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这就是名将种子啊!(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十四章 ??这就是名将种子啊!(求收藏,求推荐)

        岳飞的话一出口,大堂上所有的人都给惊呆了。

        目瞪口呆,像看妖怪一样看着岳飞——这个家伙居然要自己“顶了个几头”的大上司季团练把好不容易贪墨来的家产拿出来分给将士,激励他们死战......满大宋有他这样当下级官吏的吗?

        啊,人家都是帮着上官捞钱!你倒好,要拿上官家里的钱为国家打仗!

        岳飞看见众人的目光,却一点不知错,还是一副天经地义的模样,笑着对季老团练说:“团练,满平定军都知道您有钱,您为官多年,干过不少优差,宦囊颇丰,不如都拿出来吧,就当破财免灾了......若是让金贼打破了城池,不仅钱财归了金人,连性命都保不住啊!您说是不是啊?”

        “对,对,对......岳队正说得很对!”

        季团练还没反应过来,秦桧已经嚷嚷起来了,他是很乐意花光季易的钱保自己的性命的。

        “招,招抚,下官为官清廉......”季易季老团练的老脸都皱起来了,心里那个恨啊!

        岳飞就算要自己拿几个出来,悄悄的说不行吗?居然当着秦桧和刘子羽的面说......这不等于在检举自己贪污吗?

        刘子羽听说过一点季易的大贪名,这老头是河北禁军的太尉,在真定府置了八个庄园,富甲一方啊!

        所以他现在也不给老头面子了,脸色一沉,“团练,本官和秦招抚又不是御史,你怕什么呀?你有钱的事情整个真定府都知道......你那几个儿子可是真定府有名的花花太岁!”

        都知道啊?

        老头可急了......这可真的惨了,就算能过眼前这一关,回头还得去御史台一趟!

        “团练,”秦桧知道老头有钱,心里稍微有点底了,所以就赶紧劝说,“现在大敌当前,官家和郓王都盼着大宋能出良将,你要是能在平定军取胜......之前贪墨的事情算什么呀?官家是那么小气的人吗?若是不能胜,人都死了,还要钱干什么?”

        对啊!

        老头一想没错啊!

        打赢了,官家喜欢都来不及,贪一点算什么?说不定还会给个更肥的差让他去贪。

        打不赢......就死了!死了还要钱干嘛用?

        刘子羽见老头有点心动,赶紧问:“团练,你手头有多少?都拿出来吧!”

        “有,有两千......”季团练一咬牙,“有两万两千多贯!都是老夫做买卖的本钱!”

        老团练带兵打仗是副业,买卖才是主业。井陉道连着太原和真定,金贼打来之前的买卖可大着呢!

        “眼下够了!”岳飞一拍巴掌,“加上库房里面的,还有秦招抚带来的,快要有三万了......先分一半,再留一半放赏,将士们一定肯力战的!”

        季团练哼了一声:“老夫都倾家荡产犒军了,他们再不力战还有良心吗?”

        平定军的战士和民壮们当然是有良心的......只是在今天之前,他们从来都没有遇上一个把他们当成子弟的上官。

        而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大贪官季团练居然把自己家里的钱拿出来分给他们......当年童贯、刘延庆、姚古他们几个要是有这种觉悟,没准就打下燕京城了!

        看着一筐筐的铜钱和绢帛从季团练家里搬出来,摆在城内的校场上,没有上城当值的军将和被强拉来的民壮的眼睛都直了。

        这是要干什么?

        是要拿去送给金贼买命吗?这点钱好像不够啊!

        正一头雾水的时候,岳飞的大嗓门就张开了。

        “平定军的同袍们,这是咱们的季团练从自己家里拿出来的一万多贯财货......是拿来分给咱们这些厮杀汉的!他知道咱们这些厮杀汉穷苦无钱,又要拿命去和金贼拼,所以才自出家产两万两千多贯劳军,这里只是一半,一人可以分两贯。余下的用来奖励杀贼立功的勇士!”

