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赵楷,你的武德呢?(求收藏,求推荐)

第九十一章 ??赵楷,你的武德呢?(求收藏,求推荐)

        耶律余睹心情郁闷的下了望楼,又叫上了自己的心腹韩福奴,点了五百契丹骑兵,出了营寨,去试浑王赵木皆的底了。

        耶律余睹当然认识“郓”字和“楷”字,知道来探营的应该就是大宋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了。

        正因为知道来的是郓王赵楷,所以他也没打算和对方交战,只是想远远的问个话儿,最好能探出一些大金东路军的情况。

        而赵楷那边似乎也没有和耶律余睹交战的意思,看见耶律余睹带着骑兵出来,赵楷的骑兵立即就退了。

        看见赵楷都快要退回自家大营了,耶律余睹赶紧让手下人大声呼喊:“郓王慢走,大金国都监耶律太师(辽国的太师就更大宋的太尉一样泛滥,带兵的节度使都可以称某太师)有话要与郓王分说!”

        喊话仿佛起到了作用,赵楷和他的手下在距离自家的营寨不足一里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就摆出了一个双排横队,手持马枪长槊,身披掩心骑甲,威风凛凛。

        耶律余睹并不想上去交战,于是就让自己的队伍停在了宋军骑兵横队的七八十步开外。

        然后又让几个大嗓门的亲兵一起嚷嚷:“耶律太师请郓王殿下阵前答话!”

        他们这一嚷嚷,还真的把郓王赵楷给叫出来了!

        就看见一个戴着面甲,穿着一领青塘瘊子甲,戴一顶凤翅盔的长大男子策马而出,背后还有一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生着连鬓胡须的大汉,披着辽国式样的镔铁札甲,单身擎着一面红色大旗。这面大旗挂在一根足有一丈三四尺长的长枪上,旗子中心用黑缎子绣着四个大字——郓王赵楷!

        看见赵楷只带一个旗手出了阵列,耶律余睹也有点佩服这个大宋亲王的胆色了。

        人家一大宋亲王都那么有胆色,耶律余睹当然不能表现的太怂。当下也叫了一个亲兵,举着自己的认旗跟着自己一块儿上前去和赵楷说话了。

        不过那赵楷和赵楷身后的大胡子给人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两个家伙太壮了!如果不是耶律余睹早年曾经当过遣宋使,在汴梁见过高大健壮的赵佶,他都要怀疑这个赵楷是个假货了。

        但耶律余睹也存了个小心,没敢靠赵楷太近,在十几步开外就勒住了战马,然后就在马背上向赵楷叉手一礼,张口就是流利的汉语:“下官大金国元帅右都监耶律余睹,见过大王。”

        那赵楷也不摘面具,只是一声冷哼:“孤听说辽国有个左金吾卫大将军、东路都耶律余睹,不知是不是你?”

        耶律余睹脸颊一红,正寻思应该说点什么狡辩的话,那赵楷又开口了:“君为辽国太祖之后,近支皇族,位及人臣,不思报国就罢了,居然还卖国投敌,甘为女真之前驱,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也罢,孤王便替辽国太祖皇帝除了你这个不肖子孙!”

        什么?他想干什么?

        耶律余睹还在琢磨赵楷想干什么的时候,他的那个亲兵已经叫喊起来了:“太师小心了......”

        然后就是一阵马蹄响动,再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耶律余睹忙定睛去看,就看见自己的那个亲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飞马冲到了自己的身前,而且他的脑袋上好像多了把斧子!脑袋被斧子劈了当然好不了了,身子也稳不住了,缓缓的就向右侧翻倒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郓王赵楷刚才用飞斧暗算我?耶律余睹汗毛都竖起来了,心想:赵楷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暗算我?居然暗斧伤人,他有没有武德啊?

        “杀啊!”

        又是一声大吼,原来是赵楷身后的那个大胡子已经放平了长枪(就是那面挂着认旗的长枪),开始驱动战马,向着耶律余睹冲锋了!

        这下可把耶律余睹给吓懵逼了。他虽然久经战阵,但已经上年纪了,都年过五旬了,在12世纪时,这个年纪已经很老了。他是个老人家,怎么能和年轻人打架?而且那个跟着赵楷的大胡子年轻人看着就很厉害啊!耶律余睹年轻的时候都打不过他,何况现在?

        知道不是对手的耶律余睹连忙打马调头就跑,而他身后的骑兵也看见他这个老大被人暗算,于是立即发起冲击,想要搭救耶律余睹。而那些跟着赵楷的骑兵比耶律余睹的手下反应更快,这个时候已经冲起来了!

        赵楷本人并没有冲锋,而是取出弓箭开始射耶律余睹!而且他射得还挺准,连着射了七八箭,全都插在了耶律余睹的后背上!还好耶律余睹够小心,穿着双层甲,一层是镔铁札甲,一层是锁子甲。虽然赵楷射出的都是破甲重箭,但是只穿透了外层的札甲,没有穿透内层的锁子甲。

        不过耶律余睹也不好过,他的后背被重箭连着撞击了好几下,疼就不用说了,慌乱之中余睹也不知道赵楷的箭有没有射入自己的体内?箭头上有没有抹毒药?

        真是吓都要把人给吓死了!

        而赵楷看见余睹非常耐射,于是就把目标改换成了余睹胯下的战马,又是连着三四箭,全都插在了马屁股上。

        这下耶律余睹的战马不干了,好好的怎么就让人用重箭扎屁股了?换谁都不答应啊!

        于是这马儿就希溜溜一声嘶鸣,然后撒开蹄子就冲着迎面而来的契丹骑兵狂奔而去,而且也不看路,也不受耶律余睹的控制,差一点就和余睹手下的一名骑士撞在了一起。

        而附近的几十名耶律余睹亲兵也看见余睹的马惊了,也顾不得冲阵了,全都策马调头,向余睹而来,要护着余睹跑路。

        可这么一折腾,耶律余睹手下这些骑兵的队形可就乱了。他们本来也是分了两队,前队后队都是二百多人,现在前队中间的几十人去保护耶律余睹了,只剩下两翼不到二百人还在冲。但是队形已经乱了,而且人心更乱——大家都看见耶律余睹被人射成刺猬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给射死?他如果死了,大家伙就得另投名主了......

        这骑兵冲阵不仅比武艺比马术比阵列,还要比决心!就得有一心一意豁出去的决心,决不能三心二意。

        最好就是赵楷那样的,就相信自己是打不死的天选之人,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就得了。如果想得太多,顾虑重重,那就莽不起来了。

        一方队列整齐,人人义无反顾,一方队形散乱,不少人已经顾虑重重。

        所以这场骑兵之间的对冲还没真正碰上,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而耶律余睹遭人暗算,中箭兵败而逃的这一幕,全都被完颜设也马看见了,这设也马本来就是爆脾气,而且又成长在女真吊打四方的年代,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顿时就被激怒,也不管老爹是怎么交代的,立即就下达命令,全军出击!

        一定要把耶律余睹丢了的场子给找回来!

        .......

        狂求收藏,狂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