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09章 ??宗翰,要挺住啊!(求收藏,求推荐)

第109章 ??宗翰,要挺住啊!(求收藏,求推荐)

        当“浑王赵木皆枪挑完颜设也马”的消息,被几千大金败兵(大金的兵力损失并不大,不过在3000上下)送到完颜宗翰军中的时候。在平定军城周围,宋金双方的攻杀,正如火如荼的展开。

        数十架梢砲,已经逼近平定军城西门而立。将大大小小的石块土块朝着平定军城的城墙发射而去。

        而完颜宗翰本人,则直接顶到了距离平定军城西门不足两里的地方,恶狠狠的看着前方的渤海砲手一次次的将阿里喜辅兵们四下搜罗来的碎石块,一批批的砸向那座让大金天兵异常恼火,但是又始终屹立不倒的平定军城。

        大队大队的硬军甲士,就扛着梯子或填壕的蒲包,携带着砍栏杆的斧子,在梢砲后面待命,看着这石如雨下的场景。

        一旦梢砲停止发射石弹、泥弹,他们就会发起进攻!

        而他们每个人神色都是那样的凝重,这是因为在过去的十余天中,他们的每一次扑击,都被宋军击退。

        似乎那些梢砲打出去的石块、泥弹,根本伤不了宋人分毫。

        这个时代的宋军,虽然在野战的时候比较弱,比辽、金两国的军队都弱,和西夏军队也就在伯仲之间。

        但是在守城、筑城这方面,宋军绝对是第一流的!

        想用梢砲,或者叫抛石机打破宋军真正下决心固守的城堡,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哪怕被后世吹上天的“回回砲”,其实也没砸开襄阳城......襄阳是被围困了将近六年后投降的。

        实际上用梢砲(包括回回砲)丢石头摧毁城墙的办法,是不大科学的。因为抛石机不是直瞄的,而是曲射的。那些石弹、泥弹得遵守抛物线的运动规律,它必须得从上往下落啊!

        所以用梢砲打出的石弹、泥弹的落点大多是城头,很少会直接撞上城墙的墙面。因此也不可能在墙面上砸出个大洞,从而使得大洞以上的墙体发生坍塌。

        而想要从城墙顶部往下砸,把城墙砸塌的难度,那可真的是太高了。如果砸一些单薄的墙体,或许还有可能。但是宋朝的夯土城墙一般都很厚,厚度有时候都能超过高度,在这种城的墙顶上是可以跑马的!

        这种厚度的城墙怎么可能从顶部砸塌?而且进攻一方砸墙的同时,防守一方还能修补呢!

        如果砸得没有修得快,这墙头得砸到猴年马月去?当然了,砸不塌墙头也不等于梢砲无用,砸不了墙,它能城墙顶上的零碎都给砸坏了。比如床子弩、梢砲、篦篱、木楼等等,都会被梢砲打出的石弹和泥弹一一摧毁。

        没有了这些东西,守城的难度可就大大增加了!

        不过城墙顶部的守军一般情况下倒不会被砸死多少,因为在宋朝时,凡是认真布防的城池,在城墙顶部都会修筑女头墙(女儿墙)。这是一种高约五尺的土墙,非常厚实,修在垛口之后几尺,既是城墙垛口之后的第二道防线,又是守军避砲躲箭的地方。当敌人用梢砲发射石弹、泥弹的时候,守军就会背靠女头墙而坐,利用女头墙后的死角避砲。

        而当敌人的弓箭手靠近城墙往上抛射羽箭的时候,守军就会在女头墙上立起狗脚木,挂上搭皮、竹篦篱牌,以挡箭矢。

        此外,在女头墙前还会立一排叉排木,就是木栅栏,高度在一仗开外,比女头墙高五六尺。当敌人爬上墙头的时候,守军就会退守到女头墙上,依靠叉排木的保护,居高临下射箭或是用长枪来戳。

        而登城的敌军只能用斧子砍断叉排木,才能攻上女头墙,从而占领这一段城墙。

        不过占领一段城墙并不等于攻破城池。因为宋军固守的城墙会用干戈板隔成一段一段。进攻的敌人得一段一段的打,但基本打下一整堵城墙,也不等于就破城了。

        因为城墙之内通常会有内壕——就是沿着城墙内侧挖掘的壕沟,这种壕沟既可以防止敌人挖地道入城,还可以在城墙被敌人占领后,阻止敌人的进一步突破。

        内壕的标准很高,须阔数丈、深两丈以上!

