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不好了,天下掉石头啦!(求收藏,求推荐)

第九十九章 ??不好了,天下掉石头啦!(求收藏,求推荐)

        当宋军的第一架梢砲开始试射的时候,完颜设也马就知道不对了!

        因为这架梢砲扔出来的都是石头!

        全是石头,没有一点泥土!

        梢砲虽然有“发石机”之称,但是适合梢砲发射的石头并不是随手就能拿到的。所以在一般情况下,梢砲都是石弹、泥弹并用,而且以泥弹为主。

        但是完颜设也马给自己挑选的战场实在太好了,就在绵蔓水边,绵蔓水的滩头上全是石子儿,随便一捡就一大堆。而且这些石子儿都不大,不需要砸开了再用,拿个草包蒲袋装一包,就能用梢砲扔出去。草包、蒲袋都不牢靠,在空中就解体了,所以那些石子就散落下来,就跟天上下石头雨似的,一砸一大片啊!

        这是高空抛物啊!还是比拳头小一点的石头......砸在人身上还能有好?别说砸着脑袋了——那肯定当场身亡!就是砸着胳膊、肩膀、腿脚,那也是个重伤,而且什么甲都没用。

        当然了,梢砲也不是没有办法防御的。梢砲是曲射武器,所以它必须遵守抛物线规律——这是科学真理,不能违背的。所以梢砲是有射击死角的,只要在营寨的栅栏后面起一堵四五尺高,四五尺厚的羊马墙,就能让守军躲后面避砲了。

        而且这道土墙在敌人攻营的时候还能站人,人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射箭或用长矛隔着栅栏捅人,那真是太舒服了!

        可是设也马现在据守的这个营寨修建的太马虎,栅栏后面没有羊马墙!而赵楷又急着救岳飞,根本不给金兵筑墙的时间,就逼着韩世忠组织进攻了。

        所以现在只有设也马、耶律余睹等少数人有地方可以躲,大部分金兵就只能举着盾牌求一点心理安慰......

        完颜设也马也知道这不是办法,连忙抽调最精锐的黄头硬军冒死反击!

        这个黄头硬军可厉害了,说是女真,但却是金发白皮的欧罗巴人种!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总之就在白山黑水间落了脚。而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居然姓完颜——据说这个完颜家的老祖是“最强赘婿”,六十多岁时靠当赘婿当上了按出虎水完颜部的首领,之后他的一个兄弟又不知道怎么入赘了一个白人部落,还把完颜姓氏给带过去了。这个部落后来被契丹人打服,成了熟女真,迁到辽东半岛的曷苏馆安置,称曷苏馆女真,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还保留了白皮黄毛的长相,因此又称黄头女真。

        这帮黄头女真不仅长得奇怪,来历神秘,而且个头都很大。在完颜阿骨打崛起后不久,就认祖归宗,成了大金国的金牌打手。不过他们很少当骑兵,而是充重甲步兵,号称硬军,常常被当成先锋锐士使用。

        设也马手头也有几个黄头谋克,现在都举着厚重的木楯,披上两层重甲,扛上长枪,携带了大斧和狼牙棒,嗷嗷怪叫着就冲出营门了。

        不过......韩世忠已经在金贼的大营门外摆好了八牛弩!

        这就是金人没什么守城、守寨经验的苦了!他们那么牛逼,崛起以来都是把敌人按着揍,谁没事儿琢磨防守?所以他们起的营寨就是一个方向开一大门,宽敞气派,方便骑兵出入就行了。

        根本不会想到要在营栅栏或营墙上开出许多方便小股部队出入的小门,也不会在挖掘壕沟的时候预留出足够多的通道,更不会用一堵护门墙把大门遮挡起来——不遮挡起来,赵楷的兵将老远就看见金贼在里面整队准备出击。

        所以等这帮倒霉的黄头硬军冲出营门的时候,“杀身成串”的时候也就到了!

        不过黄头硬军的头可比契丹人硬多了,被20架八牛弩一下串了三四十人,依然不知道逃跑,只是散开些队形继续飞奔着向前。

        披了双层重甲还能跑得那么快,他们的体力也的确是好的惊人!

        不过韩世忠还给他们预备了2000神臂弓手!这些神臂弓手中的1500人,在黄头硬军整队的时候,就猫着腰从干戈板和大楯组成的防线后面进行了一番运动,都集中到了金贼大营门外这一块。

        现在就倚着干戈板和大楯打起了“三段击”,箭如雨下,又狠又准,饶是有两层重甲披着,也很难抵挡。不过那些硬军也的确骁勇,举起手里的盾牌,护住头脸和腹胸这等紧要位置,然后就继续冒死突阵!虽然不时有人被木羽箭射穿了大腿、臂膀,发出一阵阵夹带怒火的惨叫。但是大部分黄头硬军,依然在快速接近宋军的防线。

        眼看着这群黄头硬军马上就要扑上由干戈板和大楯组成的防线,位于金兵大营正对面这段的宋军防线的两侧的十几块干戈板和大楯,突然被人给挪开了,形成了两个宽达数丈的缺口。

        然后就看见两队骑兵,分别在黄无忌和董金刚的率领下,从缺口中飞奔而出,接着就打了个弯,沿着干戈板和木楯组成的防线一路狂奔,冲向那群黄头女真的侧翼!

        这下黄头硬军的头就再也硬不起来了......他们已经散了队形,根本挡不住飞奔而来的铁甲骑兵,哪怕他们的武艺在高,这个时候似乎也只能挨打等死了。

        不过还是有那么几十个黄头硬军悍勇异常,看见骑兵冲过来,也不闪避逃跑,而是举起手中的长枪就奋力一掷,还真命中了七八个汉家的骑士。长枪贯穿了他们的胸膛,连惨叫都不及发出,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可是死去的勇士却没有跌下马背,而是伏在马背上继续向前......原来他们的身体都被绳索捆在了马鞍上!

        而剩下的骑士很快就用马枪和战马身体的撞击,为他们的死去的同袍报了仇。

        被“成串”,又挨了箭雨,还给对手的骑兵冲了个七零八落的硬军再硬不了啦!伤亡都超过三成了,剩下的人再没继续送死的勇气,只好拖着长枪扭头就跑。那真叫一个飞快,比扑上来的时候更快了不少。那些宋军的神臂弓手甚至来不及抄起长枪、挪开挡路的木楯和干戈板,他们就已经跑回了自家大营。只有八牛弩射出的弩枪能追上他们,又“撸了七八串”......

        “好好好!”立在高处观战的赵楷已经叫上好了,“良臣,你打得好啊!金贼又败了一场......伤亡不下二百,加上之前的两阵,咱们已经杀了他们一千多人了吧?照这么打下去,完颜宗翰的十万大军能消耗几日?”

        是啊,一天死一千多,十万大军最多耗上三个月......赵楷的兵法又有长进,居然用上乘法了!

        而在金兵大营之中,完颜设也马看着自己的硬军损失惨重的败下阵来,脸色都气得很了黑色。只见他咬着牙齿,一副要咬人的样子,然后就听他吐出了几个很少用到的女真字眼:“传令......撤退!”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