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李孝忠,好男儿!(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十六章 李孝忠,好男儿!(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三月初一。

        “大王,来了!”

        郭天女冲进了赵楷所在的屋子,大声叫喊。赵楷正在翻看着河北转运使司和河北东路提点刑狱司送来的公文——前者是春税的完税和上缴元帅府的账目,而后者则是都作院(兵器厂)的搬迁和复工进展。

        两者的情况都不怎么理想,所以赵楷的眉头一直皱着。听见郭天女的声音,他才放下手头的公文,抬头瞅了她一眼。

        郭天女穿着一件红色的圆领窄袖长衣,脑袋瓜子上顶着黑色的幞头,腰间束着一条很宽的腰带,把有点粗的小蛮腰勒得纤细了不少(郭天女个子高挑,看着显瘦,但是仔细瞧瞧还是很壮的,要不然也干不了女军阀啊!)。腰带上还悬着一口直刀,是用契丹镔铁所造,异常锋锐。

        “什么来了?”赵楷笑吟吟看着郭天女问。

        “精兵!三四千精兵,是小刘太尉的大哥带来的!”

        小刘太尉指得是刘锜,他大哥名叫刘锡,原本是个閤门宣赞舍人,在赵楷离开汴梁的时候,他并没有跟着兄弟刘锜一起投靠,而是留在了开封府继续当宣赞。

        不过他并没有在开封府留太久,两月份的时候,就被李纲抓了个送信出京的差,冒着生命危险闯过金贼的包围圈,把一份瞎指挥的圣旨送去了当时屯驻西京洛阳的种师道军中。

        而这道圣旨的内容则是命令勤王的西军和勤王的河北军协同作战,以解开封府之困。

        所以种师道就派刘锡去赵楷的军中联络......而这刘锡得了种师道的命令之后,并没有马上动身去河北,而是在洛阳等了些时日。

        一直到在种师道、姚古等人东进之后,才磨磨蹭蹭的来了相州。

        而在相州拜见赵楷的时候,刘锡也没怎么提协同作战的事,反而向赵楷举荐了一支在洛阳那边混得很不如意的义军......说是什么熙河土豪李孝忠散尽家产所募的3000义勇之士!

        刘锡告诉赵楷,只要能按照禁军上兵的标准给这3000发饷,再给1000领步人甲,400领骑兵掩心甲,1000支神臂弩,他就能把这3000人带到相州来。

        当时赵楷正四处搜罗兵力,也就一口答应了刘锡,还答应验看过兵马后,如果达到预期,就封刘锡和李孝忠一人一个横班。

        “已经到了?来的够快的!”

        赵楷一愣,立即就站了起来,然后大步的就出了书房,然后又出了一所位于安阳县城以北十里外的洹水镇上的大宅院。

        洹水镇本是相州境内的大市镇,在金贼入侵之前有上千户人家,不过在赵楷到达相州的时候,这里已经完全荒废了,一户居民都没有。

        于是赵楷也不客气,直接就带着自己的军队和军眷们把洹水镇占了,还在镇子外面挖了一大圈壕沟,圈起了一大片地盘。

        他打算壕沟之内修一道羊马墙,再掘一条内壕,内壕里面再立一圈叉排木。然后将叉排木内的区域划分城营区、眷属区、工房区、库房区、养马场和大校场。

        就是要将洹水镇变成相州大营,准备倚之为抗金救宋的大据点了。

        这些日子洹水大营的施工还没完成,整个营区就是大工地,到处都能看见忙碌的民伕在挖壕筑垒。

        与此同时,大营里面已经住进了大批的军人和军眷,还有不少刚刚入营的相州新兵。

        白天的时候到处都是人声鼎沸,民伕的劳动号子,军将们训练时发出的呐喊,新兵们挨军棍时候的哭闹,还有战马进出大营时的马蹄声,还有都作院的工匠打铁锯木时发出的声音。全都交杂在了一起,好一副热火朝天。

        赵楷带着郭天女和一队骑兵策马从校场边通过时,老将何灌正带着两个儿子和一群从魏府牙军中挑出来的青年军官在那里调教新兵呢!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项目,就是最基本的站队列和走队列。

        上万相州的农家子弟,穿着灰白色的麻布战袄,在三月阳春的太阳底下站成了百余个百人方队。每个方队前面都有一个乌帽长衣的军官,拎着棍子,双目当中流露出冰冷的目光。让下面的新兵们不敢乱动,竭力的挺直腰板,凸出胸膛,昂起头颅。看见赵楷路过,都没人敢动弹一下。

        不过赵楷知道,这些相州兵站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摇摇摆摆了......然后就该有人挨揍了!

