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且看孤王如何八千破十万!(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十七章 ???且看孤王如何八千破十万!(求收藏,求推荐)

        相州大营,河北兵马元帅府,中军大堂。

        一场赵楷特色的军议,正在一处由豪宅大堂改造而来的中军大堂当中举行。

        之所以说这场军议有特色,是因为参加军议的人很有赵楷特色——除了陈记和陈东、张浚、胡寅、邓肃这四个负责记录和起草军令的机宜之外,全都是武将......哦,还有刘子羽这个能上马冲阵的假文官。

        另外,军议会场的布置也极有特色。不是公堂式的布置,而是在大堂当中摆了一张大桌子,桌子上铺开一张很大的地图。

        包括赵楷、陈记、刘子羽、韩世忠、何灌、王渊、黄无忌、向克、刘锡、李孝忠在内,所有人都站在大桌子周围低头看图上的形势。

        这地图是河北(包括燕山府路)、河东、京畿、京东、京西等路在内的大图。不仅画上了所有的州军府县,而且还画了山川河流。在地图上面还摆了许多的大大小小的木牌,木牌上面都有字儿,一部分是“金”字,一部分是“宋”字。

        这些木牌代表的当然是宋金两国军队,其中大木牌代表一万人,小木牌代表一千人。

        站在这么一张地图台边上军议,倒是比空口白话来议论要直观多了。

        而这种军议的方式,当然也是赵楷“发明”的!

        除了“发明”这个“图上谈兵”,赵楷还为军议定了规矩。

        第一、军议就是军议,别扯军事之外的事儿!

        第二、军议以武将为主,不会带兵打仗的原则上不出席,出席也少说话。

        第三、军议要说人话,别整些糙汉子听不明白的之乎者也——其实某个状元现在也听着费劲儿!

        第四、军议上面,只要是军事话题,畅所欲言,言者无过,说错不管。

        第五、军议到最后,能排版定案的只有郓王赵楷。而一旦做出决定,其他人就得努力执行,即便有不同意见,也要执行军议的决定。

        “大王,臣以为平定军城兵微将寡,城池也不算坚固,守臣季军使更是年老昏聩,只知道捞钱......根本不可能抵挡金贼西路军的十万之众。现在很有可能已经陷落,所以咱还是别做打算,想想该在哪儿挡住越太行而来的金贼西路军吧!”

        认为平定军将要不守的是韩世忠——他的意见当然是错误的!因为他不知道岳飞的厉害!

        赵楷不置可否,继续等下面人说话。他已经当了几个月的“天选之王”了,当出一点滋味了,知道自己不能在军议开始的时候就亮底牌。

        因为他一亮底牌,别人就没法说话了。

        “大王,”老将何灌开口道,“老臣以为当务之急,应该严令河北东路安抚使司调兵守卫井陉口,以求拖延时日。如果能拖延一两个月,老臣至少可以练出一万还堪使用的新兵。另外还可以有两万新兵入营,虽然来不及训练,但还可以充辅兵。”

        “便是多了一万堪用的新兵和两万辅兵,咱也在平原上还是抵挡不住金贼的西路大军......”王渊摇摇头道,“老臣以为,咱们还是得全军北上,看看能不能抢占娘子关,如果不行,那就在井陉口和金贼决一死战!”

        “不能在井陉口决战,那里的地形还是太开阔.....而且由娘子关下井陉口是居高临下,太不利了。”陈记比王渊更加悲观,他一边看地图,一边摇头道,“大王,为今之计,必须考虑退路了!”

        “退路?”赵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帅府司马已经在琢磨跑路的事儿了,但他也没当场批评这种逃跑主义思想,而是问了一句,“往哪儿退?”

        陈记道:“昔日光武据河内的河内郡,就在如今的怀州、卫州和相州西部。这块地盘南依黄河,北靠太行,进可以取河北而逐胡虏,退可以奔洛阳而收关陇、荆楚之众,以谋持久。”

        赵楷听陈记这么一说,脑子里面关于“光荣版三国志”那点记忆又出来了。

        陈记的意思大概是割据洛阳、长安、南阳、襄阳、江陵、江夏、长沙,有些还有整个巴蜀大地......

