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19章 我有平戎万全阵图(求收藏,求推荐)

第119章 我有平戎万全阵图(求收藏,求推荐)

        “请陛下授臣以平戎万全阵图!”

        大宋宣和八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开封府皇宫的崇政殿内,一场军议正在进行之中。

        就在两天前,大宋朝廷和围城的金人终于达成了比较正式的和议,大宋朝廷全盘承认了“赵楷所订立”的卖国求饶协议。

        答应一年支付三百万岁币,其中银、钱、绢帛各百万!同意割让燕山府路全部土地;同意将柔福帝姬嫁给金国的四太子完颜宗弼为正妻(宗弼一年前死了老婆);同意一次性向大金兵支付五十万犒赏费,其中银三十万、钱二十万、绢帛二十万;还同意交出康王赵构和太宰张邦昌为质,送金兵北上。

        昨天,八十万财货和哭得死去活来的张邦昌,还有强忍着没有哭晕的赵构,都已经如约送往金人的陈桥驿大营。

        而今儿一大早,开封府城外的金贼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开封府和外界的交通也已经完全恢复,除了府城北方的陈桥驿一带还有金贼活动,其他几个方向上都没有金贼了。

        这说明金贼已经中了大宋君臣的妙计,从开封府退兵了。

        消息在开封府城内传开后,自然是全城欢腾,人人鼓舞!

        而朝廷当中的主战一派,当然气势更甚。今儿崇政殿议政一开始,李纲、宇文虚中、吴敏、耿南仲,还有太子赵桓就开始喊打喊杀了——其中李纲和宇文虚中二人是真的主战。

        太子赵桓只是因为赵楷主和(一场误会啊!)而主战的,至于吴敏和耿南仲则是为了拥护赵桓而主战的。

        而原本的投降派,如蔡攸、童贯、李邦彦、白时中(蔡童李白虽然不是一党,但都是怂包)等人,现在也不敢大声言和了——他们现在是怂的不敢言和了!开封城内的禁军、民兵(不包括长腿西军),全都士气昂扬,百姓士绅也人人言战,仿佛金贼真的是被他们打败的一样。

        更有甚者,被金贼圈在开封府城内的太学生们,现在已经在酝酿伏阙上书,弹劾郓王赵楷言和误国之罪了。

        在这种情况下,蔡童李白四个奸臣当然得言战以自保了。

        所以今天的崇政殿上无人言和,一片喊打......其中热情最高的李纲甚至提出要亲自督军出征,还请赵佶把宫中秘藏的平戎万全阵图拿出来给自己使用!

        平戎万全阵图啊!

        那可是宋太宗的亲笔所绘,收藏价值极高,而且已经是一百多年的老画了,怎么能轻易拿出来给人把玩?万一玩坏了你李纲赔得起吗?

        赵佶眉头深皱,思虑了一下,“李卿,平戎万全阵图的原版存放在龙图阁中已经多年,不方便拿出来了......不如就由朕临一份赐给你吧!”

        他说的是赐,而不是借。意思就是送给李纲当传家宝了——宋徽宗的画啊,少不得还有宋徽宗亲笔的题字和注解,宋徽宗的双龙小印当然也得压上去,然后裱起来送给李纲。

        这幅大作要传下去,到了21世纪拿去拍卖行,10个亿没准都能拍出来!

        这是宝贝啊!

        李纲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当然高兴了,连忙行礼道:“臣谢陛下所赐,此战臣必当以陛下所赐之阵大破金贼!”

        赵佶点点头,心想:一定得好好画......画得像一点,就用铁线白描的手法来画,也算为抗金出力气了!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就问童贯道:“童贯,你久在军中,是知兵的。你说以朕所临之平戎万全阵图布阵,能保万全吗?”

        童贯听了这问题,一阵脑仁发疼。

        这份平戎万全阵图是太宗原创,当今官家所临,又是李纲这个相公所求的,怎么可能没有用?

        可要说有用......

        童贯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说:“陛下,平戎万全阵图当然是有用的,只是难以布置......至少需要11万步军和3万马军才可以布成!”

        赵佶自言自语道:“11万步军到是有的,3万马军好像没有啊......”

        李纲道:“陛下,开封城内的马军也不算少,有一万四五千人。另外,西军大队已经到开封府城西,其中一定有不少马军。所以凑出11万步军和3万马军是没有问题的,甚至还能再多凑些人马......而此阵一成,我军就可以立于不败了,最起码也能逼退金贼!”

        原来李纲也没指望可以在开封城外的野战中大胜金贼,只是想着用十几万人摆出一个平戎万全阵。然后步步为营而进,逼退金兵。而有了这场胜利,大宋就能和金贼讨论一下降低岁币的问题了。

        三百万太多,五十万正好。

        “立于不败好,立于不败好啊!”赵佶连连点头,露出了少许轻松的表情。

        依着他的心思,金人肯退那就是万事大吉了,还打什么呀?三百万岁币虽然不少,但大宋咬咬牙也能拿出来的。

        可无奈开封府城内主战派势力太大,声音太响,他这个官家如果不表现的勇敢一点,就怕太子赵桓被人黄袍加身......只是这么一来,就要对不起九哥儿了!

        赵佶想到自己的这个第九子,又是一叹,心说:他要是命中注定该有这一劫,我这个当爹的,也一定要给他弄个风光大葬!这样他应该就不会在九泉之下责怪我了......

        是啊,有爹如此,赵构还有什么可以不满的?

        在赵佶决心给儿子赵构一场最风光的葬礼后的第二天,磨磨蹭蹭一路赵构已经到达了祖宗的福地陈桥驿。

        在接风的酒宴上,赵构按照完颜宗望的要求,用力拉开一张硬弓,然后就听“嘣”的一声轻响,一支羽箭离弦而出,然后猛地扎在了几十步开完的一只草靶上面。

        在距离赵构十步开完,大金菩萨太子完颜宗望正盘腿坐在一张胡床之上,看着赵构射中了靶子,才轻轻点头,问跟前一个瑟瑟发抖的大宋紫袍文臣道:“张邦昌,你老实跟咱说,这个康王的武艺比河北的郓王如何?”

        他的话很快就被一个渤海通事官翻译成了汉语,转告给了出城之前才封了太宰的张邦昌——赵佶心软呢,送别张邦昌的时候见他哭得快晕死过去了,就动了恻隐之心,于是马上封了他一个太宰以资鼓励。

        这样张邦昌就算被金人杀了,他也算当过太宰了,应该可以死而无憾了。

        可问题是张邦昌不觉得自己无憾啊!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汗......

        听见完颜宗翰的提问,张宗昌一边抹汗一边回答道:“这个康王的武艺当然是不如郓王的......不过即便强如郓王,不也只能向大金国求饶吗?”

        他的话也被通事翻译成了女真话。

        “哈哈哈!”完颜宗望忽地大笑了起来,“他可没向我大金国求饶,非但没有求饶,还在大名府和郭药师、刘彦宗打了一仗,居然还打出了个不分胜负,比起开封府城内的诸公可是有骨气多了!某家本还想带兵北上去和他一战,现在你们的朝廷都议和了,那便暂时放过他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然后便是完颜宗弼的嚷嚷:“二哥,二哥,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