        而在上午的队列训练之后,下午还得习武艺。相州一代的民风比较尚武,而且农人的身体大多强健。所以他们习武的难度倒是不高——有许多人都练过,拉弓射箭、枪棒刀斧子什么的都会。只是现在要学的不是单练,而是阵斗。所以总还得训练上几个月,这些相州兵才能上阵杀敌。

        到了那时,赵楷手中的兵力才会比较宽裕。

        可是战事不等人啊!

        种师道隔三岔五就派人来催,还是什么朝廷正在布署决战,将要以开封之兵汇合勤王之兵,痛歼重创开封府城外的十万金贼......

        这事儿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啊!

        种师道一定不知道开封府城内还有十万金贼呢!

        那就是二十万金兵了......怎么打得赢?

        所以赵楷这些日子只能一边祈祷开封府那里的决战来得晚一些,一边努力召集一些来之能战的军队。

        可惜没什么效果!

        如果刘锡真能从洛阳带来3000能战的精兵,倒是一桩大功。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赵楷已经出了相州大营的辕门!

        “大王,您快看,那些军兵如何?”

        郭天女的声音已经在赵楷耳边响起了。

        赵楷忙抬头一看,就看见大队的步骑已经到了百步之外的开阔地带,正秩序井然的展开一个方阵。骑兵列于两侧,步军列在中央。

        “大王,”郭天女这时又开口道,“您看那些步军,人人都手持着长枪、腰挎步弓、肩背环首大刀......这是身备三仗的好兵啊!”

        所谓身备三仗,就是一个士兵掌握刀、枪、弓三种战技,而且还要同时携带这三种武器。

        这样他们在战场上就能同时承担远程打击,长枪突击和近身博战等三种任务,作战效率就能大大提升。

        而冷兵器时代的精兵,大多都能做到“身备三仗”,其中相当部分还同时掌握了骑射和骑马冲阵的本事,相当于“身备五仗”,如果体力再格外出众,可以披上两层、三层的重甲出击!

        看着眼前的这支兵马,赵楷也露出了相当满意的表情。

        这就是他想要的兵啊!

        正想着,就看见几名骑士已经从前方的军阵中出来,策马奔到了赵楷跟前,然后一起下马行礼。

        赵楷认得其中一个面皮白净,凤眼细长,留着三绺须髯的三十几岁男子,正是閤门宣赞舍人刘锡,但却不认得跟着刘锡一块儿来的两人。他也不等三人自报姓名,就笑着对刘锡道:“禹珪,可把你给盼来了!哦,这两位是谁?谁是李承节(李孝忠是承节郎)。”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刘锡身边一个深目虬髯,肤色黝黑,虎背熊腰的壮汉笑着开了口:“大王,臣就是李孝忠!”然后他一指身后,“这3000子弟兵都是臣自家招募的陇西儿郎,人人都是精壮好汉,都愿意为大宋效死!”

        “好好!”赵楷连连点头,“李承节,咱们一起干,一起打金贼,灭胡虏,将来一起直捣金贼的巢穴!”

        李孝忠显然和赵楷非常投缘,见着这大王就觉得亲切,现在听了他的话,干劲更足,马上揖拜一礼,“臣愿随大王杀贼破虏!”

        “好!这才是好男儿!”赵楷又是重重点头,然后他就看着和刘锡、李孝忠一块儿过来的一个风尘仆仆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这人穿了身文官的绿袍子,腰里却挎着把直刀,头上没有乌纱,却是武人常戴的交脚幞头。

        赵楷发问道:“这位官人是......”

        那人一叉手道:“臣河北西路安抚使司军事参议刘子羽,参见大王......”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