        对于这个跑路方案,赵楷依旧不置可否。而陈记看赵楷不言语,也就没有再说话。

        看到陈记不言语了黄无忌和向克二人就接过他提出的话头说了起来。

        黄无忌道:“大王,臣以为无论救不救平定军,都应该有经营河内的打算......安阳是进取之地,而河内是退守之路。咱们现在不能只谋进而不谋退!”

        他所指的河内不是河内郡,而是怀州首县河内县了。

        他的据河内,说穿了就是谋西京了!

        向克也附和了黄无忌的意见,对赵楷说:“大王,臣也觉得必须在河内落个子儿......退路有了,大家伙才能安心往前面去打啊!现在不仅有金贼的西路军东进,他们的东路军还围着开封府呢!这开封府能守得住吗?”

        守得住吗?

        赵楷心里也没什么底,于是看了眼刘锜的大哥刘锡,他一个月前还在开封府城里面呢!

        刘锡只是摇头。

        其实这问题根本不用问,刘锡要认为开封府守得住,他怎么可能投靠到赵楷这边,还把李孝忠忽悠过来了?他和刘锜都高太尉的人,是太子一头的。

        赵楷又冲李孝忠温和地一笑:“少严,你怎么看?”

        他当然不知道李孝忠在历史上的作用,但他知道李孝忠带来的3000子弟兵都是好兵!

        能用自家的钱财为大宋拉出3000好兵的人,对大宋一定是有真爱的!

        “守不住!”李孝忠只是摇头,“种家二老,还有姚家老汉都老迈不中用了......臣观勤王西军之中,只有一个王德是能战的,其余诸将都远不如臣。靠这样的兵去解开封之围,恐怕是凶多吉少。”

        他还真敢说......不过说的对!

        赵楷点点头,道:“少严说得不错,就该这样,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在孤这里,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孤要是连真话都容不得,还拿什么去和金贼打?”

        赵楷这一套,说不好听的叫“二货”,不会做人,不考虑别人(就是赵佶、赵桓这些人)的感受。但往好了说,就是朝气蓬勃!

        开个军议,有什么观点直接亮明,不要拐弯抹角说半天都不入正题,那样没意思,也没效率。

        李孝忠的脾气其实和赵楷有点像......要不然他能散尽家财募兵勤王?如果他是老谋深算的老阴险,现在应该在西北猥琐发展,积蓄力量!

        被赵楷一鼓励,李孝忠的话匣子可就开了,他对赵楷道:“大王,这救兵如救火......咱们这里也聊不出个结果,依臣看,您就拍板吧!如果要救,还是赶紧出发吧!

        也别带步军,他们走得慢,等他们到了娘子关,多半金贼已经打破了关隘。娘子关一丢,那平定军铁定不保,而且守井陉口肯定不如堵娘子关啊!所以臣建议,就用能骑马的弟兄去救援平定军......最好是一人双马,日夜兼程。

        对了,得带上步人甲、步兵长枪和神臂弓,这样到了娘子关后,就可以下马作战了。”

        骑马赶路,下马作战,他这是把骑兵当成骑马步兵了。

        不过也没什么不可以,金人那边不也经常这样?

        赵楷点点头,拍板道:“河内当然也得有人去经营......王太尉,孤王命你知怀州,带上魏府义从军去怀州驻扎,以支援开封府的名义过去。”

        “老臣领令旨。”王渊连忙起身领旨。

        赵楷又道:“有岳飞那样的勇将在,平定军丢不了......所以孤王准备出兵解平定军之围!”

        他又问李孝忠道:“少严,你手下有多少人能骑马?”

        “1500!”

        赵楷又问何灌,“相州新兵当中有多少人能骑马行军,而且武艺也比较出众的?”

        “至少有1000人。”

        “天策军呢?”

        韩世忠道:“大王,能出动5500人。”

        “好!”赵楷重重点头,“有8000人足矣!兵务精,不务多,孤有八千精兵,足以抵挡金贼十万!”

        “大王......”韩世忠是用老了兵的,当然知道赵楷又在发疯了,所以就对赵楷道,“臣想请个命,这回就由臣督军出战吧!”

        赵楷笑道:“良臣放心,孤王知道分寸......等到了娘子关,怎么打都听你的,孤王只管督战......偶尔冲一下阵,这总行了吧?”

        还要冲阵?韩世忠真有点哭笑不得。

        赵楷笑道:“放心,孤有天命,金人是伤不了孤王分毫的!”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