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18章 ?赵构,认命吧!(求收藏,求推荐)

第118章 ?赵构,认命吧!(求收藏,求推荐)

        赵构一下就呆住了!

        他对赵枢说那些什么“为国尽忠”,什么“男儿本色”的意思并不是要自己亲自尽忠,而是要鼓励赵枢那出为国尽忠的精神,拿出赵家男儿的本色,不要怕死。

        可是那个太子哥哥怎么就以为是他赵构想去金营送死呢?这是误会啊!

        想到这里,赵构赶忙向亲老爹赵佶求救:“父皇......儿臣也想留在您身边尽孝!”

        哎呦,这个也是孝子啊!

        赵佶也很感动,点点头道:“好好,为父答应你,等你从金营回来,便许你随时入宫尽孝,一如你三哥当初那样。”

        “父皇......”赵构都急了,去了金营还能回得来吗?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并不是真心要卖国求饶,你们还在谋划决战!到时候金人还不得宰了我祭旗啊!

        赵佶也有点不舍,但还是一咬牙,沉下脸对赵构道:“九郎既然挺身而出,就不要再有什么不舍了,安心去吧......等你返回开封府,为父自然不会薄待你,原本三郎居住的府邸便给你住!”

        好嘛,赵楷的房子就这样送人了!

        他要真的从河北带着几万大军凯旋而归,回了开封府,想回家瞧瞧,却连个房子都没了......多可怜啊!到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看着皇宫不错,就强行住进去?

        赵构虽然知道赵楷的房子是好房子,但是他怕自己没命去住,于是哭哭啼啼道:“父皇,儿臣,儿臣不想要三哥的房子,儿臣就想留在父皇身边日夜伺候......”

        赵佶听这话就不高兴了!什么在父皇身边日夜伺候?本父皇需要人伺候的时候可从没见过你这个儿子......那么多年来伺候本父皇的都是宦官和美女!

        “九哥,你不必说这些话了!”赵佶沉声道,“三郎的宅子马上就给你,你搬进去住一天再出城吧!”

        这还不错,总算给住一天再去送死......

        赵构看到赵佶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而且还得到了换好房子的奖励,也只好头皮一硬,接下了这个要命的差遣,还向赵佶行了一礼,可怜巴巴地道:“父皇所命,儿臣怎可不从......”

        “好好好,送去金营的亲王有了!”赵佶怕赵构反悔,赶忙把这个倒霉的人选敲定下来,“现在还差一个宰执,不知谁人愿去金营一行?”

        这下轮到朝堂上的宰执们缩头缩脑了!哦,也不是人人都畏惧金人,也有不怕死的有种男儿。

        “陛下,臣愿意赴金营一行!”

        有人自告奋勇了!

        赵佶一看那人,顿时就失望了,因为站出来的人是尚书右丞、亲征行营使李纲。

        李纲怎么能去金营?李纲是亲征行营使啊,等到和金人决战的时候,他得代替赵佶临阵指挥大军。

        如果他去了金营为质,几十万勤王大军谁去指挥?总不能真的让本官家御驾亲征吧?那多危险?

        赵佶摇摇头道:“李卿,你乃是亲征行营使,还需要留在开封府城内主持军务。如果要出兵的话,你还得去临阵督战,可不能陷在金人营中......宰执之中可还有人自告奋勇?”

        好像没有!

        两府相公全都不动如山!

        赵构的前车之鉴在那儿,谁动谁倒霉啊!

        赵佶又有点恼了,怎么就没有人挺身而出呢?当忠烈名垂青史的机会就这儿摆着,你们怎么就一点不心动呢?

        “李邦彦!”赵佶直接点了太宰李邦彦的名儿,“你怎么看?”