        而内壕之内,还有一道里城。里城并不是内城,而是一道距离外廓较近,紧贴着里壕修建的廉价土墙,一般只有两丈高,用挖掘内壕所得之土土夯成。里城的城头上同样需要布防,一般都设有护险墙等工事。

        而内壕里城的作用不仅是在外廓陷落后作为第二道防线,还可以用来消除内患......那个善于用间破城的努尔哈赤幸亏没有遇上这种宋式的坚城,要不然他的间谍还得从城里面打里城和内壕,这要没有攻城器械,哪里打得下来?

        而在里城之内,通常还有一个保护官衙的内城......这就是所谓的“两壕三城”。

        所以即便能用梢砲砸塌了外城,距离打破城池还早着呢!

        至于平定军城的攻防战,现在则是进行到了......外廓外面的羊马墙和外壕争夺阶段,这外壕和羊马墙可不容易打!

        这羊马墙是贴着壕沟内侧垒起来的,如果不填平了壕沟,进攻一方连站的地儿都没有。

        要填壕你也不可能把一整条壕都填了,金贼又没推土机,哪儿能干那么大的工程?所以就只能填一小段,守军一看就知道该在什么地方重点布防了。而他们的布防的办法也简单,就在金贼想要填平的这一段壕沟相对应的羊马墙后竖起一丈多高的叉排木。羊马墙高四尺,叉排木高一丈。金兵可以爬上羊马墙,但是不可能跃过叉排木,他们得站在羊马墙上砍叉排木。宋军就能用神臂弓射他们,用长枪捅他们了......

        要破这样的羊马墙和外壕,单靠梢砲是没有用的。因为宋军背靠着羊马墙躲避,梢砲根本打不着人家。派弓箭手靠近抛射重箭,又会被城头上的宋军用神臂弓精准射击。而且进攻的金兵也不知道羊马墙后面到底有没有人?也许人家躲在城门洞里呢?宋式的城池外廓讲究“城门贵多不贵少”,在战时会在城墙上开挖许多小门,既可以方便守军出城奇袭敌人,又可以藏兵,一举两得。

        而要打造其它大型攻城器械,比如对楼、鹅车、洞屋等等,一来打造难度比较高,金人的渤海工匠不大会弄;二来平定军城周围没有那么多的林木可用,想要打造更多更大的器械得上山伐木,这可就费时费力了......

        正在心情郁闷的完颜宗翰准备再次下达攻击命令的时候,负责封锁平定军城以东的井陉道的大将完颜娄室和宗翰的副手完颜希尹两人飞马而来,而且都脸色铁青。

        完颜宗翰一看就知道不好,声音有些发干:“怎么?有东路军的消息传来了?”

        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年丧子了,还以为完颜宗望倒霉了呢!

        “不,不是东路军,是咱们派去打娘子关的兵败了,损了三千多,余部刚回来,还带回个噩耗......”完颜希尹是文化人,给人报丧的时候不怎么干脆,有点吞吞吐吐。

        “噩耗?”完颜宗翰一听这话,心里就咯噔一下,“什么噩耗?”

        希尹叹了口气,还是不说。

        一旁那个看着就彪悍凶恶完颜娄室倒是个干脆爽气的性子,干脆抢过问题,张口就道:“副元帅,设也马死了,夜袭宋营的时候中了埋伏,被宋国的郓王赵楷一枪挑死了,连尸体都没抢回来。耶律余睹那老小子也下落不明,不是死了就是降了......”

        “什么?设也马他,他......”说到完颜宗翰眼前就是一黑,然后就失去知觉了。

        ......

        爆求一大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