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现在轮到岳飞坑秦桧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十一章 ?现在轮到岳飞坑秦桧了(求收藏,求推荐)

        似乎没有旗号......莫不是遇上了太行山上的贼人了吧?

        秦桧和刘子羽两人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刘子羽还好点,他虽是个文官,但是却走了文武兼修的路子,是见过大世面的——虽然宋朝的文官大体上轻视武艺和兵法,但是和没官做相比,有个武资还是很香的。

        毕竟进士科特别难中,所以许多没有把握中文进士的士子或官宦子弟就干脆兼修武艺。文的不行,就试试武的。

        另外,由于陕西的战事和大宋西军的兴起,许多正经的文臣也都沾了军功的光平步青云,所以也出现了许多高中进士后钻研军事,去西北军前历练出来的阃帅。

        当个阃帅可比当个一般的文官香多了,阃帅容易捞到军功,不仅升得快,还可以换到许多荫补的资格,运气好的话可以让家里的子侄都荫上官。

        刘子羽的父亲刘韐科举入仕后长期在西北军前任官,被那个开边河湟的名臣王韶的儿子,熙河路主帅王厚(武资)所提拔。在西北军前多年,凭借军功一直当到转运使。后来童贯受命北伐,又召他为河北河东宣抚行军参议官。在金贼入寇河北、河东之后,他又被任命为河北西路的阃帅,兼任知真定府事。

        而刘子羽从小就跟着父亲成长于西北军前,耳闻目睹之下也重视武艺,练了一身的好本领,却荒废了文章。后来虽然荫了个文官,但也一直干着和军事有关的事儿,还参加了镇压方腊起义的战争,立了不小的军功。不久之前又跟着其父刘韐一起来了真定府,出任了安抚使司参议军事。

        而当秦桧带着招抚义军使的名义和寻找岳飞的任务来了真定府后,刘韐就命令他带着一队亲兵,护着秦桧去平定军一行。

        现在遇上了“劫道”的,有着多年军事经验的刘子羽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马上大呼一声:“保护秦招抚!”

        跟着刘子羽的一队真定府的步军赶紧乱纷纷上去,架起长枪,支起盾牌,将秦桧围在中间,还有人张弓搭箭。

        看见周围的护兵一副要打仗的样子,秦桧当然就给吓惨了......刘子羽也没带多少人,拢共就是百余,真要遇上大股的山贼,就这点人管个屁用?

        秦桧知道自己这一行要么不遇贼,要么就遇大贼!他之所以那么有信心,是因为他并非是两手空空来真定府的。两手空空怎么当招抚使?赵楷给他拨了一大笔经费在账上,他则提了其中的一万贯钱和一万匹绢帛来了真定府......也许是太行山上的大贼得到了消息,在平定军的地面上设伏打劫!

        当然了,秦桧也不会把所有的铜钱绢帛都带在身上,都带着也花不了——只不过在平定军成设个衙门,再招募一点可以保护自己的壮丁而已,哪里用得着许多?所以秦桧只是从账上提了两千贯钱,一千匹绢,然后带了其中的一千贯钱和一千匹绢来了平定军。没错,就带了这些,还有一千贯钱不知去了哪儿......

        不过一千贯钱和一千匹绢也不是小钱啊!

        所以秦桧就想着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正要和刘子羽分说,这位已经嚷嚷开了:“对面听了,河北兵马元帅府的义军招抚使在此,尔等莫要挡路,若是误了元帅府的军务,尔等可担待不起!”

        听见刘子羽全都交待了,秦桧急得额头上汗珠子都滚下来了。不过对面拦路的那些人倒也没让秦桧把钱交出去,而是不相信秦桧的身份。

        “你们莫要胡说,平定军是河东路安抚使所辖,不归河北元帅府管......河北的义军招抚使来此作甚?”

        刘子羽又嚷道:“我等来河东是为招募勤王义军的!开封府的官家给郓王殿下下了诏书,命河北元帅府召集河北、河东忠义之师一同去开封府勤王......本官看尔等都是好汉子,不如也加入义军,一起去开封府勤王领赏,总比在太行山落草好啊!”

        秦桧听了这话,心里就更着急了。太行山的山贼怎么可能跟着郓王去打金贼?金贼多凶恶啊!官军见了都得跑,你们这些山贼怎么可能那么忠义?

        “这位官人,我等不是山贼!我等是平定军使季太尉的部下,奉季太尉的将令在此把守!”

        是官军啊!

        秦桧和刘子羽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松了口气儿。

        刘子羽又道:“本官是河北西路安抚使司军事参议刘子羽,有官凭可以为证,你们可以派个人过来验看!”

        “好!马上过来!”

        对面应了一声,然后就看见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飞步而来,走了近些,刘子羽才看清那汉子是个面白无须,耳大脸圆,眼睛一大一小的青年,二十二三岁的年纪。只见他板着一张面孔,一对大小眼都瞪着,其中右眼眉眶处还有一道伤疤,看着更显凶恶。

        这青年披着一身骑兵甲胄(只有前后掩心),甲胄外面罩了绣衣,没有戴头盔,只顶了一帕交脚幞头。看这打扮,果然是官军骑兵偏校的模样。

        这青年也看清了刘子羽、秦桧的官服、容貌和气度,不必看什么官凭、路凭,也知道这二人是个大官了。不过他的态度却依旧不卑不亢,叉手行了一礼,道:“在下平定路军使季太尉座下平定路第一将骑兵部第二队队正,进勇副尉岳飞参见二位官人。”

        岳飞?你就是岳飞?

        秦桧看见这青年,听见这名字,就是一阵发自内心的......反感!

        他就是为了岳飞这样的人,被那个一点都不尊重读书人,行事又特别鲁莽的郓王赵楷打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平定军来的。

        凭什么?

        郓王殿下凭什么看重你这个岳飞,而不重视我这个秦桧?

        岳飞这个时候也发现秦桧投来的相当不善的眼神了,不过他也没往心里去......岳飞嘛,如果整天想着怎么讨好上级,怎么拉拢平级,怎么包庇下级,那还能成为岳武穆吗?

        “岳进勇,”刘子羽这个时候忽然发问,“季团练为何命你等守在此处?”

        岳飞闻言,肃容回答道:“回参议的话,这几日有金贼军马进入平定军境内打草谷,季团练担心金贼以打草谷为掩护,要偷袭平定军城,因此命岳飞等在山间埋伏......看看能不能捉到一两金贼带回去审问。”

        “金贼来了?”岳飞的话还没说完,秦桧已经紧张得快不行了,“岳队正,你说的可是金贼来了平定军?”

        “正是,”岳飞表情平静,不慌不忙,“只是小股人马,最多不过数十。”

        数十还小股?秦桧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个岳飞看来就是傻大胆啊!

        想到这里,他连忙对岳飞道:“岳,岳队正,本官命你立即保护本官和刘参议离开平定军去真定府!”

        岳飞眉头直皱,“在下是平定军的队正,没有军使的将令,怎可擅自出境?而且此地距离娘子关可不近,现在天色已晚,若要东归,怕是要走夜路了。这一带不仅有金贼打草谷,而且还有山贼活动,夜路太不安全......二位不如随岳某先去平定城安顿,明日再回也不迟啊!”

        ........

        求一波推荐票!