        太宰就是原来的尚书左仆射,在政和年间改称太宰,而太宰兼门下侍郎就是如今啊大宋群相之首了。

        赵佶点他的名,当然是想把这个名垂青史的机会留给自己最信任的这位太宰了。

        李邦彦顿时就慌了,他可不想去金营送死,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光把成为忠烈的机会往外推,必须得推出一个替死鬼!

        “陛下,臣举荐中书侍郎张邦昌为使,赴金营一行!”

        李邦彦把自己的政敌张邦昌给推出来了,这个张邦昌是王黼、童贯一党,本来就是个奸臣,牺牲了也不可惜。

        “陛下,臣白时中也举荐张中书。”少宰白时中和太宰李邦彦是一伙的,现在也不顾体面的跳出来把张邦昌往死路上推了——金营总要有人去的,如果张邦昌不去,那么白时中自己就有一定的概率要去了......

        “陛下,臣耿南仲也举荐张中书!”赵桓的老师,刚刚就任同知枢密院事的耿南仲也毫不犹豫站出来落井下石了。他踩张邦昌倒不是因为害怕自己被派去金营,而是为了削弱赵楷的势力——其实张邦昌根本不能算赵楷的人,但是党争嘛,党同伐异,非友即敌。张邦昌既然和王黼、童贯走得近,自然就是赵楷一党。

        “臣李纲也举荐张中书为请和使,往金营一行。”李纲也站出来表态了!

        李纲也是支持太子的,而且他还欠吴敏一个宰执位子(是吴敏扛了劝退赵佶的锅)。这个时候自然得和李邦彦、白时中、耿仲南一个立场,把张邦昌从朝堂中一脚踢走......把张邦昌踢走了,才能让吴敏再一次上台啊!

        张邦昌都急了,眼巴巴的看着蔡攸和童贯,不过这俩货都不说话......总要有人去死的!如果张邦昌不去,他俩中的一个多半就要去了。

        虽然死在金营当中可以成为忠烈,以后历史书上一定会说他们是忠臣。

        但是他们真的怕死啊!

        看见这俩同党也不拉自己一把,张邦昌急得眼泪都下来了,高高在上的赵佶见了他这样子,只好安慰道:“张卿不必如此,朕观张卿一副好面相,日后当有大富贵......这样吧,朕封卿为太宰兼门下侍郎,如此也算位极人臣了。”

        别说,赵佶的为人还是比较厚道的,也不叫人白死。赵构得了套大房子(至少10万平米!),张邦昌则给个正宰相安慰一下。只是他没想到,张邦昌的富贵可不止一个宰相!

        赵佶已经给出了太宰兼门下侍郎这样的价码,张邦昌也没办法了,只好眼泪汪汪的谢了恩接了旨。

        赵佶总算松了口气,“金人的议和使已经到了,朕准备许了和议,九郎和张太宰就回去收拾则个,明日就跟人家去吧......”

        他沉默了一下,又对李纲道:“李卿,300万岁币虽然多了一些,但总归不必生灵涂炭烈......若无必胜之把握,不妨就此作罢。”

        “陛下放心,”李纲信心十足地上奏道,“臣等一定会谨慎行事,若无必胜把握,绝不会贸然一赌国运!”

        “如此朕就放心了......”

        赵佶其实是很不放心的,但他现在也有点身不由己了。

        从去年腊月开始,开封府城内的主战气氛就日益浓烈!金贼近两个月围而不打,又进一步激励了开封府城内军民的士气——金贼也没什么了不起啊,两个月都不敢打开封府城,看来也不过如此了!

        在这种氛围下主和,还割地纳款和亲,毫无疑问是政治不正确!

        因为“退位跑路”和“被逼抗金”两件事儿的打击,现在赵佶的声望已经跌到了谷底,如果再一味屈膝投降,很容易被自家的孝子赶下台。

        而现在金贼眼看就要退走了,赵佶觉得自己还能再当个三十年天子,当然不甘心退位,所以也只能跟着一块儿唱高调了......

        ......

        求一波推荐票!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