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11章 ??大功属谁?(求收藏,求推荐)

第111章 ??大功属谁?(求收藏,求推荐)

        平定军城中央那座小小的内城当中最大的院子当然就是平定军使衙门了,这里也是固若金汤的平定军城中最安全的所在。

        军使衙门原本就修建的非常坚固,围墙很高,门板很厚,院子里面清一色的都砖瓦房,看着就牢靠,必要的时候把房子一扒,得到的砖头瓦片都可以砸人!

        而在被金兵围攻的这些天中,平定军使季易季老太尉和借住在此的河东义军招抚秦桧两人,都拿出了最大的热情加固这座衙门,大有将之改建成平定军最后之堡垒的决心——在他们俩看来,这平定军城多半是没人来救的。

        平定军城有什么要紧的?要阻挡金贼通过井陉道东进,守着娘子关就行了,根本不需要保住平定军城。

        至于增援河东,解太原之围......根本不可能!

        所以季易和秦桧心里面都很清楚,平定军城就是弃子,赵楷是不会来救的......他们可不是岳飞那傻小子,天天嚷嚷什么郓王大军就要到了。

        怎么可能?郓王既不会在乎平定军城的得失,也没有大军可派。

        因此季易和秦桧都觉得他们只能自救......自己想办法熬下去,而且必须熬下去!

        而熬下去的办法,就是拼命加固城防,做好层层抵抗,直到闭衙死守。

        作为最后的堡垒,军使衙门当然也要尽可能加以改造和布防。

        首先是让人在衙门外面挖了圈壕沟。

        然后又将挖出来的泥土用来加固围墙,整整把围墙加宽了几倍,达到了五尺多厚!与此同时,围墙的高度却被削到了五尺左右,成了个高五尺厚也是五尺的土墩子墙。

        围墙变矮的同时,季老太尉又舍了衙门当中大部分的家具,把它们拆了取料,再用这些木料给自己打造了一圈叉排木......就是栅栏!栅栏就插在土墩子墙靠近外侧的地方,乍一看就跟个牢房似的,不过这种房子的安全性绝对好。

        一丈多高的叉排木可不容易过,爬过去容易被长枪捅死。而要用斧子去砍木头也不容易,因为季老太尉的家具有点多,把自己的居所用栏杆圈了后还富裕不少。于是就让人打造了许多虎落,插在土墩子墙外面。

        什么是虎落?

        就是一头削尖的木桩往城墙根底下一插,削尖的那头向外,这就叫虎落!能不能扎死老虎难说,但是不把这些木桩拔了砍了,就甭想动那些叉排木。

        军使衙门的门也给卸了......这是季老太尉的意思,老头正经行伍出身,虽然一辈子没打过什么胜仗,但是参与了大大小小数十次筑城修堡的军事行动,是这方面的专家。

        所以他知道门是没有用的,被敌人抱根圆木随便撞一撞就完。所以干脆把军使衙门的几扇大门门板都卸了,锯开取料,打造了几十架拒马,一部分用来堵门洞,一部分用来封路——军使衙门周围的路全都封大半,只留下可供一人一骑通过的道路。

        而军使衙门内的房屋,也全都进行了改造,门窗全都拆了。窗口装上了木栏杆,大门也都改成了栏杆门——这种大门虽然不挡风,但是可以往外射箭,方便布防。房屋也就成了火力点!

        其中的两座二层小楼更是成了可以居高临下射箭的火力点!

        这些日子,季老太尉不仅要想办法改造自己的衙门,而且还得过问全城的布防和作战,忙得都快飞起来了。

        所以老头子只是制定了军使衙门的改建方案,又安排了一些工匠和民伕来衙门施工。而天天留在衙门里面当监工的,则是河东义军招抚秦桧。

        在秦桧的督促之下,一千多民伕日夜轮换着开工,忙到今儿总算是基本完成了。

        因此秦桧这会儿就坐在衙门的大堂内,看着那一根根看着就坚固的栏杆,真有点哭笑不得了......怎么那么像坐牢呢?

        不,不是像,这就是在坐牢啊!

        秦桧心想:我现在是人在圈中坐,不就是一个囚字吗?

        难道本官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最后还是要当金人的阶下囚吗?

        想到要当阶下囚,秦桧难过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就在这时,他忽然隐约听见了欢呼喧嚣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秦桧马上就紧张起来了,难道金贼已经打破了平定军城?难道本官马上就要当阶下囚了?

        正想到这里,季易季老太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了......这老爷子的声音听着都有点奇怪,忽然变得宏亮有力了。

        不用说,一定要坏事!

        秦桧连忙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奔向大堂的大门......出不去!大门变成了栅栏门,也不知怎么开的?好像可以把栅栏的木杆取下来,可是秦桧不会弄,只好两只手抓着两根木杆,然后在里面眼巴巴的看着外头的季易。

        这场面真有点像探监......

        “秦招抚,大喜啊!”

        秦桧也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了大牢里面和犯人说“大喜”好像不是什么好事儿!

        “什,什么大喜?”秦桧问。

        “金贼退兵了!”季老爷子说话的时候眼泪都快下来了!

        金贼退兵了!

        这种事情真的只有梦里才会有啊!

        “议和的事儿成了?”秦桧张口就问。

        季易摇摇头,“好像不是......金贼退得很匆忙,而且还耍了花招,昨天晚上金营当中灯火通明,还不时金鼓大作,就像要夜袭咱们似的。岳飞带人在城上守了一夜都没合眼,今儿天亮后却发现金人的大营已经人去营空了,所以才让人来报我知道。

        我刚才去城头上看了,发现金贼果然已经走了。而且军城东面,绵蔓水边的官道上还烟尘大起......应该是有大军开过来啊!”

        “大军?”秦桧愣了愣,“难道是......”

        “一定是郓王殿下的大军开到了,所以金贼才会退走的,”季易老泪纵横啊,“没想到让岳飞那后生给说着了!”

        其实岳飞自己也不相信,他天天嚷嚷这个,不过是为了鼓舞一下军心,没想到真有一个疯王会豁出命来救平定军......也不知道图个啥?

        “无量天尊、菩萨保佑......”秦桧激动的都不知道应该感谢那个神仙了。

        栅栏外边季易看见秦桧急着要去拜神的样子,连忙对他说:“秦招抚......看来咱们俩总算是替国家保住了平定军城,而且还杀伤金贼不下万余!”

        “什么?有万余那么多?”秦桧瞪大了眼珠子,“那岳飞有那么厉害?”

        季易听了这问题有点尴尬,干笑了几声道;“秦招抚......报功嘛,多一些也是正常的。而且岳飞不过是一介勇夫,平定军城中做主的还是老夫和秦招抚啊!”

        啊,明白了......这是要争功劳了!

        平定军这一战无论如何是打赢了,杀敌一万没有,几百上千总有吧?那也是大功!

        谁要拿了这份大功,武将可以直升三衙做太尉,文臣即便当不上元枢也能混个一方阃帅!

        这个功劳不能让啊!

        秦桧的心思马上就动了,重重点头道:“对,对,岳飞连个官身都没有,这次能给他一个官就不错了,大功还是季太尉的!”

        季易也笑道:“若是没有秦招抚临阵督战,季某又怎能为国家立下这等功劳?”

        ......

        求一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