        啊!

        还有这样的事?

        季团练那么卖力的贪污,原来就是为了今天啊!

        季团练原来是感动大宋朝的好官啊!

        这些平定军的军汗和民壮都感动了!大宋竟然有这么好的官,还给他们遇上了......虽然这一人两贯的犒赏算不得大钱,但这钱是从季团练家里拿出来的,大家自然能感受到特别多的恩义。

        “愿为团练使效死!”

        “和金贼拼了!”

        “拼了......”

        校场之内,果然爆发出了一片欢呼之音。不得不说,岳飞虽然在和平时期不怎么讨人喜欢,但是敌人只要一打过来,他马上就变得受人欢迎了!

        而且他真有办法,不过花了一万多贯,再加上一些言语,就把平定军城内士气给鼓舞起来了!

        这就是名将之种啊!

        “团练,”岳飞这时回过头,对着一脸不舍的季团练道,“不如趁着士气高涨,招募敢死之士数百,出城杀上一阵,挫一下敌人的锐气,顺便送刘参议突出去向刘安抚和郓王殿下求救兵吧!”

        “对,对,对......救兵还是要求的!”季老团练扭头看着刘子羽,“刘参议,您看......”

        刘子羽点点头道:“本官走一趟便是,本官虽是文资,但自幼习武,也上过战场,不怕和金贼交战!”

        ......

        奉命攻打平定军的并不是“真金贼”,而是耶律余睹率领的契丹兵。

        这耶律余睹本是辽国的大人物,不仅是宗室,而且还是辽国皇帝耶律延禧的连襟,他娘子的妹妹就是耶律延禧的宠妃萧瑟瑟。

        也正是因为这层连襟关系,让当时担任左金吾卫大将军、东路都,在辽东带兵抵御金人进攻的耶律余睹牵扯进了一桩废立阴谋......结果他的小姨子萧瑟瑟被杀,瑟瑟之子耶律敖鲁斡被囚禁(三年后被杀),他本人也不得不带兵降了女真,成了族人死敌的走狗!

        在不久之前,他还跟着完颜宗翰追杀耶律延禧,还亲眼见到了被完颜娄室抓住的延禧本人......

        延禧虽然是他的仇人,但不怎么,他见到落魄被俘的延禧,心里面真不是滋味啊!

        大家都是阿保机的子孙,想当年是何等风光,现在是一为阶下囚,二为走狗......对不起祖宗啊!

        就在他想到祖宗的时候,身边的心腹韩福奴忽然大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太师,宋人的骑兵好像出城了......不少人呢!”

        什么?宋人的骑兵出城了?

        来送死吗?

        耶律余睹这时候正立马在一处高坡上,正对着平定军的北门,所以立即低头去看城门。

        门当然是看不到的,只能看见一堵墙——宋人守城的水平是很高的,可不是简简单单一圈城墙就完事。通常一座严密布防的城堡在城墙上有女儿墙、叉排木、梢砲、狗脚木、篦篱,城墙里面还有内壕、里城,城墙外面则有马面墙、羊马墙、暗门、壕沟和护门墙。

        其中的护门墙就是用来护住城门不让敌人看见城门开合的,所以岳飞等人出城的时候,外面正忙着安营扎寨的契丹人是看不见的。

        直到岳飞从护门墙后面绕出来,从壕沟上预留的进出孔道(有时候也架吊桥)冲出城堡,挥着一根特别长的步军长枪,一马当先杀将过来,才发现不对,再要匆忙组织抵抗就来不及了。而且岳飞等人出了护门墙之后,也不是笔直往外冲,而是沿着羊马墙走了一段,避开了堵在护门墙外的金军游骑(也是契丹人),然后再通过一处孔道冲出外壕,嗷嗷叫着朝正在扎营和挖掘围城壕沟的契丹人而去......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