什么?”

        “设也马没了?”

        完颜宗望、完颜阇母两人都给这个消息惊呆了!

        赵楷之前打死刘彦宗,打败郭药师已经够让人吃惊了。现在好了,变本加厉来了,直接打败了正宗的女真金兵,而且还杀了完颜宗翰的爱子完颜设也马!

        “那,那粘罕还不得气疯了?”完颜宗望连忙追问。

        完颜宗弼摇摇头,认真地说:“依着宋人的奏章所言,粘罕并没有疯,而是......撤了平定军和太原府之围!”

        “撤,撤围了?”

        “这怎么可能?”

        完颜宗望、完颜阇母两人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河北、河东战场上发生的事情也太诡异了。完颜宗翰多宠那个设也马呀,怎么可能不为儿子报仇就撤兵?

        难道是......国中出了什么大事?

        耶律大石从漠北镇州打回来了?

        还是皇帝吴乞买突发疾病要驾崩了?

        完颜宗望眉头大皱:“咱们得尽快联络上燕山府才行!”

        完颜阇母道:“可咱们已经派出了两波信使,都在临漳和魏县一带被人堵回来了。”

        临漳属于相州,魏县属于大名府。这两个州府现在是河北大元帅府的核心地盘,都驻有重兵,当然没有那么容易通过。

        完颜宗望眉头紧锁,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有办法了!

        咱可以利用那个康王和张太宰带路,打通和燕山府之间的道路。”

        ......

        刚才还在和完颜宗望说话张宗昌,当然是听不懂女真话的,但是他身边有个懂女真话的赵良嗣跟着。这个赵良嗣听见完颜宗弼的嚷嚷,马上就翻译给张宗昌听了,而且还自己加了点料。

        赵良嗣压低声音道:“相公,金人的四太子说出大事儿......看来是李相公的行营大军提前出兵了,还叫金人的哨探给发现了!这下可完了,金人的二太子、四太子,还有那个什么元帅,现在一定在商量着杀我们俩的事儿了!”

        他还真是能脑补,而且还补完以后还一股脑的倒给了张邦昌这个孬相公。而且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还挺伤心的......要死了,能不伤心吗?而且他还是个白死的货!他并不是人质,只是个送货,不,是送人的。

        把人送到地方,他就可以打道回府了。可是他和金营当中的高层都很熟悉,完颜宗望、完颜阇母两人很热情的留他吃饭。赵良嗣担心金贼起疑心,于是就留下来了。没想到这一留,就要吃断头饭了......

        这个时候康王赵构也凑了上来,紧张兮兮的问:“怎么啦?怎么啦?”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就把张邦昌给问哭了。张邦昌也不搭话,一屁股就坐在地上,然后嚎啕大哭起来了。

        看到他这副样子,赵构也明白了,不过他比张邦昌要勇敢一点,没有跟着一起哭,而是叹了口气,面无人色地说:“此男儿事也,相公何必如此......”

        张邦昌哪里肯听赵构的劝,只是伏地痛哭,还越哭越欢,声音都传到在月亮门外商量事情的完颜宗望、完颜宗弼、完颜阇母三人耳中了。

        听见哭声,三人都觉得奇怪,于是就结束了谈话,一起返回了正在举行酒宴的院子,进去之后就看见张邦昌哭翻在地,赵构和赵良嗣则在边上叹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设也马死了,那个张邦昌伤心什么?

        完颜宗望张口就问:“赵贵使(赵良嗣),你家张相公这是怎么了?”

        “他这是......”赵良嗣是老狐狸了,特会察言观色,看见完颜宗望、完颜宗弼、完颜阇母三人的脸色,没有发现杀气,“他这是想年娘亲了!大宋孝治天下,张相公更是天下有名的孝子,他的娘亲今年八十岁,已经卧病在床多年,都靠张相公亲自伺候。可这一次张相公为了送贵国大军北还,不得不和亲娘别离,现在心中想念,所以才痛哭不止。”

        “哦,”完颜宗望点点头,“某家也是孝子,也怪想念爹爹的......这样吧,张相公就留在某家身边,不必北上报信了,这样也可以离开封府近一些,等某家的大军入了定州,就放他回去。”

        “北上报信?”赵良嗣一愣,“去给谁报信?”

        “当然是给我军北撤沿途的宋国官府报信了!”完颜宗望笑道,“和局已成,干戈已止,我军北退时当秋毫无犯,宋国的官民也可以安安心心过日子,难道不好吗?”

        “好好好,当然好。”赵良嗣连连点头。

        完颜宗望笑道:“既然你都说好,那你就和康王一起去吧......某家让韩常、郭大郎领五千精兵和你们一起北上,直到定州!”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