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岳飞,有你这样当下属的吗? (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十三章 ??岳飞,有你这样当下属的吗? (求收藏,求推荐)

        “岳队正,团练使命你立即去军使衙门参见!”

        岳飞身后传来了平定军使季团练的一个亲兵的声音。

        “省的了,就去。”

        这位天生的战士却只是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他的注意力已经被远处的滚滚烟尘所在的地方所吸引了——那里靠近平定军和太原府的交界处,一定有更多的金兵正从太原府在向着平定军开来!

        难道金兵已经攻占了太原府城?这也太快了吧?如果金贼没有打破太原,那他们为什么会调动大军进入平定军境内?难道是因为郓王来了河北?

        岳飞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那个季团练的亲兵看见他这模样,忍不住就眉头大皱。

        这个岳飞就是个“刺头”的性子,对上司不知道溜须拍马,对同僚不知道一团和气,对下属不知道包庇纵容。而且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肚子里也存不下坏话,特别喜欢当面怼人!根本不管对方是什么人?

        另外,这家伙还特别喜欢琢磨军事,一琢磨起来就不理人......也不撒泡尿照照,他就是个无品的校尉,带着几十上百个骑兵,离从九品的承信郎还差了好几阶呢!就岳飞的臭脾气,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升上去!

        别看季团练现在挺器重他,让他当了个骑兵队正。但是当个芝麻大的队正和得到官身根本不是一码事儿......季团练不过是个加了遥郡的横班,手头才几个当官的额度?不知道有多少和他沾亲带故的人要提拔,甚时候能轮到岳飞这个刺头?

        “好了,走吧!”

        岳飞已经琢磨好了,回头对那亲兵说了一句,然后就大步流星下了城头,直往军使衙门而去。那亲兵则是轻蔑的一笑,也马上跟了上去。而在这片城头上忙着修整工事、器械的一百几十个士兵看见岳飞走了,都不约而同放慢手中的活儿,开始一边磨洋工,一边互相交谈了起来。

        “不过就是个进勇副尉,连个品级都无,却比季团练还凶!”

        “就是......上上下下都在应付差事,就他一人当成真了。”

        “哼,以为自己有点武艺,真以为能当上官了......”

        “他还当官?别做梦了......他来平定军一年多,上上下下给他得罪了个遍,就连季团练也被他顶过几次!”

        “那季团练为何还用他?”

        “还不是看他能打敢拼,而且也不大计较赏赐......就是傻呗!”

        “对,这个岳飞就是个傻子,又傻又恶!”

        赵楷如果听到平定军的这些军士们对大英雄岳飞的评价,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堂堂的岳飞岳武穆啊!在平定军这边居然是个傻子兼恶人的人设......这怎么可能?

        不过岳飞自己其实也知道自己的脾气有点臭,走到哪儿都得罪人!

        但他就是改不了,因为他就是这么一个棱角分明,浑身带刺儿的家伙。见到不对的事情,他就是要说,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管什么祸从口出......他这个脾气,搁在唐朝、五代的武将群中不算什么,军事这个事儿不能糊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糊弄多了一准坏事儿!

        可是放在武将普遍罹患传染性怂病的宋朝,那绝对是个另类。

        要知道,宋朝的那些武夫,连一个就知道瞎指挥的六七品的文官都害怕到骨子里去,这还能不怕契丹、不怕女真、不怕蒙古?

        但是岳飞偏偏是个连宰相和官家都敢怼的跋扈武夫(历史上他当个芝麻官的时候就上书怼了李纲),平定军当中的那些人自然不在他眼里了。

        不过不怕文官、不怕宰相、不怕官家的岳飞,现在却眉头紧锁,显得心事重重。

        让他心事重重的原因,当然是眼下的战局......平定城位于太行山脉中部的一处盆地当中,周围都是山区,但是平定城本身所处的地形却算不上险要。而且平定城的城墙并不高大,城头上的守具也不大够。

        更糟糕的是平定军城内的守军也不多,只有区区2000人,对付金贼的偏师还行,真要遇上金贼西路军的主力,想要守住可不容易啊!

        而现在开来平定军的,似乎就是金贼西路军的主力......有什么办法可以守住呢?

        正在岳飞走了一路,也担了一路的闲心,直到听见秦桧的声音,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军使衙门的大堂外头。

        “这可如何是好?金贼都到了平定军了......本官可算是被郓王给坑苦了,本官又不是他的人,不过在朝会上多了几句嘴,就被他坑来了平定军,现在还叫金贼给围了!”

        秦桧大概以为死到临头,也不怕赵楷的报复,开始胡说八道了。听他的话,对赵楷的怨念可不是一般的深啊!

        刘子羽听见秦桧到话,也有点埋怨赵楷了,他本以为秦桧是赵楷的心腹,没想到并不是......要不然他也不会陪着来平定军啊!

        就在这时,季团练的亲兵来报,说岳飞已经到了。

        这姓季的团练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将军,单名一个易字。

        把他搁在平定军这里估计也是为了养老,没想到现在要变成送终了,所以也乱了分寸。

        但他还是知道自己手下这群人中,也就是“恶人飞”最有本事......要不是岳飞能打能整人(整治纪律),季团练也不会容他到如今。

        不过这老头子还是打心眼里不喜欢岳飞,因为他也被怼过几次!

        但是现在听说岳飞来了,还是跟抓了根救命稻草似的,连忙叫他进来说话。

        “怎地?金贼可多否?”老头子问。

        “多!”岳飞道,“城外有数千,另外还有更多的金贼源源不断而来......看起来金贼的目标不仅仅是平定军,而是要出井陉入河北!”

        “甚?”刘子羽听了岳飞的分析,紧张了起来,“金贼的西路军要......”

        “要越太行而东出了!”岳飞向季老团练一叉手道,“团练,咱们可不能让金贼打平定军这里过!”

        “不让?”季老团练有点哭笑不得,凭什么不让?就2000来人加一破城,还不让金人过?现在是金人让不让咱们活啊!

        “对!”岳飞点点头,“平定军城位于井陉道的中间,周围虽有平地,但并不开阔,容不下大军布置,最多也就是几千人围着咱们打。而咱们平定军城中的战士不下2000,可以持戈上城的军将家眷和百姓亦不下3000,又有军城可倚,有何惧哉?若是金人打不破平定军城,那么东出之路就会很不畅通,亦难以支撑大军向东攻打娘子关和井陉口......”

        “等等,”季老团练都没心情再听下去了,他找岳飞过来,其实是想让岳飞保护自己逃走的,“岳副尉,你一个小小的副尉,懂甚军略?有2000战士又如何?有3000民壮又怎样?他们这些人有心死战吗?”

        “团练,”岳飞笑道,“只要团练不惜重赏以激励将士,自然士有死斗之心!”

        “重赏?”季老团练翻了翻眼皮,两手一摊,“平定军库房当中哪里有钱?”

        一边的刘子羽闻言忙指着秦桧,“秦招抚带来了1000贯钱和1000匹布,都可以拿出来!”

        季老团练摇摇头,“那也不够啊!”

        岳飞一笑:“团练,属下知道哪里有钱?”

        “哪里?”季老团练问。

        岳飞笑道:“团练家中有钱......现在情况紧急,不如都拿出来犒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